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贪!!!海南厅官杨思涛被控受贿3.38亿元,法院对其立案审查

楼主:YUYUQQAI 时间:2019-11-18 19:14:09 点击:2503 回复:6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亿元贪官的名单再添一人——今日,海南厅官杨思涛被控受贿3.38亿元,法院对其立案审查。

杨思涛拥有博士学位,曾任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海南省农垦总局局长(正厅级),今年4月落马。

据海南政法网消息,杨思涛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经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18日立案审理。

检察机关指控,杨思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33827.73849万元(其中收受23699.7458万元未遂),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滥用职权,致使国家经济损失人民币1234.151万元。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在杨思涛的受贿总额3.38亿中,去掉未遂的约2.37亿,其拿到手的钱财也高达1亿元。

杨思涛于1964年11月出生在福建福州,后在上海和广东大埔生活,1985年大学毕业,进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南海西部公司工作。

2000年11月,杨思涛来到其仕途最重要的一站——澄迈县,历任正处级的副县长、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等职,并兼任老城开发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在老城开发区,杨思涛做出了一些成绩,开发区企业总产值在5年间增长 234.71%,年均增长 27.33%,一度被称为“小黑马”。

2004年12月,40岁的杨思涛出任澄迈县代县长,次年初“去代转正”,2008年5月接任县委书记。

在澄迈县委书记位置上,杨思涛经历了个人级别的两次跃升,2009年8月晋升为副厅级,2012年8月晋升为正厅级。

由于海南很多县是由省直管,因此很多县委书记是高配的厅级干部,澄迈县就是其中之一。

2009年,杨思涛取得了复旦大学的历史学博士学位,并出版了专著《走向生态现代化——海南现代化路径选择历史过程研究》一书。

2017年5月,杨思涛离开了深耕17年的澄迈县,赴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任党委书记、董事长,2年后落马。

回顾杨思涛的工作经历,不可否认他为当地发展做出过一些贡献,但这只代表过去。他没能坚持党性原则,反而迷失在物欲中,竟贪婪地攫取了数亿元的钱财,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十八大以来还有一些被查处的厅局级“亿元贪官”,他们的案例发人深省,包括: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委原常委杨国文、山东滕州市委原常委彭庆国、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院长王天朝、山西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河北承德市原副市长李刚、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委原书记杨信等。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将以不同的方式为自己犯下的罪付出代价。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coke983 时间:2019-11-18 19:22:05
  大蛀虫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11-18 19:22:54
  应该枪毙,以儆效尤!
作者:枫窗 时间:2019-11-18 19:27:33
  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竟然没有学过贪官史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11-18 19:29:28
  强烈建议枪毙违法乱纪罪大恶极的贪官狗官杨思涛!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11-18 19:30:18
  无死刑不足以震慑越来越多的贪污腐败分子!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11-18 19:32:32
  无死刑不足以震慑越来越多的贪污腐败分子,强烈建议枪毙违法乱纪罪大恶极的贪官狗官杨思涛——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作者:rzs1981 时间:2019-11-18 20:56:30
  都是喊打喊杀,人家澄迈2000多个原产地地理标识,工资仅次于洋浦,在不依赖房地产的情况下,政府财政收入和老百姓实力收入力压海口三亚。且人家物价远低于海口三亚。。。海南多一些这样能力强的领导才有希望,我说的是能力不是品行。
  • 槟榔之乡万福万宁: 举报  2019-11-18 23:04:24  评论

    有能力贪个1000-2000万 也够他养老了吧 搞几个亿是啥意思??现在钱没花完 人也进去了。自由也没了。潇洒不起来了
  • 只有密: 举报  2019-11-18 23:08:12  评论

    这个人非常有能力,但是很多没他有能力比他站在高位,你说他服吗,不贪还有啥追求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槟榔之乡万福万宁 时间:2019-11-18 23:02:43
  体制不改,抓来抓去还是一个吊样。不会有任何改变。。顶多是抓了一个走,又有一个补上。不管贪与不贪。反正没有抓到的都是清官。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9-11-19 15:14:47
  杨思涛还为国家创造了财富。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11-19 15:28:26
  中央反复强调,不管涉及到谁,只要触犯党纪国法,老虎苍蝇一起打,支持对巨贪杨思涛严惩不贷
作者:shswshsw 时间:2019-11-19 16:48:30
  贪得无厌
我要评论
作者:世界贵族_天龙人 时间:2019-11-20 01:41:34
  才那么一点钱、好意思说自己说贪棺?看看人家张琦才真正牛逼
作者:三亚梁子哥 时间:2019-11-20 09:24:50
  有张书记在前,哪个敢称巨贪?硕鼠、大苍蝇而已。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11-20 09:39:14
  当年戚火贵区区几千万就是死刑,杨思涛三个多亿更应该执行死刑,还要多打几枪!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正国法——必须严惩,执行枪决。以正国法,以正视听!
我要评论
作者:u_108423402 时间:2019-11-20 10:53:14
  谁也不敢说自己一身清!!!
我要评论
作者:wenchang2009 时间:2019-11-20 16:13:19
  现在看每天爆抓多少老虎都看麻木了,反正一个都不死。农垦现在改革乱七八糟,跟这货有很大关系吧。
我要评论
作者:海棠依旧pasman 时间:2019-11-21 18:02:26
  农垦系统很黑
作者:泥踩 时间:2019-11-21 21:58:36
  整个海南近一千万人创造的GDP不到5000亿,一个贪官就贪了3.38亿。 有这样的贪官,海南经济能发展才奇怪。
我要评论
作者:上岛良民 时间:2019-11-21 22:35:17
  当官是为了什么?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11-22 11:21:25

  海南东方市“硕鼠”戚火贵:我这样走上自绝之路
  http://www.sina.com.cn 2001年08月13日22:22 新华网
  新华网海口8月13日电(柳昌林)海南省东方市原市委书记戚火贵(副厅级)因犯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今天被执行死刑。

  被称为“市县书记第一贪”的戚火贵走上自绝于人民之路,与胡长清、成克杰等贪官的腐化、堕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戚火贵是农家孩子,在党的培养下,成为一名领导干部。然而,他却热衷于疯狂“捞钱”,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戚火贵1985年即33岁时当上了海南国营西流农场的场长,1988年被调任乐东县,成为当时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5年以后,改任东方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面对党和人民的信任,这位年轻的地方领导没有考虑如何帮助贫困百姓脱贫,而是私欲膨胀,利用手中权力大搞权钱交易,疯狂敛财。经法院审理查明,戚火贵在担任乐东县委书记、东方市委书记期间,自1992年到1998年春节,利用职权为企业或个人征地、承揽工程、转让项目以及为他人安排工作、提拔职务等,单独或伙同其妻共收受他人财物40次,共计价值人民币187万元,港币3.5万元。检察机关依法扣押戚火贵的财产中,有1065万元人民币、61万多元港币、3万多美元以及97件黄金首饰等财物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1986年春节,当上国营西流农场场长的戚火贵第一次知道权力的威力--这年春节,他共收受干部职工、亲戚朋友红包5万多元。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随着权力越来越大,戚火贵已不再满足于坐等红包,开始滥用手中大权操作更大交易--干部任免、人事调动、审批工程……都成为他攫取金钱的机会。

  前些年,东方市干部群众中流传着一句顺口溜:“不跑不送,降级使用;光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戚火贵在东方期间最早被认定买官卖官的事实,是原东方市水电局副局长王盛贤的“转正”。1993年6月的一天,王到戚的住处找戚。两个月后,王盛贤如愿被“提拔”为正局长。为表谢意,王盛贤送了6万元。

  原东方市公安局干部林某,从1994年春节起,年年到戚家进行感情“投资”,共花去4.5万元。1995年林给戚拜年时赤裸裸地提出:如果局里有副局长空缺的话,请帮忙把我提上去。戚当即答应,事后,林某先由副科级提升为正科级,1998年1月又提为市公安局副政委。就在林某提副政委的任命书下达前的一天,林碰到戚。“老林,任命你为公安局副政委了。”林惊喜地笑了笑。“老林,你要表示表示。”过了些日子,趁拜年时,林送给戚2万元。

  有些“不识事务”的只能当倒霉蛋。某镇的一位书记,是部队营级转业干部,他领导本镇各项工作都排行在先,但他不“跑”不“送”,只知埋头工作。戚对此人早有看法,曾托人捎话:“这个书记,工作能力很强,就是没有良心。”但这个书记始终没有“表示”。到1996年换届前,戚三番五次来该镇找麻烦,并决定将这个书记换下来。闻听风声,这个书记立即电告省委一个处长,向戚求情,才勉强过关。

  一些商人也明白,要想在东方发财,必须打通戚火贵的关系。1993年初,戚从乐东县调到东方不久,个体建筑公司经营者秦人昌就通过乐东某乡镇书记关系结识戚火贵,并带去8根红布包着的金条,戚不在家,他的妻子符容英收下了,事后告诉了戚。戚火贵的“回报”也不薄,先后将秦人昌的弟弟调进公安局,批示商业局和罗带乡的联营开发房地产工程由秦人昌承建,要求工商局宿舍楼由秦人昌承建等等。秦人昌做事也“爽”,从1993年5月至1997年8月,短短5年间,先后9次送给戚人民币59万元、港币3.5万元等。

  戚火贵工作过的乐东县、东方市,原都是少数民族贫困县(市)。戚火贵在职期间,这两个市县的人均收入只有1000多元,均有数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因为穷,仍有许多小孩上不起学。然而,就在广大群众正为温饱和孩子无钱入学而发愁时,他们的父母官却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变成了千万富翁。戚火贵犯罪事实被披露后,舆论哗然,世人震惊。

  49年前,戚火贵出身于儋州市四行上村一户贫苦的农民家庭。高中毕业后,当村会计,办扫盲班,组建青年突出队。当年的村支书十分器重他,培养他入党,保送他到华南热带农业大学上学。从此,戚火贵走出农村,一路青云。

  西流农场老干部许敏胜讲起当年和戚火贵出差到海口的事。“那时阿贵非常节约,舍不得住宾馆,饿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吃盒饭。”

  所以,戚火贵犯罪事实被披露后,四行上村村民和西流农场的干部职工都不敢相信。“苦生苦长的,怎么会堕落成这样?

  戚火贵在1998年二审时的最后陈述回答了这一问题:“我出身贫穷的家庭,能够当上领导,是党和人民培养起来的,我没有很好为党为人民做好工作。我希望我们在位的领导,特别是市县的领导,从我身上吸取教训。我的教训就是当上领导,特别是一把手后,失去了监督……”

  事实正是这样。在乐东、东方,戚火贵权重一方,说一不二,是个典型的“土皇帝”。人们说,东方市没有法律,只有戚火贵的“指示”。这“指示”同封建帝王的“圣旨”一般,沉重地压在老百姓的头上,成为他以权谋私、为非作歹的犯罪温床。

  从1994年开始,就陆续有群众向有关部门反映戚火贵的问题,但这些举报信大多被转回东方市,最后不了了之,他却一直被作为干部“苗子”培养,步步高升。戚火贵的被擒,不是在东方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宝座上,而是在其刚履新职--海南省司法厅副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局长仅20多天的时间里。这对戚火贵是个讽刺,同时对我们的领导干部监督制度也是个警示。

  戚火贵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公布后,海南700多万人民无不拍手称快,大家一致认为,戚火贵在政治上与党离心离德,经济上贪得无厌,被判处并执行死刑,是罪有应得。

  戚火贵,从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为副厅级干部,最后堕落为死囚,对他个人和家庭来说都是个悲剧,也向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再次敲响警钟。(完)

  海南省东方市原市委书记戚火贵被执行死刑

  新华网北京8月13日电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海南省东方市原市委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戚火贵,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今天在当地被执行死刑。

  戚火贵于1992年下半年至1998年上半年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妻收受他人财物40次,计价值人民币187万余元,港币3.5万元。此外,戚火贵对其财产中1065万余元人民币、61万余元港币、3万余元美元以及97件黄金首饰等财物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11月对戚火贵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戚火贵的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完)
作者:世界贵族_天龙人 时间:2019-11-22 11:40:53
  才那么点钱好意思说贪棺?看看人家张,那个才是牛逼
我要评论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11-22 11:43:35
  戚火贵贪污受贿1000多万判死刑,杨思涛贪污受贿3.3亿,要判30次死刑才能平民愤
我要评论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11-22 11:50:03
  海省高院副院长张嘉慧涉及家族企业200亿,张院长该判几年呢?
我要评论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11-22 11:54:07

  海南高院副院长夫妇的商业帝国:总资产超200亿
  中国新闻周刊 2019-07-25 08:02
  原标题:“最富法官”张家慧夫妇的商业帝国:总资产超200亿,控制35家企业

  随着5月31日张家慧被海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刘远生接受公安机关侦查,这对夫妇身后隐秘的“商业帝国”正逐步浮出水面

  张家慧和刘远生。绘画/董瀚文 制作/王对对

  张家慧和刘远生。绘画/董瀚文 制作/王对对

  张家慧夫妇的百亿商业帝国

  1992年,一对年轻夫妇离开四川万县(现重庆市万州区),来到1500公里外的海南。

  彼时的海南,刚刚撤区建省不久,急需内地省份的干部支援建设。这两名年轻人正是海南中级人民法院(现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海南中院)引进的人才。

  据海南中院的老人回忆,这对年轻夫妇刚到海南时很拮据,随身携带的行李箱还是用藤条编织的。为此,院里专门组织捐款,号召大家接济他们。

  但时至今日,他们的身价已逾百亿。

  妻子张家慧官至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海南高院)副院长(正厅级),被指是“中国法院系统最富有的法官”;丈夫刘远生则长期游走在政商两界,既是多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又担任过海南省政协常委等要职。

  据举报,张家慧、刘远生夫妇二人控制的企业至少有35家,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酒店、旅游、商贸、影视、金融、酒业、医疗、咨询服务等多个领域,资产总额超过200亿元。

  随着5月31日张家慧被海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刘远生接受公安机关侦查,这对夫妇身后隐秘的“商业帝国”正逐步浮出水面。

  《中国新闻周刊》获悉,有关方面将聘请审计师对张家慧夫妇的资产进行审计。同时,对张家慧担任海南高院副院长期间所经办的悬疑案件展开复查。

  登陆海南

  出生于1965年的张家慧,是四川万县人,早年就读于四川师范大学英美文学专业。1988年毕业后,张家慧考入西南政法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研究民事诉讼法学。

  据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律师高精忠介绍,张家慧大姐婚后因家庭矛盾自杀,她认为大姐遭遇不公,受触动后改学法律。



  在西南政法大学,张家慧遇到比她小一岁的刘远生。刘远生是贵州道真县人,家境贫寒。1990年1月,二人在重庆沙坪坝民政局登记结婚。毕业后,夫妻二人一起被分配到四川省万县人民法院(简称万县法院)工作。当时,他们是万县法院仅有的两名研究生。

  1992年,张家慧夫妇被海南中院作为高学历人才引进到海口,张家慧任民一庭助理审判员,刘远生任院研究室研究员。

  到海南后,刘远生很快就表现出对改善经济状况的迫切需求。此前有报道称,刘远生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于经营海口市的一家火山石矿。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座火山石矿归刘远生的一位领导所有,领导不便出面,便让他代为管理。

  1995年,因石矿生意纠纷,刘远生遭到单位劝退,辞职下海。离开海南中院后,刘远生和一位律师合作成立了一家咨询公司。

  刘远生1997年考取律师资格证后,开始从事律师工作。据高精忠介绍,刘远生代理的第一个案子,对方是一家实力雄厚的房地产商。很多律师都不敢接,但刘远生不怕,最终打赢了这场官司。这让刘远生一战成名,再加上张家慧在法院工作,他逐渐成为当地律师畏忌的对手。

  律师生意有了起色后,刘远生把胞弟刘义珊、妻弟张家平送去西南政法大学学习。刘义珊考取律师资格证后,在重庆万州当过一段时间律师,后来成为刘远生商业上的得力助手。张家平学业平平,1998年前后由刘远生出资,在万州开了一家歌舞厅。据当地人晏宗文介绍,这是刘远生回万州经营的第一宗生意。

  上世纪90年代末,张家慧夫妇搬离海南中院宿舍区,住进了别墅。2001年6月,他们的邻居范起明因犯诈骗罪被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得知消息后,刘远生找到范起明的父母,表示可以找关系,让范起明减刑,但要价100万。

  范起明的亲戚陈子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范起明父母救子心切,先后给了张家慧夫妇一栋价值百万的别墅、一尊价值160万的象牙雕像和现金20万元。

  张家慧夫妇位于海口市美兰区福海花园的一套别墅,已经废弃多年,如今荒草丛生。摄影/本刊记者 黄孝光

  张家慧夫妇位于海口市美兰区福海花园的一套别墅,已经废弃多年,如今荒草丛生。摄影/本刊记者 黄孝光

  最终,范起明被改判死缓。数年后,审理此案的主审法官肖介清因罪入狱,他在狱中提供的一份手写说明,表示在审理范起明案期间,没有任何人找过他说情。

  这让范家认为被张家慧夫妇欺骗,多次上门讨要财物,无果后找到海南中院领导寻求解决。此事在院里引起了很多议论,但让外界蹊跷的是,这并没有影响到张家慧的仕途。

  2005年张家慧调到海南高院后,仕途步入快车道,先后任审判监督庭副庭长(正处级),审判委员会委员、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2012年6月,拟任海南高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当年次月被正式被任命为海南高院副院长。

  初涉地产

  让张家慧夫妇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是房地产项目“水云天”。

  2002年5月,刘远生在海口注册了海南唯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唯舍公司)。彼时的海南,房地产泡沫已进入尾声,房价也跌到了最低谷,刘远生从遍布街头的烂尾楼中看到了商机。

  《中国新闻周刊》从涉及唯舍公司的一份裁判文书获悉:上世纪90年代,湖南汇宇物业公司在海口市滨涯湖开发区有一块37936平方米的土地,因贷款将土地使用权抵押给了中国工商银行汇通支行;后因汇宇物业公司无能力开发,土地长期闲置。2003年3月,唯舍公司以代偿抵押债务的方式,受让了这块抵押土地。相关合同约定,工行汇通支行继续将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作为抵押,当唯舍公司发生经营和市场风险、难以保证工行汇通支行资金回收时,其有权处置该土地使用权。

  唯舍公司拿到这块地后,在其之上开发住宅项目,取名为“水云天”。此后,“水云天”项目不断扩建。目前,该项目已建成三期,第四期两幢总面积约 5万平方米的商住楼仍在建设之中。

  2007年,海南房价逐渐回暖。两年后,海南又迎来了建设国际旅游岛的契机,房价开始急速升温。依托“水云天”项目带来的丰厚回报,刘远生开始正式进军地产业。

  多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刘远生个性张扬、行事霸道,在开发“水云天”项目的过程中,经常采取暴力手段。比如二期工程动工时,与邻近地块的开发商发生冲突,他指使手下使用暴力,逼迫后者让地出局。

  如今“水云天”已成为张家慧夫妇经营关系网的“大本营”。

  在“水云天”内,有一座湖边会所。会所外湖泊环绕,绿树成荫;会所内餐饮、娱乐设施一应俱全,还有一座露天泳池,非常豪华。据知情人介绍,张家慧夫妇经常在会所内设宴,拉拢政商人士。

  多个消息源称,在张家慧夫妇的关系网中,流传着“三姐妹”的说法:即张家慧与海南另两位很有权势的女性结成攻守同盟,张家慧排行老三,绰号“三姐”。

  另一方面,“水云天”还是张家慧夫妇扩张商业版图的重要起点,这里成为他们名下众多企业的孵化地。

  工商资料显示,海南华君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海南华君惠民商贸有限公司、海南华君商贸有限公司、海南华君医院投资服务有限公司等企业的注册地均为“海口市丘海大道56号水云天小区会所”。

  疯狂敛财

  据报料人陈子南和另一位举报人、重庆商人李富华称,张家慧夫妇控制的“商业帝国”涉及35家公司,其中境外公司3家,境内由刘远生直接持有的公司5家,由其亲属代为持有的有27家。

  在这些企业中,海南明日香旅业有限公司(简称明日香公司)与重庆雷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雷士地产)因资产规模庞大,尤为引人瞩目。

  2017年,刘远生在雷士地产办公室内。图/受访者提供

  2017年,刘远生在雷士地产办公室内。图/受访者提供 

  多位举报人证实,刘远生曾多次夸口称,明日香公司拥有海南第一大高尔夫球场,将配套开发面向全球的高端别墅、私人会所、游艇码头和顶级酒店。据悉,该球场位于海南岛最北端的文昌市铺前镇,背靠七星岭,坐拥两公里长的海湾,占地面积近2000亩。目前,球场每亩价值500万元,整个项目估值超过100亿元。

  据查,早在张家慧夫妇1992年到海南之前,明日香公司便已成立,股东由日本国株式会社明日香乡村俱乐部和海口佳羽工贸有限公司构成。后来后者退出,台湾宏基营造公司、钟华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入局。

  但出于不明原因,自1995年起明日香高尔夫球场项目陷入停滞状态。

  2007年至2010年,明日香公司股权发生变动,一家名为华融有限公司的企业多次扩充股权,直至成为公司的唯一股东。

  华融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在香港。据香港查册处的注册信息显示,2004年2月27日,一位名为肖洪有的人在香港成立了华融有限公司。2008年6月4日,刘远生出任华融有限公司董事,同日,该公司原董事肖洪有辞职。

  据知情人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这个肖洪有就是早年与刘远生合伙开过咨询公司的那位律师。

  刘远生如何吞并明日香公司,至今仍是一个谜团。不过,《中国经营报》获得的一份判决书显示,该项目曾卷入一起司法纠纷。

  2008年3月3日,海南中院在《文昌市建设局与海南明日香旅业有限公司撤销行政许可决定及注销决定纠纷上诉案行政判决书》称,文昌市建设局2007年5月18日撤销了之前颁发给明日香公司的两个建设工程规划许可临时证,明日香公司对此决定不服,向海南中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文昌市建设局恢复其颁发的两个许可临时证。

  最终,明日香公司胜诉。

  在该案中,刘远生以明日香公司总经理身份出现,且系该公司的出庭代理人。

  据《中国经营报》援引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这个项目(指明日香高尔夫球场项目)曾被停止经营,海南省人民政府欲将其收回,然而刘远生利用法院资源通过诉讼,仅以几百万元就拿到手中。”

  在控制雷士地产的过程中,刘远生采取的同样是这种蚕食股权、最终控股的方式。

  重庆万州人李善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9年他与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原总裁吴长江共同成立了雷士地产,其中李善杰持股40%,吴长江的妻子吴恋持股60%,李善杰任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

  2010年11月22日,雷士地产以18991.863万元的价格,拿下万州城区核心位置的两大地块,占地9.1489公顷,约合137亩,每亩地价约138万元。

  2011年,吴长江在澳门赌博输了4.7亿元,这一事件成为雷士地产的转折点。

  当年10月,李善杰多次接到吴长江的电话,在电话中,吴长江称他借了一个贵州人4亿元,对方正在逼债。吴请求李善杰将公司拿到的地卖掉,帮其还债,但都遭到李善杰的拒绝。

  2011年11月,吴长江赶到万州,以审计为名,将雷士地产的公章、财务章、营业执照副本、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等重要文件借走,背着李善杰,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牟成斌。

  当年12月,雷士地产新法定代表人牟成斌委托吴恋,与一位名叫蓝天的人签订了一份《抵押合同》。该合同显示,蓝天向唯舍公司借款2亿元,雷士地产以名下的两块共计48271.65平方米土地,为该笔借款作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抵押合同》中包括一项内容:甲方(蓝天)与唯舍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若被有关部门确认为无效,并不影响本合同股东效力及乙方(雷士地产)应履行担保的责任。

  此后,万州区国土局就这一抵押进行了登记。

  李善杰得知消息,迅速采取措施:向万州区公安局控告吴长江、吴恋、牟成斌诈骗;告万州区工商局违法变更工商信息;向万州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撤销吴长江私下签订的股东协议;向万州区国土资源局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抵押登记。

  但报案后不久,万州区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找到李善杰,建议他撤案,称“对方很有背景,如果你不跟他和谈,可能土地和股权都保不住”。李善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时候他才知道那个借钱给吴长江的神秘贵州人是刘远生。

  随后,李善杰飞往海南,向刘远生妥协。在海南期间,刘远生夫妇还带着他到明日香高尔夫球场参观。



  2012年4月,雷士地产召开股东会议。由刘远生合作伙伴肖洪有出面,和李善杰签署协议,李善杰将名下10%的股份过户给吴恋,吴恋再将名下60%的股份及李善杰转让的10%股份一道转让给刘远生。至此,刘远生正式掌控雷士地产,成为持股70%的大股东。

  然而,刘远生并不满足,要李善杰把剩余的股份也转让给他。为此,双方进行了长达数年的争斗。

  2018年3月,刘远生雇了数十名“保安”,将李善杰的团队强行赶出公司。最后,李善杰不得不同意将剩余的30%股份以1.1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刘远生。

  但2019年3月,李善杰没收到约定的第二笔款项,却等来一纸仲裁通知——刘远生向海南仲裁委提交仲裁申请,要求撤销此前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收回已付的3000万元。

  李善杰怀疑雷士地产的资产已被刘远生转移,只剩下一个空壳,于是委托律师高精忠,对刘远生的资产情况进行调查。

  高精忠调查发现,牟成斌是刘远生的亲戚,而蓝天则是唯舍公司的员工。他据此分析,2亿元的主债权很可能是虚构的,目的在于通过获得雷士地产的土地抵押权,为控股雷士地产做准备。

  刘远生曾向李善杰提供了一份总金额1.97亿元的借款清单,清单详细列出了从2012年6月至2015年12月,由刘远生介绍向雷士地产借钱的公司名单。

  这份公司名单,成为高精忠调查刘远生背后“商业帝国”的重要线索。据高精忠初步统计,刘远生夫妇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有35家,估值超过200亿元。

  刘远生被查后,海南公安人员曾专门到万州找李善杰了解情况。据公安人员透露,调查组将聘请审计师,核查张家慧夫妇拥有的巨额财富。

  虚假诉讼

  高精忠调查发现,除少数企业实名登记外,绝大多数企业张家慧夫妇都以亲友的名义间接持有。这种隐秘的持有方式,使他们在商业诉讼中,常常占据有利位置。这对法学博士夫妇甚至处心积虑地指示自己的公司以虚假诉讼(或仲裁)的方式互告,以达到鲸吞他人资产或逃避法律责任的目的。

  2011年9月23日,刘远生以每月150万元的利息,给温州人陆义、林茂光出借款3000万元,由明日香公司董事黄健明担保。按照刘远生要求,这笔钱先从洋浦鑫友实业有限公司转到陆义亲戚陈宗发名下的企业——温州市万顺植物素有限公司(简称万顺公司)的账户上,再由陈宗发转给陆义。

  2013年10月,刘远生突然将万顺公司和黄健明告到广东省湛江市吴川市人民法院,称万顺公司拒不还款。同月,吴川市人民法院查封了万顺公司1万余平方米的土地和银行存款。

  陈宗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前他和刘远生、黄健明从未打过交道,被起诉后才想起曾经帮陆义转过这笔钱。他提出管辖异议,案件移送至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均以“刘远生与万顺公司不存在借贷关系,黄健明所担保的主债权并未真实发生”,驳回刘远生的起诉。

  败诉后,刘远生与黄健明又向湛江国际仲裁院提出仲裁。裁决结果是,明日香公司向洋浦鑫友实业有限公司支付3200万元。

  2016年8月,黄建明向吴川市人民法院再次提起诉讼,状告陆义和万顺公司。吴川市法院在两名被告不在场的情况下,进行了缺席审判,判决陆义支付原告黄健明3200万元,万顺公司以3000万元为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两年后,在高精忠提醒下,陈宗发才注意到湛江国际仲裁院的仲裁员正是前后充当刘远生和黄健明代理人的广东博格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凯杰。

  陈宗发据此认定,刘远生借款以及和黄建明搞虚假仲裁的实际目的,是要谋取万顺公司的资产。

  这与雷士地产案中,刘远生让吴长江以雷士地产的土地为抵押向唯舍公司借款2亿元的操作如出一辙。

  高精忠查到的另一起虚假诉讼案,则牵涉到唯舍公司早年受让“水云天”项目土地一事。按照当年合同约定,唯舍公司受让土地后,需承担代偿抵押债务的义务,然而唯舍公司拖延至今。

  2009年12月,武汉因为思特投资公司(简称因为思特公司)辗转受让了对唯舍公司的这部分债权。因唯舍公司拒不偿还债务,因为思特公司2011年4月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查封唯舍公司名下7432.28平方米土地。

  但刘远生、张家慧等人以案外人的身份,以自己所有的房屋位于该查封地块上,且购房在先为由,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要求解除对土地的查封。

  除了张家慧夫妇外,提出执行异议的还有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洋浦恩威贸易有限公司、洋浦鑫友实业有限公司、海南慧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这些公司实际所有者都是张家慧夫妇。

  2016年,长沙市中级法院被迫中止了对查封土地的执行,导致因为思特公司的债权至今悬而未决。

  直到张家慧案曝光后,因为思特公司董事长魏晓兰才知道,提出执行异议的“案外人”与唯舍公司的所有者实际上是一伙人。而更令她惊讶的是,张家慧夫妇为逃避债务,早在2006年就已提前布局。

  魏晓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4月张家慧夫妇间接持有的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迪纳斯公司)与唯舍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后者将已经预登记在工行名下的3000多平方米房产“卖给”前者,价值10529420元。

  后来,迪纳斯公司以所购房屋已预登记无法过户,将唯舍公司告到海南中院。海南中院判决被告唯舍公司用其32135.5平方米的土地清偿所欠迪纳斯债务。

  此外,为使预登记在原债权人工行名下的商品房从开发商唯舍公司剥离出去避免被执行,张家慧夫妇指使洋浦鑫友实业有限公司、洋浦恩威贸易有限公司和唯舍公司进行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虚假诉讼或仲裁。

  比如,他们让洋浦恩威贸易有限公司与唯舍公司仲裁纠纷,而洋浦恩威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牟珍琼系唯舍公司当时的法定代表人杜开洪的姨姐姐。据了解,牟珍琼是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的妻子,而杜开洪是刘义珊的姨妹夫。

  据悉,这两起涉嫌虚假诉讼案均已受到海南方面的关注,郑凯杰和黄健明已被逮捕归案。

  “兄弟”反目

  “从已经公开的这些案件来看,虚假诉讼是张家慧和刘远生从事经济活动、处理纠纷的惯用手法,而非偶尔为之。”重庆通安律师事务所律师柳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他介入的另一起案件中,张家慧夫妇涉嫌设置圈套陷害被告人。他认为设置圈套跟虚假诉讼本质相同,都是通过虚构证据,来达到不正当的诉讼目的。

  柳军提到的这起案件,便是将张家慧夫妇引入公众视野的易真武敲诈勒索案。

  2016年夏,张家慧到重庆万州,参加其二姐儿子的婚礼。婚礼结束后,张家慧一行在酒店包房打麻将,200元起步,输赢上不封顶,最大的几笔均在万元以上。

  赌博的画面被包工头易真武悄悄拍了下来。

  易真武之前在承包迪纳斯公司的一项工程时与刘远生结识。据易真武哥哥易双全说,易真武与刘远生合作之初,关系相当融洽,两人兄弟相称,易真武经常参加张家慧、刘远生夫妇的家庭聚会。

  2018年4月,易真武将一个存有张家慧赌博视频和刘远生谈话录音的U盘,寄给了张家慧,并附了一封13页的长信。易真武在信中说,刘远生在工程中严重压价致其亏损,他“走投无路”,请张家慧站在公正立场帮帮他。

  此后,刘远生同意给易真武200万元。

  2018年5月30日下午,刘远生分三次向易真武汇款50万元,最后一笔时间是17:02。18时许,刘远生向警方报案,并在笔录中解释之所以打完款才报警,是因为在打款的最后一刻仍未下定报案决心。

  但柳军认为,刘远生早就设置好了圈套。一个证据是,刘远生报案时提交了一份5页的报案书和12份材料,除5月30日这天的打款时间、金额和落款日期是手写外,其余都是打印的。

  柳军说,刘远生不可能在打款后短短1个小时内准备好这些材料,合理的解释是,他想要造成易真武敲诈勒索既遂的状态。“金额上也有考究。易真武索要200万,但刘远生选择在打款50万时报警,这个金额刚好达到敲诈勒索罪量刑的第三档,一旦坐实可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

  报案次日,刘远生主动要求公安不冻结易真武的银行账户和财产。柳军分析称,可能是刘远生觉得证据不够。6月7日,刘远生主动约见易真武,试图诱导易真武说出“敲诈”二字,但易真武始终坚持“200万是自己应得的劳务费”。

  6月14日,刘远生再次约见易真武。交谈中,刘远生承诺会支付剩下的150万,前提是易真武答应写保证书。随后,易真武按照刘远生的口述,在保证书中写明“收到剩余款项后,不会再拿视频及录音逼迫或敲诈”。

  写完保证书后,易真武刚走出大门,就被守候的警方逮捕。

  柳军认为,刘远生在报案后,多次约见易真武,并诱其写下保证书,就是为了坐实易真武敲诈勒索的罪名。

  易真武案被媒体曝光后,李富华、陈子南等多名爆料人开始联合起来,对张家慧与刘远生进行实名举报。他们在控告书中写道:“张家慧与刘远生司法搭台、商业唱戏,既要当官,又要发财,数年来疯狂攫取了巨额财产,成为史上法院系统最富有的法官。”

  在得知李富华等人的行动后,刘远生曾给李富华发微信说:“你们如何在背后谋划借新闻媒体来诽谤陷害我的,我一清二楚。我只想告诉你,法律是无情的,我必将通过法律讨回公道的!任何人必须对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代价,我对此很有信心和耐心!”
作者:三亚湾大少 时间:2019-11-22 13:01:26
  应该让有钱人去当官,才不会贪,有懂得创造价值
我要评论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9-11-22 15:35:35
  主要问题在体制,贪官在职时,谁去监督,谁敢监督?
作者:双沟大曲63 时间:2019-11-23 15:01:41
  官也升财也贪,官越大贪越大,位越久贪越多
作者:家和往事兴 时间:2019-11-23 15:28:35
  3.38亿元约等于280多万两白银,约为古代三年十万雪花银的清知府标准28倍。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9-11-24 09:29:31
  @海棠依旧pasman 2019-11-21 18:02:26
  农垦系统很黑
  -----------------------------贪腐主要在澄迈县。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9-11-24 09:34:11
  杨在澄迈县任职10多年,由于有某个人的支持,一直是实权领导。老城的房地产企业通过将工业用地转化成房地产开发用地,楼地面价只有几块钱一平方米,而老城的房地产开发面积仅次于三亚海口,说杨受贿只有1个多亿,至于你信不信,我不信。他不但受贿,很多房地产项目,还有gangu。
作者:荔枝糕 时间:2019-11-24 20:24:13
  这样的人,一步步高升,是谁培养提拔的?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世界贵族_天龙人 时间:2019-11-27 20:29:33
  古人说得好:千里做棺只为吃穿,不为吃穿,谁愿为棺。
我要评论
作者:下来好多 时间:2019-12-01 08:55:16
  还有更巨的巨贪,海南通报“200亿资产”女官员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张家慧调查结果 :一家三口资产超18亿。
我要评论
作者:海棠依旧pasman 时间:2019-12-10 22:27:05
  许多农场的实权者都有贪腐都有保护伞希望而早日绳之以法还群众一个公道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