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州民歌:国难歌_风靡一时的抗日檄文_黄流怀卷村孙恢尧创作于1931

楼主:陈__2009 时间:2016-11-10 21:06:10 点击:775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图片来源于网络


  1931年,日寇入侵我国东北三省时,正在崖县中学读书的黄流怀卷村人孙恢尧,热血沸腾,在共产党员陈琼老师的率领下,孙先生汇同中学时代的学友编辑《抗日特刊》,创作抗日救国歌,四处奔走呼号,与抗战青年结伴泣血演唱抗日救亡民歌,唤醒一方百姓抗日救亡!共赴国难!
  这篇宣传抗日的檄文曾风靡一时,至今仍在传唱!


  【【【崖州民歌:国难歌(片段)】】】(帖子中无法插入语音)

  小时候经常听到老人们在树底下唱这篇歌,腔调是模仿的,请指正,谢谢!


  国难歌
  作者:孙恢尧

  各位同胞听我告,听我告明国难歌;
  日本攻打东三省,纵是铁人也断肠。

  日本攻打东三省,风声传来冤枉冤;
  杀死同胞不胜数,半是刀杀半枪剌。

  杀死同胞不胜数,半是姐姨半弟哥;
  身尸叠如高山岭,鲜血流成深江河。

  身尸叠如高山岭,机关民房放火烧;
  以作伊笼内鸡子,杀死总不得脚摇。

  以作伊笼内鸡子,杀死军人并缴枪;
  抢劫银行兵工厂,改变我原土地名。

  改变我原名土地,劫去百零架飞机;
  日本旗杆满地插,撕破我们党国旗。

  满地插日本旗杆,奸淫妇人更恶看;
  以深闺为伊娼馆,强奸姐姨作老婆。

  以深闺为伊娼馆,半句声不得吓参;
  不查人道背公理,强贼原来专较蛮。

  不存人道背公理,残毒阴云布满天;
  大兵放来各港口,千钧一发在此时。

  大兵放来到各处,以俺国为伊外家;
  诸同胞勿看此事不要紧,
  了又说人吃酸梅俺抽牙。

  勿看此事不要紧,人病又不到俺参;
  各位若存在意见,祸债又转到俺还。

  各位若存在意见,甘心尝亡国滋味;
  放火烧山树总死,不过分的快与迟。

  放火烧山树总死,没有一株得青鲜;
  日本既杀东三省,不久杀来到身圮。

  不久杀来到俺地,插翅都难飞上天;
  琼崖地方最丰富,伊早想来此多时。

  琼崖地方最丰富,伊早看为笼里猪;
  若割三亚榆林港。俺欠作倭奴马牛。

  若割三亚榆林港,得出利来最大踪;
  与伊附近隔层海,动吓琼崖即欲亡。

  与伊附近隔层海,兵祸债来俺过先;
  情似折宅遭天火,吻吻人的到俺的。

  吻吻人的来到俺,贼日本人心最贪;
  象是块肉近狗口,思伊不来吃也难。

  象是块肉近狗口,急起倾狂将狗追;
  倘若被伊吃入品,彼候徒然自怨悔。

  彼候必然自悔着,作目眈眈住着看;
  各位要齐心救国,勿给番人将俺俄。

  各位齐心将国救,救国是如救自己;
  有力气的出力气,有金钱的出金钱。

  有力气的出力气,生命钱财要放开;
  团结众心杀番狗,平地震一阵风雷。

  团结一心杀番狗,此仇此恨方得消;
  争回自由头愿落,洗净恩仇血愿流。

  洗净恩仇血愿流。组织义勇队教操;
  开口噬吞伊番狗,放屎冲平伊三岛。

  开口吞倭鬼生生,使倭鬼不能作病;
  抵制劣货不用买,努力进行心欠齐。

  抵制劣货不用买,伊有货不路好卖;
  有头不戴日本帽,有脚不穿日本鞋。

  有头不戴日本帽,奸商铺行要检抄;
  倘若盗买日本货,放火烧不有余留。

  倘若盗买日本货,我国利权损失大;
  算俺把刀给番狗,将刀回转割俺皮。

  算俺把刀给番鬼,由得伊杀割分开;
  打工勿去日本厂,过海勿搭日本船。

  打工勿去日本厂,这是伊的致命伤;
  经济绝交要永久,使伊民穷国又贫。

  使伊民穷国又尽,万众要同一样心;
  采设办法图补救,振兴俺土货商行。

  采设办法图补救,欠将发财心放休;
  全国要相亲相爱,勿争自杀结冤仇。

  全国要相亲相爱,国事各人担上肩;
  好勿贪生与怕死,裹脚即不肯向前。

  好勿怕死了贪生,顾自己不顾国家;
  倘若国家被人占,巢破必然卵休也。

  倘若国家被人占,俺就做人刀上砧;
  五人不准居一处,十家共一把刀镰。

  十家得把刀镰使,有亲戚不得相迈;
  苦楚的工是俺作,得出利权是伊的。

  得出利权是伊享,旧衣破鞋是俺穿;
  夜间开房门弄弄,由任伊倭妈奸强。

  由任伊倭妈奸淫,正经可怜又可怕;
  伊说欲杀与欲打,杀死当时又欲行。

  杀死当时伊意愿,深忘房门禁点灯;
  四十岁不亲家作,知子纳银几百元。

  四十岁不亲家讨,此号苦刑谁肯当;
  若不齐心将国救,很难保留我山河。

  为国救亡争志气,狗见仇人都知吠;
  跳虱都欠生个性,何况俺人知自为。

  跳虱都欠生个性,人捉伊时知逃生;
  各位见怕人杀死,快将倭奴打迎平。

  各位见怕人杀死,从死里头求生机;
  生时若不快救死,死期到头救又迟。

  生时若不快救着,尝胆卧薪与枕戈;
  日本小如俺一省,国大怎能受伊俄。

  大国怎受小国苦,口都不提心早姑;
  各位欠知抚心思,谁肯作人亡国奴。

  ——民歌完结——


  【附】借这篇长歌的机会,谈一谈我对崖州民歌韵律的理解:

  在这篇长歌中,段与段之间的衔接是有规律的,每四句为一段,上一段的第三句直接用作下一段的第一句,所以很容易记忆,妇孺皆知。我在小学时就能一口气背到“杀死总不得脚摇(跳)”这句。我在笑这段瓜时(当然没村里的老人唱的标准啦),我老妈正在洗衣服偷笑,她知道我学唱的《国难歌》,哈哈~

  在古诗的绝句中,一般来说,第一句的尾字是平声(比如朝辞白帝彩云间;月落乌啼霜满天,等等),而第三句是仄声(比如两岸猿声啼不住;姑苏城外寒山寺,等等)。

  而在崖州民歌中,第一句一般使用仄声(所以第三句可做下一段的第一句)。
  不久杀来到俺地,插翅都难飞上天;
  琼崖地方最丰富,伊早想来此多时。

  这种韵律与七言律诗中的颈联和尾联(第五句和第六句)比较相似,比如: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在长篇民歌中,为了容易记忆和背诵,同时也为了保证叙事的连贯性,除了直接搬用上一段的第三句外,还有其他两种技巧:
  技巧二:小改第三句,比如:
  做公做婆随两家,水火金木得相生;
  此下味柴开斧脱,免得柴来将斧卡。
  此下味柴开脱斧,跳出死门行生路;
  各人用五神龙水,洗去脚痕与手模。
  【注】小改第三句,将“斧脱”换成“脱斧”,巧妙地换韵。

  技巧三:小改第四句,比如:
  不咬得个虱蛋破,捏怕死来放怕飞;
  看兄不是风流客,携脚也寒屈脚寒。
  携脚也称屈脚称,况且堂前有双亲;
  此事又不表同意,专制阻卡自家庭。
  【注】同义替换,“寒”(读作guo第三声)换成“秤”(读作xing第三声)。

  以上均是个人的理解,不妥之处,还望指正,欢迎交流,谢谢!

  ————全文完————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崖州民歌欣赏”,欢迎广大歌友关注↓↓,有好歌我也会在本论坛中持续更新,谢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6-11-11 14:08:00
  我爷爷也会唱崖州民歌
  去世前都还有好几大本民歌抄本
作者:与虎谋皮与贼共舞 时间:2016-11-13 00:27:00
  啊
作者:云天月影 时间:2016-11-13 02:22:00
  也荐孙恢尧的[抗日救国宣传土歌],让大家来欣赏~

  日本攻打东三省,风声传来冤枉冤;杀死同胞多不数,半以刀杀半枪剌。(剌音:程)
  身尸堆如高山岭,机关民房放火烧;以做他笼里鸡子,杀死总不得脚跳。
  略述我崖县祸责,鬼子三光做祸病;以我人亡家先破,房屋拆毁村铲平。 以我人亡家先破,自古无层祸当大;焚毁的无法好避,迁移的无法好搬。 
  鬼子罪恶闻世上,房屋拆毁放火烧;焚毁二十个村庄,大建起南进机场。
  十四夜乐罗村被他围着,乱开枪弹射四坡。
  百四十人被打死,半流肚来半流肠。  
  身尸浸臭去捞起,家人认不出身尸;哭又不知怎样怨,怨又不知怎样哭。
  六点钟不准行动,他就巡查各地方;以深闺为他妓馆,随便他强奸女人。
  强奸不从就杀死,周亚杰一位贤妻;身上已怀上六甲,割开肚皮见子哭。
  割开肚皮子就死,母子血痕流鲜鲜;鬼子是野蛮贼种,强奸我不数姐姨。
  大国堂堂受欺甚,势迫俺不容躲身;仇大流鲜血去洗,冤深断头颅去填。
  追还血债要奋斗,不奋斗没有出路;同仇敌忾杀日寇,收复我神圣领土。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9-03-01 10:57:31
  好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03-01 11:57:46
  僵尸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