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济南印象

楼主:tianya慕容 时间:2021-03-26 03:24:08 点击:3015 回复:4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第一次到济南,浅逛了几处名胜之地,见识了济南的秀丽;参与了几场当地人的小聚,感受到了济南人的随和、直率和质朴,遂明白为什么先生会喜欢这座城市。正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济南怡人的气候、肥沃的土地、富产的农作物、丰沛的水资源;城中既有壮美的湖泊又有个性的石山,依附的景观自带苏州园林的秀色更有江南水乡的婉约……难怪济南人自信、爽朗、热情、宽厚、豁达、乐观,想是终年被“那城,那河,那古路,那山影”滋养着,陶冶着,浸润着的罢。难怪老舍把回国后最大的创作热情给了济南,给了济南的春风和秋冬,更给了在如此美景中悠然自得的红袍绿裤的济南小妞儿,还有那部被毁于战火多年后他仍痛惜不已的小说《大明湖》。
  大明湖的明美,千佛山的半黄,趵突泉的淤泥以及黄河的灰亮……都落入了老舍先生的散文中,尤其与“水”有关的诸多事物——好像水一直都是南方“特产”,但远北的这块儿土地上不仅有水,还兼具泉,潭,河,湖四样活物,为此更显出济南的独特与可贵。不仅老舍先生钟情于此,许多游历过此地的文人墨客均不惜笔墨大赞她的不凡。如艾芜的济南游记五篇、石评梅的《匆忙中的济南》、谢冰莹的《济南散记》和郁达夫的《济南一日》等,还有臧克家的《济南漫忆》;张恨水的《大明湖》……
  的确很美,我来的时候正值夏季,但凉风习习,柳树阴阴,荷叶田田,与广州的夏完全不同。广州的仲夏可以用蒸笼来形容,那种闷热呆久点你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狂躁、无助且焦虑,走出门恨不得一头扎进冰窖里。这么些年,我倒是适应了,因为广州的热和冷都是螺旋式的,夏天热到极致总会来一场大雨,冬天暖到极致总会来股寒流,温度下去后又慢慢回升,让你有些心理准备。实在不行,不还有空调顶事儿吗?我是这么宽慰即将来广州定居的先生的,怕他不适应,给他个定心丸。可来到济南,我发现我不淡定了,虽然济南的夏天也是螺旋式的,但它不会热到让你抓狂,甚至早晚它还有些微凉,热极它也会下雨,而且如南方的暴雨,但那会儿的温度该叫冷了。某夜,我们就是在这样的冷风中撑着一把小伞在街头抱团取暖。那天与朋友相聚甚晚,打不到车回家,只能在街头徘徊。风夹着雨打在手臂和脸颊上,沁心的凉,随着夜的渐深,感觉越来越冷,寒气从最初的试探式的触摸肌肤,到最后疯狂地肆虐短裙下裸露的小腿肚,我感受到了如南方深秋的冷,禁不住打了好些个寒战。先生撑着伞,我紧紧抱住他,试图从他身上索取些热量,环抱着他的双臂越收越紧。“真有这么冷吗?”他忍不住笑了。当然!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南方姑娘的体会,北方人不懂。
  
  当下,正值桃的季节,应朋友邀约,得以踏进桃园,体验到孙大圣当年误入王母娘娘蟠桃园的狂喜。低矮的桃树,旁枝错综,果实累累,伸手可及。末端见了红的,摘下,便可吃,脆甜清爽,水份十足。才几分钟的功夫,大方好客的园主大姐已爽快地帮我们摘了几大袋。在她的盛情款待下,我又尝到好几样纯正的本地农家小炒,绿色蔬菜均出自她家菜园,最难忘的是云豆角和水瓜,看似老粗,实则口感细腻。
  说到吃,我向来喜欢北方菜,曾位居八大菜系之首的鲁菜自不在话下。广州的山东人家,我是老会员,本以为我已足够了解鲁菜,可到了这儿才知道在广州尝到的只是九牛一毛。人们总说食在广州,只要在广州,天南地北各色菜肴都能轻易品尝,如今看来未必。广州各地菜品确实多,做得也精致,味道也好,但论品种的齐全,质材的正宗,做法的地道,恐怕还得飞到发源地才能吃得上。
  顺带夸下济南的公共服务项目,虽说还有诸多不完善,但视线范围内,确有许多让人欢喜之处,比如环卫的净齐整、安保的得人心、绿化的全方位、公交的人性化等,足见相关行政部门的用心。

  (二)
  城郊一座美丽的水库,桥尾处,一位推着独轮小推车的老奶奶在卖着杏子……
  那天去的时候是大中午,烈日当头,游人甚少。要不是当地人推荐并携带,我想我是不会如此幸运的。桥上的风光无限好,桥外的美景更是绝!完成了几乎所有游客都会做的诸如拍照、逗留、感叹等仪式后,我们往桥的深处走去,走到桥正中,又再耽搁一会儿,大约二十来分钟吧,才走完这座约莫两里长的桥。到了桥的末端就是一座山头,迎面几个凌厉洒脱的大字“为人民服务”昭示着这儿的份量,看样子应该不是普通老百姓能随便进去的地方,加上疫情期间,到处管控严格,想想,还是不要靠近吧……于是便在桥尾一棵最低矮的树下,一辆简易的水果车旁停下脚步。由于刚从朋友家出来,朋友的母亲送了很多水果,所以当下并没有再买水果的必要,只是卖水果的老人引起了我的注意。老人脸上深深的皱纹、见到我们时和蔼的眉目里满怀期待的眼神,莫名触动了我。本来见到老人家就有种亲切感,再见到如此年纪还要为生活操劳的样子,更是莫名心疼。环顾四周,除了我们,便是孤独的她。想起已故的外婆和奶奶,我不由得向她靠近。
  老人的水果并不新鲜,但我还是想跟她买上一些……
  大概行人稀少,生意寡淡吧,老人看起来尤为珍惜我这个顾客,她主动且欢喜地帮我挑选,够称了,还往袋子里多放两个。而后,我们攀谈起来……
  老人十分健谈,八十好几了,仍思维敏捷,表达清晰,一辈子未出过省,却历经了我们这辈人未曾见识过的人间疾苦和世道沧桑。她说她躲过鬼子,她说她逃过难,她说她看着这儿的变化,几十年来越变越好……她竖起拇指头,由衷地感叹:共产党好呀!
  老人述说轻描淡写,含笑的眼里闪着光。眼角和额上的皱褶堆起一条条深沉的沟壑,似把过往的苦难埋藏,只留下坚韧、乐观、温和的笑容和豁达疏朗的精气神,就连偶尔被风掀起的银发丝,也带着一股看淡风云的潇洒劲儿。
  她问我哪里人,我说了,她却不认识,我解释那是祖国最南端的城市,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说我们那边很热,有海,她说这儿有大明湖,很大,还有千佛山……老人边说边比划着,似是怕我听不懂她的方音。她指到哪儿,我看到哪儿……聊着,笑着,不经意间过了好长时间。随意的左瞅右瞧中瞥见桥端的水泥台脚下一个如今只有在博物馆里才能见到的老式暖水壶,我欣喜地凑过去打量,“阿婆,这真是个老古董,是您的吗?”我问。老人哈哈大笑:“是呀,介个水壶有三十多年咯!”说完自豪地走过来拎起水壶,放到与我齐腰高的水泥台上让我们看得更清楚些。——这是一个传统的暖水壶,成人膝盖高,绿色网状的外壳,除了把手处被磨出了银光底色外,其他部分还是清晰的草绿色,可见保管得很好。正打量着,无意中又在水泥台上发现另一个新鲜玩意儿——“手杆秤!”我大呼小叫起来,“哈哈!这个更久!我爸爸在的时候就用到现在。”老人更乐了,不无得意地说。我摸着那把小小的秤,感觉摸到了岁月的痕迹,油亮乌黑的秤杆,那是被时光盘出来的乌青色,护住秤杆尾部的铜环已氧化成了铁黑色。秤砣下方的边边被磨得圆滑了,所有曾经凸起来的地方也变得异常光亮。这玩意儿我小时候见过,记得做生意的外婆也有一把,自从有了电子秤,它便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尤记得上面的刻度,外婆管它们叫“星”,可如何看这些“星”,我一窍不通。于是,老人耐心地教我……
  同行的伙伴到不远处的梧桐树下歇脚了,我却意犹未尽。不知过了多久,脚站麻了,想靠着水泥台缓一缓,回头又瞧见暖水壶的背后晒着几颗不起眼的果核,核上还残留着些许快干透了的杏肉丝。“这些核是要拿去种吗?”我问。“不是,里面的肉可以吃。”“怎么吃……”没等我反应过来,老人便拿起秤砣,朝着一个核砸下去……我恍然大悟。老人捡起敲出来的杏仁递给我,那一刻,突然有股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
  
  
  

  (三)
  当我们南方不管遇到谁都帅哥美女地叫唤时,济南人却恭恭敬敬地称呼:老师!我很意外,虽说华夏文明数千年,礼仪之邦举世闻名 ,但社会发展至今,中华文化早就融汇了西方自信人格的思想风潮,极少再有如此谦卑的现代人,逢人便以学生自居而不怕矮人一截的做法,起码在南方不多见。所以当陌生的快车师傅、水果摊大叔、小卖部阿姨甚至是送外卖的小哥儿唤我“老师”时,反而让我对他们肃然起敬,不由得以礼相待,生怕有辱这个神圣的称谓。反观当今铺天盖地的亵渎老师、老师不敢管学生,学生反欺负老师的奇葩事件和新闻,那个曾被喻为圣人如今正被沦为弱势群体甚至卑微得羞于见人的角色,因为济南人的诚恳和不弃而有了些温度。
  有人说,此“老师”非彼老师,在这里只是一个客套的称谓,并非真正的尊你为师的叫法。深以为然,只是感叹,这个连天子都敬重的朴实而深沉的称呼能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发展为社会共识的招呼人的称谓,可见济南人对传统礼仪的重视。这种把对有识之士的崇尚和尊重延续到生活中的做法,让人感佩。
  一个“老师”,呈现的是济南人淳朴的民风,体现的是济南深厚的儒家文化和济南人尊师重道、谦逊务实的普世观。因方音的影响,后发展为带有“儿化音”的叫法——老师儿,又让原本严肃、庄重的词性增添了些许俏皮又友好的亲切感。不得不说济南人是聪慧的,善解人意的。
  走在济南的街头,你能感受到:
  安静。大街小巷,少有人喧哗。
  安逸。春华秋实,人们安居乐业。
  安全。得天独厚,百姓知足常乐(据说连续多年全国犯罪率最低)。
  别说我,你也会喜欢上这座城市的。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8次 发图:5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21-03-26 07:28:36
  大约8岁的时候,去过一次济南,对济南的印象很模糊了
我要评论
作者:doudoujiang 时间:2021-03-26 08:00:58
  好文
我要评论
作者:文浩牛 时间:2021-03-26 08:49:02
  孔孟之乡
我要评论
作者:guohaoguo 时间:2021-03-26 10:40:17
  好久不见慕容版主了
  • tianya慕容: 举报  2021-03-28 17:31:04  评论

    哈哈!不好意思呀,有时候三更半夜上来看看大伙。发文确实少了,有空一定多来。祝好!
我要评论
作者:蓝天白云美丽三亚 时间:2021-03-26 11:16:19
  千佛山
我要评论
作者:楠网岩 时间:2021-03-26 11:18:23
  泉城,应该去看各种泉水
我要评论
作者:宝贝栋栋 时间:2021-03-26 11:18:54
  慕容版主好文采
我要评论
作者:风的过处 时间:2021-03-26 11:40:31
  杏仁有微毒,不能多吃
我要评论
作者:汶河小老头 时间:2021-03-26 14:42:33
  济南是个好地方
我要评论
作者:没有艺术的鱼 时间:2021-03-26 15:27:02
  那里现在可以穿短袖了?还是之前的照片?
作者:没有艺术的鱼 时间:2021-03-26 15:28:16
  华北桃树开花一般是在五一之后,怎么现在果子挂满枝头了?
我要评论
作者:没有艺术的鱼 时间:2021-03-26 15:30:47
  我看书不到纸了。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景程 时间:2021-03-26 19:48:07
  叫老师这一点真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愚愚愚愚也 时间:2021-03-28 14:29:45
  好文!值得推荐。
我要评论
作者:LVYESHE 时间:2021-03-28 21:04:26

  来张杏子

我要评论
作者:不是菠萝是凤梨 时间:2021-03-29 10:38:34
  写的是真好,楼主的帖子每一篇都是精彩
我要评论
作者:水多多水儿 时间:2021-03-29 22:31:12
  我的家乡哈哈哈,下个月返乡咯
我要评论
作者:感受美丽三亚 时间:2021-03-30 09:22:47
  还是2006年十月份出差去的济南,当时工作比较忙,什么地方也没有去,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跟着版主逛逛济南吧。
作者:水声天南 时间:2021-04-03 08:26:09
  那个热水壶壳,看得出来是用冲单车或摩托车链条料剩下的钢板制作的,早年并不少见,特色在于它的提手,有点太随意的感觉哈。
  俺倒是好奇,大热天的,老人家为何带个热水壶出来,这不累赘么?
  一座城,才女笔下生花,欣赏了!
作者:nzyxcnzyxc 时间:2021-04-04 07:54:21
  济南,确实是朴实的好城市
作者:云门夜雨 时间:2021-04-05 08:19:21
  一直想去溜达的其一
作者:冷眼看麒麟 时间:2021-04-05 11:14:32
  济南 从老舍先生笔下走出,从我上个世纪90年代的感觉,1990年,第一次在济南的饭店吃饭,说是川菜馆,一大盘端上来,3个人都吃的肚皮胀,2001年在济南住院,一晚在泉城广场的停留,记忆里还在四合院、趵突泉、千佛山,在舜井街上多次行走。大明湖的夏雨荷还在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