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你一双香~整整缠了我十八年!

楼主:天山来客77643 时间:2018-05-09 06:34:42 点击:80 回复: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由于时间太久、她的印像远比我的父母还要深、从最初的害怕、恐惧、到最后的了解、她从梦里、现实生活中时不时的出现、整整缠了我十八年、
  ??
  ??

  从我記事起、我经常梦到六十岁左右的老奶奶、穿着撒尼人特有的老人服、戴着老式的包头、不笑、不哭、不鬼、多次梦醒后跟父母亲讲、我经常梦到同样的一个人、多大岁数的人、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每次梦到她、我就会醒来、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
  ??
  每次父母亲总是说、小孩子吗?做梦很正常、没事、没事、以后少看电视、八十年代的农村、刚刚有几台电视、每次吃晚饭后约几个小朋友看电视是那个年代最幸福的事、在父母眼里、我是电视看多了才做的恶梦、小娃娃、再怎么解释也屁用都没用、

  第一次从梦里走出来、是一个中午、我二姐生病、在家里打吊针、八十年代的农村都是如此、条件很差、夏天的中午容易犯困、我二姐在床上、我爸我妈在她身边、我离门很近、坐在凳子上睡着了、在梦里又或是睁开眼一样、门慢慢推开了、多次梦见的老奶奶走了进来、还是那身撒尼人节日才穿的老民族装、还是那身撒尼人特有的老包头、没有任何表情、从来也没有对过话、她望了我一会、此时、我想站起来、却怎么也动不了、我爸望着针水、我妈拉着我二姐的手、我二姐静静躺在床上、老奶奶进来、估计她们看不见、老奶奶走向我二姐就消失了、我才醒过来、满头大汗、正想跟我爸我妈说刚梦到的情况、没想到我二姐大喊大叫、连说肚子疼了受不了、我爸赶紧去叫医生、其实那个年代的乡村、大都是赤脚医生、胆子都挺大、

  他过来后说针药没问题、看我二姐疼了喊个不停没办法就把针拔了、跟我父亲说、孩子只是消化不好、等等看、估计不会多大问题、马车、牛车是那个年代的交通工具、条件如此、只能等等看、

  过了十多分钟、不仅不好反而说越来越疼、我爸紧張的走来走去、我妈反反复复问好点没有、此刻我才想起刚才的梦、那老奶奶在我姐身边突然消失、虽然是小孩、本能告诉自己、那是不好的征兆、我叫爸座下来、告诉他们、我经常梦到的老奶奶在我睡着时走进家里了、在我二姐身边消失的、我估计是她搞的鬼、

  同一个人同一个梦
  不知说了多少遍

  我爸我妈也觉得奇怪、怎么左说右说都在说同一个人、也没什么经验、我爸就按平时过年过节老人不在了、自己吃什么就送出去什么一样、把中午吃过的饭菜夹在碗里、在我二姐身上转转说、没吃饭跟我来、我给你吃就走出家门、等到他把饭送走后刚进门、脚刚迈进一步、我二姐就说不疼了、
  ??
  ??
  她坐了起来了、说肚子饿了、我爸我妈说针水起作用了、但从她们不解的脸上、我还是读懂了她们内心的不解、

  我们村是从大村子里分离出来的、刚分出来只有七户人家、如今二百多户、一千多人、全是彝族撒尼人、没有一个汉族杂居、纯撒尼人、而且这村子特奇怪、连撒尼人特有的密枝节都不过、密枝节七天人和动物都不能干活、娱乐、休息、大村子里的汉族为了尊重少数民族风俗、密枝节这七天他们也什么都不干、而我们不同、本来密枝山更不能生人靠近、过节那七天、干活的、过密枝山的、什么都不管、大村子里也没说过什么、可能也是不敢说吧!

  什么迷信活动、我们这个村子特反感、也許前辈人吃过这方面的亏、彝族迷信活动比汉族要多、而且大村里还出了两位很出名的巫婆、要看、对不起挂号、等待、听说看一位要五百元、什么丢人了、生病了、被人杀了找不到凶手的、死人头七天跟他对话的等等……

  在县城偏僻处出租了一间房、听说上千万资产、我晕、真的~

  由于全村特反感迷信、也是我爸我妈不相信我说的、还一再嘱咐我们那饭是倒出去给狗吃的、虽是小孩、还是明白几分、
  ??
  ??
  第一次白天见面、

  八十年代的彝族山区、家家户户都分得山羊、兄妹太多、我大姐就没能读书、留下来干农活、说白了就是放羊、

  五年级我考上乡唯一的尖子班、一个乡才收五十人、那个年代、教育还落后、我清楚記得老师读完一篇课文后、开始用彝族撒尼话讲、其实就是汉字撒尼话讲课、老师只能是撒尼人、一个不懂汉话的我们融入尖子班、所付出的太多太多、

  到了星期六星期天、我们几乎跟大姐放羊、那天天晴的很好、所以就没带衣伞、两头牛、好几十支山羊、

  约到三点左右、雲南的天说变就变、一会攻夫、大雨倾盘而下、两头牛跑向一边、几十支羊又在另一边、虽然是山里、常年有牛羊走、啃草、视线还是宽阔、我大姐去赶牛、让我跟着羊、由于雨特大、几十支山羊躲到一棵大树下、我就跟了过去、雨大、没带任何衣雨、视线模糊、刚离大树二十米左右、我看见一群羊在大树下、还有个老奶奶紧靠着大雨、撒尼人家的大松树专门用来盖棺材的树、都很大、用竹子圈起来、没人会偷、这棵松树就是竹子圈起来的、说明早已经有主人、只看清穿着老式撒尼装、还是戴着包头、我边走边靠近去、大白天、五年级已经是半大小子了、离近大树六米左右、大树把雨挡住了大部、我能清楚看清老奶奶了、六十岁左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跟我梦里一模一样、两眼看着我、嘴吧闭着、不是本村里的人、是梦里的那位、离的太近、我问你是谁、突然消失不见了、大家都知道、特大的树周围其实很干净、视野很好、我知道见鬼了、此人不是一两回来、现在A多年过后、竟然大白天来见我、太害怕了、

  我忙赶着羊去找大姐、说的太多、她们也将信将疑、可不管咋的、见到大姐还是跟她说了、她还是不信、看错了吧、唉、没办法、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敢去那片区域、虽然当年的树没在了、虽然看不见她了、一到那片区域、心还是会莫名的紧張~
  ??
  ??

  第一次害我

  六年级毕业后考入了民族中学、至今还記得学号是4、分在尖子班、初一星期六放学回家、星期六那天下了一场大雨、我们这边湖多、第二天早上早早去拿鱼、鱼塘就在村边、不存在害怕、八点左右、人还是走动的少、塘边有我家一块秧苗田、我下去正好一个人穿着衣雨在我家秧苗水口处挖开水口、当时怕秧田被淹、我是跑着去阻止的、当我伸手去抓的瞬间、她抬头、望我一眼、雨衣背后的脸原来是那位老奶奶、依然没表情、手抓下去是空的、脸也不在、人也不在、我就呆呆的站在那里、足足有两分钟才缓过来、

  经过了A多次
  这么近还是首次

  心颤抖了一下、天已经大亮、多多少少有人走动、又在村口边、不算太害怕、我反反复复检查秧田水口、好好的、就像做了场梦、可刚才、明明真真看到、还抓~不说心里已清楚

  在怎么说还是不敢在拿鱼、刚见、怕出意外

  回到家我爸说怎么这么快回来、我说我又见到她了、那个、梦里常出现的那个鬼、手去抓抓到的是空气、我爸、无語……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天山来客77643 时间:2018-05-09 06:52:59
  本是莲蓬鬼话里写、点错投错了!看有人看没?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