殴打送站老人致死,海南高铁检票员被批捕

楼主: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05-18 07:35:49 点击:2270 回复: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56岁的邓大楣在海南西线高铁尖峰站站前广场上倒下。昏迷片刻后,他苏醒过来,数次呕吐。送医时,他再度陷入昏迷。
  几米外,殴打邓大楣的检票员裴某璟蹲坐在一辆警用摩托车上左手持烟,面无表情。



  ↑邓大楣晕倒在地,裴某璟坐在警用摩托车上吸烟
  邓大楣系福建人,在海南从事花卉生意13年。其长子邓自立告诉红星新闻,2019年2月11日,他携妻儿准备乘车前往海口,然后返回福建老家。那日父母前去送站,并进入检票口;弟弟邓自仲停车后赶到,但在检票口被检票员裴某璟拦下,之后二人发生争执。

  争执过程中,邓大楣被检票员裴某璟打倒在地。海口市人民医院乐东分院《抢救记录》显示,送医时,邓大楣因急性颅脑损伤昏迷。经多次抢救无效,邓大楣死亡。
  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铁路公安局海口公安处一份编号为“公(刑)鉴通字﹝2019﹞07号”《鉴定意见书通知书》显示,邓某楣死因符合在慢性肾炎及肾衰竭的基础上,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发作致循环、呼吸衰竭死亡;发生纠纷及殴打可诱发其冠心病急性发作。

  5月15日,海口铁路公安处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裴某璟涉嫌故意伤害一案侦查已终结,目前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送站者与检票员起争执
  2006年,邓大楣离开福建,到海南乐东投资,从事花卉生意至今。2007年2月,《海南日报》曾对邓大楣到乐东投资一事进行报道。
  2019年春节,邓自立一家从福建赶来,与父母团聚。2019年2月8日,相聚已有数日,邓自立开始为回福建老家做准备。他购买了两张D7202次动车车票,2月11日上午8时59分从乐东尖峰至海口。
  出发那天,邓大楣的小儿子邓自仲开车送父母及哥哥一家前往海南西线高铁尖峰站。
  邓自立向红星新闻回忆,当日上午约8点20分,他们到达尖峰站,“我与妻子、小孩还有父母从检票口进入车站,但尚未过安检,也就2分钟左右的时间,弟弟停车后赶来。在检票口,检票员裴某璟拦住我弟,不让进入,二人因此发生争执”。
  现场视频显示,裴某璟身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站在检票口处,让邓自仲离开。旁边另一位检票员称,送客者没有票,按规定不能进入。邓自立不断质问裴某璟,“你什么态度”。
  这时,邓大楣走出检票口,告诉裴某璟,“现在是法制社会,不能骂人”。邓自立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检票员裴某璟将邓自立的弟弟从检票口拉出,之后用左臂勒住其脖子向前走。

  ↑发生争执后,裴某璟勒住邓自立弟弟的脖子走到站前广场
  邓大楣再次称,“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不能打人”。之后,裴某璟松手。

  邓自立称,自己拍视频被裴某璟看到,裴某璟转而攻击他,手机掉在了地上。“他用右臂勒我的脖子,并用左拳多次击打我的面部,以致多处淤青肿胀,一处出血”。


  ↑看到邓自立拍摄视频后,裴某璟上前阻拦
  广州铁路公安局海口公安处出具的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邓自立所受损伤为轻微伤。

  同时,在此过程中,裴某璟亦受伤,被广州铁路公安局海口公安处同样认定为轻微伤。对此,邓自立称,裴某璟将其脖子勒住时,他挥拳打了裴某璟的鼻子。
  检票员殴打老人致昏迷

  邓自立挣脱后跑开。但他的父亲邓大楣被打倒在地,右侧太阳穴位置有渗血,但他的父亲邓大楣被打倒在地,右侧太阳穴位置有渗血,昏迷。片刻后,老人苏醒,但数次呕吐,之后再度陷入昏迷中。

  现场视频显示,裴某璟身高超一米八,身材健硕。打人后,他蹲坐在一辆警用摩托车上,左手持烟,面无表情。

  海口市人民医院乐东分院《抢救记录》显示,2月11日上午9时48分邓大楣被接至医院。抢救经过记载,当时邓大楣神志不清、颜面部及口唇苍白、呼吸急促,右侧眉弓可见1cmX1cm伤口,边缘不规整,伴有少许暗红色血液渗出,右前额肿胀淤青。

  ↑医院抢救记录显示,邓大楣因急性颅脑损伤昏迷
  经该院初步诊断,邓大楣昏迷原因系急性颅脑损伤,右侧眉弓、额部软组织挫裂伤,慢行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2型糖尿病、高血压病3级、心律失常……医院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抢救,但当日上午11时46分,邓大楣已临床死亡。

  邓自立告诉红星新闻,父亲清醒时留下遗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事发至今已3个多月,打人者裴某璟一方无人道歉,“高铁站说他们没有责任,是裴某璟的个人行为”。

  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铁路公安局海口公安处一份编号为“公(刑)鉴通字﹝2019﹞07号”《鉴定意见书通知书》显示,邓某楣死因符合在慢性肾炎及肾衰竭的基础上,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发作致循环、呼吸衰竭死亡;发生纠纷及殴打可诱发其冠心病急性发作。

  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批捕
  红星新闻从当地派出所获悉,事发后,该案被移交至广州铁路公安局海口公安处,“目前在走司法程序”。
  海口铁路公安处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警方依法办案,裴某璟涉嫌故意伤害罪,已被批捕,该案侦查已终结,目前已被移送至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广州铁路运输分院审查起诉。
  红星新闻了解到,裴某璟生于1990年,海南东方人。海南西线高铁尖峰站站长曾姓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裴某璟已被羁押数月,在走司法程序,自己不便接受采访。
  粤海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称,裴某璟故意伤害一案已移送司法机关,其对死者家属表示同情和歉意,同时,尊重司法机关的调查结论和法院判决结果;法院作出判决后,公司该承担的责任绝不推卸,该赔偿多少赔偿多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旧情绵绵2017 时间:2019-05-18 07:57:40
  树要皮,人要脸
作者:变色龙虎 时间:2019-05-18 08:28:49
  出人命就事大了
作者:ty_去海南看海 时间:2019-05-18 10:50:39
  安检口是讲规矩的地方,不讲规矩的人会强调态度和礼貌而忽视秩序。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05-18 20:59:06
  老头硬闯安检口是起因,负次要责任,安检员动手打人负主要责任,动车站没有责任,死者家属告动车站胜诉的机率很小,冲动是魔鬼,如果老头不闯安检口,如果安检员及时报警,完全避悲剧发生
我要评论
楼主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05-19 06:42:39
  2019年2月11日,56岁的邓大楣夫妇在海南尖峰高铁站送儿子回福建老家,在实名验证窗口和工作人员发生纠纷,冲突中邓大楣被车站客运员裴某某打伤,送医后不治身亡。

  随着近日事件不断发酵,海南铁路方面于5月16日下午发布了事件通报,称邓大某、邓自某等人为送家属乘车,强闯尖峰火车站实名车票验证口,与工作人员裴某某发生争执并引发肢体冲突,邓大某在冲突中诱发疾病倒地昏迷,经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

  目前,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裴某某本人被依法批捕。不过,海南铁路官方的通报和当事者家属的陈述存在较大出入,事发详细经过是怎样的?尖峰站管理是否存在问题?网传犯罪嫌疑人裴某某在其他高铁站工作时因打乘客被调离,是否属实?

  无票强闯还是管理混乱?

  海南铁路官方通报中称死者和家属当时强闯实名验证口,然而,在邓大楣的大儿子邓自立的叙述中,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邓自立告诉津云新闻记者,他们一家是福建人,父亲邓大楣13年前就来到海南乐东县,从事花卉种植业,目前经营着一个100多亩的花场。邓自立目前在福建生活,过年期间他们一家来到海南看望父母和弟弟邓自仲。

  2月11日,也就是大年初七,邓自立携妻子和孩子准备返回福建,父母和弟弟前去送站,由弟弟邓自仲开车。到车站后,邓自仲去停车,邓自立和父母等人先行进站,邓自立和妻子、孩子持票通过实名验证口,邓大楣夫妇虽然没票,只是送站,但工作人员也并没有阻拦。就这样,邓自立一行五个人都顺利通过实名验证口,待安检过后即可进入候车室。

  这时,弟弟邓自仲停车完毕,也来到了实名验证口,但是裴某某等工作人员却将邓自仲拦下,说没票不可以进站。对于父母顺利通过而弟弟被拦下的原因,邓自立表示,“那天我弟弟刚在地里干完活,身上不太干净,穿的也有点邋遢,而我父亲穿的比较整齐,他(裴某某)看见我弟弟这样,觉得好欺负”。

  据了解,目前我国大部分火车站都已停售站台票,送站人员不得进入车站候车室。在一些车站,如情况特殊乘客确需接送站,须预约并办理相关手续。

  “如果一开始就不让我父母通过,后边我们也不会要求了”,邓自立表示。因此,对于海南铁路官方通报的“强闯”说法,邓家表示非常愤慨。

  冲突升级 由口角到肢体

  被拦下后,邓自仲指着等待安检的邓自立一行对裴某某说,我们一家人是一起的,我就在这送一下我哥。裴某某未应允,邓自仲就往前走了两步,裴某某随后说,你敢进去我一巴掌拍死你。见车站工作人员如此粗暴,邓大楣过去理论,对裴某某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言论”。随后,双方口角增多,气氛紧张起来,裴某某说出去解决,为不影响其他旅客,邓大楣父子三人和裴某某来到进站口外。

  图1/5
  从邓自立提供的视频可以看出,在往站外走的途中,裴某某一把勒住邓自仲的脖子,随后,双方互有指点、口角,裴某某先是说“怎么你们想三个打一个”,后来又说“现在是春运,你们没票,我们是执法”。

  邓自立表示,当时他一边拍摄视频,一边说我要举报你,结果裴某某一把将手机拍在地上,随后勒住邓自立脖子进行殴打,邓自立在反抗过程中下意识打到了裴某某的鼻子。

  邓自立挣脱后,裴某某转身抄起一个近两米长的橡胶警棍,邓自立见状立即躲到了一旁的警务亭后边。随后,裴某某转身攻击邓大楣,“他用橡胶棍打了我爸爸的头部,还用拳头重重打了我爸爸的右侧太阳穴,于是我父亲倒地晕倒,后来出现了呕吐。”

  图2/5
  从视频和图片可见,被袭击后的邓大楣右侧太阳穴处有一处明显的伤口,脸部、眉弓出现明显肿胀,身前有一大片呕吐物。

  随后,家人打了120急救电话,将邓大楣送走进行急救。在送至医院过程中和到医院后的几小时内,邓大楣数次心跳和呼吸骤停,抢救人员多次进行抢救并使其暂时恢复心跳,但最终邓大楣还是不治身亡。

  “车站态度让人无法接受”

  “救护车都来了,车站的人一个也没有帮我们,打架的时候那些辅警还拉偏手”,邓自立表示。

  广州铁路公安局海口公安处的刑事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经过尸检,“邓大楣符合在慢性肾炎及肾衰竭的基础上,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发作致循环、呼吸衰竭死亡;发生纠纷及殴打可以诱发其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发作。”

  图3/5
  邓自立也表示,父亲虽然近一年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和尿毒症等,但每天按时吃药,血糖、血压各方面非常稳定,每天打理100多亩花场也未出现过吃不消的情况,根本不存在偶发心脏病死亡的可能性。并认为犯罪嫌疑人裴某某的殴打和父亲的死亡之间,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

  图4/5
  据了解,事发当晚,铁路方面即派人前往医院慰问逝者家属,表达歉意并承担相关善后费用共计3.4万元。但邓自立告诉记者,事发三个多月,对于邓家“联系裴某某家属,要求对方赔礼道歉,帮助开展民事赔偿”等诉求,车站方面一直没有正面回应,反而经常推诿,甚至做出过“打人是个人行为,与车站无关”的表态。这让邓自立一家感觉无法接受。

  好斗成性?家门显赫?

  记者获悉,裴某某系尖峰车站客运员,属于车站的正式员工,而并非和车站有合作关系的安保公司职员。裴某某主要负责候车室检票口和进站实名验证两项工作,事发当天,他做的是实名验证工作。

  有网络传闻称裴某某好斗成性,曾在东方高铁站工作过,因为打乘客被领导批评后调离,转至尖峰站工作。对此,尖峰车站的上级单位海口车务段党办负责人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尖峰站属于东方站下辖的车站,工作人员流动性比较大,工作调动很正常,但对于网传裴某某有“前科”的说法,这位负责人未予评论,表示“一切等公安和司法部门的调查结果”。

  虽然官方未予正面回应,但不少网友还是从视频揣测裴某某的品行,“凶神恶煞的”“领带也不打,还拖拉着鞋”。视频显示,邓大楣倒地昏迷时,裴某某坐在一旁的勤务摩托车上,若无其事地抽烟,神情傲慢。

  图5/5
  同时,有网友表示裴某某家在东方市家境“显赫”,不少家庭成员都在政府部门工作,称其父在教育局工作,其母在铁路工作。对此,津云新闻记者向东方市教育局进行了求证,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该局计财股确实有一位裴姓负责人,但很多年前就退休了,而且不是尖峰站打人事件裴某某的父亲,而关于二者是否有其他亲属关系,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随着事件连日来不断发酵,海南铁路在官方通报中称,“事发后,尖峰火车站全力做好善后工作……同时在全体员工中开展警示教育”,上述海口车务段党办负责人也表示,不管是什么员工,他们都负有管理和教育的责任。

  津云新闻将继续关注案件进展。
我要评论
作者:南海子110 时间:2019-05-19 09:33:20
  这个姓猆的车站人员和法律之奸是表兄弟关系
我要评论
作者:haonanhai123 时间:2019-05-19 10:22:32
  一方之词,呵呵,不作不会死,要是在美国,美国警方处理更惨
我要评论
作者:大米饭啦 时间:2019-05-19 12:34:24
  硬闯安检口在前,发生争执在后。

  低素质遇到低素质。只是父母血亏了。
作者:heyblack2012 时间:2019-05-20 11:59:21
  在老美硬闯安检口,搞不好直接就给你突突了,这种地方还是要守规矩。
我要评论
作者:qwertyu930 时间:2019-05-21 09:31:33
  硬闯安检肯定是不对 但从另一方面将现在很多地方 城管 协警 保安 临时性的劳务由于吃的国家饭 所以没关系根本进不去 百分百查亲属都是政府当官的 因此觉得自己有后台 所以无法无天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