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记事·草木时光]挥之不去的眷恋----酸梅树的前世今生

楼主:美丽风情屋 时间:2016-05-09 11:00:02 点击:7219 回复:5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天涯记事·草木时光】合集:
  四季芬芳香水柠檬
  野菠萝.守望的乡愁
  醇香之味话山蒌

  挥之不去的眷恋----酸梅树的前世今生

  挥之不去的眷恋----酸梅树的前世今生
  文/美丽风情屋 图/来源于三亚版和百度

  

  酸梅枝茂兮布我绿荫

  酸梅树,拉丁文名字叫Tamarindus indica罗望子,也有许多地方称其为酸豆、酸角,酸梅是海南大部分地区和我的家乡乐东一带对它的地域性称呼。它是多年生的常绿乔木,树形高大,粗者需数人联手方可合抱,高者可达二十余米,树冠形如巨伞,枝条错落叶羽厚叠,连北部湾海边那以炽烈著名的阳光都穿透不过,硬是在暑热肆虐的朗朗晴空下,展布出一处毫无缝隙的荫凉之所来!其在滨海地带分布之广,可以说是逢村必有,遇林则见,真是再惯常可见不过的一种树。

  但是这普通平常的一种树,在村人们心中,又有着颇不寻常的超然地位--它生长的地方,一般都是在祠堂,公庙,村口,集市,或者是人们常常聚集的场所。也不知道是因为先有酸梅树而后在树边建的祠堂集市,还是因为有了祠堂集市的存在,而特意移种的酸梅树?总之但凡在人居之处,有些年头的酸梅树下,不是村民聚会议事、休闲纳凉的中心,就是被三五成群的孩童们占据,成为玩耍采食的据点。这是它分布的一个规律。

  远行的游子们每每回到家乡,闲行村中,总可以在村头街角,看见大人们在酸梅树下的荫凉处坐着闲话家常,孩童们在酸梅树上的枝杈间玩闹戏耍的场面——它是那样贴近人间的一棵树,陪伴着乡村的日常,见证孩童们的成长,俯瞰着人们命运的变迁,犹如每日必见的友人,熟悉又亲切。

  酸梅树的故乡在非洲大陆,一个和海南一样撒满四季阳光的地方。它非常适应这里温高日长又干燥,干湿季节分明的气候,对土壤条件要求又不是很高,即使是在我家乡海边贫瘠的沙土地上,也能生长得高大繁盛,我幼年时甚至觉得它本应就是属于这里的原生树种。当年酸梅树经由苏丹被移植到亚洲南部的印度之后,也是因为适应当地气候,生长得极好,居然被人们误认为它的原生地便是在印度;再后来,它又从南亚被传播到波斯、阿拉伯国家和欧洲等地,逐渐成为世界上分布最为广泛的:热带果树——除了极寒的南极冰原大陆和被冰海雪域围绕的北极岛,每一块大陆的热带和亚热带区域,都有酸梅树生长的踪迹。

  酸梅树的生命力是那样的强,几乎可以说是到了落子成树的地步。在乐东等地的乡村,随便那处屋角旮旯或是荒野路边,都有可能见到随地冒出一棵带着两粒圆厚的子叶、互生着形似绿羽叶片的酸梅苗,那是乡人吃了酸梅果随口吐掉的硬籽,被踩踏入地之后得了些雨水便生长出来,甚至都无需刻意的种植!所以,当它扎根在中国,落地到海南,繁衍到村边寨里,便迅速地生长融入,成为与当地人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的重要树种。对海南人来说,它既是果,又是菜,可调味,能入餸,制得了车床,护佑着村祠,既是生活中常用的食物与木料,又是内心精神象征的寄予!海南林木的品种虽有万千之多,其中更不乏贵重如花梨、高洁如沉香者,但都没有哪一种树能像酸梅树那样,从容而笃定地,在海南人心目中树立起生命之树与王者之树的庄严地位。

  酸梅树又是最粗生耐长的!它既不怕干旱也不怕洪涝,经得起烈日暴晒,也耐得住洪水浸泡。村里的长者们在闲话时提起过,曾有那村里祠堂边的老酸梅树遭了雷劈风刮,整株裂开侧倒在地,生机渺然,众人皆以为其必死无疑,结果不久之后,竟然从横倒的枝干上又生出了新枝,数十年后壮大成林,被当地人赞为神迹。这种顽韧求生的品质,并不因酸梅树身处何地而改变。听闻在广东中山的国父故居中,有孙先生当年从海外带回并亲手栽下的一颗酸梅树,早年曾被台风拔根吹倒,过了这么些年也还是斜靠围墙生长的模样,但如今依旧老树新枝,生机盎然!

  酸梅树生命力如此强韧,与它拥有着庞大强壮的根系有很大关联。它属于深根性树种,主根粗实深入,支根细密庞杂,铺陈紧扎在土地深层,构建成一个根脉的世界,支撑着粗大的树身,赋予它挺直的力量,傲然天地!树体粗壮硬朗的酸梅树,却又同时拥有极其柔韧的枝条,可以顺风就势,消减风力,当其他树木在狂风暴雨中伏地断枝之时,酸梅树却少有折枝倒树的狼藉,依旧一副笑看风雨的从容之姿,是极其难得的抗飓风树种!这铁躯韧枝的特质,是酸梅顺应自然趋势而形成的物种特性,只有顺应天时,强健自身,才能成为自然进化选择中大浪淘沙的胜利者。


  在大自然中经受风雨雷电,都依然茁壮地成长着的酸梅树,最终却是倒在了它们所荫凉庇佑的人类刀斧之下!一直以来,乡村的人们,对酸梅树都有一份日久而生的爱惜之情,自然而然的,对于那些上了年头的老酸梅树,也有不去随意砍伐的呵护之举,除非是那根遭虫噬而枯,或者是在风暴中自然倒伏死亡的老树,才去劈伐了取做它用。但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末期,全国大炼钢铁搞大跃进的年代,极左思潮席卷和疯魔的整个的社会,让人们的言行,失去了原有的情感标准和行为准则;大量的老酸梅树和其他的林木难逃劫运,被成片砍伐殆尽,送进了锻造木炭、冶炼钢铁的火炉。这导致海南酸梅树的数量急剧减少,成材者更是幸存无几!这一段历史,是酸梅树的的悲剧,也是中国人的悲剧。


打赏

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美丽风情屋 时间:2016-05-09 11:04:00
  酸梅叶绿兮予我饭食



  酸梅树总是苍翠四季的,少有落叶。每当冬去春暖,便在老绿之中绽出新碧,发起一树嫩芽,开启了乡里人们的美食季。

  酸梅的花果叶都可以食用,它是村中孩子们的宝树。当春嫩芽初生,羽叶将放未放之时,一簇簇撸了下来,下锅煮那刚从海里捕捞上来的青鲜渔获,最是酸鲜美味。莫说是人,就是那路过的牛羊牲畜也是喜食酸梅嫩叶的,见得一棵生得低矮够的着的,便站定了一气狂嚼,拿鞭子抽都不肯走。



  待到四五月间,酸梅花苞初生,满树芬芳袭人。馋嘴小儿们上去一把把摘了下来,塞满一嘴,喂饱馋虫。含苞未放的酸梅花,色泽浅黄错红、滋味青酸,一旦绽开了去,化形为一只展翅翩翩的黄蝶时,已经隐约生出了清淡的甜味,味道酸中带甜;再过得不久,风起花逝,洒落漫漫花雨之后,枝头便露出了碧玉勾子般青幼的果。

  当荚果长到小指长短,扁豆般厚薄时,最受那爱酸的年青女子们喜爱,持着长竹竿从树端打将下来,蘸了渔村里特产的虾酱虾头膏和酱油辣椒,脆嫩柔腻酸鲜咸爽的口感,教人吃到倒牙都停不下。待那荚果挂在枝头,一日比一日变得饱满,鼓囔囔的,隆起一个个果仁撑起的包时,男孩子们便蜂拥而至。他们最爱这个样子的酸梅果,用石头砸开,专拣那青果肉里裹着的嫩豆仁下口。这时的酸梅仁口感软软糯糯,味道清涩鲜香,多吃不腻,还可以饱肚,能替代饭食。酸梅果是最佳的天然酸味提供者,这新鲜而清新的自然果酸,远非任何一种人工调制酿造的酸料所能替代。常见那极爱酸食的人家,专挑了这半老不嫩的青荚果,敲砸细烂,制作成开胃可口的酸梅酱,加了乡间特产的酸杨桃片一起,煮鱼做汤,酸爽解暑,最宜海边常年大暑的气候,有开胃解暑之功。



  酸梅果接近成熟的时候,外壳渐渐从青而褐,直至整个变成棕褐色,表层愈加生硬起来,最终木化成脆硬的一层壳子,果肉也从紧结的嫩实变成粉粉抛抛的状态,酸度减弱,甜味渐增。这时在壳肉之间,可以清晰地看到从荚果顶端,向着四边各长出一条带着须脉的木筋,包裹着整条的果肉,剥开外壳顺着果蒂朝下一撸,果肉就会从木筋中脱身而出。村中小儿贪食又偷懒,去壳之后整条放进嘴里,嚼食肥厚的粉柔果肉,此时虽然已经微有甜意,终究还是那逼人的酸味占了上风,能把人憋出一头汗来;食至过瘾之际那孩童也懒的吐核,干脆便将着那一条果仁顺势吞下肚去,果仁吞得多了便导致便秘,如厕时痛苦不说,被父母知道了少不了一顿好打,孩子们却屡教不改,自是乐此不疲。

  果实彻底熟透时,青软的果仁外皮就深成了红褐色,又亮又硬,像个铁豌豆。包裹在外的果肉也会变成巧克力色的胶状,与木壳彻底分离。因为相连的枝条坚韧,如果无人采摘或是长在高不易采撷,此般在枝头空悬挂至隔年也是常事,非得来了暴雨或者是强风,才能从枝头打落一些下来。熟透了的去壳后的酸梅果,可以拌上白糖作为酸甜开胃的消食小吃,也可以除去果仁之后煮成酸梅卤,用来制作解暑的酸粉或调味。我常在夏天时煮一大锅的浓浓的酸梅汤,加上头遍初榨的黑色红糖同煮,放凉之后置于冷柜冰镇,需要时直接兑水饮用。稀释后的酸梅汤色如琥珀透波光,一杯入口,自然的酸爽加上红糖特有的浓郁甜香,顿令天大暑意都散尽,爽凉入心,回味无穷!在盛产酸梅的海南西线,用酸梅红糖和鲜薯粉、扁豆芽、米糕制作成的酸粉,是各地盛行的午后去暑醒神的地区性小食,三亚人至爱的港门酸粉就是其中的代表作。


  酸梅不单是生津止渴的美食,也是止渴消热的药膳,老崖州地域圈里的人们,熟识酸梅的效用,便将熟透了的酸梅去壳加盐腌制,密封放置,以其入药,治疗中暑、消化不良、食积、腹痛、慢性胃炎等症,这种盐渍的梅干,腌制的年份越是深长,就越是价值珍贵。
楼主美丽风情屋 时间:2016-05-09 11:07:00
  酸梅格生兮造我车梁

  酸梅树的树身虽高,主干却短,在比较低矮的位置,就已经开枝展叶,长成伞形的树冠,遮荫甚好。那主干的树皮是凹凸纵裂的,状若被风雨侵蚀的暗黑墙沟,深纹错落,粗粝而沧桑,而那横生的小枝却是光滑无毛的,反差颇大。幼时的酸梅树,木质是软而嫩黄的颜色,生长的年限久了,就会在树干中心形成色暗而褐紫的心材。海南人将这坚硬而沉重的心材,统称为“格”。这木之木格,是犹如人格一般的存在,是贵重而经得起打磨的,有值得被看重的内涵!

  酸梅树的格木,纹理是扭绞的形状,木质硬而强度大,不易开裂磨损,磨光的效果也好。所以用酸梅格做的砧板,使用多年依旧平滑如旧,少见开裂不起木屎,很受家庭主妇们的欢迎。在旧时代的乐东乡下,交通工具尚无如今发达的年代,木制的牛车,是当地家庭出行交通及物资运输的必备工具,坚硬而耐磨的酸梅格,便成为了制作牢固耐用的车轮和对承重要求颇高的车身原材首选。除此之外,酸梅格还可用于制作供桌及长榻茶几等家什,美观又耐用,是深为广大民众们所喜爱的家具良材。

  酸梅树枝条看似细弱,其实极其柔韧。拇指大的一根,就可以承拉起一个半大孩子的重量,悠着他们从一棵酸梅树再荡过另外一棵酸梅树,扮演着人猿泰山。顽童们最喜欢横抓着那树身低矮处的枝条,一点点荡到尾端,打秋千一般便晃悠了整个的童年时光。那乡间拉车的老牛性子最是顽倔,又不能像马一般套了笼头牵制,非得栓住了它最脆弱的牛鼻子,才肯乖乖就范跟着走。如果用铁圈或是硬木,容易磨伤了脆弱的牛鼻,经验老到的牵牛人便采了酸梅树外表光滑的细枝,截成米余长的一段,穿过牛鼻子,绕成麻绳的形状,两头打结,软韧不折,再系上绳子一拉,便是一个上好的牛鼻圈,一用经年,不脆不裂也不伤牛鼻,非常好用。

  酸梅树寿长,树形也生得巨大,端的有种我自巍峨看世间的沉稳与淡定。云南的元谋,有棵一千六百多年的酸梅树,是国内已知寿龄最长的一棵,推算起来应该是生于隋朝时期,号称酸梅树之王;而在海南,三两百年以上树龄的酸梅树也比比皆是。与回首不过百年身的人类相比,它更像是一个睿智的长者,静默地陪伴着无数人的在人世的到来与逝去。人们看到的或许只是它树生的一段,而它却见证了许多人人生的全程,也许人间兴衰都看遍之后,唯有沉默的伫立,是最好的陪伴。


  我的父亲曾回忆说,在三年大饥荒刚开始的年代,他还是年方十余出头的少年人,为了给缺粮少食的家人寻回些可以果腹疗饥的食物,他和一位母亲二嫁到冲坡公社的同学一起搭伴,挑着担子步行了二三十公里,到了那里的塘上村。当地因为土地富足肥沃,盛产甘蔗和粮食,又可以用土法加工榨糖,生活尚未如其它地区那样窘迫。在同学母亲的指点下,两个饥饿的少年人,在闲置的糖寮里捡到了一些不能榨糖而被丢弃的丑蔗,勉强装了半担,然后又在塘上村的祠堂边,发现了四五棵要三四人才能合抱过来的酸梅树。

  这几棵高达十几米的老酸梅树,可能是因为太过巨大,难于砍伐,或许是被乡人们有心保护,没有被大炼钢铁的砍伐风潮波及,幸运地存活了下来!那时树上的酸梅已经成熟,挂了满树。他们使劲浑身解数,打下了两整筐的酸梅果,和甘蔗装成一担子,又步行几十公里挑回了家——虽然是越吃越饿的酸梅果,也总比什么都没得吃的强!后来,在他遭受到人生挫折的时侯,生活富足的时候,都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几棵给了他希望的酸梅树……

  父亲经常对我说,酸梅树这坚韧又实在的品格和性情,就像我们海南人。不管是土生土长的土著黎族,还是那后来迁入的苗汉回民,都是吃得了苦耐得了劳,风雨再大都顶着上的劳动人,认准了脚下的土地,就会牢牢地扎根,荫凉身下一方地,守护脚下这片土,要不怎么能将从前那孤岛远悬海峡外、高山荒林蛇兽凶的琼岛海南,开辟成今日的化外胜地?

  我想,老一辈的人,对酸梅树深藏而弥远的感情与眷恋,除了源自于在生活中亲密的相依相守,更多的是因为在他们心中,已然将酸梅树的特质与本地人品格进行了代入和同化,这是一种内敛深刻到难于用言语去描述和解答的乡土情怀,历久弥坚。

  父亲的讲述,让我对酸梅树有了一种更深刻的情感认识——作为一种仅有酸和甜两个类型的单种属植物,它简单却深刻地诠释了人生五味中的两个极致!人,总是要感受过生活里的酸之涩,才能更好地品味到甜的美吧。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6-05-09 11:20:00
  小时候经常跑去食品厂爬酸豆树

  那里有很多百年以上的酸豆树
  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我要评论
作者:白白的沙子 时间:2016-05-09 11:41:00
  三亚的市树
  代表三亚人的精神
作者:蚂蚁TY 时间:2016-05-09 11:44:00
  酸豆鱼汤超赞
  
作者:宝贝栋栋 时间:2016-05-09 13:14:00
  酸豆就像是生活,有点酸,有点涩,有点甜
  
作者:星子与我 时间:2016-05-09 13:24:00
  港门酸粉,想吃.......
作者:水岸情缘 时间:2016-05-09 13:34:00


  
  这碗港门酸粉好眼熟,原来是我拍摄的

  
  原帖:http://bbs.tianya.cn/post-73-594176-1.shtml
  • 美丽风情屋: 举报  2016-05-09 14:43:38  评论

    感谢你的图。小鱼帮我找图陪文字,我说最好要有张港门酸粉的,还担心网上没有,结果他找到了。原来就是版里的土产,谢谢!
  • 美丽风情屋: 举报  2016-05-09 15:13:59  评论

    我还说这个装粉的碗造型有点老,看你图片时间原来在12年。现在都是不锈钢碗了,搪瓷基本全线被淘汰。
我要评论
作者:米兰烟民 时间:2016-05-09 13:40:00
  三亚人就爱这个味
作者:花伤 时间:2016-05-09 13:49:00
  那个酸豆的嫩叶 嚼起来有点酸甜酸甜的
  酸豆我喜欢吃半生不熟的
  有点粉粉
作者:小二xr 时间:2016-05-09 14:00:00
  三亚以前真的是很多酸豆树
  儋州村 榆林基地 还有食品厂
  后来建设都砍光了

作者:小二xr 时间:2016-05-09 14:00:00
  既然是市树
  就应该号召三亚人民广泛种植
  特别是景区 机关单位
  种一些酸豆树多好
  • 美丽风情屋: 举报  2016-05-09 14:48:05  评论

    我老爸也是这样说啊!说应该要多种酸梅树,越老越遮阴,越老越有价值。老人对这树的感情深呢。
我要评论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6-05-09 14:08:00
  儿时出外玩耍口渴了,总会摘些酸梅嫩叶嚼着便能止渴,后来陪内地友人去小洞天还重温了一回,无需望梅止渴……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南大01 时间:2016-05-09 14:09:00
  生的酸,熟的甜。儿时常吃的零食。
  
我要评论
作者:冷风影 时间:2016-05-09 14:13:00
  酸豆蒸鱼 蒸排骨 都是一流美味
作者:欧阳多萝 时间:2016-05-09 14:23:00
  这不是酸豆树吗?酸豆很好吃。
  据说这个才是应该的三亚市树,很久以前三亚到处都是这种树。
我要评论
作者:欧阳多萝 时间:2016-05-09 14:24:00
  美丽真是有才情
作者:Ameko8004 时间:2016-05-09 14:30:00
  酸豆,是三亚人最天然最好的佐料。
作者:MRSYRosalie 时间:2016-05-09 14:31:00
  看得口水都流啦
作者:永不放弃52123 时间:2016-05-09 14:32:00
  胺基酸含量高!
作者:紫梦蝴蝶 时间:2016-05-09 14:34:00
  比较爱喝酸豆汁~
作者:almudean 时间:2016-05-09 14:47:00
  搞酱料的时候下点酸豆
  比加醋还好
作者:米兰烟民 时间:2016-05-09 14:52:00
  树就是人
  人就是树
作者:山秀溪清 时间:2016-05-09 15:05:00
  记忆中的酸豆树是很高大的,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台风刮不到,不怕旱也不怕涝,永远屹立挺拔的站在那里,就像三亚的守护神一样,每次走过,总是感恩它带来的清凉和美味。
我要评论
作者:山秀溪清 时间:2016-05-09 15:09:00
  我提着相机去拍酸豆树,但怎么都拍不好,广角也装不下他的全部身影,拍微距特写又无法体现出它的全部美,摘一片叶子下来,那种嫩绿让人心醉,整齐对称的叶片,就像一片美丽的羽毛,每个酸豆荚就像一个一个艺术品一样,圆鼓鼓的很可爱,他的树干挺拔刚劲,树皮斑驳中带着沧桑,镜头语言无法描绘这样的美。所以我一直没有一张好一点的酸豆树摄影作品,感觉很难拍出他的精神内涵。
  • 美丽风情屋: 举报  2016-05-09 15:17:56  评论

    如果您可以带相机去明珠对面的巷子里拍上一组港门酸粉的图,也是大善哈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Ringo海豚 时间:2016-05-09 15:56:00
  酸豆树 看了好亲切
作者:宝贝栋栋 时间:2016-05-09 16:42:00
  值得记录
  
作者:davidhuangfu 时间:2016-05-09 16:43:00
  酸豆树就别写酸梅树啦,2者区别大着呢
  • 余小鱼: 举报  2016-05-09 17:02:27  评论

    海南话就叫酸梅树呢,酸豆就叫酸梅豆
  • davidhuangfu: 举报  2016-05-09 17:10:19  评论

    评论 余小鱼:哥也吃过不少酸豆,不知道还有这个说法,做鱼配酸豆酱还是很不错的说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6-05-09 17:16:00
  海南人所说的酸梅和内地的酸梅不是一回事,酸梅是从海南话来的,据说三亚的崖州区的梅山地区就是因为酸梅豆树很多,所以取名叫梅山,这个梅山的“梅”和内地的梅不是一回事。
  文中把酸豆写成酸梅,这个没有问题,这本来就是一篇海南风格的文章,文章中很多词都是来源于海南话的,比如“酸梅格”就是典型的海南话,海南人把木头实心的部分叫“格”,海南人把酸豆也叫酸梅,为什么这样的木材不叫酸豆格而说酸梅格就是这个道理了。
  • 水声天南: 举报  2016-05-10 13:25:22  评论

    早年三亚确实叫酸梅豆树,评市树后叫酸豆树叫顺了。此树材做砧板是最好的,软硬适中,不伤刀不生渣,榕树木居其次。
我要评论
作者:乱蓝一满 时间:2016-05-09 17:28:00
  看到酸豆就流口水

作者:707100ding 时间:2016-05-09 17:33:00
  小时候,在我家乡每到酸梅果成熟的季节,做小卖部的老阿婆就用酸梅果去壳后制成酸梅酱,再用勺子舀一小勺放还那洗净的菠萝蜜叶子上,1角钱卖给我们小孩子吃,那酸酸甜甜的味道我现在还回味无穷。
我要评论
作者:lou劲松 时间:2016-05-09 20:53:00
  作为一种仅有酸和甜两个类型的单种属植物,它简单却深刻地诠释了人生五味中的两个极致!人,总是要感受过生活里的酸之涩,才能更好地品味到甜的美吧。

  ~~~~~~~~~~~~~~~~~~~~~~~~~~~~~~~~
  画龙点睛之笔!
作者:水岸情缘 时间:2016-05-09 22:38:00
  凤凰机场附近高速有个酸梅隧道,得名于山脚有个梅村,村里散落着很多古老的酸梅树。
作者:鸭梨Y 时间:2016-05-10 07:42:00
  我也眷恋
  
作者:杨小羊 时间:2016-05-10 08:46:00
  酸酸甜甜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6-05-10 08:54:00
  @余小鱼 2016-05-09 17:16:00
  海南人所说的酸梅和内地的酸梅不是一回事,酸梅是从海南话来的,据说三亚的崖州区的梅山地区就是因为酸梅豆树很多,所以取名叫梅山,这个梅山的“梅”和内地的梅不是一回事。
  文中把酸豆写成酸梅,这个没有问题,这本来就是一篇海南风格的文章,文章中很多词都是来源于海南话的,比如“酸梅格”就是典型的海南话,海南人把木头实心的部分叫“格”,海南人把酸豆也叫酸梅,为什么这样的木材不叫酸豆格而说酸梅格就是这个......
  -----------------------------
  这就是“格”外有理咯。
作者:YUYUQQAI 时间:2016-05-11 09:19:00
  想起了过去的时光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6-07-25 21:49:00
  不到海南不知酸梅的美味!
  十多年前因事常常在黄流小住。黄流汽车站与莺歌海路口之间有个简陋饭馆,是我必至的饭堂。而头一顿必点糖醋排骨,与别处不同,特别美味。饭馆老板夫妻天天辛劳,把一个个孩子供上大学。他有闲也和我们聊天,说做这道菜必用酸梅,而绝不用醋。原来,酸梅可以有如此奇味!这七八年环境变换,很少去了,但至今记得,至今怀念。
  崖州的酸梅树,自古就是一大特色。《乾隆崖州志》首次记载了驿道上的酸梅铺,位置当在龙栖岭天险东行不远的酸梅村。《光绪崖州志》载“梅西,一名儋州村,梅铺西南二里”“梅安村,梅铺西里许”,酸梅铺位置很清楚,现在这一带居民点也多带梅字。
  古代这一带山坡海滨,高大的酸梅树连绵不断,蔚为大观,赶路的人亦因此可以享受到阴凉庇护。按照民国旅行家田曙岚的记述,当时直至崖城的公路两旁,酸梅树比比皆是,令他印象深刻。
楼主美丽风情屋 时间:2018-10-30 09:37:14
  @多港峒客 2016-07-25 21:49:00
  不到海南不知酸梅的美味!
  十多年前因事常常在黄流小住。黄流汽车站与莺歌海路口之间有个简陋饭馆,是我必至的饭堂。而头一顿必点糖醋排骨,与别处不同,特别美味。饭馆老板夫妻天天辛劳,把一个个孩子供上大学。他有闲也和我们聊天,说做这道菜必用酸梅,而绝不用醋。原来,酸梅可以有如此奇味!这七八年环境变换,很少去了,但至今记得,至今怀念。
  崖州的酸梅树,自古就是一大特色。《乾隆崖州志》首次记载了驿道......
  -----------------------------
  谢谢何老师的添彩
作者:景远风 时间:2018-10-30 10:31:22
  小时候很爱爬酸梅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