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汉至唐,琼南郡县疑点探讨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2-18 08:11:29 点击:2062 回复:3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悔不早些拜读李勃教授的《海南岛历代建置沿革考》,否则可以少走些弯路。该书筹备、编撰前后凡十年,做了大量令人敬佩的深入研究,澄清不少问题,读后常置案头。
  不过,中古海南史料亡佚太重,历代转引又时有失真,建置沿革依然存在未解之谜及可商榷处。即如琼南一地,在下与李教授某些结论就不尽相同,本帖主要探讨与古崖城相关部分。
  
  【题图:儋州故城永定门的数码图案,借以表达中古琼南意象。】

  ■西汉:临振县

  景物近浓远淡,历史也是如此。西汉是华夏政权进入海南的试验期,隋唐则是琼南开发的启蒙期,能存留下来的史料十分稀少,一些记载又彼此相悖,考据难免困扰多多。
  首先,汉代“临振”郡县的设置,就不易厘清。
  人们通常说崖城有两千年明文记载的历史,具体依据,是汉代建置的临振县。
  虽然《汉书·地理志》无载该县,唐《元和郡县志》关于海南部分的原文,也已亡佚,但北宋地理总志《太平寰宇记·卷一百六十九·振州》录有该县信息:“宁远县,二乡。汉临振县地。隋置,州所理。”该节载琼西延德、临机二县,亦属“汉临振县地”。
  南宋地理总志《舆地记胜·卷一二七·吉阳军》在“废延德县”“废临川县”条,也称这两县亦“本汉临振县地”,并注明是引自唐代《元和(郡县)志》的资料。
  “汉临振县”现存最早出处就是如此,县治在何处,未见记载。
  李勃教授的《海南岛历代建置沿革考》,史料搜罗详尽,思辨清晰,体系周全。书中历举史料,考证汉临振县“辖区包括后来的宁远、临川、延德、吉阳等县地,相当今海南岛的南部和东南部”,同时又考据了汉代十六县中十四个县的大概位置。至于陵水县以及后来改名临高的临机县,是否果属汉代临振县,《沿革考》未正面论述。
  楼主从这些汉县的地理分布中发现,乐罗县与临振县辖区有重叠可能,“山南县”如确实在五指山区之南,与临振县辖区也可能存在纠葛。同时,仅仅是十六县之一的临振县,因何幅员却如此广大,令人惊奇。
  至于汉临振县的治所位置,李教授引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临川废县,州东南百三十。刘昫曰:隋所置县也,属崖州。或曰:本临振故县。隋开皇十年以临振县赐高凉洗夫人为汤沐邑,即此”的记载,认为“隋唐临川县既然‘本临振故县”,则汉临振县故址也当在此,即清代崖州治(今三亚市崖城镇)东南百三十里”(《沿革考》45页,2008年《文化大系》版,下同)。
  楼主对此尤不敢苟同。顾祖禹乃清初人,“或曰:(临川县)本临振故县”这句,并非刘昫原文,自隋唐以降均无史料可以援引。退一步说,即使前志有载,隋唐也不止临川一县地域属于“本临振故县”。既然《沿革考》已证隋大业六年废临振县设临振郡,“临振郡领宁远、临川、延德、陵水四县,治所在宁远县”(见下文),可知临川县不过是大业六年才设,是临振郡下属四县之一,将其等同此前的隋代临振县(其时全海南只有四个县),逻辑不通,也有自相矛盾之嫌。
  《读史方舆纪要》“或曰”将临川等同临振,可能源自某次撮抄错误,若据此,难免导致县治位置大错。
  由于史料欠缺,“汉临振县”模糊之处甚多,这是无奈的事。
  
  【图1 古远琼南,常常山海相依,南来华夏农耕文化圈要慎重寻觅居住地。】

  ■隋代:临振县、临振郡

  到了隋代,再次有临振县,最早应见于《隋书·谯国夫人传》。
  隋高祖灭陈于开皇九年(589),冯冼夫人率“十余州”众归服,“高祖嘉之,赐夫人临振县汤沐邑一千五百户”。《北史·谯国夫人冼氏》所载事迹与《隋书》基本相同,应源于后者。冼夫人卒于仁寿初(601年)。
  宋《舆地纪胜》转引唐《元和郡县志》:“炀帝大业六年(610),开置珠崖郡,又置儋耳、临振二郡”,临振郡“唐改为振州”。
  然而奇怪的是,不仅西汉“弃珠崖郡”之后直至陈亡,历代都没有重设“临振”的记载,而且《隋书·地理志》有“珠崖郡”十县之名,临振郡、临振县却不见记载。
  史料这种相悖,造成后世迷雾和解读争议,是很自然的。
  到了武德五年(622),“唐改隋临振郡为振州,治宁远县”,见于唐胄《正德琼台志·卷十三》,并注源自“据《一统志》;见州《沿革》”。不过唐胄并不认同这个“改郡”说,在“州《沿革》”中不再引《一统志》,对振州建置不再提“改”,直接表述为“立”:“唐高祖武德五年,立崖、儋、振三州”。两说俱存,体现了一种慎重。
  《海南岛历代建置沿革考》对隋代“临振”县、郡建置,均持肯定态度,认为:开皇十年(590)文帝赐洗夫人汤沐邑时,本岛设崖州总管府,属县至少有义伦、临振、武德三县。大业六年(610),全岛重新分置珠崖、儋耳、临振三郡和十四县,废临振县。临振郡领宁远、临川、延德、陵水四县,治所在宁远县(治今三亚市崖城)。(《沿革考》152页)
  至于临振县治,《沿革考》再引顾祖禹那句“或曰:本临振故县”,并引《历代地理志韵编今释》卷六之“临川”条:“唐县,岭南道振州……今广东琼州府崖州东南八十”,认为“隋临振县治故址当在今三亚市崖城东南八十里。这就是洗夫人的‘汤沐邑’故址”(《沿革考》155页)。
  对此,楼主同样不敢苟同,理由见前述。临振县改郡,治所就忽然从“临川”改到“宁远”,缺乏理据,而且,临川县距离“城东南八十里”是错的,上文距“东南百三十里”才是对的,今日三亚市区的临春河(东河),就是隋唐“临川”古名的延续。
  海南临川县是唐代独有,县治未有迁徙的记录,五代就废除了。简单地照引不同的史料,就会导致同一个县治“飞来飞去”的尴尬。
  
  【图2 冼夫人,粤西、海南广大土著千年共奉的“圣母”。】

  ■唐人误录之疑

  楼主试作如下综合分析:
  在李教授《沿革考》中,“汉临振县”地域与隋“临振郡、临振县”地域,以及相沿的唐“振州”地域,均高度相似。隋代以前的所有“临振”建置记载,现存所见均源于唐人所撰的地理志中。
  唐胄在《正德琼台志·卷三》,分析“唐《地理志》‘振州本临振郡’,而隋志郡县俱无之”的根本原因,在于“若《谯国传》则撰于唐人,其曰‘赐临振县户’者,犹云赐临振郡之县户也,盖指言当时所赐宁远、延德之县地耳。”言下之意,隋“临振县”并非实有的行政机构。
  不能排除唐胄之疑,即唐人无意中将当朝建置的地域概念代入了前朝事迹。这在史料辗转撮抄中是屡见不鲜的。以地域论,隋“临振郡、临振县”都等同唐振州,彼此相距不算久远,姑存勿论;但“汉临振县”,一县地域相对于汉十六县的反常广阔,就尤为可疑了。
  关于宁远县,《旧唐书·地理志四》载“宁远县,州所治。隋旧。”因为《隋书·地理志下》有载宁远县,“隋旧”可靠。而汉、隋临振郡即使确有,其治所仍然以宁远县治,即今崖城为是,一脉相承,绝非顾祖禹所言的临川。
  关于宁远河,现存最早记载应是《新唐书·地理志七上》:“(振州有)县五。宁远,下,以宁远水名。有盐。”既然县以水名,则隋代已有宁远县,自然就有宁远水之名了。
  总的来说,唐以前关于琼南的建置记载尚欠明朗,史料参差;进入唐代,记载比较统一,情况就明朗多了。这反映出公元六世纪到七世纪初这一百年间,即南北朝后期到唐初,琼南回归中央政权还处在建置草创的阶段,形式上有了郡县,实际上还是以土著领袖自治为主,其中最大的代表就是冯冼夫人。
  
  【图3 以当代卫星地图为底图,追溯宋元吉阳军军城一带。黄色虚线是古代岸线,“军城”即唐宁远县治所在,“城东”当为唐吉阳县治所在,居吉居阳,地势清晰。】

  ■唐代:吉阳县

  不过,唐代琼南设置还是有模糊不清处,主要是吉阳县。
  贞观二年(628)设“吉阳县,在州城东。后废,为宁远县儒学。今亦废”(《正德琼台志·古迹》)。唐吉阳县方位的另一记载是“城东北九十里”(宋《太平寰宇记·卷一六九》),至于宋吉阳县,则在距离更远的藤桥河口。
  自唐至元,六百年间琼南陆续有以“吉阳”为名的郡县建置,吉阳军自古管辖南海,乃至当代南沙群岛的“吉阳礁”亦由此而来。
  “吉阳”是什么意思?未见有人探究。
  “名不正则言不顺”,古人对州郡取名从来慎重。阴阳是我国古代重要的概念,以至引申为一切事物的矛盾对立面。“阴阳”字面含义有多种,地理上例如水之北、山之南,皆称为“阳”,反之则称为阴,还有物体之突出为阳,凹入为阴等等。
  凶吉也是我国极其重要的一对矛盾概念,含义在远古就已明确,“吉”无疑是正面、幸运之祝,但在古代风水中还用作分析地势,例如河流的凸出岸为“吉”,凹入岸为“凶”。这个稳定而重要的区分,包含了我国古代地理科学的某些精华。
  “吉阳”字面集中了两对重要矛盾概念的正面,含意上佳。清代探花张岳崧在受邀作《重修崖州学宫碑记》中,借赞新迁学宫之选址,有意无意地诠释了“吉阳”之意:“乃卜吉城中,居高居阳,据有形胜”。当时学宫即今学宫,故吉阳军治署之西,州治据有“居高居阳”的上吉形胜。
  唐初吉阳县首次出现了这两个字,必非无因。其对应地势,无疑符合位置“城东”之载,即崖城以东,今城东村及崖中图书馆一带。崖城在宁远河北岸、凸岸、同时又是高埠,唐人对这个地势有清醒认识,这个命名是对崖城地埠“形胜”的归结,因而,宋元数百年一直以“吉阳军”为琼南总括。
  不过,古崖城弹丸之地就集中了一州两县的治所,不尽合理。但吉阳县若在“城东北九十里”(李教授认同此说,《沿革考》187页),计较里程,位置当在今三亚市高峰乡、六罗村一带,连片深山,唐宋时代根本不具备设置县治的条件与必要,岂非更不合理。况且,那一带并无可与“吉阳”含义相符的地势,显不足信。
  唐吉阳县位置,历代传抄无疑曾发生错漏。除非重新发现类似《元和郡县志》一类原始记载,否则孰是孰非已难确认。
  
  【图4 崖城中心学校,宁远河口冲积洲原始地貌最高处。楼主考该地块是隋唐以来历代州郡官署所在,图左侧大门内位置尊崇,按相关史料当为唐宋冼夫人庙。】

  ■《新唐书》户数之误

  唐初,在广阔琼东琼南努力设置州县,主要考虑等距军事控制,保障“通海夷道”,理念是以华夏声教,守边塞之城。州治县治只是具备必要生存能力的军事行政型小邑,往往只是孤城一隅,茅茨数十,羁縻土著豪强而已。
  自隋到南宋中期数百年间,琼南无论是州郡还是州治,社会规模一直不大,是个典型的荒僻小郡,发展迟滞。相应地,留存至今的具体史料不多。唐宋将海南作为贬窜“远恶州军”的政策,使贬官文化成为琼南重要的历史遗产。
  唐宋琼南的荒远落后,可以从户数记载中得到印证。海南唐代户数,据《正德琼台志·卷十》转载《(新)唐书·地理志》的户数记录是:儋州3300余户、万州略少于3000户、琼州649户,而崖、振二州均为819户。此后海南方志基本转引这一数据。
  这个记载其实存在重大失真。《新唐书》修纂于北宋仁宗年间,其时崖州之名早已自琼北迁往琼南,造成人们下意识的混乱,很可能将琼南振州户数无意中误录给了琼北的崖州,使荒远振州数字重复,社会重心崖州数字丢失,全岛总户数亦因此大减。
  《旧唐书》载崖州有6646户,是《新唐书》崖州户数的8倍,差距明显,无疑是后者错录。相比于宋代,全岛13000余户,琼北的琼州就占了近9000户。
  因此,唐代海南全岛户数应该不下一万三四千,振州户数只占其6%左右(豪强部曲是不入赋役民户数的),其荒僻不言自明,这应该符合当时情况。
  当朝人不写当朝史,或许是为了力求客观,华夏这个传统有着重要价值。不过隔代写史,一些观念无意中被前移,出现误接误录,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
  今人追溯,要充分考虑史料流传的种种状况,并结合相应年代水文、交通、经济、军事、文化、社会诸多信息综合分析,才能更好地去伪存真,以更接近史实,个别不能确定的,不作断语,让它存疑就是。

  【■本帖图文均为原创,欢迎规范转引。】

打赏

2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5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9-02-18 09:07:45
  学习了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9-02-18 09:24:14
  好,学习!
作者:heyblack2012 时间:2019-02-18 10:01:41
  好贴,多学习。海南不只有阳光沙滩,更有深厚的历史文化!
作者:文浩牛 时间:2019-02-18 10:04:44
  感谢楼主奉献好帖
作者:宝贝栋栋 时间:2019-02-18 10:32:56
  学习
作者:杆子gg 时间:2019-02-18 11:11:34
  三亚版应该多一点这样的文章
作者:楠网岩 时间:2019-02-18 16:39:04
  学习了
作者:赵苑 时间:2019-02-18 17:05:49
  支持楼主
作者:蹲在墙角的宅棍 时间:2019-02-18 18:47:05
  好长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02-18 18:51:53
  增长见识,坐等更新
作者:美丽风情屋 时间:2019-02-18 19:11:15
  点赞何老师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2-18 22:20:03
  感谢楼上诸位层主的热情点赞鼓励!
  感谢崖叔,让拙帖再上久违了的"海南在线首页_发现图文"!

  毋庸讳言,微信抢了论坛很多讨论内容。转几段人我讨论,因未获本人授权,客方身份都虚化吧:
  ——【客】我猜测隋代临振县的命名是音意合译的地名,“临”可能是古壮语(粤,越语)地方之意,“振”可能是今琼中县黎族人自称“振”(我们)之意。即临振是黎人聚居地,黎人(振)之临(地方)。如是,则以前杞方言黎人可能还居住在三亚陵水这一带。
  ——【客】我现在看《崖州志》,很多地名都对不上啦!
  ——【我】解放后几次大改名,很多历史脉络被割断了。明清史料多处记载的三亚临川港,临川河,现在改名临春河,好像雅化了,实际上是把唐代置临川县以来的历史脉络,割了一半。这还算好的,更多的地方是完全割掉。
  ——【客】过于倚重文献资料,缺乏实地调查的成果,往往靠不住。因此我历来坚持文献、田野、语言三重证据法解决海南岛历史文化问题。何先生的路子是对的!中国文献辗转相抄的很多,有些记载未必是对的,需要多找证据仔细分辨才行。
  ——【我】感谢★教授点评!要不落前人窠臼,我的办法第一是坚持“左图右史”尽量收集历史地图,结合田野作业加以分析;第二是充分利用现代科学成果,实行多学科联合考证。我的盲点是比较语言学,没法弥补,这点尤其佩服★教授。
  ——【客】这位★先生留言很专业。
  ——【我】是的,★教授治学严谨,有时为了考证译注中的一两个地名,不惜远赴深山实地考察。
  ——【客】我一直以为这是冷静的治学态度,静观事物出现与流逝,这样的态度是有温度的。不同于所谓的理智。
  ——【我】老师说的太对了!没有满腔热情,何来沉稳冷静。大勇若怯,热情未必体现在感叹号、副词形容词的堆砌,更体现在手术刀尖的精准。
  ——【客】是啊。有些理智,出来的文本预设痕迹往往太过明显,读之乏味。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2-18 22:47:46
  拜读了!
作者:大好人 时间:2019-02-19 09:19:17
  涨知识了
作者:MISS罗 时间:2019-02-19 09:33:26
  好文
作者:北海道08982016 时间:2019-02-19 11:01:56
  深度好文,赞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02-19 12:02:08
  关注进展
作者:冷风影 时间:2019-02-19 12:33:45
  深度好文,赞
作者:ty_发放1 时间:2019-02-19 17:13:05
  支持
作者:景程 时间:2019-02-19 19:06:39
  点赞
作者:戎孤耗远鲁 时间:2019-02-20 13:45:18
  路过看看~
作者:戎孤耗远鲁 时间:2019-02-20 13:45:26
  路过看看~
作者:LQYFY2008 时间:2019-02-20 15:35:50
  作者谈古论今,天文地理,风水堪舆,侃侃而谈,值得学习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2-20 20:59:01
  

  

  
作者:ty_发放1 时间:2019-02-28 10:58:32
  作者谈古论今,天文地理,风水堪舆,侃侃而谈,值得学习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02-28 11:47:04
  关注进展
作者:36youran 时间:2019-02-28 13:33:36
  赞赞
作者:盯着你看e 时间:2019-03-06 14:29:59
  精华啊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4-04 19:44:03
  原来拙帖收获了这么多点赞和好评,真是高兴!三亚版友知音不少,感谢大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