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记事·草木时光]崖州竹事

楼主:美丽风情屋 时间:2016-06-13 08:34:13 点击:8852 回复:5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天涯记事·草木时光】合集:
  四季芬芳香水柠檬
  野菠萝.守望的乡愁
  醇香之味话山蒌

  挥之不去的眷恋----酸梅树的前世今生
  红棉啸春忆英雄
  山兰情醉黎乡月
  百草竞香五月五
  崖州竹事


  海南地区有首非常著名的黎族情歌:坐在岭顶看哥村,竹尾摇摇诱心乱。求得云开见哥屋,求得岭崩见哥门。歌词说的虽是男女青年之间的思慕情事,但吾等也可由此想见,青竹摇曳碧迎风摆的景象,在琼崖乡间,何其平常可见。

  【冬蕴根芽,春竹萌笋为食鲜】


  东坡先生曾有诗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可见文人骚客对竹之慕仰自古有之。心有雅意的美食老饕由此引申,以食事为主而言,谓之: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若要不俗也不瘦,餐餐笋煮肉。此说深得我心矣!

  北地之笋,采于冬春两季,可以鲜食的时日寥寥,其它季节多食干笋为主。而吾乡琼岛崖州之地,不只冬春两季生笋众多,还有那山中的刺竹之笋,可以四季生长。不过崖州人士鲜少有食用青笋的习惯,盖因南笋缺乏霜雪之润养而多骄阳之照晒,火气足萌,故此多生苦味而甘甜者少,不若北笋甜脆者众,且青笋炒食须多油才能润味,食多肠胃亦难于克化,其性其味又削油清减,瘦刮损人。旧时生活俭苦,肉食不易,而崖州近海江流亦多,鱼获常有。青笋难于久放,唯有腌酸长存,既存有鲜笋之脆爽,又能以酵酸而提鲜压腥,煮食海鱼等物,消暑开胃,更为相宜。


竹笋


  崖州竹出甜笋者而公认味美者,一为甜竹,二是凤尾。甜竹竹枝粗大,节端匀称,粗可比臂,竹皮薄细,笋子甜脆而味美,可以生炒,亦可以腌食。凤尾竹笋子肥大而鲜美,也是名列崖州诸笋之冠的美食。产苦笋者,则名苦竹。苦竹外形与山茅类似,只是竹节较山茅高而茎略粗,也可为竹编之材料,适于编织细网密目用于筛沥的竹器。苦竹根性猛锐,能破地穿土,行山越谷,苦笋顺根而生,蔚然成林,故此又名为过山苦。

  屈大均言:“笋爱穿山苦。”其对苦笋,是情有独钟的!世人皆爱甜笋,喜其脆美,愿高价而沽,虽苦笋价低,但知笋之人与深谙竹味的采笋者却好苦笋,言谓甜笋食多胀气,而苦笋清火去燥,浸煮去苦之后而为食,经久耐饥。盖食味之一道,也如人生,一味顺甜,不若经苦后回味起甘的滋味深长!

  崖州湿热之地,生笋之竹可以百千计,然也非众笋皆可为食。曾被以“林上枝枝金琅玕,一丈二尺拂云端。”而喻其形的黄竹虽然高挑秀美,笋却有毒不堪食用,倒因竹竿只若拇指粗细,大小得宜,被用于制钓竿、编鱼笼,物尽其用,甚妙。


腌酸笋


  海南定安有民歌云:“想割竹笋煮笋汤,来到竹头站着看,停镰不割嫌笋短,暂且回去等笋长。(男)哥想割笋煮笋汤,勿嫌笋短站着看,三月甜菇四月笋,当春勿论笋短长(女)。此歌借笋喻情,唱诉哥有心妹有意的百转情怀之时,也尽述了民间采笋的时节景象。民间歌谣是社会生活的直接反映,纵观琼崖诸多的民歌黎谣,皆可窥见竹之于琼崖当地民生及日用之重。

打赏

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美丽风情屋 时间:2016-06-13 08:35:00
  【当春乃发,冲天竹节做桷梁】

  崖州之竹,大可逾碗口,小则若细指,姿形万端,功用各异。旧时琼崖之地贫困,无论汉黎,百姓多居竹舍茅屋。当地人家筑造茅屋,若以竹为屋中柱梁,必是选那竹身厚而坚实,粗若大碗圆口的麻竹。麻竹高壮,肉厚而空小,壮年男子攀之晃之,不断不裂,其强韧之性,可见一斑。黎人制作狩猎之竹弓弓身,便是选用麻竹浸泡盐水而成。竹弓制成,以兽筋为弦,再斩取那色黄质坚若笔管粗细的野生箭竹为簳,前端扎以豪猪硬刺或是铁制箭头,无论飞鸟走兽,射之皆为利器。


麻竹林


  麻竹有大用,崖地村人常有意种之。种此竹便如同栽蔗,只需按节以两尺之长截取,钉埋入土,踩实给水,不需一月,节上芽生,便可成活,再过得明年,便与平常竹子无异,生出芽笋,蔓地而生,两三年间便成丛荫,村屋山道旁,处处可见。

  土人以木竹为架起梁,屋形初具之后,便要开始另择材料,围墙盖顶。崖地盛产砂竹,因其竹皮触之有涩粒质感,犹如鲨鱼粗皮,故以砂为名。砂竹又名思劳,最好生长,无需刻意种植,也能发萌遍坡,唐代李商隐诗“思劳弩箭磨青石”,即此竹也,可见其自古时便在内陆也多有生长。思劳竹竹节长细,竹皮薄而空多,破开之后,竹篾青时软韧有余,利于编织,干透便硬实稳固,不易变形。崖州人士不单剖之以编织竹墙、夹固茅顶来遮风避雨,也以其为原料,编制簸箕篮筐等生活用具,售卖换食。

  若为茅屋顶桷,当地土人最喜采用南山岭上所出的观音竹。此竹中不空心,质地若木,纹理条直节杆分明,约摸有两指大小,于冬季采集,用来压固茅屋草顶做茅屋桷,耐久不蛀。另外有种如鱼竿粗细的竿子竹,虽笋子细小不能食,但贵在竹壁坚厚杆枝平直,也可以之做为茅屋桷材。因材致用,乃崖州子民累世而积的谋生智慧。



斑竹


  南山岭上亦产斑竹。传说娥皇女英因哀于舜皇离世,泣血为泪,沾染于九嶷山中翠竹之上,使其竹管斑点遍布,如血泪之痕,后人将其称为斑竹。此种神女于湘山泣血而成的异竹,后来广泛分布于华夏各地,不知何时亦传植于南山岭中。

  斑竹高约三四尺,节杆纤细生有黑而圆水墨润散般的晕纹,管小如指而中空,打通其中的竹节隔断之后,被用于制作水烟筒上的烟管。旧日香烟尚未面世之时,崖州之地不兴鼻烟,因其费用不菲,只宜为贵族与豪富人家消遣排场之物;亦是难见旱烟,本地天气燥热,如若直接吸食不经过滤,旱烟极易燥热烘肺,反倒是材料简易又有过滤作用的水烟大行其道。

  往昔崖州交通不便,商贸不兴,本地乡人除了以物易物换驳交易,盛行自给自足之俗。从外埠而来的舶来烟草?虽经精细鞣制,发酵熟化后口味柔顺,但价格远非平民能承受;而崖地各处村落偏远,也难见外来商贩。乡民为图节省方便,多自行种植烟草,采摘晾晒之后简单加工。此种烟叶晒制后微有粘性,包紧用力卷压成块,取利刀切丝,再以水烟筒吸食,名曰土烟。这土烟烟性猛辣,可以醉人。若是初试,能使人头脑晕蒙,不适者需得昏睡懵懂一两日才能消解。以水烟筒过滤之后吸食,可以缓和土烟辛烈之性。但那经烟多年的老烟枪,却偏偏爱这辛烈呛口的气息,非得这冲猛劲足之味,方才过瘾。

  在上个世纪,琼崖各地还常可见乡人手持烟筒,当街抽吸话坐的场面。其中不乏婶婆姨妗之类的年长女性。亲友间也常有共用烟筒交换吸食的举止,以示关系亲近。这竹烟筒长短有度、粗细不同。短的不过半臂之长,一握大小,携带方便,可游街巡村不误烟事;长的约有一臂高度,竹筒略粗,主要放在家中取用。制作时取材倒是不拘,竹管粗若儿臂或大似胫尾者皆可。竹匠按需截竹为筒,底端留节不破,抛光细磨筒口边缘之后,再于竹筒中部位置凿洞,插入穿通了竹节的长斑竹管,便成烟筒。乡人倒水覆烟,用火柴或纸捻子点燃烟丝,咕噜噜一吸一吐,就能品到醇厚味重的水烟味。烟子浓呛,顺着斑竹管子被吸入了筒底水中,再复滤出之后,便会柔和滑顺几分,辛辣刺肺之感顿减。


竹水烟筒


  往昔崖州土人,不分工农学商、贩夫走卒,都好吸食水烟。就是那从寒微而至显达的“达官贵人”,曾经跟水烟筒有过些交情的,在不碍着气度排场的情况下,保不得也要叫人寻来水烟筒,咕噜咕噜吸上几口,消消瘾,寻找记忆中的感觉。

  现今在三亚城乡结合部的郊区市场,尚且可见摆放水烟筒售卖的摊点—兴许还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怀念这水烟筒的味道,不过也仅是龟缩于市场一隅,日渐式微的模样。摊上摆放的水烟筒尚为竹身,但原本的斑竹烟管都已被换做了黄铜管子,另有不少全为黄铜制作的水烟筒,富丽堂皇,却失了原有的几分古朴原始之意。也许有日再来,这取竹为材的水烟筒便再也难觅了吧?
楼主美丽风情屋 时间:2016-06-13 08:36:00
  【百竿千节,惠民护村万般情】

  崖州竹器制作,相传自唐代始。黎胞世代驻居山林,深谙竹藤之性,常以之为材编织竹器。其种类繁多,可为腰篓、斗笠、篮筐、米缸、桌椅榻几等,名目难计。黎人竹器编制技能超群,成品精良细密,尤以腰篓为出色,竟可至灌水其中,滴水不漏,而且花色巧雅,其技远胜于汉人矣。黎人制竹器,内以生活自用,外与汉商交易,后工艺传教汉区,兴盛一时,便是在近代今时,也有不少人家是依靠这源自黎区的竹编手艺养家糊口。乐东黄流附近的赤命等农村,在解放后为兴建莺歌海盐场,响应国家号召,将村中良田尽数献出,划入盐场填造盐田。之后无田可耕的人家,便是靠着砍伐那满山遍地长着的思劳竹和苦竹,采笋腌渍、破竹编筐,整村老小,竟然有大半人家是靠着这竹子谋取生计,以此养活一家老小,兴家致富。竹养人命,恩情莫大。


黎族手工竹篓


  要说这崖州竹事,不可不提山竹。山竹古称涩勒,又名刺竹,盖因其竹节处长芒密距,枝节蓬生如鸡爪张刺,成丛后密不可入,入则难出。崖州乡人又将其称为“山竹蓬”,以此形容其密集蓬松的外形。山竹笋子四季皆有生长,亦可采食。崖州汉村黎寨,皆喜将其沿村环种,便于采笋,同时以之为藩篱,护蔽村砦。苏轼晚年贬谪海南,曾留诗曰“倦看涩勒暗蛮村”,说的就是山竹环绕围护黎村的景象。

  话说当年日军进犯海南,遭琼崖革命军民拼死抵抗。倭寇怒极,纠集兵力进山追剿黎民的抗日队伍。原本也算进剿顺利,可杀至黄流的黑眉岭一带之时,碰了硬钉子!黑眉四周山竹环村,密厚丛深。倭寇水陆夹击,甚至在琼南战场上第一次出动飞机协助陆战,胡轰乱炸了无数次,依旧束手无策——那山竹丛蓬巡村环寨,烧不光、砍不完、想理还乱,趟不过、转不进、欲入无门——倭寇无路可走,连攻三个月,终是难下黑眉岭。最后兵乏气尽,唯有错羽而归,输在不得其路而入!

  截下青竹管,凿孔定音律,人间多情思,常以笛音诉。崖州之竹,可为乡野俗民日常之食粮物具,亦可为庙堂雅士述表情思之器乐载体。竹音灵透,可传徘恻幽徊之情、喜乐欢跃之意,故此深受崖州黎汉同胞之喜爱。黎家男儿以竹制鼻箫,月下谈情最宜,而汉族青年以之为笛笙,也可诉尽相思之意。君不闻那汉区情歌唱道:哥吹竹箫调情音,穿窗进房入妹心,放下针线出门去,跟哥箫音将歌寻。箫笛之乐在崖州之盛,从中可见一斑。


黎族鼻箫


  吾乡崖州之竹,可以之为赏,以之为用,以之为食,甚至以之为友!竹虽与经寒之松、傲霜之梅并称岁寒三友,被引喻为风骨气节的物像代表之一,但松梅固然风姿傲群神采如画,却不如竹若君子,形有清虚逸怀、骨显凌云之志,%不单见悦于文人墨客,亦可成为寒衣跣足之民为食、为用、甚至是维生谋食之材具,造福于普罗百姓!

  旧事俱往矣。山海易,金石移,娑婆世界如今已然变化万千。吾等旧乡崖州也早已拆分易名,不复昨日盛景,唯有那竹影青青,风采依旧,既存于记忆也照旧在眼前。如今虽有塑料尼龙为材的篮筐桌椅替代竹器,因价廉易得倾销市面。但依旧有好竹者只喜用那费工价高的竹器——其材自天然,经久耐用,远非工业流水线上产出的化工器具能比。

  爱竹之人,不因时地而变,盖为竹之风骨令人敬慕,其落根处不过方寸,却有益民之性,能泽福万家是也。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6-06-13 08:45:00
  不可食无肉 也不可居无竹
作者:乱蓝一满 时间:2016-06-13 09:21:00
  海南人还真离不开竹子
  现在我就睡竹席
我要评论
作者:宝贝栋栋 时间:2016-06-13 09:27:00
  又见美丽姐好文
  简简单单说竹事
我要评论
作者:A独孤依人 时间:2016-06-13 09:41:00
  坐在岭顶看哥村,竹尾摇摇诱心乱
我要评论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6-06-13 09:59:00
  @美丽风情屋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6-06-13 10:04:00
  最喜欢的素食就是竹笋了,当然是要自己采回泡浸的
  • 美丽风情屋: 举报  2016-06-14 10:20:15  评论

    自己泡的是放心点,市场卖的听说有的会有添加剂。可是不是谁都有你的条件能自己挖笋自己泡啊!
我要评论
作者:花伤 时间:2016-06-13 11:07:00
  酸笋煮鱼,一道美味
我要评论
作者:花伤 时间:2016-06-13 11:12:00
  那个鼻箫我在槟榔谷听过
  需要很大的肺活量呀
我要评论
作者:lou劲松 时间:2016-06-13 11:12:00
  笛音缭绕传竹韵
  风骨高雅气凌云
  食可无肉居须竹
  一身正气建功勋
我要评论
作者:kimifisa 时间:2016-06-13 11:59:00
  崖州人离不开竹子
  • 美丽风情屋: 举报  2016-06-14 10:17:54  评论

    海南人都离不开啊!夏天吃竹笋煮鱼汤,晚上睡竹席,这大热的天,要是不开空调,无法想象没了竹席怎么过
我要评论
作者:fengjingwu 时间:2016-06-13 12:38:00
  竹有节,人有节
  
作者:almudean 时间:2016-06-13 13:56:00
  那些竹篓可以开发成三亚的旅游纪念品
  又漂亮 又有特色
  • 美丽风情屋: 举报  2016-06-14 10:27:28  评论

    图片里的竹篓工艺还不算好。我见过一些老到可以做文物的黎族腰篓,编织得又细又密,齐整光滑,倒水进去都不漏的!
  • fengjingwu: 举报  2016-06-14 15:43:48  评论

    真的可以向政府建议
我要评论
作者:kimifisa 时间:2016-06-13 14:08:00
  竹报平安
作者:小版版 时间:2016-06-14 08:34:00
  楼主好文笔
作者:何也 时间:2016-06-14 10:56:00
  好帖!
作者:蚂蚁TY 时间:2016-06-14 11:02:00
  好好开发海南的竹产业
作者:榕丛 时间:2016-06-14 12:32:00
  拜读美丽姐大作
  
作者:我是延安人 时间:2016-06-14 14:04:00
  全国各地都有竹子
  竹子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东西
  无论是精神层面的还是物质层面的
我要评论
作者:俊俊_114 时间:2016-06-14 14:25:00
  梅兰菊竹
  四君子
  竹子是最贴近老百姓的
我要评论
作者:hanmog 时间:2016-06-14 22:48:00
  黎族的竹编的刀篓很有名
  
作者:山秀溪清 时间:2016-06-15 08:48:00
  三亚哪个位置有成片的竹林
  想去拍照
作者:裸奔的跳蚤 时间:2016-06-17 10:31:00
  好文采,好纪实!
作者:哥不吸烟 时间:2016-06-24 08:23:00
  那种是筛箩吧?
我要评论
作者:zeroshura 时间:2016-06-24 12:54:00
  楼主好文采
  
作者:tianya慕容 时间:2016-06-27 01:35:00
  受我母亲的影响,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竹——喜欢它的清秀,喜欢它的文静,喜欢它的高风亮节。所以,我读书的时候,闲着就爱画画竹子,用各种笔,各种方法,甚至有的时候还加上手指头。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一种曾在校园里流行过的超简单的画竹子的方法,就是先用钢笔勾勒出竹节,然后趁墨水未干之时,拿手指头顺着竹节垂直的方向一抹,便可抹出其空心部位,用这个办法真的可以很快而且特别形象地把竹子画出来的呢,哈哈!
  突然又想画了。。。。可惜,才发现家里竟然没有钢笔!不对!钢笔是有的,束之高阁了!一时间也不知道上哪儿找墨水去!那就,睡吧!美丽姐晚安!谢谢您的美文!
我要评论
作者:星子与我 时间:2016-06-27 08:33:00
  好文章,赞一个!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