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余年“遮遮掩掩”——崖城南门故事多③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4-18 14:08:44 点击:8420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文明门”是城门吗?——崖城南门故事多①
  科举“风水”悲喜剧——崖城南门故事多②
  百余年“遮遮掩掩”——崖城南门故事多③

  光绪《崖州志》因何对“改门”大事讳莫如深?
  楼主推测:如果编撰者觉得冥冥之中“风水”不可不信,则“国之重器,不可以示人”,明说了,效果就“败”了。相反,如果编撰者遵循夫子正道,不信邪,则要将事件淡化,不让方志为这股离经叛道、甚嚣尘上的“堪舆风水”推波助澜。
  
  【题图】修好后的崖城“文明门”小广场。历史上此门并无城楼。

  (接上帖《科举“风水”悲喜剧》)
  ■九,难解之谜

  “道光改门”如果属实,事件只有《光绪崖州志》能载,那是改门后至海南建省前本州唯一修成的方志了。但是光绪志并不载。于是南门挪移是否属实、挪移的年代和背景,就都只能推测。
  光绪志因何不载,是个挺有意思的问题。
  是疏忽吗?移城门大事照理不该疏忽,况光绪志编纂质量甚高,事件亦不久远。前文谈及不载吉大文碑记内容,吉氏本是光绪志主纂者张嶲之业师,亦是清代崖州本土声誉最隆的儒者,其碑在学宫没受破坏。看来连省略他的碑记也未必是单纯疏忽。方志不是私人著作,除了控制篇幅,亦可能是一州的“舆论导向”掌管者权衡之下,认为应将州学这类“折腾”适当淡化。
  我们华夏文化的正统理论,有不少唯物主义成分。“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认为君子当正道在心,对鬼神要敬而远之,某些风水巫卜未必能登大雅之堂。即使皇帝本人,如果过度崇佛、崇道,都难免受到当时及后世“圣人之徒”的微词甚至面折。唐韩愈以《谏迎佛骨表》而遭贬黜,同时名声大噪,始终站在道德高地;而丁谓贬崖的第二大罪名,就是“与巫师出入,行为涉于妖诞”,后世看来,也还是个疤痕。
  本书多次提及古崖城的风水概念。从人与自然的和谐、建筑的协调审美、气候地理的安全舒适等角度考量的“风水”,与古代“五行八卦”一样,确有以传统概念表述及顺应自然规律的正面意义,是我国古文化的精华之一;过此,则难免掺杂“封建糟粕”。暇瑜互见,读者自然能够识别。
  崖州官方也有人对州学过于频繁改动以求“风水”并不认同,何况这次还搞到城门呢……总之一时之间,移门可能居然成为文化小圈子内能否录入方志大雅之堂的敏感话题。
  《光绪崖州志》主事者非常认真。从该志《卷首》可见采访、编纂班子浩大,足有四十余人,堪称集中了一州精英,参与其事。本土四举人除吉大文已仙逝外,余三人均列名编纂班子,以张嶲领衔。这班人中不乏有真才实学、又有新思想的俊杰。
  改门虽是六七十年前旧事,父老却未必忘记,文牍亦未必湮没。方志载不载或曾有一番考量,最终“不载论”占了压倒优势。
  
  【图15】南门重修期间,围蔽板上的公示材料,透露了有关部门对古迹的挖掘和慎重判断过程。

  推测不载的原因是:如果张嶲等人也觉得冥冥之中,风水不可不信,则“国之重器,不可以示人”,明说了,效果就“败”了;而一州士民摸索到这个窍门,实在太悲情太曲折,太不容易,还是让州人悄悄多享用一点吧;相反,如果张嶲们遵循夫子正道,不信邪,则要将其淡化,不让方志为这股离经叛道、甚嚣尘上之风推波助澜。
  于是,学宫诸多改变动作,在方志中只有平淡而简略的基本记述,“尊经阁高耸不宜,呈州拆卸”之后,再无一字。“不登大雅”的改城门,更完全不提。由于方志不载,废科举、绝皇室之后要不了多少年,风靡全州的科举传奇就开始冷却,一代人之后,甚至已经无人知道了。
  《光绪崖州志》虽然只印了区区百套,“分饷州人”,但是从历史的眼光看,其文化承载意义非同小可。笔者再从旁分析,依然难于将改门之事定案,远不如当初张嶲们加一句“道光某年,东移南门以就学宫”之有效可信。
  但即使真有移门之事,细细品味这句话,张嶲们肯加吗?
  
  【图16】2008年,南门古迹发生垮塌受损事故。有关调查认为主要原因是“建于明代的城墙不堪此重负”。本文认为:此门不属明代,最可能修于清道光间,而且一直没有门楼,所以结构单薄,不预承重,也才“不堪重负”。

  ■十,开阔思路

  考据城门,却牵连科举、牵连世俗如此之深,实属始料未及。不过城门成了学宫的外延,看来是铁的事实,无论推测是否正确,学宫风水波澜肯定是古崖城教育史、风俗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通过开城门去改善科举风水,不是什么新鲜事,明代澄迈县就开过:
  “(万历)三十年(1603)知县徐文俊信堪舆家言,谓不利科第,详允开学前南门,名曰青云门,工未成而罢。天启间知县周长详继开之,以海警暂塞。崇祯十一年(1639),知县田寓国、教谕曾宜高复开之,名曰文明门,建文昌阁于上(康熙四十九年本《澄迈县志·卷二·城池》)。”
  请看,三任知县前赴后继数十年,非要为学宫开出个直通城门,也叫“文明门”,不过,城楼还是不叫尊经阁。城门写入县志,还录有成批碑记诗作。张嶲们要是当年看到这部县志,就应该无须纠结,无需“遮遮掩掩”了吧。
  乾隆以降,华夏皇朝在意识形态上已日渐整体落伍,清末国势更是不堪闻问;而科举之弊,百年来人们早已批评透彻。时至今日,对前人的种种悲喜剧我们已懂得不再简单臧否,只作为历史去探究去尊重,就可以了。
  南门挪移的另一个可能时点,更早,是上文提到《乾隆崖州志》所载的:“康熙十一年,知州张擢士创建南城楼、重建西城楼”。
  何谓“创建”?必是以前所无。崖州三门早在明代就都有了城楼,除非挪移新筑,才勉强算“创建”。当然,这个解释未免牵强。
  张擢士这次重修,是因为当年崖城遭了大洪水,城垣房屋坍塌不少,《乾隆琼州府志》记作次年重修,至少当年修不完。此前崖州持续十余年的大战乱过去不久,正在艰难恢复。顺治至康熙前期崖州灾祸频仍,海禁严厉,张氏的两位前任都曾向上宪乞请减免州民拖欠的课米课银,其中一位知崖州八年的梅钦,竟累死在任上。所以,张氏非必要是绝不敢大兴土木的。
  除非洪水使南门整个垮塌,甚至墙基都发生了沉陷,张擢士才会移位重建南门,但这在出土南门中并无迹象。因此,我们可以简单理解为:南城楼垮塌已久,明代地方志也亡佚,都忘了,所以是“创建”。
  
  【图17】新老“文明门”之间,是纪念钟芳的“世科”牌坊。这个环境优美有古风的新广场很受外地游客和“候鸟老人”的欢迎。

  如果再过三四十年,挪移南门就又有了说得过去的原因。因为东关高度繁荣,城市重心早已东移,城门东移一下,可以方便州民活动。
  挪移南门更上一次的可能时点,就是明末崇祯十四年(1641)的大修了。同时还将城墙整体加高了三尺,算得上是洪武以来的最大修城动作,移一下城门在这个工程中根本不算什么事。
  这次大修,由著名清官瞿罕经手。瞿罕善政多多,如:向自己的既得利益开刀,把惯例送州官的每年三十石“黎米”给免除了;任满临走,公开随身唯一的小箱说:“诸位若发现里头有一物出自崖州,任从你们拿回去。”
  这次修城的原因应该是晚明地方的严重不靖。万历间琼南就曾经发生大型“黎乱”,州城被围攻将近两个月。时任州牧邬若虚“增城浚濠,与总镇协力拒守,裹甲不解者五旬”。州官本人都五十天不解甲,难以想象,总算渡过危机。不久又是“海寇引倭蹂躏崖土”,情势更险,邬若虚拼死守城,自分城破必以身殉,告夫人早自为计。夫人亦已物色洁净水井,为免受辱随时准备自尽。最后,海寇知不可犯而退(《光绪崖州志·卷十七》)。
  从这些场景可见晚明崖州社会之强烈动荡不安,民生凋敝。城池在多次备受冲击后已严重损坏,大概重修报告拖延多年,才备款落实。乾隆志载瞿罕是“奉诏修筑”,但其时李自成、张献忠起义已成冲天之势,三年后明朝就灭亡了。
  瞿罕办事认真,城应该修得很好,只是没人来得及欣赏这座空前高耸的城池,更无记载留存,可惜。改朝换代连年战乱,死伤沉籍文档湮没,新城垣也塌伤累累。移门的事即使有,谁会记载?然后大乱接踵,就难免遗忘了。
  
  【图18】学宫内,视线开扬,南门外本是河滩没有建筑。古人认为从“大成殿”举头就能直看南山,是崖州科举至关重要的“风水”。

  以上移门的各时点,都只是推测。各种假设都很难解释城门因何正对着参将府,为之拱卫,这无疑是一种僭越。只有学宫供奉孔夫子牌位的大成殿,还有资格享受这种“待遇”,所以只有道光三年以后的移门,才不算违制。
  不过,也未必绝对。从万历到康熙前期的几十年,崖州形势特别险恶,官民都在历遭劫难。这时修城,无奈之下是否会采用了风水师的说法,即:南门北楼的直贯通格局“煞气太重”,需要移门一泻;而将南门与武官府(明后期为参将署,康熙时为游击署)相连中轴,能一振武备雄风,以压煞气,转危为安。
  明清都是铁打的府署流水的官,与参将本人“僭越”与否无甚关系。洪武之严酷已淡忘,连年情势不妙,于是乎咬牙移门,而且移了也不张扬……
  2011年出土的南门,给崖城历史爱好者出了个斯芬克斯之谜。谁都不认识。没有户口,没有档案。唯一的身份,是有人还知道它在老城圈中轴线上……由于方志并无改门之载,以至笔者多时以为只有它,才是真的南门,“文明门”只是今人出于某种时髦动机的移位“打造”物。当代这很常见。
  后来向多位前辈请教核实,才确信“文明门”是真古董。只是由于其名字、出生等“身份数据”可疑,又穿错了衣、戴错了帽,看去反而像假的了。
  进一步推测:前人既能“不动声色”地移动城门,就不能“不动声色”地把学宫的门匾装上南门吗?重修前的南门,就不能有“文明门”匾额吗?
  假如不是建省后海南政府那块“保护范围”汉白玉碑,还真不容易否定这两个假设。
  南门这个哑谜提醒我们:你知道得再多,也不如你不知道的多。
  本书初稿完成后,笔者在中山图书馆特藏部发现一份晚清《崖州舆图》,明确绘出州城两座南门,终于将“移门”史实予以定案。而且新南门确实没有城楼,这与拆除学宫文明门的尊经阁,出于同一考虑,就是避免遮挡通往鳌山的视线。老南门倒有城楼,名“奎楼”。奎通魁,正是科举幸运之祝。
  
  【19】笔者发现的晚清大型彩绘《崖州舆图》(局部),可见崖州城两座南门,是直接反映“移门”史实的唯一史料。

  ■十一,尾声:【考据笔记】寻回不易

  海南建省以来,朝野为了弘扬崖州古城的历史文化,做了大量艰苦工作。如果修整南门有过什么纰漏,恐怕主要是研读史料的“软功夫”没到火候。
  重修城楼及学宫,是一方贤达共襄的盛举。当年三亚不但资金紧张,正宗的地方志史料也不好找。能找到的,或许仅仅是1983年重印郭沫若点校的《光绪崖州志》而已。至今,很多相关文字提起该志都直称《崖州志》,不加朝代,说明此前的各版州志甚少闻达。当时史料和理论贫乏是难免的,但此事能自始至终按照维修古迹的方针运行,已属难能可贵。
  民初以来,持续数十年出现对传统文化的鞭挞毁弃扩大化偏差。在琼南,以重建南门和学宫为两大标志,开始了对自身历史的保卫、寻回之旅。两大项目成为古城公认的标志性建筑物,为提振崖城的文化地位立下汗马功劳。从此重视了对古城原貌的保护,很少再有重大人为破坏发生。在各地历史风貌减损特别剧烈的随后二十多年,这绝不简单,值得充分肯定。
  “文明门”所张扬的寻回历史的意愿,与它在寻回实践中受时代局限而难免出现的错失,是两码事。后者,可以从容商榷;前者,永远值得尊重。
  撰写本书最为纠结的就是本章。晚辈后学要否定前辈苦心经营的“文明门”与“尊经阁”两个庞然大物,压力太大,但又事关机枢,骨鲠在喉不能不说。
  
  【图20】徐鸿才先生的《崖州古城景观图》,代表了今人对古城的美好追忆。这是画家2014年的新绘局部,已明确标示出官署、庙宇牌匾。画面客观表达了学宫与南门构成统一中轴线,还能体会到南门离开真正的中轴线大街(图左侧)东移的情况。

  脱稿后,友人惠赐2010年版光绪《崖州志》。在卷首《再印<崖州志>校对说明》中有一条:“郭沫若按语‘南门无名,亦可异’。今人将‘文明门’碑石,嵌于城南门额上,实是误会”。郭老是看过文明门及南门原状的,他怀疑不匾南门“当有缺文”,实因未能查阅《正德琼台志》。后者在崖城匾两门十六年后成书,时序非常贴近,南门同样无名,所以“缺文”猜测无据。
  对今天的文史专家来说,申明文明门及尊经阁均系学宫建筑,其实并不困难。我心理压力大减。谁没错?都错过。改了就好!
  但是忧虑却依然。明知“误会”因何仍不改?《校对说明》已“谨此明正,以免讹传”,为什么对原貌依然集体失语,“讹传”却愈演愈烈?
  古迹是否应该“修旧如旧”,一直存在争议,各地“修旧如新”的甚多。这且不论。琼南荒远,古迹难免朴拙逼仄。崖城即使选择“修旧如新”,适当铺展雄壮,再籍古门碑提高身份以利旅游经济,历史原貌也应公开展现文字说明。这是对先人、对历史的尊重,也是对国际旅游岛学术水平的一个伸张。
  崖城南门历经磨难终能存世,是分量很重的一个古迹。地理上,她堪称千年不变的华夏最南门,是老天爷给琼人的一份厚礼,也是对“南门无名”的最好脚注。“南门”正好,无需另行冠名。
  随意“改造”,违反古建规制,将真古董改成假古董,实是得不偿失。今天,孔子学院遍布五大洲,洋人也不乏资深汉学家,有一天问起尊经阁怎会上了城楼,我们如何解释?今既知有“奎楼”,何妨顺势而为?
  随着“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意识深化,对历史原貌的尊重意识,能否越来越明确?取下两块“误挂”的牌子或对其公开“明正”,不会遥遥无期吧。

  (本系列帖发完,多谢关注!)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9-04-18 14:10:49
  感谢何老师大作
作者:赵苑 时间:2019-04-18 14:28:56
  崖州文明门重修了
  希望能给三亚学子带来好运
作者:宝贝栋栋 时间:2019-04-18 15:10:11
  全部三篇都看了 真的好厉害
作者:越越2003 时间:2019-04-18 15:14:58
  崖城古城门还有这么多故事是我们不知道的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9-04-18 16:17:22
  好文收藏
作者:杆子gg 时间:2019-04-18 16:24:24
  学习来了
作者:MISS罗 时间:2019-04-18 23:36:20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4-19 08:21:27
  拜读好文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19-04-19 08:22:55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4-19 12:01:31
  第一次看到大红崖城南门是1998年,以后多次路过。那几年发烧摄影,到海南随身必有单反、长短镜,对文史却未有认识。但从没举手拍过它,感到太假,也难看。
  这次重修,好多了!
  • LVYESHE: 举报  2019-04-19 13:26:03  评论

    以前那个红门虽丑却真实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9-04-19 21:09:49  评论

    呵呵,那是1990年代以后的“真实”。把清代任何一位崖州州官唤醒,一看到这红墙黄瓦,登时就能把他吓晕回去。谋逆大罪,分分钟灭族的。
我要评论
作者:jlwgsgl 时间:2019-04-19 12:15:16
  修旧如旧,这个全新的已经没有啥味道了
作者:hmin1210 时间:2019-04-19 13:56:01
  好文章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4-22 22:23:25
  抱歉,一不小心,用错了徐老的插图。那本是一大横幅,在徐老家拍摄了若干段。帖子那段画面表达的是崖城东关及东郊,这幅才是官署区。重新附上图说。
  
  【图20】徐鸿才先生的《崖州古城景观图》,代表了今人对古城的美好追忆。这是画家2014年的新绘局部,已明确标示出官署、庙宇牌匾。画面客观表达了学宫与南门构成统一中轴线,还能体会到南门离开真正的中轴线大街(图左侧)东移的情况。
作者:断崖如我 时间:2019-04-23 09:26:59
  “……开文明门于前……”(光绪《崖州志》载)
  “……改做庙门,开文明门于前……”(吉大文《重修学宫碑记》载)
  意思显而易见,就是在学宫前面的城墙上“开”出文明门,既做城门,也做学宫正门,
  这是十分清楚不过的事情,所以各种记载都以“开文明门于前”寥寥几字一笔带过。
  而且“在城墙上凿出文明门”的先例还有:广府的最高学宫广府学宫,以及离崖州不远澄迈学宫先例,并且这俩学宫早在明代就开了文明门,崖州学宫开的还算晚了。
  但楼主却坚称崖城学宫文明门非城门,开文明门还遮遮掩掩百年,实在令人费解!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9-04-23 23:35:27
  拜读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4-26 10:29:34
  对于某些持续质疑,楼主曾在微友小范围内作力所能及的解释,但是,当止则止。

  我没有义务说服他人,只有义务约束自己——

  遇到反诘 有错必改 有疑必存 无错不语

  只问道 不争胜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