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我与海南

楼主:无色ws 时间:2017-04-24 11:14:15 点击:916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988年,十万人才下海南。1988年海口市东湖人才墙前找工作的人。
  
  1988年海口市人才交流中心
  
  1988年过海轮渡

  1988,是海南载入史册的重要节点,
  也是许多闯海人终生难忘的一段岁月。
  闯海人谁没有一串精彩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不一定精彩,但绝对真实。
  ——题记
  廉振孝

  船靠秀英港,正好日出。
  坐了三天两夜火车,一天一夜轮船,我们终于来到了心中向往已久的海南岛。
  下船乘车,一路向东。左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右边是星罗棋布的稻田,椰树婆娑,风光旖旎,感觉好像到了南洋一样。这真是梦中的世外桃源啊!我们心中充满了喜悦。
  1988年4月13日,全国人大宣布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消息公布,立刻在海内外引起巨大轰动。全国人民都关注着这里,全国的人才都涌向这里。
  随着“十万人才下海南”的浪潮,我们这对小鱼小虾也游过了海峡,开始追逐我们心中的“海南梦”。


  “人才墙”

  一下车就买了一张海口地图,准备按图索骥找单位。
  刚开始,查一个地方,看着挺远,叫一辆当地人称为嘣嘣车的机动三轮车代步,刚起步就到了。原来我们脑子里装的还是西安地图,海口实在太小了!当年的海口主城区,东至五公祠,西至南大桥,北至海甸溪,南至大英山机场,规模比发达地区一个县城大不了多少。
  老市区楼房低矮,店面破烂,每家商店门前都有一个自备发电机“突突突”响个不停,满街的三轮车都没有铃铛,全靠骑车人敲击刹车杆“当当当”响着左冲右突相向而行。交通完全没有规则,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也看不见一个警察。街上行人拥挤,骑车的、挑担的,扛箱的、背包的,有人一身西装却趿拉着拖鞋,有人头戴斗笠却夹着公文包,滑稽的景象满街可见。
  市中心有个人民公园,公园前有两片水面,人称东西湖。东湖边上有一面墙,墙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招工广告和找工广告,每天都有一大堆人围在那儿看广告,人人都在那儿找零工。时间长了,人们给这面墙起了个名字,叫“人才墙”。
  年轻人最多的地方是三角池。有些人已经来了三五个月,有些与我们一样刚刚落脚。这些来自祖国五湖四海的青年们,有大学生,有研究生,有政府官员,有下海经商者。他们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工作,只好放下身段,有人擦皮鞋,有人卖报纸,有人包饺子,有人修自行车,也有人拿扑克牌给人算命。
  问这些年轻人工作好不好找,几乎一致的回答是:难!但他们却面无难色,都是笑呵呵的。
  有个年轻人抱着吉它在路边卖唱,一曲《一无所有》,唱得声嘶力竭,悲怆得几乎要让人落泪。可接下来一曲《明天会更好》,却让人立刻信心百倍豪情万丈。
  有一个小伙子站在台阶上向路人演说:“工作会有的!面包会有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落后,淳朴,混乱,生机,这些词经常会交替出现在我们的脑海,毫无逻辑。
  这就是1988年的海南,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激情与梦想!

  夜宿东湖防空洞

  为了找一处落脚的地方,我们费尽周折。
  听说海府路的组织部招待所位置好,价钱不贵,很多求职者住在那里。我们赶过去一看,柜台上摆着一个牌子:“客满”。
  沿着海府路找旅店,要么“客满”,要么住不起。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长途电信招待所”,一问,只剩一间大床房,每天12元。我们已走得筋疲力尽,赶紧登记住下。
  房子宽大亮堂,床是硬板床,一张凉席,一床毛巾被,没有被褥。靠窗一张桌,一把椅子,一个暖瓶。我们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后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开始出门找工作。
  一出门,才发现这里离市中心很远,价钱也有点贵。每天上下午都要找工作,但一到中午,单位的人都下班午休了,我们没地方可去,只好坐在海口公园的大树下打发时间。连着去了几天,公园管猴子的人与我们熟识了,说他在公园里有一间单人宿舍,很少用,如果我们愿意住,可以租给我们,一个月只收60元。我们很动心,但一想那么大个公园,晚上没人了还是有点恐怖,没敢租。
  三天后,听说东湖地下旅店有床位,很便宜,立刻拎着箱子搬了过去。
  去了一看才知道,东湖地下旅馆其实就是个防空洞,里面挤满了人。过道上摆满铁架子床,住一晚1元。小隔间有双人床,住一晚3元。我们要了一个小隔间住下来。
  白天找工满街跑,入夜才回地下旅馆。一进防空洞,污浊的空气差点把我们熏倒。床挨床,人挤人,有人打水洗脸洗脚,有人搬东西碰了别人在那儿吵架,简直像个集市。我们无处可躲,只好忍着
  好不容易熬到半夜,鼾声,梦话,磨牙,放屁,开始是一声两声,后来此起彼伏,一曲接一曲波澜壮阔的交响乐循环奏响。
  我正迷迷糊糊入梦时,忽被敲门声惊醒:“检查证件!”
  我们递出身份证。
  “不行,你们一男一女住在一起,要出示结婚证!”
  结婚证放在箱底,半夜翻腾太麻烦,而且当着外人也不安全。
  “结婚证忘记带了!”
  “交罚款!”
  “交多少?”
  “1元!”
  “早说要钱不就完了!”
  检查证件的人走了,骚扰终于停止,但我们已睡意全无,拎起箱子狼狈逃出防空洞,在东湖边上坐了一夜。
  天一亮,就去找新的住处。我们跑遍海口老街,最后在中山路找到了一家“泰昌隆客栈”,木板阁楼,单间,每天7元。住客多为乡下小贩,大包小包进进出出,吵吵嚷嚷如同闹市。环境虽然也乱,但比东湖防空洞空气好。于是我们决定在这里扎营。

  最饱最香的一顿饭

  吃饭的事也颇为头痛。
  刚来时饮食不惯,每天都是汤粉,伊面,炒粉,炒面,猪脚饭,牛腩饭。
  最初,以为炒粉不放肉可能会少点钱,就说我们不吃肉,结果买单还是3元。
  后来发现海南粉和抱罗粉更接近面条,也更便宜,于是每天都去吃。
  饭菜不合口味,价钱还比西安高出很多,妻子每天只能吃个半饱,而我的胃只能填满三分之一。
  吃得最香,也最饱的一顿,是一个朋友请的。
  一日,去找老朋友何建昆,想在他那里谋个差事。何比我们早到,在海南科技报当广告部副主任。老何够仗义,立刻带我们去见主任。
  当年海南科技报广告部主任邓建国,亦即今日有“影视大鳄”、“炒作大王”称号的广东巨星影业公司董事长,听完老何介绍,他随便问了几句,立刻跟我们签了录用合同。
  办完事,何建昆请我们到机场东路一家名叫“潮汕饭馆”的路边店吃饭。他点了满桌菜,全是不锈钢小碟子盛着,最便宜的0.20元,最贵的是0.50元,米饭稀饭不要钱自己随便盛。刚开始我还装斯文,吃得慢条斯理有模有样。后来吃完都准备走人了,可桌上还剩不少菜,我便风卷残云一扫而光,连汤都不剩一滴。
  这顿饭吃得畅快淋漓,让我委屈了几天的肠胃美美地鼓了一回。
  这顿饭花了老何20元,它让我感动了二十多年,也可能终生都忘不了。

  捡到50元的纠结

  说到底,当时还是因为手头紧。
  没钱就不敢摆谱。我们住宿找便宜的,吃饭吃简单的,出行也是能省就省。那时大家出门都坐嘣嘣车,市内跑一趟也就两元左右。海口并不大,不太远的地方我们就用脚步丈量。
  五月天已大热,穿皮鞋走路太累,我们就各自买了一双塑料凉鞋。
  凉鞋不合脚,走了两天,脚都被磨破了,只好拿纸垫着,一瘸一拐地走。我们俩开玩笑说,低头慢慢走,说不定可以捡到钱呢!
  没想到第二天,玩笑就应验了。
  那天,妻在旅店总台缴费,我坐在旁边的硬木沙发上休息,突然看到地上有一张50元钞票。
  “钱掉了!” 我对妻喊。
  妻马上把地上掉的50元捡起来。
  回到房间数了三遍,我们的钱一分没少。
  这50元显然不是我们的。怎么办?还回去,还是闷了? 纠结!
  50元啊,可以住4天旅店,可以吃17盘炒粉,可以坐25次嘣嘣车呢!
  我们俩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下楼把它交给了总台服务员。
  服务员数了数抽屉里的现金,说柜台没丢钱。
  我们说,那就可能是客人丢的吧?麻烦放在柜台招领!
  服务员满脸不高兴,可能嫌我们给她添了麻烦。

  人情冷暖

  僧多粥少,工作难找。
  我一位同学的岳父曾经在海南行政区当过领导,通过老人家的介绍,我们找到了他曾经的秘书伍先生。伍先生又介绍我们去找一位王先生,说通过王先生可以找到一位杜先生,再通过杜先生,也许可以找到报社的人。
  好复杂的联络图啊!
  为了找到王先生,我们干耗了四天。每天都去他的办公室等,每天都见不着真佛。几个青年男女进进出出,对我们的求助不做任何回应。
  第四天终于等到了王先生,赶紧递上伍先生的介绍信,说明来意。
  王先生不让坐也不给喝水,不冷不热地说:“杜先生前几天在这儿住过,已经搬走了,不知道还在不在海南,没法联系。”
  情急之下,我们急忙从包里掏出两条烟放桌上,一条牡丹,一条大重九。
  王先生不屑地看了一眼,一把推回:“对不起,不抽烟!”
  转身,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KINT牌香烟,抽出一根点上,大口地吞云吐雾,如同我们不存在一样。
  那一刻,如果地上有条缝,我真恨不得钻进去。
  我们灰头土脸地下楼。一位姑娘跟了出来。走到二楼,姑娘低声说:“杜先生在华侨大厦,快去找吧!”
  我和妻对视片刻,一阵狂喜。
  我们赶到华侨大厦,找到房号,敲门。开门的是一位婷婷玉立的漂亮女子,身后站着一位年轻的帅哥。听说我们找杜先生,年轻帅哥热情握手:“我就是,请进!”
  一路步行赶来,我和妻都满头大汗,衣衫已透湿。
  看到我们的狼狈状,杜太太惊呼:“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不着急,先坐下喝口水,凉快凉快,慢慢讲。”
  他们又是让坐,又是倒水,后来又从小冰箱里拿出两听饮料递给我们。
  当时感觉如春风拂过,妻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满脸是泪。

  脱了一层皮

  来到海南,怎么能不看海?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去了秀英海滨浴场。
  乘2路公交,从三角池晃到秀英,下车后顶着太阳又步行了半个小时,到海边时已近正午。
  看见大海,我们立刻忘了一切,在小摊上买了泳装,租了个气垫筏,一头就扑进了大海。
  我们游泳技术不好,不敢去深水区,只在靠近岸边的地方戏水。一会儿游泳,一会儿玩沙,不知不觉两小时就过去了。
  这一天,我们玩得很尽兴,但造成的后果也很严重。
  当天晚上我睡得很沉,半夜起来方便的时候,突然感觉背部撕心裂肺般疼。开灯一看,竹凉席上血乎乎一片,背上的皮被揭下来一层。
  疼痛钻心,我无法入眠,此时才知道海南岛的阳光也会咬人!
  妻不会游泳,一直在气垫筏上瓟着划水,身体在阳光下裸露更多,暴晒时间更久。她背部的皮肤一块块起泡,一块块撕裂,疼得哭爹喊娘。
  “回家吧!咱们在西安生活多好啊,为什么放着好日子不过,跑到这里受苦受累受气受罪呢?求你了,咱们回家吧!”
  我身体无法挨床,只能在极度困倦中坐着打盹,在妻子的哭诉中等待天亮,暗暗下定决心:天亮后直奔码头,乘船回家!
  天刚蒙蒙亮,迷迷糊糊中坐着做梦的妻子忽然惊醒:“哎哟晚了,今天还要去面试呢!”
  我们于是赶紧起床梳洗吃早餐,把自个儿收拾得体体面面的,出门奔向又一个求职单位,满面笑容地向别人推销自己。

  终圆海南梦

  一个月后,我如愿拿到了海南日报的聘用通知,妻口袋里也装了四份用工合同。
  我们愉快地返回西安,辞掉了西安的工作,举家南迁。
  我们的海南梦终于落了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4张 | 更多 |
作者:夜时尚2012 时间:2017-04-25 11:35:00
  好怀念!!
作者:双平 时间:2017-04-28 17:38:00
  恍如昨日。祝福楼主!
作者:战车101Y 时间:2017-06-12 09:02:07
  顶
作者:cavalry37 时间:2017-06-17 17:22:21
  那是60-70年代人们的青春啊!!
作者:野下秋草 时间:2018-03-30 08:55:05
  此文写得很贴切,也太显真实得感人。不亏是位玩弄文字的。笔下简洁明了却是情感丰厚。当年夫妻相伴一起下海南的很少。看来你俩是走对了路。在海南很舒服!要不,也不会在此此般心平情安。
  你这经历的回忆文字完全可当成一篇好小说了。
作者:野下秋草 时间:2018-03-30 15:11:52
  看来故事刚开始,必有下文,请继续!故事很好,让人有一种默契的向往。读你的故事,好像也在读我自己!
作者:方树青 时间:2018-04-04 16:25:32

  这几张老照片,很珍贵呀!

作者:星河钓客 时间:2018-04-06 00:42:54
  时代印记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