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需要什么样的闯海人?

楼主:红豆 时间:2017-04-28 09:34:45 点击:848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最近翻看到这个贴子,是时任海南省省委党校副校长、海南省行政学院院长廖逊先生在一次活动中所做的发言,尽管发言已经去了几年,但今天看来,还是具有一定的借鉴作用的,这个话题也很具有讨论价值。
  故转摘至此。
  ----------------------------------------------------------------------------------------

  我一登上海南岛,就由衷地钦佩真正的“闯海人”,拎着一只皮箱来海南闯的人,不管是人家为了淘金,还是为了逃婚,个个都比我强。我是17年前的历史见证人,我亲眼看到这些“闯海人”的甜酸苦辣,看到他们怎样从苦难中崛起,而且自知矮人一等,从来就对他们另眼高看,优礼有加,交了一大批闯海的朋友,久而久之,大家才把我当自己人。

  一、昨天“闯海人”的启示——机会与实惠
  早在当初,我就曾把“闯海人”的分为两类:一类是寻求“实惠”的,一类是寻求“机会”。今天要把后者再分成两类,一类是仅仅为自己寻求机会的人,另一类是“既能为自己也能为别人创造机会”的。我认为三种闯海人的动机都是正当的,他们的行为都是天经地义,但品类有所不同:
  冲着实惠来的是常才,也就是所谓一般的人才。
  冲着机会来的是上才,或者说是优秀人才。上才并不是不需要实惠,而是充满自信,“只要给我机会,我就能创造实惠,而且我创造出的实惠能够多到你永远也给不起”。对于他们什么叫成功呢?就是给我的机会越小,而我获得的实惠越大,就说明我的本事越大。按照这个标准,我本人当然不怎么样。如果分得再细一些,还有寻求机会者与创造机会者之别。
  在常才和上才之上,还有上上之才,那就是既能为自己创造机会,又能为别人创造机会的更为优秀的人才。 因为他们不仅能自己站住脚,而且能让别人也站住脚。
  这样的人我只举一个例子——冯仑。1989年风波之后,原体改办下属的改革发展研究所解散了,以他为首的七名成员离开了“大锅饭”,渡过了极其艰难的时刻。两年后他刚刚捞到第一桶金,就重返海南,并从全国各地召回这7个人,说你们当中谁要是想自立门户,我就给你1/7,谁要是想跟大伙一起干,咱们就结为一体。这就是后来的万通公司。据我所知,当时只有伍继延一人自立门户,剩下的6位就成了“万通集团6元老”。6元老中的一位,就是今天与冯仑齐名的房地产巨商潘石屹。冯仑的过人之处在于,当时他的孩子即将出生,家里正等钱用,居然能够说服妻子仗义疏财,拿仅有的这点血汗钱去办大事业,去广纳群贤,既为自己提供机会,也为别人提供机会。
  像冯仑这样的上上之才大量地存在于民私营企业,存在于民办报刊和社会团体组织。今天的什么“自然保护发展研究会” 啦,“二十一世纪人才战略研究会”啦,还有今天会议的东家——“闯海文化研究会”啦,都是这样的人才平台。去年我们国家每年毕业220多万大学生,只解决了70%的人就业,剩下的30%就是70万人 。这70万大学毕业生就都在呼唤着冯仑这样的上上之才,没有他们就没有就业机会。今年的目标又是解决70%,就又是30%的人不能就业,就又不下于70万大学毕业生。所以千万不要小看那些民私营企业的创业者,千万不要小看那些民办报刊的老总,千万不要小看那些民间社团组织的秘书长们。他们领导着体制外大大小小的人才载体。没有他们,体制外就没有人才的容身之地。要是全靠吃皇粮,就海南这点可怜的财政收入,能够养得起几个人才!
  这些年海南人才流失了不少,最令人痛心的就是流失了这类上上之才。我不断地听说,在民私营企业、民办报刊和社团组织当中,今天这个“闯海人”登岸,回归体制内了,明天那个“闯海人”又登岸,回归体制内了……。这样的人走掉一个,就垮掉一个摊子,就散掉一大片人才。他们的流失才是最大的损失,相反像我这样吃皇粮的凡夫俗子,多一个少一个问题倒不大。

  二、又回到了人才危机的年代
  海南又出现了新的人才危机,而且是危机四伏。什么叫危机四伏?就是全方位的、多层次的危机。我认为这个时期是从1998年开始的,实际利用外资年年徘徊在4-5亿美元,外来打工人员从前十年的每年50万,下降到每年20万。人才倒流就是从1998年开始的。各县市发不出工资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发不出工资就搞不好廉政,搞不好廉政就搞不好投资环境,投资软环境不好外来投资就少,外来投资少了民私营企业就关门的多、开办的少,民办报刊和社团组织的日子就不好过,体制外的人才就大量流失。而每当体制外的人才大量流失,体制内的日子也保证难过,所以体制内的人才也留不住。
  近年来海南的人才危机集中表现为“三个争夺两个不稳”。
  第一个争夺是来自外国的争夺。虽然海南已经淡出了开放前沿,来自外国和海外的争夺不像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那么明显,但只要看看我们的年轻一代就知道了,本省那些名牌中学的尖子学生最后到哪里去了?还不是一批又一批地出国去了?留学本来是好事,但90%的留学生不回国就未必完全是好事。
  第二个争夺是来自发达地区的争夺。海大这些年有多少教授、副教授去了发达地区?去了广东?我是省委党校的学术委员会主任,在去年职称评聘改革之前,经我手评出过3位正教授,其中有2位去了广东。有的同志说,我们的人才进来的多,出去的少。这个观点值得商榷,因为我们出去的都是一线在岗、年富力强、经验丰富、性格成熟的人才,留下的都是刚刚毕业的学生,哪怕是博士、博士后,也是刚刚走上工作岗位,将来一旦取得教席、取得资历,谁能保证他们不又去了广东?我们海南都快成了人家广东的人才后备库了。我给一个教授做思想工作,劝他别走,对他说:“海南也有远大前程”,人家就问了:“什么远大前程?不就是你那个样子吗?你算个什么远大前程?”我说:“那你给我说说广东到底有什么好?”他就说:“人家广东给我的工资是你给我的5倍!你好好想想,你就是我的亲哥哥,我也不敢跟你呀!”这倒是实话,全世界的优秀人才都往收入多的地方跑,只有贫困落后的国家和地区优秀人才才背井离乡。哪个不是把穷哥哥扔在老家?
  第三个争夺是本省之内,海口等发达沿海城市对中部内陆县市的人才争夺。我这样的省级院校的领导日子再苦,也比中部内陆县市的各级领导好过。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县的组织部长对我说过:“实不相瞒,我是败军将不敢言勇,十几万人口的民族自治县,这些年居然流出了二百多个中级以上的专业技术人才!好大夫好教师一走,病人和学生跟着就走。”确实是这样,据我所知,海南省人民医院一家的医疗收入就占去了全省的一半,咱们交通这么发达、手机这么普及、地方又这么小,信不过县人民医院的大夫就去找省人民医院。同样的道理,家长们信不过县重点中小学的教师,就把孩子送去海口上私立学校。离了贫困落后地区的病员和学生,海口的医院和学校收入就要减少一大块。
  除了“三个争夺”,还有“两个不稳”。主要指的是体制内的各级党政机关和农村基层政权,因为他们也是人才。
  第一个不稳是县乡两级干部不稳,特别少数民族地区的县乡两级干部不稳。计划经济时代的干部去少数民族地区工作,工资还上浮两级。现在市场经济了反而不大讲究按劳取酬,从前我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有两个新提拔的女副处长下去当市县长,在汉族地区当副市长的工资减了40%,在少数民族地区当副县长的工资减了50%。难怪那些地方的干部队伍不稳,人人都想“出山进城”。
  第二个不稳是农村干部不稳。现在新闻界的朋友对农村干部曝光比较多,久而久之形成了不良印象,仿佛他们就是一群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坏人。我们的农村干部确实有缺点,性格普遍比较粗暴。为什么?就是因为老让人家完成那些最粗暴的任务,最粗暴的任务就是计划生育。搞计划生育光是苦口婆心不行,像我这样性格的人是搞不来计划生育的,但我要懂得尊重别人。人的性格一旦形成,就不大容易改变,我们不能指望人的脾气像自来水一样,想打开就打开,想拧上就拧上。想想人家多不容易,一是任务繁重——收票子(催粮催款)、理乱子(应急管理)、围着大肚子(计划生育);二是手段缺乏——上面光管叫“大种椰子”,却不给专项经费,只好由村干部去摊派;三是报酬很少——所以进城当了两天保姆的姑娘,个个都看不起村干部;四是后顾之忧——老了靠什么?五是提拔无望——文化低、年龄大,考不取政府公务员。所以复员转业军人出身的村干部越来越少,纷纷加入进城打工大军;致富能人型的村干部越来越多,只有他们才搞得起村政治。当然我们不能说致富能人就不是人才,但在他们当中究竟有多少人,能够当好“后富起来的广大农民兄弟”的公仆,还有待于实践的检验。
  产生这些人才问题的原因究竟何在?简单地说,就是常才缺少实惠,人才缺少机会,上上之才缺少创造机会的机会。
  有实惠就有常才,当然也少不了人才,全国解放前90%的留学生回国报效国家,而 前几年90%留学生不肯回来,现在有了些“海归派”,能不能达到20%还很难说。为什么?就是因为那时候有实惠。五四时代的北大教授一个月工资200、300块大洋,能养一大家子人,还有厨子、洋车夫和老妈子,我们只要到北京鲁迅故居去看一看就知道了。所以90%的留学生都回来。
  但是那样做也有代价,那就是中小知识分子不大高兴。同样是在五四时期的北大效力,当图书馆管理员的毛主席每个月就只有8块大洋,当然不高兴。有些学者根据他的这段特殊经历,运用社会心理学的原理,去分析后来反右和文革的起因,不能说完全没有一点道理。更何况,那一套在历史的昨天行得通,到了今天就不见得能行得通。因为今天的中国人已经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大锅饭”时代,在体制内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之间,恐怕连拉到个7倍、8倍的差距都不大容易。即便达到了7-8倍,也根本无法同发达国家高级专业技术人才的收入比,所以留学生们仍然不可能大批地回来。
  既然实惠有限,利益冲突又那么尖锐,就得从“做大蛋糕”找出路。那就是创造机会,让人才自己通过利用机会创造实惠。比如在我们省委党校,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鼓励优秀教师跨校兼课,兼职兼薪水、多职多薪。既保证弱势者在体制内里实现平等,又保证强势者到体制外去追求财富。此英国福利制度之精髓是也!你的名气越大,请你讲课的人就越多,你的收入也就越高。这就可以留住那些珍视机会,并善于利用机会自己创造实惠的人才。很可惜,不是所有的行业都能使用这个办法,体制内的公务员尤其不能这么办,所以从总体上讲,机会还是太少。
  越是在这样的时刻,越是需要我们前面谈到的上上之才,也就是那些不仅善于为自己创造机会,而且还特别是能在为自己创造机会的同时,也为别人创造机会的人才。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在体制外,都有这样的人才。关键的一条,就是要保护知识产权,鼓励成名成家,“个人名望是集体的财富、社会的财富”,这个道理虽然并不深奥,真正理解它并身体力行的人,却并不多。这样的上上之才无论走到哪里,都会使那里群星灿烂、人才辈出。而对于这些上上之才来说,今天最大的问题不是别的,正是他们创造机会的机会也太少了。坦白地说,我们今天给人家提供的发展空间远不及建省初。
  不过最新的情况却令人鼓舞,“人权入宪”、“保护私产”,社会主义民主化法治化的进程正在加快,公民社会的发展空间肯定会逐渐扩大。但所有这些总要一步一步地实现,究竟什么时候春风才度玉门关,我也不敢妄言。我的想法是:不怕慢,就怕站,只要不反复,慢一点也不要紧。

  三、今天为什么需要“闯海人”?
  自从去年召开全国人才工作会议,今年各省区市也召开了人才工作会议,人才问题正在得到各级领导人的高度重视。与此同时,各地纷纷制定了相应的政策。就目前海南的实际情况而论,我个人认为今天海南的人才危机病势太过沉重,我们的药却太轻。现有的政策手段,尚不足以克服人才危机。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大锅饭”体制有一条铁则,那就是你盯着我,我盯着你,谁也不 能捞稠的喝。就凭这一条,就很难留住新招来的博士后。去年引进了19位博士后,实际到位18人,现实还很难判断他们当中有多少能够像咱们这样,一干就是17年。严格地说,他们也属于我这一类,由体制内渠道来,其中有一部分关心的是机会,还有一部分关心的仍然是实惠,无非是“出无车、食无鱼”之类,或者叫做高级常才吧。
  在目前我省领导提出的对策当中,最切实可行的是建立人才稳定机制,卫留成省长宣布“三年内统一全省工资”。这一招在今天的特定条件下,能够在一段时间之内,相对稳定贫困落后地区现有人才。但要想以此来吸引更多的人才,特别是高级专业技术人才,就难了。因为本事越大的人才,越是不能满足一般的政策外国人照样来争夺,发达地区照样来争夺,我们照样会穷于招架。
  越是在这样的年代,我们就越是渴望“闯海人”。因为他们不像我这样,是高官厚禄买来的,而是自己闯来的。
  “闯海人”中包括常才,包括上才,也包括上上之才,后者人数最少,却是精华中的精华,是盐中之盐。他们的生命力就像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他们的生存和发展。只要有一条缝隙,他们就能钻出来,然后就是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自由对于他们才最有意义。他们对社会要求得最少,却贡献得最大。“吃的是草,挤的是牛奶”。我们国家每年有70万新毕业的大学生,就是要靠他们,或者同他们类似的民私营企业家,才能大展鸿图。

  四、今天的海南为“闯海人”准备了什么?
  无论如何我们都应当承认,今天的海南毕竟不是16-17年前了,
  我当年竭力主张“小政府大社会”,但鉴于昨天的历史环境,许多话只讲了一半。没有对人权保障和对私人财产的保护谈什么公民个人的自由?没有自由的公民又谈什么公民社会?而没有公民社会又谈什么“大社会”?马克思向往的自由人联合体,前提就是自由公民,所以对人权保障和对私人财产的保护,才是“小政府大社会”的基石。一直到了2004年3月修改宪法,“小政府大社会”才真正有了法律的依据。
  而有了这个前提,才谈得上宽松和谐的学术气氛、知识产权的全面保护和人的个性自由发展。在这方面,中国加入WTO又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因为中国加入WTO,就意味着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秩序的参与者和责任者;也意味着中国会亦步亦趋地按国际惯例办事。从人治社会向法治社会迈进的步伐正在加快。优秀人才的天性,就是喜欢平等竞争,而且唯恐竞争不激烈、淘汰不严酷。
  海南虽然在全国经济特区当中正在被边缘化,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还“欠发达地区”的本来面貌,产业发展水平的落后尤其明显,但是16-17年来毕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海南的人均GDP已经连续10年与全国同步发展,高于全国多数省区。最大的短腿——工业,也有望从今年开始拉长。21世纪的工业大项目所需一般劳动力有限,提供不了多少就业岗位,但对专业技术人才(包括技术工人)的需求却不少,势将成为海南聚集人才的新平台。
  尽管由于前些年来投资软环境的恶化,外来投资锐减,大批投资者的撤离,还有近年来的报刊和社团组织整顿,人才的生存与发展空间受到了挤压。海南仍然拥有为数众多的社团组织,拥有与其它省区市相比,更加密集的民办报刊,当然还有为数众可观的民私营企业,所有这些,都说明海南社会仍然有吸纳人才的一定发展空间。真正懂得为“大社会”服务人民政府,应当非常珍惜这些空间,切不可把它们挤没了。反之,要千方百计地扩大它们。
  越是那些重视机会的优秀人才,越是那些不仅善于为自己捕捉机会,同时也善于为别人提供机会的上上之才,就是能透过重重的迷雾,清楚地看到这些无处不在的机会。而在今天这样的时刻,我们比已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这样的上上之才。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打蔡一号 时间:2017-04-28 11:59:00
  房价涨这么高,物价涨这么多,工资依然低位徘徊,请问如何吸引人才飘洋过海来海南?
作者:倦雨疲风 时间:2017-04-29 07:11:00
  如此振聋发聩的言论,怎么就没人听呢?
作者:倦雨疲风 时间:2017-04-30 09:04:00
  小政府大社会这个概念是廖逊首创。可惜没人理。结果这二十几年过去了,社会越来越小,政府越来越大,大到了无法控制。
  中国,没戏了
作者:海口好功能 时间:2017-10-29 15:59:19
  我们一起携手,打败广东和上海,我们就知足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