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耳 洞

楼主:tianya慕容 时间:2018-02-08 03:02:55 点击:2297 回复:2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不戴耳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
  读大学后,很多同学都戴,但我始终没有,非戴不可的时候,我只选择夹的那种。我说我嫌累赘,更嫌矫情,她们笑我。后来,有个刚打了耳洞的同学怂恿我去打,说女人怎么可以不戴耳环呢?我看着她还有点泛红的耳洞上挂着的漂亮的坠子,笑了,我说:其实我有耳洞的,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大概堵住了吧?她不可思议地撩起我鬓脚的头发,捏住我的耳垂看了半天……
  “真的有耶……”
  我其实是有耳洞的,很小的时候就穿了的,大概三岁左右吧。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暑假。妈妈把我送到外婆和奶奶住的地方后,就匆匆赶回工作之地。我懵懵懂懂,不知道要在这儿住上多久,只知道有一段日子不能天天见着妈妈了。
  当天晚上,外婆和奶奶凑在一起看着我说了些话。
  第二天傍晚,我吃完晚饭洗好澡后,外婆把我拉到在客厅过道上的她的房间门口,奶奶也跟着过来。借着昏黄的灯光,外婆专注地往我左右脸颊后方比对着打量了一番,还捏了捏我的耳垂,然后拿出一小团棉花沾了些东西后就往我耳垂上擦,突然间的透凉感刺激得我打了个寒战。两边耳垂都擦完后,外婆转身进了房间。
  这是要做什么呢?我仰起头狐疑地望向奶奶,奶奶没看我,目光紧随着外婆,表情恬淡,嘴角似乎还带着些笑意。
  外婆出来了,她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小小的金灿灿的金属小环——我想不起是她从房间里带出来的还是奶奶刚刚才交给她的了,只记得小环是有缺口的,一端平一端尖。外婆用两只手的食指和拇指指尖捏住缺口的两端,轻轻掰开,接着把开了口的小环靠近我的耳朵,从下往上轻柔地套上我的耳垂……有点痒,我头歪了下……
  “别动!”外婆跟奶奶异口同声,紧接着外婆手上稍一用力,小环便紧紧扣上我的耳垂。感觉就像被幼小的螃蟹的钳子钳住一样,有异物感,但一点都不疼。
  外婆松手后,奶奶低下头凑近我耳朵端详了一番。
  外婆的手再次靠过来……很快,我另一只耳朵也扣上了!两个老人家似乎松了口气。我迫不及待地跑到外婆房间穿衣柜上的镜子前,对着镜子摇头晃脑,做各种角度的点头动作,使劲地感受俩耳垂下的小圈圈的重量,看它们会不会掉下来。
  我听见外婆嘱咐奶奶说:“不用动它,侬睡觉也不用理会它,过两天它就自己通了!”
  “过两天”我清楚地记得!
  那两天我没敢用手去碰它们,好在人小不大记事,有时候玩着玩着就忘了耳朵上还依附着东西。
  外婆和奶奶每天都会帮我检查,大概是看会不会走位或发炎什么的。
  到了第三天,吃完早饭,奶奶把我带到光亮处,提起我的耳垂,小心翼翼地摆弄我的耳环。看了一会儿后高兴地拉起我去找外婆:“通了通了!穿得很好,穿得很好!”奶奶见到外婆后一边点头一边说,声音不大,但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外婆也很欢喜,她说:“通了就好通了就好!把耳环转一下,让接口朝下”。她边说边走近我,低下腰,帮我转动耳环。“以后你没事就自己转转耳环,让耳洞通得顺畅些。”外婆对我说。我郑重地点点头,心底乐开了花——年画上的仙女不都是戴耳环的嘛?
  我见过的阿姨婶婶婆婆奶奶没有一个不戴耳环的。如今,我也有耳洞了,我也戴上耳环了!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副耳环啊,是外婆和奶奶亲手帮我戴上的。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要给我戴,但我想她们当时那么虔诚,那么认真,那么专注,现在又这么开心……这肯定不是件坏事!
  只可惜,我这耳环没戴多久。
  因为,妈妈回来了!
  我记得妈妈见到我第一眼时的表情很震惊也很复杂……她漂亮的眼珠子渐渐地噙上泪水,眉头慢慢皱起,只问了一句“咪囊跟你穿的耳洞?”然后还没等我回答她就冲进屋子,接着我就听见她噼里啪啦地大声吼起。除了她的声音外,没人作声。
  不知过了多久,她出来了,我感觉到她很生气,甚至很绝望!她把我人生中的这第一副耳环卸下来了,卸下来后还死劲地捏了捏我的耳洞,好像想把这两个洞像捏面团似的捏愈合……
  突然发现,我妈没耳洞!

  许多年过去,家里人好像已经忘了这回事,包括小学阶段的我。因为自从妈妈发火了之后,家里人对我穿耳洞这件事是绝口不提,好像这事从来没发生过一样,也正因为如此,我所有的妹妹们包括表妹堂妹等,没一个再有我这个经历。直到中学,偶尔摸摸耳垂摸到曾经的痕迹时才想起这段往事。心血来潮时我还特地跑到镜子前撑开耳垂来看,看它们到底堵了没有,可是每次都看不清,我估摸着应该是堵了。
  大学里,很多女同学都去打耳洞了,后来我发现有些人为了追求新颖,甚至把整个耳廓都打了一排;再后来,连男同学也打上了!
  这世道变得真快呀!可我丝毫没有他们的向往。
  这是时尚吗?我戴过耳环的,也就那样!
  大学毕业后。某天,突然想起这件事,于是去问妈妈:“你记得我小时候穿耳洞带耳环那件事吗?”
  妈妈懊恼地说:“是啦!记得!都不知道是谁帮你穿的!”
  “为什么你那么生气?”
  “为什么?做学生不能戴耳环的知道吗?而且你将来考大学还不知道会不会受影响,我能不生气吗?再说了,戴那玩意有什么好?”
  “……”
  我知道,都是为我好!我妈其实是新时代好儿女,是个遵规守纪的好公民。从小我就觉得她很有文化,看过好多好多书,会讲很多很多故事。她当时那么生气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听话就是了。我欣然接受自己耳洞被弃用甚至被堵的事实。在女人专柜里我从来不看耳环类的饰物。我甚至觉得耳环它根本不属于我。
  尽管自己不戴,但我还是会不自觉地留意其他女人耳朵上的耳环。没别的想法,就只是纯粹的喜欢看罢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奶奶的耳环,跟我小时候那个一模一样,只不过比我那个大。跟她说话的时候,我喜欢看着她的耳环随着口腔的闭合轻轻巧巧的晃动,两个小圈圈就跟她饲养的两只小精灵似的,以她的耳垂为栖处——贴心、聪明而有灵性。她的耳环戴得太久了,色泽已有些泛白,耳洞被拽得很明显。她的耳朵本来就大,被耳环拉扯后,显得更大了。好在民间有个说法说这样的耳朵是福气的象征!这个说法我喜欢!
  奶奶很少话,平日里就喜欢静静地坐在庭院前,默默地择菜或淡然地看风吹落叶与人来人往,所以耳环也是静静地吊挂在她的耳垂上,如她的人一般,永远都是那么优雅娴静——就像流水的月光和月光下的树影,就像行走的浮云和浮云上的苍穹,永远都是“心如止水鉴常明,见尽人间万物情”的模样。她无欲无求,从未奢望过什么,更没跟我们提过任何物质上的要求。直到她去世,我才意识到她的耳环好像是铜做的……我应该,我应该早点去买对纯金的送给她。每次回家,给她带去些米饼,她就已经高兴好半天。她很容易满足的,可我却从未想过要买件像样点的女人该有的首饰作为礼物送给她。愧疚之情油然而起!好在妈妈安慰我,她已经送了对很漂亮的玉镯子给奶奶了,在她还有意识的时候。可我还是想跟奶奶说:“我们给您烧了很多钱,您去给自己买对好看的耳环好吗?下辈子,如果咱俩还能做祖孙的话,我一定给您买对漂亮的真金白银的耳环。”
  老百姓就喜欢金和银,并不是说不识宝石,而是因为金和银更接地气,尤其是金子,代表尊贵、吉利、神圣却不难触摸到!
  我的外婆。外婆天生有着大家闺秀的气质。她十分能干,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她的耳环倒是纯金的,形状跟奶奶的一样,只是下方多挂了一个玉环,更显出她的贵气!
  外婆出身高贵,外公也是经商有道的富人,所以他们辉煌过,但,文革。年纪轻轻的,外婆就守了寡,一夜之间一贫如洗,可她的腰杆子始终是挺得直直的。无论在顺境还是逆境中,一身正气凌然,不卑不亢!再艰难的日子,她都能想方设法让四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吃好穿好并且有书读。
  从外婆身上我看到了中国传统有良好家教之风的家庭里培养出来的人的好品质——善良、正值、智慧、隐忍、坚韧、仗义等等——世态炎凉抹不去她的质朴,世事无常摧不毁她的信念,岁月残酷压不弯她的脊背。她高贵的不是曾经的身份,而是那一副与生俱来的纤尘不染的灵魂,直到去世前的一天她仍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劳动价值。
  吾心钦佩,然则,心疼啊!
  外婆去世后的那年春节,我给她烧完香后,舅妈告诉了我一件事。她说外婆在世的时候曾交代过她,将来百年之后,外婆的那副耳环要留给我,因为我是她的长孙女。听到这话,我顿时泪如决堤。我的外婆,所有的孙都是孙,不曾分过内和外,所有的孩子都是一样的爱!尽管外婆去世后那对耳环由于太紧取不出来,它们伴随着外婆去了另一个地方,但我的心是暖暖的!外婆,我知道您是想留样东西给我作为念想,只是,您的耳环已经成为您身体的一部分,就让它们继续陪伴您吧!它们的模样我已经永远记在心里了!
  从舅妈家出来后,我又想起儿时那段外婆和奶奶亲手帮我穿耳洞时的情景……
  我开始想给自己重新戴上耳环……
  不为美,就是纯粹的想戴。
  
  今年八月份,我在意大利某商场里看见了一副耳环,羽毛做的,很特别,我很喜欢!尽管知道自己耳洞堵了戴不了,但还是忍不住买下来收藏!
  回国之后,我又问妈妈当年为什么反对我戴耳环,妈妈还是同样的回答。我又问她为什么外婆和奶奶要让那么小的我戴耳环?妈妈这次不再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想我永远也无法知道这个答案了。但不管怎样,相信外婆和奶奶一定是为我好的,无论是祈福还是传统还是封建,总归是出于爱我的。
  前几日,我在精品店挑选项链时特地请教了服务员在哪里可以打耳洞,本打算过两天再去打的,谁曾料到,昨天下午,一位可爱的化妆师竟然让我在不经意间重新戴上了耳环!
  给礼服配首饰的时候,我强调我只能戴夹的耳环。我以为她挑的是夹的。她拿着耳环,说试试,我以为她说的是夹的……
  “过去了!”
  “什么?”
  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它已经穿过去了!
  我惊呆了!握着她的手简直不敢相信!我突然想哭!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不能再戴耳环了,除非重新打过耳洞。可是今天,我又重新戴上了,时隔多年!
  这可是外婆和奶奶一起亲手帮我穿的耳洞啊!

  (仅以此文献给远在天上的我的外婆和奶奶)

  2018年2月4日随笔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2张 | 更多 |
楼主tianya慕容 时间:2018-02-08 03:10:54
  最近版里的火药味太重了,发点文艺性的东西缓和一下!
  晚安!
我要评论
作者:云门夜雨 时间:2018-02-08 07:25:32
  是啊,最近版里 都是偷啊赖皮啊吵啊火戾气真重,

  一早起来看楼楼这细腻感性的美文,

  想起了我的外婆家,因为小时候在外婆家呆了好久好久

  故事总是不经意的,在你眼里与在它人眼中留下的是不一的痕





作者:美丽风情屋 时间:2018-02-08 08:57:15
  楼上的同学们,都说打耳洞了下辈子还是女银涅。
我要评论
作者:流水的声音2014 时间:2018-02-08 14:11:48
  感动!我也想念我的外婆了。另外,我也打了耳洞的,但是不常带耳环。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8-02-08 14:21:06
  现在去哪打耳洞
  女儿一直想要打
  去了医院 去了金铺
  都说不能打
我要评论
作者:孤独鱼的故事 时间:2018-02-08 14:52:17
  我的耳洞也是小时候的一直没堵过。
作者:咿呀给 时间:2018-02-09 16:09:44
  外婆,买冰ji吃咯!
作者:河大流 时间:2018-02-09 21:46:25
  刚刚又重读了表妹慕容的这篇随笔《耳洞》。又不仅热泪盈眶,想起了小时候我们兄妹几人在三亚的生活来。
  我的外婆和慕容奶奶都带耳环,在妹妹的笔下,她们又如此鲜活地在我记忆中涌现。
  我也想起我大姨(慕容的母亲),在我小时候大姨就告诫我,不许染发,不许戴耳环,因为这在我那个年代,染发和耳环绝对是小混混的标配。

  所以,我至今从来没染发,更遑论耳环了。

  这辈子,我应允过三个女人,决不做三件事,

  答应过我大姨不染发不戴耳环是其一;

  其二,应允我母亲不抽烟(母亲很反对父亲抽烟,所以我们兄妹亦是恪守不抽烟);

  其三,承诺过我外婆不赌博(富贾一方的外公家族衰落于赌博恶习)。

  从小的家教和喜好读书,热爱艺术的家庭氛围,让我们兄妹养成了好读好写的习惯,并且延续到我们的下一代。
  热爱生活吧,它是我们取之不尽的爱的源泉。
作者:我是乐东阿三 时间:2018-02-09 22:41:45
  关注进展
作者:星子麻麻 时间:2018-02-10 10:45:12
  我也是三四岁的时候被穿了耳洞,小时候每年总有个人会来村里,家长就会把四五岁的小孩领过去一起打耳洞,就像一个传统,听说长大了打会很痛,小时候肉嫩,不过也有人会发炎的,我很少戴耳环,但是那个洞一直在,轻轻一穿就过去了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8-02-10 12:53:57
  女人带耳环才有女人味
作者:qwedc0555 时间:2018-02-10 14:04:13
  我老婆也说过在她小的时候,老年人用盐搓耳垂,然后扎耳洞不疼。现在有的扎耳洞不光疼还会发炎肿大,看起来挺痛苦的。
  老一代的人有的方法看起来不科学,实际效果却很好,很奇怪。随着老一代的人渐渐逝去,新一代的人越来越集中到大城市,很多老方法都失传了。

  • 丁丁猫83: 举报  2018-02-10 14:32:45  评论

    嗯嗯嗯,我也听说过好多穿耳洞的老办法,我有个同学她妈和姨妈的耳洞都是她外婆穿的,先把一颗花椒穿在缝衣针上,再用缝衣针从耳垂扎过去,不疼。她姨妈的耳洞更绝,是她外婆直接用织毛衣的签子穿的,哈哈哈 还有我一个同学的耳洞是她奶奶用两颗小米一点一点磨出来的......
我要评论
作者:与鹰一起飞2014 时间:2018-02-10 21:17:04
  好文,赞一个
作者:动画工作室 时间:2018-02-10 21:45:13
  写得真好。让人感动!!!
作者:景程 时间:2018-02-11 07:35:45
  这是在怀念外婆
作者:qiuqiu0018 时间:2018-02-11 11:49:13
  好文
作者:临窗观雪不觉寒 时间:2018-02-11 11:49:37
  我是20多年前去父母工作的医院打的耳洞,妈妈找了美容技术最好的皮肤科主任给我做,那主任立即把原先散落在各处的实习生们都招呼过来,演示手工打(割)耳洞,因为我这种进医院打耳洞的及其稀有啦~~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8-02-11 11:56:57
  关注进展
楼主tianya慕容 时间:2018-02-19 03:14:38
  谢谢各位朋友的捧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