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收官红草坡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10:46 点击:453 回复: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9年12月28日清早,按导航所引迤逦前往红草坡,是今年的收官之骑行,那是一块带有未解之迷的神秘土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8次 发图:2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14:02

  
  神牛岭旁红角岭上空的晨曦,红角岭为陵水第一大风水宝地。陵水自古流传“一是红角歌(音),二是雷公塘,三是打汀石,四是红(或茅)草坡。”,说的是陵水四大风水宝地的排名。 “红草坡”我曾误认为是在桐海灶仔村附近的“举人墓”一带坡地,因在高德地图偶然发现了“红草坡”的地名,故决定前往探寻。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14:52

  
  途经县城后择文罗—隆广—田仔乡村线路走,文罗初级中学的操场有点风生水起的气势,红跑道映出了“红草坡”的“红”来,探寻的兴趣愈来愈浓。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15:35

  
  小黎村路边的树长得旺气,果实长如不远渔村吊晒的鱼,感觉其地力富余得和大海里的波涛一样。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16:35

  
  同行的老吴却对美丽乡村的招牌专注了起来,有如红着眼的野狗突然被触到腚下的丸子一般,我们六零后的人政治神经都比较大。“中国梦”红色基调的烟花做派扣动了他的心弦,而我脑海里闪过了“红草坡”的“红”,前行的心变得有点急了。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17:15

  
  九所岭西的小村路边,这棵生机勃勃的大树下,村民在忙着交易角豆。只可惜通往山里的路修得不够婉延,少了点曲径通幽之妙。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18:11

  
  九所岭上太过浓密的天然植被,欺压了村民发财心急砍山间种的槟榔树,勾起了我对东面临海的九所村的联想。“九所”是当年归治屯军的处所,虽历经千百年演变融合成了村庄,但历史的天空里仍回旋着喊打喊杀的声响。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18:44

  
  山坡上旌旗一般摇晃的茅草花,给人进入了时空隧道的感觉。阅历不同的人前进的方式虽会有所区别,可锐意进取的和冷静旁观者其实是同路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19:15

  
  村民挖山种的槟榔,近年来因病而黄叶瘦尾毫无生气,昔日发家致富的财源眼见得已经枯竭,事情能否长久终为气数所决定。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0:10

  
  水泥路沟里的红草花,并不因为生存条件的恶劣而停止她的事业。这种令人肃然起敬的努力本身,也许才是真正的诗和远方。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1:27

  
  翻过九所岭山口后豁然开朗了起来,一大片人工种植的罂粟花一样艳丽的花。打听到原来是有名的“伟哥菜”,不知道从台湾传来的这玩意是否真能使老男人“伟哥”起来,但希望永远是生命风生水起的灶神,民间的风水学确实有其神妙的地方!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1:57

  
  走出了崎岖的山脚便一马平川,终于在魏峨的九所岭下找到了草和坡的感觉,但红草究竟在哪呢?问号仍然比耳朵还大!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2:32

  
  百草枯毒下的死草带来的悲哀情绪,虽被大石上自长的野豆和那只半野的鸡所化解,但大地之母的灵气在消散的担忧还是涌上了心头。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3:19

  
  洼地里的野菠萝长成了千年龙血树的老态,被百米外高速路上铁车的呼呼声所侵扰,现代工业社会的烦躁令人更加珍惜起岁月的静好。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4:10

  
  道边剥落的巨石诉说着沧海桑田的古老故事,附生的灌木丛上看不出是快乐还是悲伤,也许它们早已明白了该死的死该活的要好好地活着的道理。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4:57

  
  神勇的雄豹在凝视着这片神奇的土地,那曾是它们世世代代固守的家园,人们千万别忘了土地是万物共有的资源,如果独占独享报应是迟早会到来的。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6:40

  
  老猫头鹰睁只眼闭只眼,在思考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其实论对付鼠辈治理的能力,人类永远比不上它,连给它当徒弟的资格都没有。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7:11

  
  到了土退村前出了怪事,在导航的指引下兜一大圈后又回到了这里,而且还不断招呼继续前行,相信继续走将会再蒙一圈。机器走神了靠大脑,大脑不灵只能靠嘴,无奈之下找村民讨教,村民说这不是红草坡,红草坡得往西南继续走。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7:44

  
  往西南胡走不久,英州镇著名的“双乳峰”映入眼帘,故而精神为之一振,所有的懊恼和疲劳驾着天上的白鹤飞去了远方。
我要评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8:21

  
  来到双乳峰的正面解决了两个问题,一个是双峰对称了起来,一个是村民给我们指认了红草坡。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9:01

  
  红草坡,百度和高德标注一致,可导航却都带我们到几里之外的土退村边而且不停地带着打转。一个资深的人肯定地告诉我,从白茅岭下的土退村到猴子岭下一带都是红草坡的范围,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无法得知也永远不想知道。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29:36

  
  眼前红草坡的西南部就是名臭天下的“国茂清水湾违建项目”。就整个地形来说,假如猴子岭是椅背,被挖的矮山就是座子,挖掉座子后上面的人当然得四脚朝天了。
  古人所说的风水宝地属阴地,指的都是葬坟后能发祥的地方,是绝对不能建阳宅的。有些东西你可以不信,但绝对不能不加于考虑,这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20 04:30:31

  
  国茂清水湾的标志性建筑,项目的名头被砸了,烂成了挂在树上死了很久的老鹰,这种凄惨的景象谁都不忍心看到。
  其实人活在世间比一只蚂蚁还渺小万倍,大自然恩赐的你须有度取之,而且必须常怀感恩敬畏之心,这个道理是勿容置疑的。
  传说中的红草坡应该是这里了,我衷心的祝愿红草坡能给三十多万陵水人带来无限的福泽!
  至此全年骑行累计六千多公里,超过了去北京一个来回的脚程,为2019年完美收官甚感快慰。在路边饭饱歇足之后美美地踏上了归途,信心百倍地奔向迷一般的2020!
  (完)

  2019年12月30日夜土改队员于提蒙老家

作者:guohaoguo 时间:2020-05-20 10:01:30
  国贸清水湾 坑爹
我要评论
作者:宝贝栋栋 时间:2020-05-20 11:03:16
  好风光
我要评论
作者:LVYESHE 时间:2020-05-20 13:08:19

  成长伴随敬畏,冥冥之中自有其意

我要评论
作者:冷风影 时间:2020-05-20 15:14:53
  骑两个小时不累吗
  • 土改队员: 举报  2020-05-20 20:02:30  评论

    “隆冬暮色下的神牛岭,清新亮丽如刚洗净镜面的山水画,山地车象停靠港湾的小船,骑行孤苦的心横生出诗和远方的奇妙感觉,天地人和衷共济遥相呼应妙不可言。。。。。。骑行吃脚力遭白眼图的是啥?答案闪耀在骑行者的内心深处。”(摘自土改队员《久久不见俺家乡》),肯定很累!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