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有明载琼南地面工程遗迹之最——海南唯一宋代人工河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6-05 15:35:27 点击:2909 回复: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提要】距今770年前,在一位著名“州神”带领下的三亚先人,对海南第四大河宁远河做了一次大手术,新开了一条河道!元代贬崖副宰相专文赞述美景,明清间它既直接哺育了崖城农耕,又作为护城河主体,功不可没。
  人工河一直流淌到建省前夕,本是我国古水利志了不起的一个活范本。2013年初还能拍摄到尚存的大段涸河道,可惜研究与保护双缺位,眼睁睁看着这个史有明载地面工程古遗迹的琼南之最,一片片消失,即将完全毁灭。
  心疼且庆幸。毕竟能及时“抢拍”。我若迟到一年,古迹恐将永难确认!
  
  题图:已消失的经典场面:左侧为崖城城垣遗址西北角,右侧田洋为南宋后河遗迹。

  █七百年前人工河

  南宋人工河,是真的吗?
  琼南华夏文化的第一核心——吉阳军城,即今崖城,宋代农耕文化圈“地狭民稀”,仅局限于以军城、水南为核心的宁远河畔,人们津津乐道的唐宋古崖州、水南村、贬官文化,宋末以前一直都在这个大概只有三四平方公里的小圈子里,天地局促,难于越出。
  宋末,有人第一次以实际行动突破这个狭小的器局。这位历史人物,就是砖砌崖城出现不久之后任军守的毛奎,他的办法,就是给宁远河新开了一条长达八九里的河道——后河,史料有“压河改道”之载。
  毛奎,崖州名宦。明代永乐年间开始,崖人就在南山驿道边修建“毛公庙”,历代重修,持续拜祭了他五百多年,至日军侵琼开铁路时,该庙方被摧毁。仅比“七品芝麻官”高半级的小小州官,受到地方父老如此之高的礼遇,全海南也很罕见。不过拜祭的只是相传神迹,与后河无关。
  其实就城防和发展农耕而言,毛奎的改河工程影响最为深远,但是却最不为后人、尤其是不为今人所知。
  一条全新的河道在知军毛奎手里诞生,并持续流淌了五六百年,灌溉了大片良田,造福无数子民,催生了一些重要的古村落和港口,陪伴崖城从农耕文化的青涩少年期走向壮大成熟期,直至环境变迁,河道逐渐湮废。
  
  【图1】在2012年卫星图上追溯自宋至清古崖城城垣、护城河水系及宋代后河遗迹。明代在西门城楼一望是大片水面,与出海口相接,因此城门名“镇海”。

  哺育了这块文明沃土的母亲河宁远河,曾经有过如此重要的沧桑史,方志有完整记载,却从未为现代研究崖州历史的诸家所关注过。可以说这件770年前的史实,今天对我们还是新闻。
  后河,意为州城之后的河。大河改道,准确地说是新增河道,让原本只在州城东南侧绕流的大河,变成南北两支,前后环绕州城若干里而流。就像从襁褓中张开一支有力的手臂,突破了几百年州城的局促器局,首次为崖州的农耕文化圈打开城北、城西北的广阔发展空间。
  《宋史·河渠志》载宋初开宝八年(975年),琼州府城南五里有“度灵塘”,是为海南规模性灌溉之始。宋末毛奎“后河”,是琼南地区迄今规模水利设施的最早记载,是崖城平原农耕发展史的第一个转折点,而且遗迹宛在,放在全岛考量也是极其珍稀的。
  正是由于规模性灌溉农业的出现,才使得古崖城进入了辉煌的发展期,从一个勉力维持的军政型小邑成长为琼南举足轻重的经济重镇。
  
  【图2】《正德琼台志》崖州舆图局部,宁远河与后河包绕州治。宋末后河的含义,在明初扩城以后,州人理解就不一样。

  █精通舆地毛知军

  “压河改道”是怎么回事?
  《正德琼台志·卷六》对此有记载,在崖州“川类”项下第一、二条:
  “大河水,一名大江,一名水南河,在州北三里北厢。《旧志》:源自五指山,东流转西,绕州之南门,其深莫测,传有龙潜。宋知军毛奎压之,水路随塞为平地,反流城北数里入海。今自三汊河分流南北,环城而下,直抵保定(按应为保平)、番坊二港,合入于海。
  “后河水,注见‘大河水’,即三汊河,分流环城北是也。”
  现存史料中这是“后河”第一次见诸记载,不是明代的事,而是引述“旧志”(应该是宋末元初的旧志)说宋代的事。
  淳佑五年(1245年),知军毛奎将州学(从现在的崖城中学北侧,考据略)移建于城西南,他任职便在这几年间。可见宁远河大河改道,就是砖城完工后的十来年。
  毛奎字子文,一字文通,昭州富川(今广西富川)人。他除了是三亚名胜“大小洞天”的最早经营者,还“能文章,通术数,知地理”,不是简单的读书人,而是位有非凡能力的多面手。
  所谓“术数”,是我国独特的研究天地人相互关系的学说,玄妙深奥,当然亦不无“迷信”成分。毛知军任满后离去,“至南山铺,不知所终”(《正德琼台志·名宦》)。南山铺在今南山文化旅游区北缘公路附近,为明代驿道崖城东行第一个铺舍;不知所终,按通常的理解是“成仙了道”去也。可见毛奎还不是个普通官吏,是位有根基的高人。
  
  【图3】城东三里“三汊河”大概位置,毛知军或在这里开挖引水河道。2013年春拍摄。

  按照正德志的上述转载,毛奎任知军之前,宁远河崖城河段的走向与今天见到的差不多,是在州治城南自东往西流,再西南出海的。唐宋时森林完整,水土保持良好,宁远河河床完美,部分河道“其深莫测,传有龙潜”。
  自古以来一直如此,只有毛奎看出可以改变,不惜动用民力以“压之”,于是原来的河道就被“塞为平地”。这是古代读书人的记述,人工将河“塞为平地”,工作量太大,不可能、也完全不必。只需砌坝让河水“反流城北数里”,从州城北缘西行,再南下入海就可以了。
  用现代水利语言来表达,就是在大河上砌了一条滚水坝,提高水位,坝前河岸开一侧口,引水进入环绕城北的新河道。但是,按宋末琼南的有限民力能否砌这道拦河坝,还需顶受洪水常年生效,是高度可疑的。事实上,根据河流下游淤积的一般规律,河道边泛滥时因淤积最厚而往往出现“天然堤”,毛奎只需把西岸这道两三里宽的天然堤挖通,引入河水加以自然冲刷,后面的洼地就可以自然流通,后河就修成了。
  结局似乎与毛奎的初衷略有区别,变成“自三汊河分流南北,环城而下”,这个“双流”格局最终得以成功,新河道一直有效运行。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实践!
  这就是说,13世纪中叶,我们的先祖就对排名海南老四的大河做了一次大手术,成功新开了一条河道。
  
  【图4】题图的原图,2013年春拍摄。

  █“二流绕郡,分派朝宗”

  从此,“二流绕郡,分派朝宗”成为崖州治唯一的“形胜”特征。
  从《正德琼台志》到《乾隆崖州志》,此形胜都记录在案,由于后河最后淤塞,光绪志才取消了这个项目。《正德琼台志》和《万历琼州府志》的崖州舆图,清晰描绘州城被宁远河两条江流团团环绕。
  同时,大河改道后出现一系列水文地名,像“三汊河”“后河”和“抱漾水”,“州城北二里”的后河渡,等等。这些地方虽然今天全是陆地,河流无影无踪,个别尚存河道也很狭窄,水文地名早就无人知晓,但是明清间被多次记载,是毫无疑问的。
  宋代,宁远河口不少地方都还没有淤积成形,州北平原是最近便的农业区,但是苦于无法灌溉。最有利的方法便是挖开天然堤,引入一条灌溉渠。渠道如果足够宽,也就是河道。
  毛奎“知地理”,站在一丈六尺高的北城墙顶上,放眼一看城北延绵五六里、州东北、西北延绵十余里的平坦原野,他就明白态势。这个大动作,他要做。
  可惜后河开通已经接近宋末,社会动乱,毛奎即使有发展生产的设想也无法实施了。但是城北形成大片湿地,沿河农地得到灌溉,是显然的。
  元代社会矛盾尖锐,崖州农耕文化难于突破。当时吉阳军宁远县(幅员相当于明清整个崖州)在籍的耕地,只有区区132顷(每顷100亩,约相当于当代地积单位90亩,包含无灌溉保障的望天田),仅占当时全岛在籍耕地的百分之一;宁远河口平原一带,耕地或许只有全县的一半,因为宋元时至少崖州西部的望楼河平原,农耕经济也已比较发达。
  亲历和描述后河景致的,也是非凡人物,是他最早评选出“崖州八景”,又将州治南面的南山命名为“鳌山”。当年他以被贬副宰相之身到崖城,主动放弃城邑居处,搬到城西江边郊野,结茅庐而居,日夕与江为友,陶然山水之间,写下感人文字。
  这位历史人物,就是元代具备高度文化素养的高官王仕熙;这个江边,正是宋代后河。
  
  【图5】城北后河遗址一段,河道清晰可辨。左为城内,现代围墙系按老城墙位置修筑。2013年春拍摄。

  █ 王仕熙江亭美文

  当年的后河,景色有多美丽?
  王仕熙贬崖避难,屏除杂念,在后河边结庐度日,陶然自乐,不但赏玩品题成最早的《崖州八景》,还写下了这篇位于“州西一里”的《(江亭)记》(载于《正德琼台志·卷二十五》),成为久远崖城北河道最贴切、最权威的历史目击者。
  《江亭记》原文摘译如下——
  这次渡海南行,大凡载于《职方志》的郡县,没有比珠崖更远的了。这里黎峒错杂,到处高山大林,封闭偏僻,民风古朴。
  我初到之时,请示于知军杜公、军判罗公,想借居在城西第舍。蒙得允许,就住进去了。屋前有片空地,抬头直见南山,路旁就是江水。二公又使人建亭于其上,可以流连游息。亭子是竹子茅片盖起来的,有四楹那么大,俭朴不加修饰。
  这里视野开阔,南山像屏风般稳稳屹立。江面从东曲折逶迤而下,随着地势呈现深浅、宽窄、清浊不同的形态,在军城周边奔流,环绕着民居,最后流入大海。登上这座江亭,立时觉得耳目一新,令人身心酣畅。
  每当早晨黄昏,山色尤多变幻,云气消散,风声清烈,林木秀茂,岩石隐现。那羽毛像翡翠般艳丽的雀鸟,及口舌灵巧的鹦鹉,啼鸣闹热,恣意跃舞。江流的荇藻,缓坡的薜荔刺竹,使得两岸一派阴翳浓绿。水里鱼儿悠游,潜翔唼喋,一清二楚。当地人在清江随意汲饮、徒涉、洗衣、沐浴,一派天然自在的意趣。闲暇可以临沙滩喝喝酒,巡岸边打打猎,只见耕牛牧马,草细沙碧,鸥鹭回旋。此地远依城廓,近在浦溆,无需车马,饮宴方便……
  
  【图6】城北田畴里,蜿蜒狭窄的郎芒河下游长满了水浮莲,在卫星地图上只能若隐若现。明前期起,这条河就被官民称为“后河”。

  亭子修好后,有人让给起个名字。我说:江山之胜本应在山,但是看到这一带江水尤其亲切。水流的本性自然向东,这段江流虽然恰恰相反,但我并不觉得它反常乖谬。为什么呢?因为它是哪里离海近就从哪里流下,这是正理;只要朝宗于海就是大道,为何一定要受方向的拘束呢?所以啊,咱们以江名亭,就叫它“江亭”吧……
  这应该就是两河“分派朝宗”的正解吧。按查正德志,文中“知军杜公”即曾修缮州治官署的杜亮,“军判罗公”即曾作《赡学田记》的罗伯龙。
  毛奎开河八十年后,王仕熙居崖五年。这种贴近、细致的描述,让后人知道这一带有过如许清新隐逸的景色,是他留下的一笔宝贵财富。他的《崖州八景·水南暮雨》诗,有“客来疍浦寻蓑笠,黄篾穿鱼酒正浓”两句,活画了鱼米田舍的闲适,读来也大有河湖生活滋味。
  元代的崖城,离现在孔庙、“文明门”数百米的城西偏北,是一派多么清新隐逸的自然景色啊。王仕熙的描述无疑准确逼真,他的政敌当朝,如果文字走样就很容易受到嘲笑攻击。
  王仕熙居崖五年,离毛奎开后河已整整80年了,可见新河道稳定存在并有效运行。这种贴近、细致的描述,是留给崖城子孙的宝贵文化财富。
  
  【图7】棕榈科植物的分布线就是崖城北垣线。2013年初,城北个别河段未动土建房,还可看到一米多深的水塘,虽是污水,却基本反映了清代护城河的整体深度(史载折合五米)。20世纪中期河道仍然活水清澈,可以洗澡。

  █ 地名沧海也桑田

  崖人代代膜拜毛知军,为什么对他的后河却毫无感觉?
  原来,毛奎后河的中段,在明初扩建城池后略加改造,便恰恰成为北墙及西北墙外的护城河,后河的引水河道也就成为护城河水源。不出两代人,“护城河”的概念就已深入人心,再后甚至认为历来就是如此。护城河在身边,天天见面,而前朝的“后河”,经过元末动乱,旧志亡佚,对州人早已远去。
  明初扩城后不久,朝廷下令设置“军屯”,此后崖城的灌溉农耕迎来一个大发展,耕地和灌区增速居全岛之冠。最迟弘治二年(1489年)起,后河就已经大展拳脚,输水入州北中亭沟、达陇沟等灌区,即现在城北铁路沿线一带,造福子民,促成了崖城农耕文化的壮大成熟,城北平原也因此成为重要的粮仓(《见《正德琼台志·卷七》)。
  最迟明中期起,“后河”名字已不知不觉改换了内容,成为更远的郎芒河道的别称,崖城“二水夹流”的“形胜”也不知不觉改变了幅员范围。此后的本土父老,对南宋后河竟然完全迷失了。
  
  【图8】疑似明代陈尧恩所开大官沟遗迹,即老崖城口中的“过坡陂”,历史550年。这是接近沟口一段,2013年拍摄时作为宁远水陂调水渠道,呈半淤废状,后来听说已被填埋。

  到明嘉靖年间的知州陈恩尧,在更上游设引水工程“大官沟”,“折大河水注之”——注入当时的“后河”即郎芒河下游。郎芒河水得以大增,城西面积更大的郎芒河灌区因此进一步开发,成为越来越大的粮仓。
  “大官沟”与当年毛奎后河一样,也是在平原东部动土。明清崖人,即使是比较认真的读书人所知的后河,也自然而然地指向大官沟所连接的、已下降到平原地带的郎芒河下游了。因为它方位也在州城西北,都在州治之“后”,都自宁远河干流引水或补水,作用也基本相同。
  “后河”位置的变化,实际上是州城农耕文化圈大大扩张的反映。人们早就忘了宋元吉阳军城之狭小,对州治形胜“二水夹流”形成了新的解读,而且自然认为是唯一解读。其实,明代所知这条后河,已经不再是“环城而下”了。
  毛奎后河,虽然大半河段都好好的流淌到海南建省前夕,但崖人只道那是护城河。其西段重归宁远河处,估计由于不属护城河而不再疏浚,大约清后期渐渐湮废成驳杂的湿地,再后,人们更乐得将其扩为水田和村落。
  
  【图9】右侧道路在明清崖城西墙根外,西北向拍摄后河遗迹,虽经历代淤积及现代农田整治,依然蔚为大观。此处宋元时尚属“州西一里”的荒郊,最接近王仕熙“江亭”位置。远处可见后河北岸陆续建起楼房。2013年初。

  █ 灌溉滋润数百年

  南宋后河,是史有明载海南规模性人工水利设施的第一处,其意义一在防卫,二在灌溉农业,尤以后者对民生更为重要。
  引水陂工程技术宋代在岭南逐步普及,琼北也已开展,毛知军知地理,自然懂得。这是他在琼南的最大功业。他虽然创立了这个工程,可惜此后是持续百余年的动荡与动乱,要真正完成发展农耕的构想,还得等到明代。
  而一旦发展了规模灌溉农业,州军就再也不荒凉了。我们回溯南宋后河,应该明白它这个价值。
  后河持续流淌了五六百年,期间不断经受洪水,不断淤积,滚水坝要无数次修复,河道也要多次疏浚。整个崖城平原在陆续淤积长高,随着后期河水含沙量加大,淤积还在提速,自宋至晚清总淤高可能超过三米。但是人们一直维持着人工河系统的大致有效,河道一直贴身防卫、润泽着略呈龟背状的古城地埠,同时也兼任古城的总排水沟。这是我国古代水利志的一个活范本。
  晚清,后河东段由于淤积逐渐湮废,其余河道亦不断淤浅,混同于护城河。但是后河中西段遗迹尚存,表现为城垣北部、西北角一条二三十米至四五十米宽、两百米多长的低洼水田带。
  
  【图10】从清代“五孔桥”以北,隔着护城河南向拍摄明清崖城西北角。槟榔树后的位置最接近元代王仕熙“江亭”。图右远处,推土机正在连片填埋古河道准备建房,2013年11月16日,我亲眼送别了这段宋代遗址。

  我初次考察后河,是2013年春。明清城墙北面及西北角以外是一片低洼的水田,几乎没有民房。崖城老少皆知,这里就是原来的护城河。
  后来我明白,这就是已沉睡多时的南宋后河,是未经开发扰动的崖城文史无价之宝。目击所见,城北护城河河道虽已严重淤浅,但是宽度远远超过通常的护城河,按其方位正是宋元吉阳军的“州西一里”(吉阳军城西城墙位于今日学宫东侧,考据略),元代尚属荒郊。
  从方位看,城西北角一带正是王仕熙居崖“江亭”所在。《江亭记》所述“江面从东曲折逶迤而下,随着地势呈现深浅、宽窄、清浊不同的形态,在军城周边奔流”,是真实描写。江流并非处处宽阔,这一段由于地势比较低洼,向来水面就是比较宽阔的,宋元时更宽阔。
  
  【图11】1979年底“崖城人民公社地图”局部,我将海拔10米以下部位填上绿色,郎芒河及城北后河清晰可见。

  █ 航拍地图现真相

  当地朋友送我一幅1979年底“崖城人民公社地图”内部用图的复印件,其比例尺为2.5万分之一。
  据《海南省志·测绘志》记载,这类地图应源自“万分之一地图”,1979年底之前没有再次航拍,所以它依据的是1975年的航拍实况。这类老古董,如果不是有心人很难保存到现在,能看到它,实属意外之喜。
  图上紧贴崖城城区南缘,有一根粗线,或直或曲,长长地蜿蜒于宁远河两岸。图例并无解释,按惯例只能看作“道路”,但是在平原出现多处无效弯曲的道路,是不可能的,令人费解,而其中一些特征又似曾相识。
  对照最新卫星地图反复斟酌,忽然明白——这是一根“10米海拔等高线”!航拍地图是有等高线的,10米等高线图例也有标示。由于在沿海分外重要,所以该图将10米线特意加粗,却未予说明,于是在单色图上就与道路混淆起来了。
  终于顿悟。一旦明白,就知道这根线提供了何等重要的信息!
  至少,崖城南缘建筑群就是严格控制在这根线上方的位置,而今天卫星地图上看到的崖城东郊民居,尽管广阔,却几乎没有越过这根线下方的,因为一旦越过,就逢洪必淹。当年的航拍地图,质量一点也不含糊。
  
  【图12】2016年7月的后河遗址,河道消失,满眼新楼,近处草地亦将建房,可与图10对照。

  可以看到,崖城城圈及城外东部、北部周边,海拔都高于10米,崖城城西村以西、以南,海拔都低于10米。接着,戏剧性场面出现了:
  城圈以西、以北,深深锲入一条低于10米的狭窄走廊——尽管经历数百年淤高,历史上“后河”西半段河槽的大略走势,还是以这样一种坦白而又“诡异”的方式,重现在我们面前!
  这条走廊,与宋代城郭、明清城郭距离、与王仕熙描述的“江亭”方位,都丝丝入扣。再往北,又有一条低于10米海拔的曲折狭长地带,正是古代马丹沟及郎芒河的河道。实地考察,这一带水田间的河道弯弯曲曲,呈现出淤积与流通两种自然力交互作用的复杂态势,很有意思。
  这样一来,南宋后河在“州北三里”三岔河开凿分流、明嘉靖在更上游设大官沟“折大河水注之”的明清后河,以及崖城外围东部、北部平原近千年的淤积,三个基本事实都可以相互联系,相互印证,后河通塞整个过程已经呼之欲出。
  2013年能“看到”的后河西半段河槽,以前可能更深更宽,而且更远地向东或东北延伸,只是这部分后来已被淤高,达到或超过10米等高线,这个地图显示不了。
  
  【图13】城北另一段河道虽还有空地,但已高度碎片化。2016年7月。

  █ 惊鸿一瞥飘然去

  我第一次因事到崖城是1998年,虽有相机却无目标。第一次拍摄崖城是2007年,目标是民国老街。2013年带着历史课题多次赴崖城,才拍摄到后河相关场景。
  崖城水务所即将退休的林所长,当年引领我行走多处水利。
  林所长曾是第一代戴上红领巾的古城娃,家在城东北角护城河边,可以天天像泥鳅一样,光溜溜跳进门前清澈的南宋后河里——他们都叫护城河,没关系——嘻嘻哈哈地游泳、洗澡、打水仗、抓鱼虾。毛知军带来这种临水的贴身小幸福,崖城人已经享受了二三十代了,到林所长的儿子,则是最后一代。
  林所长告诉我,过去宁远水从哪条河道引过来,护城河水有多深;当年日本人修铁路也专门给引水河道留下一道拱桥,因为行洪时这道水也不小;改革开放后引水河段如何“被群众填埋盖房了”,护城河北河道的东段又如何分配给各户村民,任由填埋盖房,渐渐消失。
  他又告诉我,经过改革开放后二十年一轮轮淘挖河沙,现在宁远河河床降低了四五米之多。除非发洪水,今日如此之低的河面是无法想象怎能分水进入城北平原的,更别说冲刷出一条后河来了。当代所有灌溉用水,都从水位更高的宁远河高村水陂引下来……
  左图右史、水文规律、实地踏勘、请教资深知情人,从历史地理学角度探索南宋后河与明清护城河演变史,虽经曲折,课题终于完满结束。
  后河与砖砌古崖城不离不弃,相率而来,相继而去。今人对城垣所在地尚且模糊,对后河之毫无感觉,更是难免了。没有后河的钩沉,崖城史就缺了一大块,或歪了一大块。
  可惜,老天爷留给我的时间窗并不长。2013年秋收后,幸存的后河西半段河槽,也被连片填埋建房。2016年再去,北段河槽早已支离破碎,接近完全灭失……
  这是经济发展与史迹保护的矛盾,是珍贵遗存与茫然不觉的矛盾,也是钩沉挖掘与孤寂无援的矛盾。直面这种唯我独觉、唯我独痛的湮灭,是考据海南文史以来的第一次,却远非最后一次!
  老天怜悯,还让我“抢拍”到这段后河的大致完整本尊,以及见证了它的原始深度,完成了考据。若晚去一年,南宋后河真相,恐将永无被确认之日!
  
  【图14】欢迎了解多些!明清崖城的细致追溯:红绿字是古地名,蓝字是今地名。

打赏

24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17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6-05 16:29:15
  谢谢斑竹的红脸和头条鼓励!
作者:孔山人 时间:2019-06-05 18:39:58
  楼主有心了。
作者:牛荆 时间:2019-06-05 21:03:40
  楼主厉害
作者:LVYESHE 时间:2019-06-05 22:23:07

  这样的考证真难得,

  楼主何时有空,研究下海南西路古驿道驿站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第一次飞 时间:2019-06-06 09:03:02
  支持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9-06-06 09:48:29
  拜读大作
作者:赵苑 时间:2019-06-06 10:05:07
  这个事我还真不知道
作者:景远风 时间:2019-06-06 10:21:40
  楼主治学严谨,点赞
作者:家和往事兴 时间:2019-06-06 11:09:16
  因物资匮乏年代曾在护城河(宁远河北支流)上搭建的“浮脚屋”吃过一碗香喷喷的羊肉粉汤,故印象特别深刻。这段护城河沿南山宾馆至天龙商城一线,与宁远河主河道平行,呈带状走向。不过由于河道早已经被掩埋,原址上盖起了一幢幢现代建筑,古迹已不复存在,可惜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吴章2017 时间:2019-06-06 15:07:40
  不错,喜欢这样的考究。
作者:宝贝栋栋 时间:2019-06-06 15:15:26
  拜读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6-06 20:55:23
  谢谢楼上各位的关注支持!
作者:黄金古董 时间:2019-06-06 22:18:32
  据说毛奎在小洞天成仙
  毛奎改河,不仅有灌溉生产的用意,可能也有以水护气,藏风聚气的风水用意
作者:黄金古董 时间:2019-06-06 22:21:32
  真不必要觉得什么可惜
  历史就是这样不断更换的
作者:八门湾湾 时间:2019-06-07 22:39:53
  不太懂,但必须顶上!
作者:枫窗 时间:2019-06-08 15:28:17
  厉害
作者:LVYESHE 时间:2019-06-09 23:35:45

  @多港峒客 (你那篇西峰驿的帖子,之前已读,未能寻获解疑资料)

  以下是疑问来源:

  《海南环岛旅游公路及驿站规划》旅游公路初拟名称向社会公开并征求意见,公示时间:(2019年3月15日至4月14日)。
  根据规划,乐东将设岭头揽胜、莺歌唱晚、逐日龙栖3个旅游公路站,
  其中,逐日龙栖站周边分布 路峰驿站遗址、九所骑楼区、望楼河口湿地等特色景观资源。

  这个路峰驿站,经询问发布者海南省自然资源和规划厅,答复说是在今乐东海坡村附近,

  可是遍寻无着,好奇并且纳闷,所以请楼主帮忙看看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6-10 10:45:35
  @LVYESHE 2019-06-09 23:35:45
  @多港峒客 (你那篇西峰驿的帖子,之前已读,未能寻获解疑资料)
  以下是疑问来源:
  《海南环岛旅游公路及驿站规划》旅游公路初拟名称向社会公开并征求意见,公示时间:(2019年3月15日至4月14日)......
  -----------------------------
  明白了。
  迄今为止,海南的公开出版物对琼崖古驿道的考据,是缺位的。这本是一份极好的财富,旅游当局很想利用,可惜缺乏严谨学术支撑。
  我从2011年开始系统考察古驿道,2016年初步撰成《琼崖古驿》书稿,然后慢慢冷藏修磨,将部分内容陆续发帖在天涯上,顺便征求意见。
  您说的这个位置是从来没有驿站的,海南也从来没有这个驿站名。往东两公里的抱套河口,明初(洪武三年)倒是设有德化驿站,但不久后(永乐间)就搬到乐罗去了。不过,这里明清一直都有铺舍。
  附上书稿中的相关路段追溯图。赭色虚线是古驿道,红字是明代建置,蓝字是清代建置。
  
  这是今天的海坡村位置:
  
  • 黄金古董: 举报  2019-06-10 12:21:53  评论

    这么说是当局胡扯了,哈哈。另外,铺舍是什么?“乡镇”的意思?
我要评论
作者:LVYESHE 时间:2019-06-10 11:36:10
  @多港峒客

  海南古代驿路分东西两线,均起自琼州府终至崖州,至明初共设24驿,明弘治十七年(1504)裁至13驿。

  崖州境内东路有太平、都许两驿,西路设义宁、德化两驿。包括原感恩县,乐东境内共3驿,即甘泉驿(今佛罗白沙河谷文化园)、义宁驿(黄流中学后门不远)和德化驿(乐罗一小校园内)。义宁驿和德化驿是明洪武年间所立,廷德甘泉驿也是明初所立。

  楼主,有没有可能考证,1504年裁撤之前的古驿站史料 ?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9-06-10 13:42:37
  1504年裁撤之前的古驿站史料 ——这一年即““弘治甲子,副使王檵奏革文昌、永丰、温泉、万全、顺潮、潮源附州县六驿,夫马、廪粮俱州县办给,只存六驿。”……有逐一考据过。说来话长了。不妨看看我的帖子《500年前的海南租赁业和“潜规则”》,大概可知。
  明代的布递,称为急递铺,简称递铺,与驿站功能各异,不相统属。递铺专门负责递送官方文件,铺舍就是铺兵居住、办公之所。
  明代海南共有125个铺舍(清代有变化,又有称为塘汛的),都按统一的设置格局,以保证铺兵生活、工作条件。按十里为铺舍设置的理论距离,这是考虑到不超越正常男子疾走的体能负担。距离再远,速度就必然下降。但是在偏远地区人力稀少,铺舍往往分布更疏。
我要评论
作者:chatouer 时间:2019-06-12 14:49:21
  学习
作者:三亚0001 时间:2019-06-17 14:40:11
  历史,总是被遗忘在角落~
作者:没有艺术的鱼 时间:2019-06-17 16:36:38
  后河古道翠草碧,江亭凭栏日已西。南山飞鸟影远逝,崖州孤客空叹息。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