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北行,保国志仲——古崖州入山通道之一:“东北路”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1-03 12:03:42 点击:1066 回复:4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研究海南黎族史,离不开崖州黎峒;研究崖州黎峒史,离不开沿海各条“入黎”通道。宁远河通道清晰的文字史料配合历史地图,是个难得的案例,逐句考证寻访,惊叹古人在简陋的工程技术下,是如何艰难跨越天堑长途跋涉、爬山涉水的。而五百年明文记载的古村“陀䇭”“抱浩”,当代又是如何改名乃至遗忘的。
  
  【题图】乐东县国营保国农场牌楼,场部位于明清两条通道之间。

  一、曾经是:“一号通道”

  古代方志多处记载:琼南崖州黎众,数量最多,实力最强,尤其是崖西即今乐东地域,可谓举足轻重。
  乐东盆地是全琼山区不可多得的肥沃大盆地,明初铁器加速输入之后,社会权重大增。盆地北部连通山区最重要的天然通道——昌化江中游河谷,这是琼南穿越五指山区,经中部丘陵直达琼北的首选通道。所以,崖州沿海各“入黎”通道,不但对崖州发展和安危非常重要,而且具备琼崖全局性意义。
  乐东盆地,群山环抱,从沿海进入的河谷山谷通道,没有一条是平坦易行的,总是险阻处处。天然地垒,使得历史上黎汉文化圈之间总能进行有限的沟通,却又总是无法进行方便而大规模的沟通。这种状况,恰恰形成对黎文化长期传承的“保鲜箱”。
  黎汉民众在实际生活中,很早就探索出多条入山小径,而最早显示其重要性的,无过于沿宁远河河谷北行的崖城-大龙-保国-志仲通道。这条线用最短距离,实现了崖州治与乐东盆地的连通。因此,明代嘉靖间著名军事家俞大猷和清官海瑞在策论中,都建议在该通道的中间控制点“抱显”(直接含义是今保显农场附近的保显村)设置县城,凸显该通道的首选定位。
  后来设县并未实行,官方将更为绕远而相对平坦好走的九所-千家通道作了首选,但宁远河谷的地理优越性一直存在,这条古道亦一直起作用。直至近代,民初规划开筑而日据时完成的乐安至崖城公路,还是这条古宁远河通道的改良版。
  不过要认真追溯还原这条历史通道,却又碰到不少难题。崖州北部这片山区,不少黎族老村历经变化,解放后大量村名被更改,以致地名古今相同或相近者,十不存三。加上当代大隆水库建成,沿河一些重要居民点已经搬迁,所以,过去多次追溯,效果都不理想。
  后来,通过对相关民国地形图等历史文献的搜寻和比对,加上实地踏勘,终于将这条线路基本厘清了。
  
  【图1 1938年地形图《洋淋峒》《抱龙峒》图幅局部。楼主加了地名判读和相关通道的彩色虚线,小图应在右上角连接大图,两图顶部平齐。】
  
  【图2 日本藏《万历琼州府志》清晰版舆图,与《正德琼台志》舆图基本相同,图上主要河流都无错误。红圈为光绪《崖州志》提到本通道的居民点,可见这些村名至少有五百年历史。】

  二、《崖州志》,句句落实

  光绪《崖州志》对这条通道有具体记载,先原文照录如下。这段古文并不深奥,不难理解,不过读者也可以跳过此段,直接看后文,因为后文会逐段逐句在地图上追溯落实。

  东北路:由城东北荔枝头十五里至沟口汛,为中路东黎出城咽喉。过长田,行山路三里,渡陀䇭水。行七里,渡水二次,上虎头冈,路甚险。详《关隘》。又过水,行山路七里,过大笼村边。又渡水,水中石滑难行。又五里,渡水至抱浩村。
  若水大难渡,必从长田渡伦益沟上岭,沿水边行,度虎头冈,复沿水边行,至抱浩,路甚险。
  又出田渡水一里,上峻岭六里,岭势险峭。详《关隘》。又行岭路十五里,至抱道村里许,多石难行,宜防伏。又行岭路八里,过大潭,至晨勉村。复行岭路十里,至抱虽村。又过山冈,冈有小石,难行。复行岭路十里,出止强,平坡。自此以下,路乃平坦。见渡溪度岭,节节皆宜防伏。又五里至止强村,出田三里有止讼沟。详《关隘》。十八里至止讼村,西北十五里至屯配村,十里至小抱别村,二里至多港抱架村,又十里南至多港大村,十五里抵乐安汛城。
  由沟口入乐安,路甚险隘,不利行军。军行若必由此,进退又恐遇伏,则从抱浩村分路向东北,渡河行岭路十五里至陀䇭村,过田度合面岭,岭甚险。详《关隘》。又行岭路十五里至抱古村,出田十五里至抱卡村,又出田度石门。二岭对峙,颇险,宜防伏。过此再出田十五里至抱显村,十五里出止强村,循正路达乐安。

  文中,崖城至志仲之间的道路,随处出现“路甚险”“石滑难行”“宜防伏”的记载,此路之艰险,大概可以想见。逐一分析具体路段,辅以实地照片,当时的“长途跋涉”之苦更令人吃惊。

  
  【图3 《崖州志》之“伦益沟”,今称龙潭河,宁远河西岸北行必须跨越的第一条大支流。】
  
  【图4 宁远河谷古通道之艰险,现已深藏库水之下,无法实地探寻了。】

  三、数渡河,路隘苔滑

  先看该记载的第一段:
  "东北路:由城东北荔枝头十五里至沟口汛,为中路东黎出城咽喉。过长田,行山路三里,渡陀䇭水。行七里,渡水二次,上虎头冈,路甚险。详《关隘》。又过水,行山路七里过大笼村边。又渡水,水中石滑难行。又五里,渡水至抱浩村。"
  1936年的民国地形图《洋淋峒》图幅,对这段路有标绘,细看其走向,几乎是一字不漏地图解了这段话——在崖州城东北引水渠滚水坝附近渡宁远河到东岸(应是“城东北荔枝头”);沿河上行,经过沟口汛,再往上,渡过今抱石水库下游的小溪(“行山路三里,渡陀䇭水”),再“行七里,渡水二次”,第一次,应该是回到西岸,第二次,应该是渡小支流),“又过水”“又渡水”,应该指的都是北岸的支流,到达现在已经消失了的抱浩村附近。
  为什么要两次渡过宁远河?无非因为“路甚险”,河谷太狭窄,陡峭难行,不得在两岸之间寻找相对好走一点而又不用硬攀上山的路段。
  根据民国地形图《洋淋峒》,大龙村以南、抱浩村附近,西岸都有可能因为河谷太陡,大路再次短期回到东岸。所以本段对《崖州志》每次“渡水”的具体解读,或许仍存变数。
  渡宁远河通常都不好玩。第一,决不可能有桥,第二,因为在纯黎区通常也未必有船,几乎只能涉渡,方志中不乏“渡水葫芦”之类记载。沿途行程之险、之难、之无法携带辎重,是不言而喻的。
  看晚清香便文、胡传等人的实历日记就知道,行走于海南山区,将衣物顶在头上跋涉齐腰深以下的溪流,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幸亏海南温暖多阳,水里泡出来再走半个时辰,衣服就基本干了。
  
  【图5 从南面眺望《崖州志》之“虎头冈”,宁远河西岸北行第一座高山。】

  四、避洪水,硬攀虎头

  然而,还有更不理想的,就是第二段:
  "若水大难渡,必从长田渡伦益沟上岭,沿水边行,度虎头冈,复沿水边行,至抱浩,路甚险。"
  雨季洪水期,宁远河急流汹涌,根本不可能徒涉。只能一直走西岸,渡过“伦益沟”(大茅村附近的一级支流龙潭河,其实这条沟洪水期也很难渡)爬上岭(今抱古村对岸,有座特别陡峭的山),再下岭回到河谷,又“度虎头冈”(大龙村南,一座更高更陡的山)。“虎头冈”很可能泛指这两座山,两山均紧贴宁远河西岸,岸边根本不成路,下虎头冈到大龙村,再上到抱浩。
  这条线属于万不得已,既无法涉水,便只能攀山,体力消耗非常大,同样无法携带辎重。虎头冈之险,看看《崖州志·关隘》的记述,令人脚软胆寒:
  "虎头冈距沟口汛北十里,为东北路抱显、止强诸峒出没要害。冈麓有深潭,又有大石一片,横截路口,欹垂下潭。来往必从石过,足滑即坠。上岭,沿河隈行,又多石崎岖,最忌遇伏。"
  总的说,这条路洪水期千难万险,其实以不走为宜。这是它的致命制约。
  不过,宁远河只要不是洪水期,还是有部分航运条件的。光绪《崖州志》载“陀䇭(这个陀䇭是指陀䇭村,与上文陀䇭水不同,见后文)以下”可以行五十里的小船,放竹木排河道则可达百里。明代水文条件更好,航行更稳定,枯水期部分军需辎重甚至小部队,应该是能用小船逆流上溯到陀䇭的。
  清晰的文字史料配合历史地图,是一个难得的案例,让我们看到古人在简陋的工程技术下,是如何艰难地跨越天堑,跋涉于山水之间的。
  
  【图6 有五百年明文记载史的“抱浩”村,由于库区移民而深藏在雅亮大桥西侧(图左侧画外)水下,图右为陀䇭岭。】

  抱浩村,最迟明代中期已有记载。1938年地形图《洋淋峒》图幅中,相应位置绘有小村型屋舍斑块,未见村名。因条件限制,民国地图漏录居民点并不奇怪。考其地,就是未移民前的老“雅亮”。
  老雅亮镇,在当代大隆水库大桥西侧,已被淹没于数十米库水之下。据当地七十岁黎族老师王国珍说,老雅亮,黎语地名是“抱爱令”,与“抱浩”似乎无关。新雅亮是行政村,搬迁到西面三四公里的“抱打岭”脚。
  1931年,德国学者史图博第一次旅行海南,沿着志仲-大龙通道下行崖城,到过“抱浩”。他在考察报告中写道“8月25日,从小村子Bau-dsien(抱显?)出发,穿过一段诱人的山中风景,到达了位于宁远水(Ning-yüan-schui)河谷的小村子包好(Bau-hau)”。也就是说,在Bau-hau,他第一次接近了宁远河。
  
  【图7 洋淋岭,海拔879米,宁远河中下游一带最高岭。这是从大龙水库东岸眺望洋淋岭主峰。】
  
  【图8 晨勉村,今称明善村。】
  
  【图9 青法村的王国珍老师,简单几句话为我的考据析疑不少。】

  五、沿岭麓,北上抱虽

  抱浩村以后,沿洋淋岭东麓北上,险象稍减,不过依然难行。
  "又出田渡水一里,上峻岭六里,岭势险峭。详《关隘》。又行岭路十五里,至抱道村里许,多石难行,宜防伏。又行岭路八里,过大潭,至晨勉村。复行岭路十里,至抱虽村。"
  "(《关隘》载)抱打岭距沟口汛东北四十里,为由虎头冈深入要害。岭势峭拔,颠尤削立,上下甚难。岭后即抱打村,宜防村黎设伏。又六里有抱道岭,无甚险阻,但多石难行,又密迩抱道村,该黎尤惯行劫。自陀䇭河至抱虽村约七十里,溪岭相间、处处皆宜防伏,而二岭尤当机紧。"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史料提到入山险隘,难免掺杂官方对少数民族的歧视性语句,今天引用虽不宜擅自变更,但要正确理解。
  民国地形图《洋淋峒》,抱打、抱打岭、抱道的地名、地势都很清晰,与当代卫星地图基本吻合。其中抱打村位置,很接近当代移民安置后的雅亮村。
  抱道以北,地势略为平坦,越过两条小溪流,到达明善村。
  “又行岭路八里,过大潭,至晨勉村”。“明善村”村名有点奇怪,其里程位置,正符合《崖州志》及民国地形图上的“晨勉村”,发音相近,但前后音节对调,又加以雅化。王国珍老师说“明善村”黎语原叫“垫闷”,那么“晨勉”就是译音,可见是原真的。这个地名相当于存下半个,为这条古通道加了一个“码钉”。
  
  【图10 在保国农场场部以西3公里“日本桥”,西向拍摄古通道跨越山溪位置,即图右侧两山峡谷背后。】
  
  【图11 1938年版地形图《多港峒》图幅中的明清通道。】

  “复行岭路十里,至抱虽村”,民国地形图《多港峒》,抱虽村在通道以西百余米处,通道上的村子,村名未能辨别。当代,抱虽村消失。
  这个区域接近宁远河一级支流南文河(又名雅边方河)的发源地,呈掌状的四条小山溪汇流处。在1938年版五万分之一地形图《多港峒》图幅中,标示了《崖州志》所载的这条通道。它跨越最左一条山溪,以便尽浅涉水,再穿行崎岖坡谷北上止强。
  当代地图有“日本桥”地名,在古通道以东百余米。日据时曾修筑从崖城到乐东的简易公路“抱逸线”,该桥正属于该线,横跨两个小支流的汇合部,这样洪水来得也还有限。抗战胜利后,这条缺乏维护的简易公路就无法通车,陆续湮废了。现在该处仍有座建造年份不详的老水泥桥,连通着附近的冷僻居民点。
  桥南再两百米,就是S314省道大桥。这道高水位桥以一个深深的倒U形线路,选地形跨越四条山溪的汇合部,再以九十度直角抛离老线东行,把南文河源头的起伏地势整个抛在脑后,到了保国农场场部才重新北上,汇合老路,获取更平坦的路况。
  这处看似不起眼的节点,三条逐级东移的交通线,充分表达了古代、近代、现代工程技术在解决“涉水”课题上的巨大差异。
  
  【图12 从青法村向西眺望抱道岭,古通道即横过岭下。】
  
  【图13 异地安置的雅亮村,本是清代“抱打”村,又“兼祧”五百年重要古村“抱浩”,是抱浩村曲折历史的继承者。】

  六、分水岭,崎岖翻越

  古道从抱虽村北行,还要走十里坡谷相间的破碎小石地。
  "又过山冈,冈有小石,难行。复行岭路十里,出止强,平坡。自此以下,路乃平坦。见渡溪度岭,节节皆宜防伏。又五里至止强村,出田三里有止讼沟。详《关隘》。十八里至止讼村。"
  "(《关隘》载)止讼沟距城东北八十三里,止强、止讼交界间,横截孔道,深二丈。有石板,广丈许,斜枕渡口。往来必从石上下,失足即倾。军行至此,贼凭险阻狙击,寸步难进。当以计渡也。"
  根据1982年的保国农场地图基本可以断定,如此难行的隘口“志仲沟”,当在S314省道解放村以西一公里许的“什加巴”村和“程或村”之间。这是掌状四条小山溪中,伸延得最北的那一条,既是“止强、止讼交界间”,又是宁远河流域本区的最北线,过了这道溪就是宁远河与昌化江的分水岭地域。
  对于现代公路来说,这条小溪根本不值一提,很不起眼的一座小桥就跨越了。在“永木番”小村附近,S314省道与老路重新汇合,北上志仲镇。
  志仲以上线路比较清楚,也超出本文预设范围了。
  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抱显”什么事。俞大猷和海瑞建议在“抱显”设县,肯定不会无的放矢,其原因在于“抱打-抱虽”一线太险,武装冲突中不可孤注一掷,必须另择一条作为“后手”或“备份”的通道:
  "由沟口入乐安,路甚险隘,不利行军。军行若必由此,进退又恐遇伏,则从抱浩村分路向东北……"
  经由现代“毛公山”西麓的保国-保显通道,由此生发。
  
  【图14 从陀䇭村(今青法村)北田畴望陀䇭岭,村民仍在按旧例焚烧秸秆。】
  
  【图15 合面岭一带是典型山地地貌。宁远河支流在低洼处,图上不显眼。】
  
  【图16 毛公山以北的抱卡岭,海拔仅次于洋淋岭。】

  七、陀䇭北,合面岭险

  这条后备线是该记载的最后一段,先看第一句:
  "从抱浩村分路向东北,渡河行岭路十五里至陀䇭村,过田度合面岭,岭甚险。详《关隘》。"
  陀䇭,1938年地形图尚存,今已佚,原位置今名青法村。该村黎族老师王国珍告诉我,村名是解放后改的,原来黎语叫“抱䇭”,意思是“(多)竹子(的)村”,与陀䇭显然有渊源关系。
  《崖州直隶州乡土志》所载的宁远河通航里程,足证陀䇭村位置:
  "自委溯流而上,夏秋间可行小舟五十里,至抵陀䇭为止,不能再上。若乘筏顺流下,可行百里。"
  陀䇭岭不高,岭下地形也大致平缓。北行有连片良田,这就是方志所说“过田度合面岭”。合面岭在陀䇭村北,南文河即将汇入宁远河一带,北岸尤其险峻。此处山势高耸,两山夹河形成“合面”之状,《崖州志·关隘》载:
  "合面岭距沟口汛东北六十五里。两岭对時,高二十丈,巉岩崱屴。中夹大滩,黎汉往来不能成步。"
  合面岭地势太险,1938年民国地形图《抱龙峒》图幅中,甚至连小路都没有标注穿越合面岭。大路(其实也是很崎岖的)在合面岭西侧北上抱古峒,而小路是从陀䇭村东北行,沿合面岭东麓、宁远河主流河谷再上,接上自匿(立)才峒、堡(抱)炮峒至堡国峒的大道。
  穿越合面岭这片山区十五里后,地势变得略为平坦,这就进入抱古(堡国)峒了:
  "又行岭路十五里至抱古村,出田十五里至抱卡村,又出田度石门。二岭对峙,颇险,宜防伏。过此再出田十五里至抱显村,十五里出止强村,循正路达乐安。"
  毛公山西南麓,今有“从共”村,村名不知何来。但这个位置及里程,当是《崖州志》所载的抱古村,崖州北部,“抱古”村名非止一处,但这个,既是“抱国峒”的由来,应该也是保国农场“保国”二字的由来。
  从1938年地形图上看,过了南文河就是“堡国峒”地域了。
  
  【图17 抱卡岭脚,北去保显农场八队的小路,古通道走向遗存。】
  
  【图18 保显八队以北,石门天险。】
  
  【图19 保脱村,此处往志仲已是一马平川。】

  八、过抱卡,一线石门

  这一带地势相当平坦,沿着任政岭-毛公山西麓平地北行,“至抱卡村”。
  卡,海南话“脚”。保国农场场部以东、保国水库东南不远有“保脚村”,自然就是抱卡村。村后即山,山名“保卡岭”,与任政岭-毛公山连成一气,这列山以保卡岭最高,海拔834米(当代有人说是834.1米,与毛公山及当年中央警卫团番号暗合)。村北不远,就是保国农场第五队。
  第五队北行,越过一片水稻田,“又出田度石门”。这个石门,位于保国水库北岸的保显农场第八队以北不远处,两座山紧紧夹着一条孔道,非常险要。从地理上说,这片连绵十余里的东西走向山地,是宁远河水系和昌化江水系的分水岭。
  光绪《崖州志·关隘》载:
  "(合面岭)又二十六里有石门,亦两岭对峙。皆属险要,为由沟口偏东入黎峒必经之路。若剿止强、止讼诸峒,欲从此进退,必潜以兵据之。分置三营于抱古、抱卡、抱显,以断其出援设伏之路。再置一营于抱浩,以回后路,或可化险为夷矣。"
  我在保显农场呆过十年,从没到过第八队。此次踏勘开了眼,古志所载的又一个兵要隘口,原汁原味呈现眼前,车子就从孔道进出。
  在1993年的乐东大比例尺地图上,保国五队与保显八队之间是标有一条小路的,正是古通道遗存。但本地老工人说,这条平路已被水稻田割断,田埂还能徒步穿越,但摩托车已走不通了。
  出石门北行不远就是志仲盆地,地形不再险要。几公里外抵达保脱村,古属保显峒,保显农场场部在其东不远。《崖州志》说的,应该是这条通道从保脱村到志强村,再北行志仲,其实保脱村西行就已是志仲地界,不属志强了。
  志仲盆地沿志仲河各支流展开,地形开阔,西北有河谷通往乐东盆地,路亦不险。保显是该盆地的地理重心,从崖城到保显,一天程距;从保显(不经抱由)到三平(俞大猷建议设“参将府”的大概位置),又一天程距,解决了军行夜宿。
  这就回答了俞大猷和海瑞建议在“抱显”设县的理由。
  
  【图20 1960年美国军方《崖县》图局部,崖城至志仲公路线。】
  
  【图21 在卫星地图上追溯的明清古通道一:崖城至抱浩。】
  
  【图22 在卫星地图上追溯的明清古通道二:抱浩至志仲。】

  九、公路线,昙花一现

  现在,我们看光绪《崖州志》对这一路“村峒”的记载,就很清楚其顺序和体系了。古地名后加方括号的,是当代地名:
  "由城东北岭后迤入二百里,村峒凡四十有五:大笼【大隆】、卡把、抱浩【老雅亮】、抱打【新雅亮】、抱道、晨勉【明善】、止强【志强】、止讼【志仲】、屯配【谭培】(小字)与西黎交界【按:这一段是“东北路”主线】。
  "由抱浩向东渡河:陀䇭【青法】、南夏、抱古【保国】、抱卡【保脚】、抱显【保显。按:这一段是“东北路”辅线,下面是保显峒深处】、抱喷【保芬】、小营(小字)新村、旧村【今亡佚】。仰斗、嘉合【加河】、马蕊、莨䇭峒(小字)只霞、岐仔。大岐【马咀岭后,属保亭县】(小字)二峒光绪十三年来纳粮归化。"
  可惜的是,该志列出“止强峒属村”十三个,除了“抱虽”在大路,已经消失外,其余亦无一能在当代地图判读出来。按1938年的地形图,该峒几乎尽占南文河源头四条溪流地域,即今保国农场场部、明善村与志仲保显路口之间。
  1960年,美国军方出版了一套《25万分之一中国图》,中英文彩色,其中海南岛西南部图幅,名为《崖县》。自从1950年国民党败退海南以后,两岸形势二十余年一直在交战状态,大陆方面的资料美、台方面难以收集。所以,这套地图主要基于1936年至1938年的五万分之一地形图缩编,但也增加了一些后来的新情况,比如公路。
  该图以竹节状红白相间线标示的“松路面晴雨路,二车或三车道”公路,只有寥寥两三条,其中一条从乐东县城经志强、大龙至崖城,与乐东县志记载日军所修的“抱逸线”走向相同。
  这是唯一标示有从乐东到崖城公路的地图,其走向,与本帖这条“东北路”主线大同小异,大有必要录在本帖。图上,凡《崖州志》“东北路”曾经列名的居民点,我打了篮圈以资醒目,自南至北分别有崖城、大龙、抱打、陀(头)䇭、晨勉、只强六处。
  抗战胜利后,这条交通线就中断了。1954年的海南黎苗自治州简图,这条线被标志为“未修复”,其中“抱浩”(老雅亮)至崖城一段,后来一直都没有修复,直至被大隆水库淹没。所以,这段很难走的公路在历史上只是昙花一现。

  ■声明:本帖图文均为原创,转帖引用,请注明出处。剽窃必究。

打赏

1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2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杆子gg 时间:2019-01-03 13:01:40
  帮顶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9-01-03 13:03:14
  拜读
作者:远山1远水 时间:2019-01-03 13:21:11
  风景不错。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13:23:14
  楼主有心人,帮读人文地理好文章。
  为楼主补图,文中抱浩村应在这片水面下吧。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13:28:17
  今天堑变通途,风景独好。
  读楼主文章,方知古人多艰辛,条条山道,全靠两条腿……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13:29:02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13:30:47
  旧道已没入水下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13:31:33
  

  
我要评论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13:40:43
  陀陀荖岭?

  

  
我要评论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13:43:30
  毛公山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13:46:45
  宁远河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13:48:20
  

  

  

  
作者:LVYESHE 时间:2019-01-03 17:32:28

  水声天南,羊栏镇里通往保国农场育才雅亮这条道,当年时常走呢,一下雨路就水淹了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9-01-03 19:57:32  评论

    是的,十多年前我也走过,当时高高的新桥墩已经在兴建。可惜天快黑了,要赶回三亚,没停下来拍摄。至今后悔。
  • 水声天南: 举报  2019-01-03 21:23:41  评论

    评论 多港峒客:那次徒步独行,不舍美景,桥上桥下流连半日,拍得许多美图,拜读好帖,此几幅图正好用上了。
我要评论
作者:LVYESHE 时间:2019-01-03 17:34:16

  楼主行文精彩,留图更是珍贵,收藏

作者:赵苑 时间:2019-01-03 19:47:49
  考证有据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1-03 20:04:04
  谢谢楼上诸位朋友的热情鼓励!
作者:文了没有景 时间:2019-01-03 20:20:52
  赞一个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21:26:20
  天堑变通途

  

  

  

  

  
我要评论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3 21:40:03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9-01-04 14:41:46
  314省道天涯镇到保国农场一路风景美,但进入乐东段,千万要小心,各种测速陷阱。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9-01-04 14:42:29
  @水声天南 2019-01-03 21:40:03
  
  
  
  -----------------------------从此处到崖城有多远?
  • 水声天南: 举报  2019-01-04 17:42:08  评论

    @猫小孩 这个叉路口是在314省道育才区政府往雅亮方向1公里多处,往崖城这条道我没走,估计不会太近,4楼第2笫3图水面尽头是从雅亮桥上看到的大隆水库大坝位置。
  • 猫小孩: 举报  2019-01-04 22:48:51  评论

    评论 水声天南:谢谢
我要评论
作者:yujia3002a 时间:2019-01-04 16:08:44
  五指山山脉,尖峰岭山脉是保护仅剩海南唯一“热带”地区的功臣!台湾的维度不高,但因为山脉的原因,台湾的气候分成冬天、秋天、夏天,这就是山脉的功劳,我们切忌不要挖山建机场,保护好祖宗历史财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1-04 18:06:15
  主帖图22上的“抱古”,宁远河水库大坝上游也有一个地名抱古,七几年修了一座水库,因此得知其名,也因此崖城古城门外再无汛期水患。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9-01-17 22:17:19  评论

    是的,不止一处“抱古”。现在崖城平原以北的大水陂就叫“抱古水陂”。黎胞村名朴实,常以地势、动植物命名,所以屡见同名村寨。
我要评论
作者:ty_发放1 时间:2019-02-28 11:00:00
  美美的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02-28 11:46:20
  关注进展
作者:36youran 时间:2019-02-28 13:32:53
  宁远河看上去那么宁静
作者:heyblack2012 时间:2019-02-28 16:21:50
  好好好,收藏细读。
作者:李建国AB 时间:2019-02-28 17:02:40
  非常详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