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手术

楼主:赵兆工作室 时间:2008-01-18 11:32:06 点击:57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非常手术
  
  
  苏木和众多医学生一样,跟着主任和指导老师,进行每天早晨的查房。
  医学生刘闩对着身后的同胞开始了嘀咕。
  “昨晚,新进的八床名字超怪,你们知道叫什么?”
  没有人回答。走在前面的指导老师似乎听到了吵闹。走到第五病房时,用眼光扫了一下刘闩,这个指导老师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医术高明,是这个大医院的宝贝。人称严王。意思是严格一流称王,谁要在他眼皮下犯晕,可有受的。刘闩估计昨晚的睡觉一直处于浅睡眠状态。
  “同学们,这个八床是昨晚零时住进医院,住进来是因为高热,腹区疼痛。”病房这时鸦雀无声,这安静有可能更加激发了主任的提问欲,想试这帮医学生的实力吧。其实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
  “我提两个问题,请班长回答,肝脓肿的鉴别诊断是什么?”
  “一是右胳下脓肿。二是阿米巴肝脓肿。还有就是症状不典型时须与胆囊炎,胆石症,原发性肝癌和右下叶肺炎相鉴别。”只听大班长哪个磁性的声音回旋在病房,不由得各床上的病号都盯着看。
  “很好,很全面,请那位个子最高的男生回答,肝脓肿的临床表现是什么。”
  大家不约而同的盯着刘闩,知道了浅睡眠带来的麻烦。
  只见刘闩眨着一对小眼睛,微微一笑。“一毒血症表现。因肝脏血运丰富,大量毒素被吸收入血,病人出现寒战,高热……二肝区疼痛。肝区有持续性钝痛……三体格检查……四血液化验……五X线胸腹部透视。右侧……六超声波检查……”这简直就是背书,天呀,这来自贫困家庭的小子读书就是玩命。整个大块头都能背下来,简直是个书呆子。这时的主任高兴有之,不高兴有之,各自半半吧。呆了,病号呆了,我们也呆了。
  “谁家的孩子要这样读书,家长得偷着乐。”一个病号说。安静,安静极了。
  刘闩哪个美。可惜,严王没夸,就转话题了。
  “马主任,这个床是肝脓肿。先做常规检查,脓肿较大,行切开引流术。术前应行B超定位。没问题明天动手术。”严王对着苏木的见习老师马主任说。
  苏木一听有手术立时来了精神。心里思量手术前的准备,这个床可是自己的管片。
  严王好象想起什么,“这个八床的小伙子你叫什么。”
  一口卷着舌头的地方话说,
  “我叫啊紧密。”
  大家被他的话弄糊涂了。都自发走到床前看着八床的名字,是“哈进迷”。全乐了。没把刘闩笑背过气去。严王站在人群里也乐了。
  
  手术前的准备应该是非常充分的。苏木和刘闩经过常规的三遍消毒,穿上了手术服。一帮手术室里的护士已经把很多工作准备就绪。
  “马主任,这小药液,我用手掰不开,必须用砂轮划一下。太麻烦了,你有绝招不?”一个小护士对着马主任说。
  旁边的刘主任答言了,“我带的一个实习小伙子,一次没用砂轮划,不小心掰瓶划伤了八个指头。小心点呀,不行,就慢点。一个一个来。”
  苏木感觉是不有点夸大点了,八个手指头,还不把小药瓶弄碎才有的后果。不过这地,可别乱说话。手术室里可是进行着人命关天的大事,玩笑不得。
  
  苏木和刘闩拉钩牵线,两位主任的手在打开的腹腔里进行寻找肝后侧的脓腔。一直未果。
  “这小伙子只有二十八岁,不好分离,去掉第十二浮肋。”
  “是呀,这么不好摸,去掉十二浮肋。”
  看着,马主任的迷茫神情,苏木发誓绝对不搞外科,这腹腔都打开了,万一合不上怎么办。苏木不敢再往下想了。
  “好了,找到浮肋了。”
  “苏木,知道不,浮肋是于腹壁肌层中,有两条分别是十一,十二肋,因为不与上位肋软骨连接,故称浮肋。不好找。”刘闩还在一股脑的贫。话音刚落,一声钳子夹断骨头的清脆的声音响了。一条肋骨被仍进了手术盘里。
  大家都在想,这下手术应该快点了。
  只见,马主任和刘主任的手指似乎触摸到什么似的,
  “吆,夹错了,那是第十一根浮肋。”
  苏木呆了,赶紧看这个名字怪怪的二十八岁的小伙子,心里说着,你再强壮点吧,你顷刻之间失去了两根肋骨,肯定不好受。可惜他已经麻醉了。
  剩下来手术很顺利。
  第二天的查房,苏木和刘闩站在医学生们的最后,都没有正视八床,尽管他看起来精神不错。
  那失去的第十一根,这个家伙应该永远不会知道。
  
  苏木和刘闩几乎一周都没有和任何人交流,很木很呆地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直到他们转入其他科室进行实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