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久久不见俺家乡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07:35:02 点击:6174 回复:3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引言
  2010年春,父亲去世后,母亲孤单一人,无奈常回老家相伴。少年离乡,生性朴直,心重多艰,半百而回,物是人非,恍若隔世。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每每倘佯野外,旧日记忆犹新,聆听乡间物语,如饮甘露清泉。
  家乡风物意趣盎然发人深思,有感读出的信息别开生面,如各色野果枚枚小溪浪花朵朵,更似人生路上感慨万千的游记。回回即景制发图文小帖,犹儿时觅得野果之窃喜,因颇受欢迎而乐此不疲,近九年间发帖三百有余。
  现不揣浅陋,筛出一百八十一帖整理后陆续上传,献给已去世的父亲和年逾八旬的母亲,献给美丽的家乡、亲人和友人们!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60次 发图:184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文浩牛 时间:2021-02-27 08:02:54
  最是难忘儿时故乡事
作者:qiuqiu0018 时间:2021-02-27 08:05:44
  很期待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09:08:06

  
  家门前神秘奇幻的神牛岭,母亲说它能佑护周遭万物,特别是好人和乖孩子。母亲的话,儿时是坚信无疑的,长大了不信,老后却又信了回来。
  人生不过百年,对世事的认识一直知之甚少,和日出日落一样,往复不已没个尽头,也许永远只能这样,不能不时刻怀有敬畏之心。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09:10:45
  感谢两位楼上光临!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21-02-27 09:27:16
  父母在,家乡在。
  父母亡,家乡变故乡。
我要评论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21-02-27 09:49:08
  期待
作者:眉山堂主 时间:2021-02-27 09:59:55
  不错,先做个记号。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0:23:08

  
  提蒙洋的早晨,丽日彩云、沃野稻香。此地北靠高深绵长的吊罗山余脉,主要来自蒙水和金聪河的冲积,进武岭、锅盖岭、神牛岭下风水骤生,往东极目处南海潮气灵动,水光肥十足至不种也可有收,是美丽富饶得近乎神奇的地方。
  儿时对“提蒙”这个地名百思不得其果,后来考证是“黎蒙”改来的。“蒙”黎语为“有吃的地方”,大意就是从“黎人有吃的地方”改为“拿吃的地方”,其中包含了地名雅化时对土著黎族人尊重的考量,更隐含着归治的血泪史。鬼斧神功,天地造化,迷一样的地方配着迷一样的名字。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0:24:51

  
  后头塘村外路边的加德树,能让人瞬间沉入“过客今安在,绿荫尚遮阳。”的历史情怀中,忆往昔艰难岁月。
  加德树迎的是过往奔波劳累的人,显得象神象佛又象风,而庐山那颗迎客松,迎的是饱食游荡的闲人,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0:27:52
  三亚论坛的网友总是那么热情,给楼上拜个晚年!
作者:wuxiaogan 时间:2021-02-27 10:30:16
  人生的来处和归处
作者:张恒艳 时间:2021-02-27 10:31:52
  加德树是什么树,我看像榕树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0:40:40

  
  冬天满田遍坡的葛薯花,圣洁淡雅得可与任何花朵比艺术。它救贫活命之功高齐天,可偏无人多看它的娇花儿一眼,还把笨人叫葛薯,人世间的不平压上了心头。
  人就是这样贱,好处不能给过多,过多了会把你当葛薯!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0:41:36

  
  儿时望穿山坡的咖叮,果熟了如黒珍珠,甜蜜中透着芬芳,虽没人吃过仙果,却都说其味如仙果。
  我们这个族群很多要紧处并不讲逻辑,这绝非不懂而是在解决逻辑本身存在的问题,是高得离奇的可爱的智慧。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0:44:09

  
  甘塘村边的沟儿和小草,每次到这定然会浮现起儿时放鹅的情景,并感怀起许多熟悉的地方。
  一个放鹅娃和这世界的距离为零,社会建设总是不尽人意,原因恐怕就在这里。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0:44:21
  待续。
作者:崖城天龙 时间:2021-02-27 11:18:32
  母亲在世时,读到有关母亲的文章,似微风滑过指尖,从未有点滴触动。母亲仙逝之后,类同的文章从不敢轻易注目。一碰胸口就隐隐作痛,不能自已,母亲的音容笑貌,已在泪眼婆娑中模糊成了浮影。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1:27:12
  @崖城天龙 2021-02-27 11:18:32
  母亲在世时,读到有关母亲的文章,似微风滑过指尖,从未有点滴触动。母亲仙逝之后,类同的文章从不敢轻易注目。一碰胸口就隐隐作痛,不能自已,母亲的音容笑貌,已在泪眼婆娑中模糊成了浮影。
  -----------------------------
  “父母在,家乡在。
  父母亡,家乡变故乡。”(水声天南)-----您有个好母亲,怀念老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4:58:52

  
  野篱边的小黄蝶,它的武力威胁等级为青蛙,对于青蛙以上的敌人,应该是听天由命的,这是本分也是天理。
  威慑力是社会稳定的基础,可现代人把威慑力提高到了共同毁灭的核爆,地球成了火药桶,矛盾冲突达到极限后无法回旋,随时点火一起升天,真是愚蠢之极。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5:00:01

  
  田埂上独放的闭鞘姜花,远看似浴巾包块可人的小玉猪,近看却是一景美仑美幻的洞房花烛图,真乃奇葩奇遇。
  阴阳对冲,生命之神,天理人道。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5:01:26

  
  儿时称五角星花,学名茑萝,从外邦传入,长得比五角星还象五角星,不是《诗经》中的“茑为女萝”。
  五角星的含义杂乱得张牙舞爪,其中就有撒旦和魔术的邪意,美利坚等国家就把它扬上国旗。难怪多少年来,贱民受尽妖言的蛊惑,无数仁人志士为他人坐江山而白死,远如无赖汉高祖近如妖孽洪天王。孟子疾呼“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乃千古之绝唱,“绝唱”着“喊死也没用”的悲催,民为笑话臣终为话笑者也。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5:02:26

  
  随坡可见的“梅花”,是大黑蚁浴血死守的蜜缸。儿时称其梅花,原以为是因本地沒有梅花而误认,可事实却并非如此,果真草本植物的存在比木本早的话,梅花朵的设计完全可能山寨于它。
  人们对事物的认知时刻都在修正,越高大的错的越惨,儿时的认定是多么的准确,准确得多么的歪打正着,直教人目瞪口呆!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5:04:13

  
  老长村篱边的归茄,清纯的成色,红得人心动。
  民谚“归茄开花你就知”意味深长,归茄籽和茄子籽极为相似,奸民用归茄籽充茄子种卖,村民种至开花了才知道上当。民谚既提醒你识破骗术很难,又叹息本分人生活的无奈,更诉说着人生江湖之不易。
  为了改善生活,真假之战由来已经太久,谎言与虚伪永远都是真话和诚实的克星,生活中总是充满着无奈和忧伤。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7 15:05:04
  待续。
作者:寻牛矢觅归路 时间:2021-02-27 16:11:43
  去年疫情期间在定安乡下度过,重走儿时的乡村小路,以前忽视的路边野花野草现在倍感亲切.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8 04:35:12

  
  甘塘村头旱地里五彩纷呈的土野菊,它透出的药气和荣枯兴衰的史感十分强烈,小学时咬破笔头也无法把它写成作文。
  自古就有了“百闻不如一见”的结论,文字的表现力有时往往是漏洞百出苍白可笑的,随着相机和录影机的出现,好的图文相配无疑是最便利而完美的艺术形式。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8 04:36:17

  
  稻田里种的荷花色、香、味俱全,连片成群、争春斗媚、冠绝群芳,艳如国色天香之美人,仙境一般使人留连忘返。
  古来对荷的美言之多之极至无以复加,甚至有了“出污泥而不染“的走火入魔之说。不染是水生植物的共性非荷所独有,文人极尽无中生有之能事,仍无法表达出荷之美之万一。荷之美,已超越了文字描述的极限,美得墨人骚客目瞪口呆呓语连连,美得才女心生妒嫉黯然离去,美得唯有村民把闺女取名“荷花"才算多少有点沾边。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8 05:31:34

  
  清明踏青偶遇多年不见的醒目花,清新脱俗别居一格,蜘蛛拉上的那根线显得更加玄妙,儿时说醒目其实醒的是脑。
  人类结网捕鱼是和蜘蛛学的,可钓鱼八成不是,至于上饵是否是跟花儿学的,蜘蛛知道。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2-28 05:31:58
  待续。
作者:宝贝栋栋 时间:2021-02-28 14:58:38
  好文
作者:枫窗 时间:2021-02-28 15:02:18
  好多植物都没见过
作者:shunda188 时间:2021-02-28 15:35:44
  家乡的一草一木都让人难忘
作者:云门夜雨 时间:2021-02-28 19:59:47
  爱生活,爱家乡,乡下随处可见的花草,是那样的亲切与熟悉
作者:榕丛 时间:2021-02-28 20:00:55
  都是花花草草的记忆
作者:孤独鱼的故事 时间:2021-02-28 20:37:43
  每次回村必定要把整个村的田埂再踏一边,踏一次少一次呀。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1 04:35:07

  
  缺水撂荒多年的水田里,清明时节变野的水稻仍依时抽穗,只因没了人类这个霸道的后台,失去了昔日的风光。说不清是杂草们收复失地,还是稻们主动让位,江湖落魄的凄凉与落寞感扑面而来。
  很多风光其实是被别人在背后玩弄利用的结果,也可以说是应运而生,倘若时间长了失忆或者忘乎所以,等待着的将是可怜的灭亡。千万年过去了,野稻们似乎能将这道理代代相传,始终未曾忘记。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1 04:36:52

  
  老母种的香菜开花了,蜜蜂大清早雨水未干就劳作了起来,既带来清新的美意,又给人”为谁辛苦为谁甜”的伤感。
  蜜蜂一生约90天,采蜜期的工蜂因为过劳只能活28天,有时为抵御外敌,一出针便义无反顾地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为谁辛苦为谁甜”的话在赞美蜜蜂的同时,也流露出人对生命意义的迷茫。虽然蜜蜂的寿命对人类来说可以忽略不计,但它们对生命意义的理解和诠释又有几个人敢正视过呢?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1 04:38:45

  
  鬼火坡荒地杂草丛中的毛刺瓜仔,掖着的小瓜青翠如宝。保护小瓜的毛刺,说毛又不尖,说刺又不硬,小液滴粘而微毒。尽管它身怀绝技且工于心计胜利得无人敢惹,也仍然叶饥藤瘦并不健旺,就连名字也被孩儿们起得不伦不类。
  人们常说,光靠阴谋诡计成不了大事,看来是有几分道理的。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1 04:40:22

  
  田埂上霸道的牛不吃草,全覆盖式的蔓爬进军战法,几乎不给其他野草任何生长的机会。可能因为疯长耗去了过多的精力,死命才开出可怜巴巴的“一枝独秀”,按叶为阴花为阳的理论,其阳已近乎衰竭,在种田人的眼里它根本就是个祸害。
  生存之道中竞争力十分紧要,可绝对的优势往往会生出霸道和过分的占有之心,孤家寡人最终沦为祸害是必然的。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1 04:42:03

  
  后园杂地里多年不见的小印子花,地硬缺水照样开得叶嫩而花雅,小红蚁天经地义地沐浴着幸福的时光。
  生命自然各自地精彩,谁比谁都没有可比性也没有必要,尤其人比人真的会气死人。
我要评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1 04:44:13
  感谢楼上的美言,待续。
作者:jeep75 时间:2021-03-01 08:53:31
  那些朴素的一花一草,一人一事构成了我们最美好的回忆
作者:冷风影 时间:2021-03-01 08:55:09
  从植物里看出人生道理,楼主厉害
作者:shswshsw 时间:2021-03-01 09:25:29
  心里深处的柔软
作者:小河滴雨 时间:2021-03-01 10:31:48
  记忆中家乡有一条河
作者:宝贝栋栋 时间:2021-03-01 10:50:21
  毛刺瓜仔能吃吗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1 14:57:57
  @宝贝栋栋 2021-03-01 10:50:21
  毛刺瓜仔能吃吗
  -----------------------------
  小时候谁都说不能吃,可谁心里都有到底能不能吃的疑问。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2 03:25:03

  
  冬季随处可见的尖尾青花,虽生似狗尾模样,可经精施细抹朵朵翘首以盼,却能清新华丽烂漫遍野。
  大家闺秀生风情万种,偏偏流落风尘红颜命薄,小家碧玉凭一顾半盼,倒能成家立业香飘四季,谁敢说天道不公?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2 03:26:21

  
  老家偌大的水塘里突然绽出这丛睡莲,水天相连自成一色,惊得我半晌无语。父亲曾在此种满荷花,他走那年突然一棵都不长,往后再怎么弄也种不起来了,水汪汪一直荒着,荷花的灵性动人心魄。
  我国至今定不出国花,民间多年来在牡丹和梅花之间争执不休,贵牡丹的腐气和病梅的凄苦,当然难堪国之大任。荷花色香味具绝、老少皆宜、雅俗共赏、瑞气满神州,是唯一无法用语言表述其美之万一的真正花王,为何不定为国花烘托国运呢?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2 03:29:05

  
  清明时节,儿时漫山遍野现在难得一见的星星花已开近尾声,灿若苍穹的烂漫兴衰勾起人无尽的遐想,故乡的情结醉上了心头。
  人们疯狂地铲除了大自然建起一个“文明”世界,然后突然发现找不到文明究竟在哪里了,难免会悲从中来。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2 03:30:53

  
  三月三一夜春雨,猪妮花“花落知多少”,一时间多少伤感。黛玉葬花,叹的是芳华易逝,伤的却是身势,顶多只算是有病呻吟,真正惜春的当数那些为生活而整日奔忙的蜜蜂们。
  三月三原是上巳节,纪念的是汉人始祖黄帝的生日,如今却只有孤悬海外的黎族人和西南一些少数民族还在过。胡人入主中原后,神州大地被杂种所霸占,真正的汉人沦为少数确是不争的事实。以“花落知多少”这样的语言为代表的文言文,是这个星球上唯一称得上简约、凝炼、丰富、美丽的至高无上的语言,也被白话潮流所冲毁。汉民族之花经不起风雨而凋零,是不是事实呢?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2 03:33:41
  感谢楼上欣赏,待续。
作者:田树苗 时间:2021-03-02 14:17:46
  楼主家真美!
我要评论
作者:hmin1210 时间:2021-03-02 17:12:54
  久久不能忘记
作者:东北影帝 时间:2021-03-02 17:53:09
  火钳刘明
作者:shunda188 时间:2021-03-02 18:09:57
  看连载最有味道了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3 05:26:07

  
  清明时节的尖尾星花,在极尽小家碧玉的靓丽之后,披挂着一身种子与疲惫。尾尖那点姿色,掩不住花开花落的伤感与无奈,流露出对逝去芳华无尽的留恋与追忆。
  母性无私的奉献之伟大之尊贵至高无上,对母性的尊重就是对生命自身的尊重和赞美。有人说过“徐娘半老丰韵犹存”的话,其实是对母性的公然亵渎和污辱,不良文人的无聊与肮脏令人作呕。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3 05:27:31

  
  毒月刚过遍野稻香,沉甸甸的稻穗散发着古老而又清新的农耕文化气息,丰收的喜悦漫过心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过去在农村,夜晚听虫鸣数星星喜月亮,白天看看天看看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安然完美无缺的生活。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3 05:29:41

  
  提蒙洋上这棵孤独老椰,叶瘦果瘪刁然一身,沦为光景。曾听老人说,是离村太远有野灵缠身,是雁怕离群树怕单的原因。
  孤则危,仙风鹤骨顶天立地毕竟只是单干之修,想呼风唤雨做成大事,非得成群结党滚泥巴不可。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3 05:32:19

  
  红田村的苦楝树和别的地方不一样,长得娇俏多姿分外妖娆。
  万物皆有地域性差异,它是地力的富余和气候温润适宜的结果,是曲则生姿的理念和富足自然酿成的贵气,与梅的人为“病”美和土豪的炫富当然不是一回事。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3 05:34:33

  
  鬼火坡无比雄壮的狗尾花,儿时常喜欢拔上一根抚脸刮耳,并琢磨上面挂着的小人。有时,小人少了条胳膊腿会遗憾万分,分不清是小鬼还是天使也会懊恼不已。
  阎君曾对钟馗说“人鬼之分只在方寸之间,鬼正可为神,人歪即为鬼。”,洞明这个“方寸”是人生的大学问,即便耗上一生也未必能把握得准,把握准了你是老人反之则是老鬼。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3 05:38:50
  感谢楼上美言,待续。
作者:chatouer 时间:2021-03-03 09:06:24
  家乡还是那个家乡,但人已不是那些人了
我要评论
作者:风的过处 时间:2021-03-03 10:44:24
  一花一草总关情
我要评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4 01:00:55

  
  老长村头巨大的木棉,鲜艳满天的英雄花铁一般地宣示着,这是古老的木棉之乡。
  记得儿时木棉是漫山遍野的,现在它却成了孤独老树,是近几年被大量移去开发区种了的原因。树下人家的老人介绍说,剩下这棵也曾被出过大价钱的,终因害怕树神降灾而不敢卖了。我想,人世间许多重要的东西,幸亏有神灵守护着,否则早己整个儿完蛋!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4 01:02:43

  
  远眺甘塘小村的绿,出离了尘埃和喧嚣,零落的鸡犬之声引人入静,发人历史地沉思,老子“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天论徘徊如新。
  人类在弱国寡民的唯一出路上,已很难再有人烟,“天地以万物为刍狗”,一切终将散去,只有人与人之间美好的记忆才能永留。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4 01:04:02

  
  鬼火坡上冬高气爽,路边饱受蹂躏的茅草活得虽是惨淡,可花儿却开得旷远、励志,开得周边的农作物无地自容,开出了“锦鸡有食汤刀近,野鹤无粮天地阔。”的诗情画意。
  生命何其神奇,生存何其艰难,不屈不挠是生活之歌,安贫乐道永远是最美的最高洁的主旋律。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4 01:07:22

  
  新插的稻田,整洁得人心生疼,令人久久不愿离去。
  农夫的操守使人明白,艰苦能造出美来。有过辛苦乡村生活经历的人,对劳动内在的美尤其刻骨铭心。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4 01:13:37


  
  高量村的田园,绿色的天堂。离乡背井己久,人事己非,唯此景魂牵梦绕日久弥新。
  这是乡亲们多少代多少年多少人艰苦劳作的结晶,是最佳的生产模式,人们没有任何理由改变它。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4 01:14:41
  待续。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5 02:28:43

  
  内补村村尾的地头,巨龟驮着小老榕,风剪的枝,雷施的肥,雨浇的水,浑然天成,美妙绝伦。它数十年还是老样,而我已白发苍苍,好生催人扼腕吁嘘的。
  这天地造化的“盆景”,谁能仿制得出?儿时这种“盆景”到处都有,现在所剩不多了,生态环境的保护刻不容缓!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5 02:34:05

  
  马村边的秧苗因缺水而太过鹅黄,勾起了我对田间艰苦劳作的回忆。拔秧伤手而烦人,儿时认为大人们应该把种子直播田间,没必要来这套多余的东西害人,这是人成长过程中避免不了的错误。
  听老人言是生活的根本,自信与变革往往是幼稚可笑的。待到明白这个道理时,发现自己已经变老。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5 02:37:50

  
  昔日老远就轰鸣如潮催人脚急的羊头垅水坝,今已因少水露出了坝顶,看不到一尾跃鱼和一个乐水的顽童,给人鸟去笼空的无尽惆伥。倒是植被没了人畜的蹂躏而倍加葳蕤,水虽被百草枯害得泛着贼亮的死光,但总比干涸强一些。
  想到三十年河东西什么的话,多少有点释然,可短短几十年活水变成了死水,负罪感总是挥之不去。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5 02:53:40

  
  提蒙洋被此路一直破开后,变得缺水多虫,路两端的村落鸭瘟狗瘦,还摔死摔伤了不少骑摩托的青年。用科学的偶然性来解释这个现象不能服人,民间用风水学来分析倒能自圆其说。
  “两点之间直线最近”的公理是几何学的基础,可至今没人能论证其正确,假如这个公理根本就是个错误,整个几何学将变成一堆只能回收利用的破铜烂铁。可见,科学的进步和单车载新娘一般,随时都可能摔得四脚朝天,爬将起来后已是另一副滑稽的模样。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5 02:58:42

  
  水草丰美的周百湾边,是这对羊兄弟美丽的世界,没有虎狼祸害没有你死我活的争斗,在他们眼里是幸福的天堂。
  资源的争占是纷争的根源,战争与和平是人类永远的纠结,纠结出的宗教、法律甚至狂热的乌托邦似乎都是正确答案,可至今没有一个能完全解决问题,血和火仍然在洗礼着这个世界,从未消停。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5 02:59:29
  待续。
作者:北国之春2020 时间:2021-03-05 11:31:25
  好,有思考,有深度,有美图~
我要评论
作者:文浩牛 时间:2021-03-05 20:38:58
  鬼火坡,这个地名吓人
  • 土改队员: 举报  2021-03-05 21:20:13  评论

    老家远处的荒坡上有许多坟茔,夜间一有火光闪动,小孩们就以为是鬼火,故名,呵!
我要评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6 07:33:39

  
  家乡有“天旱三年旱不到提蒙”的民谚,如今因为缺水等原因良田撂成了荒坡,农业国子孙血液里固有的粮荒恐惧感顿时压上心头。好在有这对黄牛母子徜徉于天堂般的荒原上,大自然的美感和旷古的情怀即刻又使人忘乎所以起来。
  生存是生命的第一要务,生命之间以母子的关系最为原始为核心为牢靠,母子的亲情永远是人世间最美最动听的歌谣。
我要评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6 08:44:17

  
  甘塘村野地的山气极旺,能自成立体生态系统,枝条上的红头雷公马,或为传宗接代的神圣使命,在随时准备付出生命的代价。它那条貌似极端累赘的长尾,有你永远说不清的妙用。
  揪人尾巴的人是最为险恶的,高明的人做事都会尽量不留尾巴。红头雷公马却反其道而行之,设置了这条明摆着给人揪的长尾,关键时刻尚能了断,又不象壁虎那样过于决绝,其中包含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智慧呢?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6 08:45:17

  
  田中央这尊伏地神鹰,没了数十年前满天盘旋的老鹰而显得形孤影单,可物王的杀气仍不减当年。儿时我们恨它,咬定是它指挥老鹰们整天捕杀小鸡,家里损失了小鸡的都会用土块砸它来复仇。
  孩儿的行为可以说是理直气壮的,可怀着利欲之心前往,便很难干出什么正经的事,大人也一样。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6 08:47:01

  
  甘塘村充满新苗气息的水田中,这倆伙伴千年的对视竟然凝出了眼睛,你说神是不神?
  李贺说“天若有情天也老”,是哀怨和伤感。后人“天若有情天也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是胜者的狂傲。其实,沧桑绝非人间正道,只有新旧化生修为才是。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6 08:48:04

  
  甘塘村道上,端庄秀美的母猫,斯文可甲天下,绝非波斯猫可比。
  天涯处处有芳草,一方土水养一方人,一处老鼠饲一处猫。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6 08:48:32
  待续。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7 07:13:59

  
  桥仔村边偶遇的土良狗,绝非当今的狼犬恶獒可比。它竟然有意摆出悠然的姿态,自信而亲切地让我拍照,那饱含人性的眼神使我怀念起当年家里形影不离的无比雄壮的“狗黑”,怀恋起童年快乐的时光。
  村里这种狗凤毛麟角,养有的准是兴旺人家。我坚信只有好人才能养出好狗,有了好狗看家护院才会人畜兴旺。好狗比人还通人性察人心,人无完人狗却有完狗。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7 07:16:48

  
  周百湾边的土头羊,无章的长毛挂草籽生热汗,回扣扁平的犄角没有半点战斗的气息,活象一部破残得只剩封面和引言的旧史。
  光凭这付过时的累赘的披挂当政,多少有点说不过去。没了天敌缺少竞争,一个族群衰落与消亡是迟早的事,除了壮士断腕锐意改革没有别的出路。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7 07:18:20

  
  罕见的白头雷公马,它周身散发着柔和的瑞气,传说遇见了会带来好运。
  衰运是比癌症还难治的病,搓麻将手气不好时洗把脸是治小衰的偏方,行善积德是去大衰的良药。把这只白头雷公马送给天下所有有善心之人,祝他们好运常相伴!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7 07:19:33

  
  野地里风姿绰约清新秀气的凤尾小黄竹,有一簇便生一处风景,美妙得小学时学“簇”字,专门跑过去观察它悟本义。
  古人称梅、兰、菊、竹为四君子是有道理的,不过把竹排在最后却是有所偏颇了,因为人格中“节”最为可贵,最值得称道。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7 07:22:14
  待续。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8 03:07:42

  
  曾清波荡漾的周百湾,是少时游泳的天堂,中央潜有一块平面巨石可以歇脚,水中有个巨鼋专门清理泥沙,那种神秘与亲近感难于言状。
  三十多年过去,今已灌满了连鸭子都讨厌的黄汤,西岸边台湾人养殖的大鳄逃进去几条后,再也无人敢下水了。从洋枪、洋炮到农药、鳄鱼,有些外来东西的祸害可真是不小。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8 03:09:45

  
  周百湾头的中流砥柱“龙王训导石”,一组过于言听计从的家伙,衬出了老龙的绝对权威和等级的如何森严,活生生一幅官文化的写照。
  头们都喜欢训出几号俯首贴耳的部下,没几个奴才在鞍前马后转悠,这领导根本无法当得有滋有味。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8 03:31:18

  
  秀气飘香的槟榔树,是父亲改革开放初为谋生计而种的,不是儿时的记忆。陵水是古老的槟榔之乡,可儿时槟榔树并不多,因为当年曾“割资本主义尾巴”大肆砍伐过。
  槟榔连资本主义长啥模样都没见过,为何却成了它的尾巴?还有人说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我看应该是“燃烧激情的岁月”,而且激情一路烧光,堕落出了有钱就耍沒钱就瘾的干瞪眼年代。
  历史的教训不应忘记更不该粉饰,忘记是愚蠢粉饰是犯罪。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8 03:37:15

  
  提蒙公社食品站的老屠宰间,是老家唯一幸存的公共“古”建筑,是计划经济时代的历史见证。它虽老瘦得可笑,可门框上弯月的造型和黄颜色,仍残存着当年富丽堂煌的影子。半个多世纪以来,它杀气不减天天猪嚎依旧,和政府对杀猪的管理权一直没有放弃有关,和斜对门彭谷园战斗烈士墓里的英灵需要牲肉野食尤其有关。
  从部落到国家,为正义而战死的人不计其数。大泽乡揭竿而起的征夫,被绑在木棉树上就义的黎族勇士,被洪天王装神弄鬼骗来的太平军战士,马村苏维埃保卫战中英勇战死的我年轻的二叔公和二叔公战死后流落他乡的“革命女”二叔婆,一怒之下抄钩刀向日本鬼子头上砍去而遇难的港坡村民,他们都是民族之魂正义之神,需要给予定期纪念和祭奠。如果忘记了他们,国家就会多灾多难就会衰亡。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8 03:39:42

  
  甘塘村边的公孙石,几十年过去了一点都没有变化,就连那一小汪的戏水也依然照旧。虽然看到那条粗暴的拖拉机轮印有一丝酸楚的感觉轻轻划过,但是每次见到都会油然涌起一股亲情。
  其实谁也说不清它们到底是什么动物,甚至分辩不出那老大的到底公还是母,更说不准是不是同一种动物。但是,尊者尊幼者幼的念头却能瞬间不容分说地确立,这种现象应该就是“神念”,这种“神念”无疑是人们能透过表象认识真实世界的唯一最直接的窗口。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1-03-08 03:40:12
  待续。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