一个长住客眼中的大理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5-12-08 16:48:24 点击:6862 回复:4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众所周知,大理四时鲜花开不败。樱花一年有两次热闹,暗红那次是十二月份,次年三月份又攒出一身粉嫩,红雨缤纷,地上也铺一层红。苍山上的杜鹃,红黄白次第开花,各夺半个月的花魁。院子里的金银花香味最浓时,上山观赏杜鹃花海最是要紧,错过了,只好等来年。炮仗花和三角梅,从年头开到年尾,一个是橙色,一个是紫色,最不被珍惜,最为繁茂。外来的盆栽,常常被大理的气候欺骗,春天的花期过了,雨季后,大理回暖,它们往往以为春天到了,会再开一次花。每家每户的院子,角落里必有一株果树,石榴或木瓜,或许两种都有。

  

  苍山在玉带路以上,才有山的气魄,或雄伟或瑰丽,野性难驯。玉带路,在中和寺以南那段,明丽,适合月下走动。中和寺以北,苍松蔽日,松针铺路,适合白天遛弯。玉带路北接云游坊,从中和寺向北,以梅溪为界,南边是林中小径,铺青石,或供坐或供躺,悠闲适意;北边在悬崖上开凿,且没有护栏,视野肆意。梅溪南北各三百来米,少阳光照顾,植物幽冥,柔弱如水,夏日来此,如涉泳池。
  苍山3200米以上,松杉不再有统治优势,杜鹃独揽大局,越往上,品种越低矮。苍山最高峰马龙峰,海拔4122米,上到最顶端,植物只剩下草皮。


  
  

  来大理旅游的朋友,喜欢亲近自然的话,可以加作者微信371882230。作者常去苍山上玩耍,在寺庙喝茶吃斋,有缘人可以加入我们。作者对古城的吃住行也略知一二,大家可以咨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70张 | 更多 |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5-12-13 15:43:00
  秋天是洱海最美的季节。环海路上,黄叶飘落如摇摆的雨滴。开海节一过,红身绿底的小渔船开始在沿岸的芦苇丛里出出进进,同出同进的,还有白色的水鸭。一进一出间,芦苇说黄就黄了。
  
  
  

  春天,洱海落潮,水草勃发,岸边青石披散青丝,在水里半隐半露。此时的洱海风平浪静,化身为下界的天空。
  
  
  
我要评论
作者:52gege1987 时间:2015-12-14 12:02:00
  图片很漂亮。。。。。同在大理。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5-12-20 10:44:00
  @52gege1987 2015-12-14 12:02:00
  图片很漂亮。。。。。同在大理。
  -----------------------------
  那加我微信,有空大家一起玩吧。371882230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5-12-20 11:02:00
  苍山上有很多寺庙,都可以挂单吃斋,寺庙的食材好,瓜果蔬菜按原始的自然规律长成,没有人为催生,保持着没被败坏的本真味道。南瓜和土豆,是我记住的,十几年前吃到过的味道。
  寂照庵茶室对外开放,施主们自助沏茶,在功德箱随喜留下银两。我们有时去茶室悠闲地坐上一下午,什么也不干,放纵心情,享受山林寺庙里阒静的片刻欢愉。寂照庵在前庭后院和茶室装饰四时花草,花卉鲜艳,器设朴素,两者相得益彰,搭配得赏心悦目。

  去无为寺吃斋,需要提前一天预约。无为寺位于苍山灵鹫峰,是禅宗寺庙,寺里的楹联匾额通俗易懂,山门前的唐衫,存活了1300多年,曾遭受过天雷的击打。寺后的救疫泉颇受大理人推崇,驱车来打水,络绎不绝。寺庙会自发举办各种法会,为大众消灾祈福。寺内教习拳术腿脚棍棒,名声在外,有很多洋学生在庙里修持习武。无为寺尊崇,大理国段式,在此出家的有10位。相传明朝第二任皇帝建文帝朱允文,被叔叔朱棣夺位后流落大理,也在此出家。
  阁老崖是无为寺高僧的闭关地,新大殿大佛的毛坯,庄重到让我压制住拍照的念想。大佛在正中端坐,巨大如宽容和悲欢。剑川的木匠手里有压箱底的好活,价钱到了,好活就露了。如今用木材造佛,合抱的大树还有,再粗就稀缺珍贵了。大佛的各部位分别雕好后,由隼卯连接,组成整体,小木造大佛,更考统筹力。崖壁上的佛像石刻,技艺同样精湛,小佛十几尊,大佛三尊,是后世宝贵的文化遗产。大佛精美,全仗工匠的雕工,阁老崖寺的雕工,当世少有,必定后世留名。这桩功业的缔造者,是无为寺住持净空法师。

  我不敢再踏进菠萝寺第四次。它建在悬崖边上,抬头是云雾缭绕的山顶,低头是飞波涧流,是绝佳的风水宝地。也许鬼怪也看上了这里,所以邪气入侵,第三次进寺,我觉察到了。迎门的弥勒佛像,笑容诡异,嘴唇艳红,像吮血一般,眉毛和眼影很浓很深,我不敢再细看。这样的佛像我在罗刹阁也见过,那是一个荒寺,所有的神像面目狰狞,让我脊背发两次,连忙作揖说,打搅打搅,抱歉抱歉,从此开始敬畏鬼神,趁月色独自上苍山的事,再也干不了了。大云堂的师父告诫韩阔,天黑了不要往山上去。大云堂往山上去,便是菠萝寺。从菠萝寺下来的路上,这段文字就想好了,一直下到大云堂,我才敢在便签上记下来。

  寂照庵。
  
  

  无为寺。
  

  波罗寺。
  



作者:蜜意0613 时间:2015-12-22 21:44:00
  好美,春节要来玩儿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5-12-27 18:08:00
  初来乍到一个地方,最爱看日出。日出不会辜负人们对它的殷切,看过日出,一天都会有好心情。在四五月份和九十月份,大理日出时间大概在早上七点二十分。头一天看天气预报,如果第二天是多云,那一定要早早地守候,彤云的千姿百态,是日出的精髓。当然,多云的天气,如果云层太密,虽然看不到日出,呼吸一下刚刚醒来的空气也是一天好的开始。
  
  
  
  

  太阳落在苍山后面,大理的白天就结束了。在海边看日落,最为惬意,日暮下,有清凉的水和参差的村庄。天色渐晚,天上的颜色变幻结束,趁着晚凉回古城,路上回头一瞥,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却从洱海东边的山上跳出来了。不经意就念起心中的姑娘:伊人恰似东山月,轻轻走进梦里来。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1-02 14:33:00
  在大理,生活成本很低,品质其实不低。撇开干净的环境和宜人气候不说,我常去下关看电影,恵丰新城影院票价平均25,从古城到电影院,坐公交车过去需要一个小时,每一个想看的电影我都没放过。泡温泉很便宜,北边的五块钱,稍远,在洱源牛街,有好吃的牛肉;南边的二十块钱,离下关很近,那地方叫沙坝,有好吃的沙坝鱼。
  我们经常去香格里拉,因为很近。在藏族人的村庄逗留,村庄的核桃树遮天蔽日,树下泉水彼此追逐压制,滋养果园。从河谷到山顶,有好几千米的落差,山上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徒步穿过森林,就是牧场和神湖。

  清晨,从红龙井这个小小的城门步入古城,顺着水道拾阶而下,信步至五华楼。水道与两侧的路同宽,柳枝轻摆。清脆的流水声、鸟雀早起,啼叫声里的充实感,像蒙蒙细雪覆盖着这一趟步行。不知不觉,脉搏的跳动,和流水一致了,脚步声和鸟叫重合到一块。对我来说,这是古城最祥和的气氛了。
  同样是这条路,入夜后,是一番冲锋陷阵的乱世。这里的酒吧和歌舞厅混血,一家挨一家,捉摸不透的灯光动荡不安,彼此叫阵。人声鼎沸,五颜六色的声音从每个酒吧的音箱里翻着跟斗杀出来,扭曲着这个世界。这是这个世界的工业化需要,高速、狂躁、激烈,是消耗荷尔蒙的好去处。
  或祥和或狂热,小小的大理古城总是面面俱到。

  在大理,手拉手的同性恋人,街上司空见惯,在九隆居,有一家同志主题酒吧。自从韩阔搬过来和我作邻居,两人搭伙做饭,在菜市场出双入对,被半生不熟的朋友撞见,她们眼里闪烁着真相大白的光,把我惊呆了。我和韩阔拜访彩虹农场,离开时,他们对我们说,祝你们幸福。韩阔再次喊我一块去买菜,我说,别一块去了,怪慎人的。梅里跑过来跟我说,我有个朋友看上你了。我说,太好了,赶紧把她微信给我吧。她把微信名片发给我了,不是她,是他!

  大理的日常图一组
  
  
  
  
作者:CocoDu麻麻 时间:2016-01-05 09:37:00
  楼主的照片拍的真美!我在北方的一个内陆城市,因为雾霾问题,已经决定下半生在大理定居了。因为孩子要上学,不知道那边有没有好的学校?教学质量如何?谢谢楼主!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1-10 10:41:00
  @CocoDu麻麻 2016-01-05 09:37:00
  楼主的照片拍的真美!我在北方的一个内陆城市,因为雾霾问题,已经决定下半生在大理定居了。因为孩子要上学,不知道那边有没有好的学校?教学质量如何?谢谢楼主!
  -----------------------------
  大理有华德福。新式教育的话,幼儿教育表较多,14岁以上的教育还比较少。体制教育的话不了解。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1-10 10:55:00
  在都市打拼、反思后的人们,来到大理扎根,成为大理新移民。当中有些妈妈关心自家孩子的教育,聚在一起,自己建起了学校,比如猫猫果幼儿园、菜妈蔬菜社区、野孩子王国。她们想让自家的孩子脱离体制教育,发展新的教育方式,让孩子们成长为孩子们想成长的样子。大理有兼容的土壤,新移民有开放的思维,各种教育理念在大理开花,华德福教育在大理落地生根。张蛟致力于教育,打造土上文化。大理的这些儿童新式教育团队欣欣向荣,发展孩子们的审美和想象力,促进孩子们和土地的联系,让孩子们参与世界的创造,暑假组织夏令营,寒假设计冬令营,主题上百家争鸣。
  柴米多生活集市是新大理人过周末的方式。集市设在下鸡邑村北缘的水塘边上,像个小型高尔夫球场,水塘天光云影。每逢星期六,大家赶过去划船、射箭、弹琴、跳舞、吃点心、喝茶、聊天、喝咖啡。most important,大家去柴米多赶集。这里汇聚大理最有意思的人、最有才华的人、最古怪的人、最装逼的人,最生态的蔬菜水果和禽肉、最实在的手工、最开创的奇思妙想。
  bigger than most important,去柴米多的姑娘很多,是加微信的盛宴。

  大理柴米多组图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1-16 15:05:00
  沙溪曾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集镇,它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它的难得在于安静古朴。小镇很小,沙溪人古道热肠,这里的长住客必然都有一颗安静的心,大家友善互助,总是笑语迎送。
  
  
  
  镇子里随处可见百年老树遮住古宅老院和砂石板街巷的边边角角,四方街兴教寺前的两株古莲木积蓄了百多年的力道,根枝苍翠遒劲,生机盎然,历经了四方街半个世纪的繁华和喧嚣,如今和古镇一并沉寂下来。
  
  
  
  入夜,天空幽蓝,夜再黑,夜空是晴朗的。月亮像一枚胖银鲤在亭亭荷叶般的云层下游弋穿梭。木檐下的彩线柔和地释放着暧昧的橙光,店铺的雕花木门和木窗敞开,悠闲的掌柜轻声安抚受惊的宠物。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1-22 18:17:00
  说到吃牛羊肉,首推三月街的飞香李,在大理新移民中大受欢迎。它实惠,得益于三月街铺面便宜。老板是新疆阿勒泰人,他说,绵羊肉质细腻,膻味轻,最好入菜,飞香李的羊肉都是从新疆冷冻空运过来,黄河以南的羊肉都不堪入口。话的后一半,韩阔不能同意,他觉得苍山西麓漾濞的羊肯定要比冷冻的好。苍山西坡村庄星罗棋布,汉族、彝族、白族散居于此,村庄的羊散养在山里。苍山如画屏,将它的东西两侧分割,两种气象,截然不同,大理伟岸雄壮,高天流云;漾濞婉约深邃,飞花触水。在飞香李吃饭,经常和熟人照面,有时候一屋子三桌吃饭的都彼此认识。
  一然堂是我平日吃饭的首选。它是素食馆,五元自助,菜品每次有七个种类,每逢初一十五,一然堂供众,用餐免费。大理是佛家宝冠上一颗璀璨的珠子,白族老人几乎都是虔诚的佛教徒。在大理,无论是寺庙还是一然堂,或者任何素食馆,都要求不留一粒米,一根菜,一口汤。

  重油偏咸是大理本地菜的特色,比如建美饭店和巍山小吃,前者在洪武路,后者在护国路。招待朋友吃当地菜色,我一般去这两家。韩阔说,白族的东西,就是有点粗犷。
  现在的细米线,多数由工厂加工,从塑料包装里拿出来,板结在一起,使劲掰才能断,烫熟后,吃到嘴里嚼蜡一般,也不知加了多少塑化剂和防腐剂。好吃的米线,来自还在坚持的米线作坊,这样的米线作坊,曾经在广武路有一家,后来大理寸土寸金,作坊就关了,租给了来大理淘金的商人。
  大理的小吃,数巍山县回族人做的味道最好。一道蒜苗炒霉豆腐,就让人念念难忘,油炸豌豆粉也是。
  宾川温度高,是大理洲的瓜果之乡,东边山上有水库叫海稍水库,水库里的鱼就是著名的宾川海稍鱼。宾川玉米种植多,红土地和小山包被玉米覆盖,夏天深绿,秋冬枯黄,茫茫一片,望不到边。大理最好吃的羊肉,其实在宾川。

  大理的日常图一组。摄影师,松鼠。
  
  
  
  
作者:gwz1688 时间:2016-01-24 23:31:00
  真好,真闲,真静。谢谢楼主。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1-30 00:03:00
  对于小君来说,诗人这称谓当之无愧。
  这是她写下的一首诗:
  “哥哥,我在世界的另一边醒来
  听见往昔含情脉脉地低吟

  哥哥,我想从你跨越的泥沼中得到赞美
  我想脱离贫穷,索取关怀
  当瘟疫蔓延我的经络
  你仍是离我最近的坟墓

  哥哥,疲乏像圣彼得堡九点半的马车驶来
  载着中世纪爽朗的笑声
  那些残缺富有的赌徒
  使词语和词语相互碰撞

  哥哥,我相信你是十一月放纵的炙热
  那些善于呼喊与敬畏的胸脯
  都是向着死亡谄媚的信徒

  渴望酣睡是月亮留下的奇迹
  门缝中的叹息伸展出傲慢的躯体
  你在丰饶中收获的那个清晨
  将浇灭长久缠绕的悔恨

  哥哥,在这样的夜里
  你是多少星星和蔼可亲的伴侣”
  她写下这首诗的时候,在医院做检查,骨髓穿刺,前后做了多次。诗里的哥哥,是陪在她身边的男友。
  小君是九零后的姑娘,长发,高挑,五官优美,但不太健康,气色差,脸上长痘,施脂粉的技巧并不高明。
  有人把我归纳为文艺青年,但我不是。文艺青年读书,看戏剧,听音乐会,去画展。小君是文艺青年。她以编剧维生,但能卖出的剧本都不是自己想写的。她热爱它,期待有一天能写出自己热爱、也被大众接受的剧本,她已经开始着笔了。
  我不看演出,但我组织读书会。我组织读王小波的作品,《青铜时代》是我的最爱。王小波说,好小说是用来读,用来听,不是用来看的。好小说的文字,有诗的韵律。有人好讨论、说感想,我对他说,这是读书会,讨论的事,请你自己组织讨论会。我邀小君来读王小波,她一准到,王小波是他的男神。
  我察觉到,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孤独,但我并不了解。她做了一个公众号,取名“杯壁”,她把自己的诗在里面发表,诗虽然很好,但阅读量常常只有四十。文学的等级,只由一种没有明显标志的东西来定,这个东西叫品位。这东西,大部分人是残废。我在这里摘选的这首诗,小君取名《哥哥,十一月没有太阳》,在我看来,直追迪伦?托马斯那首《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前者温柔,后者激昂。
  关于小君,我只了解这么些,她回成都已经半年了。
  附《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狄伦?托马斯|吕志鲁译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老人在日暮时也需发光发热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尽管智者的言词不如雷电轰轰烈烈
  尽管深知归于黑暗是不变的法则
  他们不会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碧绿的海湾点滴事迹舞姿摇曳
  最后的浪花中好人的呼唤更加清澈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为时已晚,狂人让太阳徒生悲切
  抓住飞驰的太阳唱一支赞歌
  他们不会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严肃的人临近死亡渐渐丧失视觉
  失明的双目象流星闪光充满喜色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我盼你或祈福或诅咒泪水火样炽烈
  父亲啊,就在这最为悲痛的时刻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读书会上的姑娘组图。摄影,松鼠(微信,xbmm77)。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2-03 10:02:00
  大理好生活。
  柴米多生活集市组图。摄影,松鼠(微信,xbmm77)。
  
  
  
  
  
  
  
  

作者:嘉陵江上的渔夫L 时间:2016-02-11 10:52:00
  看看真不错,风景很美。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2-22 09:19:00
  巍宝山长春洞是乾隆年间留下的道观,飞檐雕花,古老而弥久,肖遥道长是爱人间欢乐的世外高人。道长年轻时在鸡足山修行,得传于一位高人,习得杨氏太极。道长的太极拳打得行云流水,太极动作舒缓,站近了,能听到道长骨节抖动的声音,如风摧大木,两节粗竹相互敲击。道长练气,气脉通透,身形厚实,喝酒饮千杯而不醉。
  道长留长须,挽一个道士髻,乌木的发簪,是龙的雕工。道长深谙推拿针灸,常帮朋友扎针,助朋友调气,好多朋友身体上的很多不适,某处隐隐作痛,在道长的调理下手到痛除。道长用最好的酒招待朋友,韩阔拜道长为师,学习太极,拜访道长时,常邀我一起。我陪道长饮酒,酒量不济,贪杯了,红酒白酒先后倒进去,最后难受得一塌糊涂,脑子开始收缩,道长见我脸色惨白,引我致水沟边,捏住我的虎口,让我一口吐了出来,在我呕吐时,在我后背几处穴道拍了几掌,顿时,我便和饮酒前一般清爽。
  
  道长烧得一手好菜,无辣不欢,做酸辣鱼和麻辣鱼,手段尤其高强。韩阔在长春洞随道长学拳半年,好吃好喝惯了,下山后,嘴刁得很。趁道长在古城居住期间,韩阔常买鱼去看望道长。学拳两年,韩阔做鱼的厨艺有了小成,也终于捉到了太极的皮毛。 韩阔说,一半的时间,道长在琢磨怎么吃。道长下厨,做好了四个菜,两个汤,一个酸辣鱼,说,早晨就凑合随便吃点,晚上再吃点好的。修炼炼的是身体,一日三餐最为要紧。肖道长说:“修炼是就是了解自己的身体,以及身体和外界和自然的关联,思辨无功,要身体力行。”
  
  长春洞建筑造型呈八卦,祖师殿左右各修一台,左侧植月桂树,亭亭如盖。枝上系风铃,树梢偶有风来,此风没有来处,称空穴来风,风铃悦动数秒,在月下偶然听到,犹如天籁。有人天生便能看到精灵的世界,俗称天眼。她们告诉道长,有几次看到有白衣仙人立于月桂顶稍,道长告知我们,那是吕洞宾。祖师殿一侧供着狐仙牌位,华哥陪道长喝酒,那是他第一次上长春洞,酒后在狐仙牌位前走迷,举着打火机四下寻路,直到有人起夜,把他接下来。
  
  在长春洞陪道长喝茶聊天,直至凌晨两点,每天如此,第二天早起,道长已经把早饭做妥当。道长每天睡得最晚,起床最早,依然神采奕奕,毕竟练功几十年,我在道观陪喝茶至深夜,也不觉得困,但每每下山,一定要大睡一场,梦里如沉入湖底一般。
  
  摄影师,韩阔。微信号lhokahandicraft。
作者:正宗香格里拉特产 时间:2016-02-22 11:14:00
  我也想去看看,最想跟老道聊天探讨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2-28 20:25:00
  在照片里,欧阳兰兰端庄古典优雅,简直什么都会,会古琴,会箫,会舞蹈,尤其拈花微笑最得体。她说了,拍照,意境最重要,有意境才美。对待拍照,她永远郑重其事,不管是在镜头前还是在镜头后。头一桩,她要把场景布置好,场景要有意境,要不然都是瞎拍胡拍。第二桩是造型,必须优雅,必须古典,必须端庄。这两桩对她来说,小菜一碟。在镜头前,她两膝并拢,眉眼低垂或侧视,永远不看镜头,两手或撷花或交叠于膝。背景环境正好,或典雅或优美。虽然她不会古琴,不会箫,不会舞蹈,这都不打紧,起码在照片里,她都能轻车熟路地驾驭。
  欧阳对我说,你穿这衣胡很好。她还问我,书什么时候给我花过来?发了朋友圈后,她先给自己点个赞。她是射手,率性而活,脱口而出的话都直言不讳,是个单纯的姑娘。
  她那把古琴,长有一米零九,旅行必备,包裹得十分讲究,但从来不弹,因为不会。这是失传的华夏传统:不会演奏,在家里摆一件乐器也好,因为乐器有德,能够影响人生。明清的书房设置是墙面垂挂古琴,悬琴而生静意。传统的文化,她很向往。
  打我认识她起,她一直客居。有一段时间她在沙溪安顿。我们去看她,她尽地主之谊,做饭招待我们,焚檀香,烫黄酒,播昆曲。她选用的香,入口的茶,名贵得很。不管去到哪里,紫砂壶和香炉随身携带,点香泡茶时,举手投足带出一股仙气。
  欧阳介绍我时,总要加上,是个写手。我会纠正,我不是写手,写手就如打手。她马上会鼓励我,不要这么没底气,你写得很好。她劝我改变写作方向,她所言的方向大约是:沙溪,和光阴化干戈为玉帛。大概诸如此类吧,我模仿得也许有出入,但应该是这个调调。索性在这里抄上她推崇的文句:时光如水,低眉一个人的悲欢。我说,我走得可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方向,这可怎么改是好呢?还有比这更高的方向吗?当然了,这纯属吹牛逼,我就是想大大地辩驳她。她说,你应该写写高端人群。我说,卡佛和波拉尼奥笔下可没有高端人群。还是算了,她也不知道卡佛和波拉尼奥究竟是哪座山头的土匪。和她拍照一样,读书,她兴许只在意文中显山露水的意境。
  虽然来往有一年,行文至此,关于欧阳兰兰,发现已没有可说的了。

  大理的姑娘组图。摄影师,松鼠(微信,xbmm77)。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3-07 08:47:00
  囊中羞涩来到大理,渡过经济危机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在人民路上摆摊,一两年前这一招无懈可击,干起来得心应手。现在虽然只过去一两年,但时代却天翻地覆地变了。
  2012年3月,我来到大理,经过一年游手好闲地东游西荡,剩下的积蓄不多。为了能继续游手好闲地东游西荡,我寄希望于在大理摆摊和写旅行稿。
  我联系了《云游客》,发了一部分旅行日记,表示想把日记在杂志上开个专栏,主编看了我的稿子表示愿意,在九月份收到五六月份的2000多点稿费之后,杂志却停刊了。
  虽然卖稿求荣未半而中途触礁,但那主编的欣赏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期间不知天高地厚地写了好几个小说和随笔札记。现在看来当时的作品,有一篇算一篇,全是垃圾,我的浅薄和浮躁在字里行间像草原上的巨石一样显眼。
  想想还是摆摊靠谱,我于是就这么干了。那时人民路的地摊和现在不一样,现在是阿里巴巴一条街,义乌的游客往往在地摊上买到产地义乌的东西,心满意足地带回家。当时在人民路摆摊的,80%是手工爱好者,出售自己的原创作品。我没什么手艺,只好拍了一批大理的明信片出售。那时我喜欢拍照片,但拍摄手段说出来只能令自己赧颜,镜头后是什么样子,照片里就是什么样子,而现实主义这个东西,早在莫奈的时代就不流行了。最能安慰我的是,柳柳告诉我,她买回去的明信片,让一个小姑娘看到了,立志要来大理,小姑娘有白血病,生命之火即将熄灭。这个安慰未免太沉重,让人难以承受。
  我手里的钱越来越少,好在大理生活成本低,竟然让我撑过来了,现在想来实在是不可思议。2013年12月中旬,从甘孜回来后,我开始卖诗,一直到来年的1月,那是我在街上摆摊,感觉最神气的一段历史。那次,当抵达香格里拉的时候,我已经身无分文,韩阔借了我500,回到大理,剩下400。凭着这400和卖诗,我又活到了2014年4月底。从甘孜回来,大家都说,现在大理是淡季,摆摊收入惨淡,于是街上显得有点空,摆摊的大批量撤退。我就喜欢大理的淡季,但自2014年12月我从鲁朗回来,发现大理没有了淡季。现在人民路上,真的很无聊,我觉得它迟早嗝儿屁。
  大理的日常组图。摄影师。松鼠(微信,xbmm77)。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3-13 17:08:00
  大理最好吃的菌子,产自鸡足山和巍宝山,前者是佛教圣地,后者是道教名山。鸡足山林木致密,瀑布喧豗,有猴子在水边和树丛嬉戏。放光寺旁的山路通往沐香坪,山路穿过原始杜鹃林。沐香坪是一片大草坝子,上面有出家人遁世隐居。
  吴迪到放光寺,师父问,因何要住寺?吴迪说,有事想不明白。师父让吴迪留下,几天后,吴迪要求下山。师父问,苦恼解除了?吴迪点头如小鸡啄米,解除了,解除了。吴迪说,寺庙过午不食,把我饿的呀,我的想不明白纯粹是在山下吃饱的了撑的,饿上几顿,一准就好。吴迪补充,穷着穷着就不燥了,饿着饿着就降火了,一认真就他妈着相了。
  朋友上衡阳庵短期出家,修持三个月,剃了头。说到变化,上山前,我们叫她光英,下山后,我们叫她圆应。上山前,她的口头禅是:“oh my god。”下上后,她的口头禅成了:“哇,好棒噢。”因为上山前,我试图追过她,现在这事成了朋友间的一个段子,说是,她为了躲避我的追求,出了家。
  这让我想到了白菜。白菜在才村长住,我去找她玩,之前一直在朋友圈互动,没见过面。她经常在我的故事下留言,我基本也不回复,后来发现她是个美女,也就不端着了。我约她一起在环海路上遛弯,春末夏初,下午风还挺大的,我对白菜说,你得说大声一点,风把你的声音都吹跑了。在白菜家蹭了晚饭,回到古城,收到白菜的微信。她说:“白菜看上去很随和,但你不要打我主意。”我脸刷地一下就白了,因为她说对了。白菜不如照片里高挑,笑起来却好美。我对她就是动了爱慕之心,她这么一说,我就不敢了。然后我主动把这件事变成一个段子,在饭桌上讲给大家听。收了这心后,我和白菜倒是常聚在一起吃饭。
  前女友主动联系我了,她让我盯着她的头像看三秒。我不看,我早就看够了。她的头像是一个戴红兜帽的卡通小女孩,翻着一双大白眼。女朋友问我,你让前女友帮你的诗插图,是不是想留下个共同的念想。不是这样的,仅仅是因为两者风格比较搭,但这话不能说。我那时开了间小店,一心想卖点原创作品,要不是搭档反对,我都要把店名取成“我和朋友们的原创作品”。我没什么原创,就是写过一批歪诗。集结成诗集,我觉得它们不足以打动人,需要玩点花样,插图是个好办法。诗集真是没钱途,半年就卖出20册后,我洗手不干了,那时说好的插图还没全部完成。一说自己是诗的作者,姑娘们倒是眼睛一闪,但那没卵用,微信号都不给加一下。有人想让我说说自己的诗,我不想多说,因为自己的诗我不是很看得上,我倒想聊聊好诗人的作品,但是她们对好诗不感兴趣。这事真得很奇怪,诗写得再烂,诗人倒是挺受追捧的,诗写得再好,追捧诗人的人却欣赏不来。读了那些我无法企及的好诗,我就不再多写了。

  摄影师松鼠写真,松鼠(微信,xbmm77)。
  

  


作者:小黑Pn 时间:2016-03-13 22:32:00
  楼主继续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3-20 10:08:00
  老余工作是在上海,每月来一次大理,待个五到七天,过家庭生活。带着两个女儿玩耍,在朋友圈里秀她们的照片,说点逗逼的话。
  和老余结识,缘于我在人民路卖诗,他试探性地想和我聊聊。他说,在西班牙,会弹吉他的人,在咖啡馆演奏一曲,是能免单的。他接着说,西班牙是艺术之邦,人们对艺术的尊重甚至胜于宗教。西班牙曾被伊斯兰教统治过八百年,被基督教夺下后,基督徒的国王和权贵,面对穆斯林留下的建筑,没有拆毁,决定紧挨着它们,建出更宏伟的基督教建筑,让后世来评判。这是一个伟大的决定,体现了西班牙的包容并蓄。故而老余被西班牙打动,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逢人便推崇。我对西班牙的印象来自电影《午夜巴塞罗那》和一个西班牙朋友的照片,还有新闻里的斗牛节和西红柿大战,狂野和宁静水乳交融,就是兼容并蓄的感觉。老余说,在西班牙,会写诗的人,不会饿死。他是一个中年大叔,身材微胖,戴眼镜,笑起来像非洲大草原上雌性食草动物。最常见他穿的,是一件绿色外套。他还说,大理是国内一块文艺的沃土。他说,你的诗,每样一张,我买一套。他从街面上抬起屁股,灰也不拍,走到飞飞的摊前,也说,你的画,每样一张,我买一套。他请飞飞和我一起吃了晚饭。
  第二年,老余举家迁来大理定居。余嫂刚开始不同意,担心女儿余朵的教育,后来探听到大理有华德福学校,就答应了,要送女儿去华德福上学。这下轮到老余不同意了。老余说,体制教育也没什么不好,起码我就是体制教育的受益者,我受到的教育就没有什么问题。但男人对女人的话是一定要听从的,因为女人总是对的。余朵在大理华德福上学,华德福要求家长参与,和孩子一起成长。一个学期后,老余开始推崇华德福。老余是七零后,他上学那会,大学还没有扩招,那时候的教育,还没有下跌成一个产业。

  老余说到日本,飞飞也很喜欢日本。老余说,我下个月公司一群人正好要去,你把护照给我,我安排人给你办签证。就这样,老余把飞飞稍去了日本。老余也邀请了晓慧,晓慧有别的安排。晓慧非常有天分,老余有心让余朵跟晓慧学吉他,但余朵在小提琴上展现了喜爱,只好作罢。老余说,在西班牙,几乎人人都会弹吉他。西班牙的吉他魅惑了老余,好像是人们的一项基本技能。
  老余对我说,谈恋爱帮助男人成长,鼓励我多谈恋爱。我倒是有心多谈,只是没有姑娘肯配合,我这么一说,肯配合的就更加寥寥了。老余谈到电影,谈到他收藏的上千张蓝光光碟,他有心在大理做一个电影放映室,偶尔做做电影的分享会,对于那些看过了十几遍的电影,他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太忙。
  老余爱死了一个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言必及《我的名字叫红》,他把它看了十几遍。他也有心做《红》的分享会,另外他还想分享的一本书,是量子物理的著作,《上帝掷骰子吗》。
  我和老余认识三年了,每次见面,老余都和我说西班牙,说《红》,说华德福,问有没有姑娘看上我。偶尔说点他以前在华为工作的事,偶尔说点在藏区和活佛老师生活的事,偶尔说到某一部电影带给他的启示。等老余有了档期,我会对他做一个采访,让他多说说那些他偶尔才说的事。

  大理的日常组图。摄影师,松鼠(微信xbmm77)。
  

  

  
作者:乡城的西原 时间:2016-03-21 16:19:00
  写写双廊?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4-02 21:56:00
  @乡城的西原 2016-03-21 16:19:00
  写写双廊?
  -----------------------------
  没去过双廊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4-02 21:59:00
  在一然堂吃饭,常见一湖南大叔,他穿回力鞋,灰白色牛仔背心外套,肩膀和衣领缀满补丁,看针脚是他自己的缝补手艺。粗看他不显年纪,据他自己说已经有六十好几了。他把身体锻炼地很壮实,每天挑战十个中青年壮汉,和他们掰手腕。他邀请对手的方式直接了当,对方是同胞,他就说:“来,掰一把。”对方是洋人,他就说:“how much is your power?”这句洋文也就中国人能听懂。对手还没明白过来(掰一把这个说法中国对手也听得糊涂),他已经把桌子和凳子腾出来了。右手比试了换左手,所有跃跃欲试的对手都被他打败了,也有腕力强过他的,但架不住他另一只手扣住桌子,把整个身子往桌子下压,头都要钻到桌子下了。这种情况下,他的对手肯定暗骂一声:fuck。洋人也好,同胞也好,都用这个词。比试结束,湖南大叔拿出自己的名片,鼓励对手:“力量很大呀,加强锻炼。去我的博客看看,保证你大开眼界。”

  我和韩阔贪恋山林,常常和太阳同时起床,韩阔驾车,我们往山上走。到车不能上的地方,我们就下车步行。不能和阔绰的人比,我们每次就加一百的油。车是一辆长城哈弗,韩阔用摇滚的精神,把它当成坦克在开,上山时发动机一股焦糊味,下山下到一半,我们用脸盆接溪水泼轮胎,制造的水雾把车子举起。韩阔曾经自驾丙察察线,直到遇到一辆一模一样的车,和对方的驾驶员交流之后,他才知道这个车的四驱怎么用,那时都到了察瓦龙。
  韩阔脾气坏的时候,车子就和路边的物体磕磕碰碰。早上韩阔和小青闹了别扭,他一拧车钥匙,车子窜了出去,他挂档停车,拧钥匙时没踩离合。韩阔在电话里和小青说:“你不原谅我,我就开车把自己撞死。”他这么说时,我就坐在副驾驶,心脏里的血一下就跑空了。

  我从鲁朗回大理,晓慧和韩阔的朋友圈子开疆拓土了好几倍,他们说到一会二哥会来,但我就跟他们在一起。于是我明白了还有另外一个二哥,离开大理半年,我被篡位了。另外一个二哥是周老师,先后在舌头和废墟乐队任吉他手,也许还有贝斯,可能舌头和废墟的先后顺序也被我搞反了,请大家原谅我,毕竟我和音乐不怎么沾边。在大理,人们称他哥哥周晟周老大,称他周老二,大家表示尊敬,叫二哥。其实周老师在兄弟姐妹里排老四。书店周一到周六下午有两个小时属于习乐课堂,周老师执教,一三五教冬不拉,二四六教吉他。再有认识新朋友,介绍自己,我都说,我叫梁朝辉。但是众望所归,连周老师也开始叫我二哥。周老师深明大义,要成全我:“以后不要叫我二哥了,这位才是。”他指我。其实我也想把二哥的名号退位让贤给周老师,但周老师说话,大家都听,我说话,they give it no shit。
  葵姐请习乐课堂参加葵院的party,我跟着一块去了。葵姐拍了照片发朋友圈,师姐评论:“哈哈,两个朝辉。”就这样,我认识了另一个朝辉,姓吴,香草甜心的男主人。区别我们很简单,我头发茂盛,他头皮光亮。我这么描述,希望朝辉不要介意。称呼另一个人朝辉,刚开始还挺奇怪,现在完全习惯了,还挺过瘾的。

  大理的日常组图,摄影师松鼠

  
楼主371882230 时间:2016-04-02 22:01:00
  作者公众号叫喜书故事,欢迎关注。
作者:浩荡烟雨 时间:2016-04-04 18:05:00
  @CocoDu麻麻 2016-01-05 09:37:00
  楼主的照片拍的真美!我在北方的一个内陆城市,因为雾霾问题,已经决定下半生在大理定居了。因为孩子要上学,不知道那边有没有好的学校?教学质量如何?谢谢楼主!
  -----------------------------
  @371882230 2016-01-10 10:41:00
  大理有华德福。新式教育的话,幼儿教育表较多,14岁以上的教育还比较少。体制教育的话不了解。
  -----------------------------
  云南教育一般,但高考分数线低
作者:暮雨烟DJ 时间:2016-04-05 17:17:00
  @371882230 太美了,有时间一定要去一遍,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的青春年华
作者:不_改_其_乐 时间:2016-09-05 16:40:00
  月底又又又要去云南旅游啦,这次带家人走走昆大丽。好想余生就在此度过。
作者:ww7788654 时间:2016-09-20 17:18:00
  好像生命中注定 要遇见春天的来--。
作者:ty_都督572 时间:2017-01-07 01:31:00
  留个脚印??
  
作者:好气旋 时间:2018-06-27 15:38:18
  楼主文笔了得。绝好的散文配上一幅幅好图,大理的美好跃然纸面。
作者:识途老尹 时间:2018-08-07 14:34:45
  喜书故事,微信公众号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