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海南话,是福建人与广东人移民竞赛的结果

楼主:吃饱撑着了 时间:2020-01-13 15:31:06 点击:445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祖国的第二大岛海南岛上。有着多姿多彩的民俗文化,方言也是如此。除去黎、苗等兄弟民族的语言之外,岛上通行最广的一种方言叫做“琼文话”,也叫做“海南话”。

  海南话太“南”了
  地处天涯海角的海南话,对于大多数国人而言,是名副其实的太“南”了。难到什么地步呢,就来听听《石榴园》这首歌曲吧。

  石榴园(海南话) -吴晓芸
  词:海南山翁
  曲:强哥-海口一号
  一到现旦昺 汝就离开小山村
  讲好多地方无去过 欲去闹热城市好远
  汝毋甭痹鬼 欲毋吾厌汝酸
  虽然想念是有点仔累 亦欠忆着石榴会开花
  月娘光光 静静照在石榴园
  树上石榴毋讲话 我妚心今暝只顾是乱
  月娘光光 静静照在石榴园
  树上石榴心酸酸 无人知汝乜候乃回
  一到现旦昺 汝就离开小山村
  讲好多地方无去过 欲去闹热城市好远
  一年一年过 时间讲快毋快
  吾真心对汝毋变化 除非海水变干石姆碎
  月娘光光 静静照在石榴园
  树上石榴毋讲话 我妚心今暝只顾是乱
  ……
  即便是有着歌词,对于许多人而言,将其对号入座仍旧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谁能想到呢,“心酸酸”在海南话居然会读“丁对对”?
  有趣的是,海南岛距离广东省只隔着一个琼州海峡,但海南话倒是一点不像“广东话(粤语)”。这么“南”的海南话,在方言分类上却归于“闽语”。因此,海南话在学术上,一般也可以称为“海南闽语”。只不过,有些语音现象发生了有规律的变化。比如“虫”字,在闽南话里读“tang”已经很不寻常(保留了“古无舌上音”的特征),海南话里干脆变成了“hang”,这下外人就更认不出来了。
  
  回到千年前
  为什么海南话的源头可以追溯到福建呢?流传下来的族谱透露了一点信息:

  陈氏迁琼始祖,乃闽之莆田县人,举进士第招宗朝出知建州,缘尚书章淳于符年间(北宋1098-1101)摈斥元佑旧臣为奸党,始祖遂相机避地于琼莞而治于苍毫之所。
  根据王俞春先生对历代各姓迁琼先祖(共176人)祖居地和迁入地的统计分析比较,可以得出如下结论:“除了祖籍不明的12人之外,闽籍迁琼共97人,占总数的59%;而两宋时72人迁入,除5人的祖籍不明外,福建籍有50人,约占75%。这就可以推断出,“海南话”像福建话,是因为许多海南人的祖先来自福建,具体而言,是宋代的福建。

  说起来,宋代的福建早就不是蛮荒之地了。宋代福建人口过剩的现象是非常突出的。表面上看,当时福建人口的密度还不到邻近的两浙路(今浙江、苏南、上海)的一半。但在农业社会,单纯的土地大小其实没有意义,重要的是能够开垦成耕地的平原。
  
  在这一点上,福建极为吃亏。有句话叫做“八山一水一分田”。福建的地形以丘陵山地为主,这么一算,户均耕地倒是只有最稠密的两浙路的一半多一点了。由于全区70%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占总面积不到10%的沿海狭长平原地带上,宋代的福建已经感受到强烈的人口压力:“土地迫狭,生籍繁夥;虽跷确之地,耕耨殆尽”。


  
  有限的耕地资源,使绝大多数家庭濒临饥饿边缘。为了维持现有生活状态,福建民众不得不以杀婴溺婴的手段控制家庭人口规模。“闽之八州,惟建、剑、汀、邵武之民多计产育子,习之成风,虽士人间亦为之,恬不知怪”。平常之年,一家五口靠地之所出和草根野菜方可勉强糊口,若多一丁口,这种和谐的平衡状态就会被破坏,所以要限制生育,男多则杀其男,女多则杀其女。俗语说“虎毒不食子”,何况是当时教育事业兴盛(宋代状元五分之一出于福建)的福建百姓呢?由此也足以见到福建人地矛盾的异常尖锐性和严峻性。

  为了活下去,福建民众自发向外移民。福建原住民闽越人据说是习水善舟的,《汉书·严助传》说他们“习于水斗,便于用舟”。看起来,闽人这一手学得很成功,当时他们所造海舶是国中上品。他们架起木船一路南行,两宋之间从漳州到潮州,又到了雷州、琼州(海南岛),沿海而居。潮、雷二州唐初才有8千多户,一片蛮荒,连海南岛计算在内,到了宋初也才有10万户(其中还包含不少少数民族),到了元代则增至73万户,增长7倍多(同期闽南本土才增一倍多)。闽人闽语在两宋时代大规模到达海南岛,便是这个道理。
  


  看谁跑得快
  当然,也有人要问了,福建距离海南岛毕竟遥远,为什么不是广东人近水楼台先得月,捷足先登呢?

  
  海南岛与珠三角距离不远


  这就要提到宋代的“珠三角”是怎么样的情况了。从汉代以后,广州一直是中国海上贸易中心。唐代更以世界东方大港而著称于世。然而,它是汉人集聚的少数民族地区的边疆城市,城里居住着“使价之客和守土之臣”。广州贸易因经营的是以富人集团为消费对象的奢侈品,只能与京都和岭北各大都会相联系。值得注意的是直至唐代,广州还是兼营奴隶买卖的“生口”市场。因此,广州贸易并不能惠及广大农村。广州的繁华贸易与未经开发的珠三角农村几乎处于隔绝的状态。居住于斯的俚人,“率皆半羸,生齿不蕃”。人的寿命平均 30 岁以下。粗放的农业和自然水产,已足供“饭稻羹鱼”之需。在那里生产要素的供应与需求是均衡的。一切都世代相传,秦汉以后的一千多年中,几乎没有多大变化。到了宋代,广东的地广人稀现象仍旧非常突出。珠江流域人口只占全国人口总数的4.8%,开垦土地占全国0.68%,与黄河、长江流域比起来实在是少的可怜。
  
  北宋末年,珠三角终于出现了机遇。靖康元年 (1126 年),金兵南侵,北宋首都汴京陷落,宋高宗仓惶南逃。大批中原士民越大庾岭,先是居住南雄珠玑巷一带,继而进入珠三角。南宋末年,朝廷曾下诏迁移南雄的居民 (实际上是暂住于此的南来中原士民) 充实珠三角。德佑二年 (1276 年),元军攻陷南雄、韶州时,原居住南雄地区的北方士民继续南迁珠三角。
  
  珠三角家喻户晓的“珠玑巷移民”传说,正是表彰这一移民集团历史功绩的口头纪念碑。生活在明末清初,有着“广东徐霞客”美称的屈大均在《广东新语》里就写到,“吾广故家望族,其先多从南雄珠矶巷而来”。南迁移民从南雄珠矶巷南迁到达珠江三角洲后,忙于围堤造田。唐时珠江三角洲每平方公里仅有1.2户。到宋末己有4.8户。广州在唐朝开元年间只有4万户人家,到南宋后期已经上升到将近20万户。
  
  农业兴旺的珠江三角洲
  换句话说,在宋代福建迫于人口压力四外迁徙直到海南岛的时候,粤人(广府人)还在集中精力对珠江三角洲进行开发而无暇他顾。甚至在珠江三角洲的核心地区,也有闽人前来分一杯羹——今天的中山还存在一个闽南话“方言岛”。根据《香山县志》的记载,这正是因为在宋元期间,有福建沿海一带的移民前来定居于此。待到珠江三角洲开发大成的清代,海南岛与广东沿海的雷州、潮州,已然成为闽人闽语的天下。广府人转而沿着珠江水系西进入桂,将粤方言(“白话”)传播到了广西东、南部。这就是另外一个方言现象背后的移民历史故事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hmin1210 时间:2020-01-13 16:09:08
  我们这一代海南人,海南话会说,广东话也会说
作者:小版版 时间:2020-01-13 16:53:33
  闽南语系
作者:芝麻绿豆沙 时间:2020-01-13 17:06:45
  所以,这三个地方的人互讲方言也能听出个一二三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20-01-13 21:37:53
  好帖
作者:子味 时间:2020-01-14 07:24:39
  现在的孩子都不说海南话了
作者:没有艺术的鱼 时间:2020-01-14 07:55:11
  楼主文昌人还是海口人?谁说海南话“虫”读“hang”?三亚乐东东方就读“tang”。其实是你们d和t不分。
  • 星雨滴流: 举报  2020-01-14 18:52:35  评论

    三亚附近读tang.轻口音。海口的口音重,读hang,海南话也可以分很多种口音,三亚口音,海口口音,文昌口音,万宁口音,定安口音,都是不一样的调调。
  • 康森20: 举报  2020-01-17 14:58:00  评论

    评论 没有艺术的鱼:文昌是海南闽南文化的发源地,文昌话是最标准的海南话,“虫”就是念“tang”。很多乐东人的祖先来自文昌。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heyblack2012 时间:2020-01-17 11:27:31
  好贴,收藏。不过现在许多海南的孩子,从一出生就说普通话,家里也不和他们讲海南话,传承是个大问题。
作者:康森20 时间:2020-01-17 14:59:47
  评论 没有艺术的鱼:文昌是海南闽南文化的发源地,文昌话是最标准的海南话,“虫”就是念“hang”。很多乐东人的祖先来自文昌。
作者:欧昵 时间:2020-01-17 15:25:36
  有理有据
作者:coke983 时间:2020-01-17 16:14:58
  海南话要传承下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