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柳江(原创散文)

楼主:倪文涛 时间:2013-12-03 18:28:08 点击:1871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烟雨柳江
  倪文涛
  9月12日听说乐山到雅安的高速公路通车了,电台报纸宣称近期免费通行。记得上次游柳江是2009年9月10日,教师节,对柳江的印象非常不错。于是9月13日下午我象幽会旧情人,蠢蠢欲动,赶紧在黄昏时分给林公子打电话,吹得他也心花怒放,立马带相机开上越野车,径直从峨眉山符溪上了新的发亮的乐雅高速,一路往柳江信马由缰的驰骋过去。按照小说家聂浩源的指引,我和林公子在洪雅东岳镇下高速路,转走弯弯曲曲很窄的山路,由于高速路配套的加油站还没有修好,林公子的越野车油料不足闪着红灯,我们在暮霭中战战兢兢地往柳江古镇摸过去。临近柳江大桥岔道,我们对路不熟悉,急忙向路边的一位老人打听怎么走,老人非常热情的帮我们指点,让我们心里热乎乎的,连声道谢,内心也感觉到柳江这些年变化很大了,搞旅游开发已经深入百姓人心。
  终于把车泊在古镇熟悉的停车场了。我和林公子优哉游哉地晃,在古镇上林公子找到他谙熟的有地方特色的小吃店,一家卖猪血旺、豆花饭和高庙白酒出名的不起眼的小店,我们要了这三样,还加了点凉菜,然后一边品酒菜,一边看过往的同样优哉游哉的那些看柳江烟雨风景,又碰巧成为我和林公子眼神里美丽风景的美丽女人。如同游玩丽江的说法一样,十个去丽江的男女九个都是想找艳遇(烟雨 )而去,柳江的美精致而莞尔,小巧玲珑,来柳江的年轻男女们,何尝也不想又一段艳遇(烟雨)呢?在夕阳灯影里,我俩难得浮生半日闲,难得用艺术的审美来审视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们。看女人,一看眼神,二看衣着。少女少妇,文化气质便了然于胸。林公子是我市摄影家协会副 ,狼级精英,他对美的抓拍和感悟应该更深刻更敏锐。对异性的美评头论足应该是人类共性,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个身材不错,衣服漂亮,会打扮,有品位,这那个少女很优雅很美,我俩带着行李沿柳江河边一边看过往美景,一边寻觅旅店。
  高速路的通车拉近了周边城市与柳江的时空和心理距离,厌烦了城市喧嚣和灰尘喇叭的人们一定与我一样惦记想起了柳江,柳江,不起眼的小巧玲珑的柳江象待嫁的少女,被周末井喷的游客踩断门槛了,成都的,雅安的,乐山的,甚至宜宾的,自贡的,都开私家车自驾来了,花钱烧钱买清静来了,柳江人的腰包鼓鼓的了,盆满钵满了,柳江人笑了,柳江却开始哭了。柳江边灯火通明,人流水泄不通,简直是摩肩接踵,万盏大小电灯照射夜空,不知道从哪天开始钻出了数十家烧烤摊和疯狂喧闹刺破夜空的露天KTV,空气中弥漫着烤肉的焦味,耳朵中到处充斥着麻将声、喝酒划拳声、芝加哥公牛一样的暴发户借着啤酒泡沫的吼歌声,虽然河还是那条河,老木屋还是那些老木屋,黄角树还是那些黄角树,昔日宁静幽雅的柳江迷失了!昔日古朴清纯的柳江突然一夜之间商业化了,变得如此恶俗和被恶搞,真的被糟蹋了。柳江人一下子衣食无忧高枕无忧,可以翘脚当老板了,梦里都在数着花花绿绿的钞票。所有能够出卖的都在出卖了,坐地抬价,客房一口价,去年几十的今年一百八,条件好点的两三百,一口价,不还价,开始雁过拔毛了,宰你是你乐意挨宰。量你今晚飞不出去,爱与恨都得在柳江卧一夜。对于丽江也有同样的感觉,商业化的庸俗气氛还是浓厚了点,到处都在紧盯着一个钱字。于是我俩真的很无心看风景了,既来之则安之,晃吧,哪里最热闹,哪里没有去见识过往哪里晃。我们偏偏选择来到河心孤岛上,那家貌似露天搭起的KTV,
  通过画廊曲桥我俩漫步到KTV 最不起眼的角落的一张有些经历了风雨的原木桌子上默默坐下来,喊来服务生,个人要了两瓶啤酒,美国百威的黑啤,夜很凉快,云淡风轻,放松到不用酒杯,一边吖啤酒一边笑看眼前众生。
  走上河心孤岛,听出来看出来了,原来眼前这拨人大概是在搞同学会,主角是海龟哦,原来他自我介绍的,美国回来的!----一个大约五十岁的男人,烫了卷发,打扮很休闲,T恤不扎进裤带,一个疯狂的麦霸,世界上所有的歌他都会唱,包括现场所有男女老少点的歌,一点都没有丢麦的意思。每首歌之前他都深情介绍他自己,现场他来自大洋彼岸,然后祝福今晚大家玩的愉快,随便耍,随便喝,他左手提啤酒瓶,右手死拿麦,一首接一首深情的用公牛声音歇斯底里的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我的中国心》《涛声依旧》,他还背对着投影不看字幕的吼,撅起屁股扭腰的吼,极端投入,常常歌跟不上字幕的节奏和音乐,他步子踉跄,站不稳当,飘飘然,飘飘简直欲仙,既丢了中国人的脸,也丢了美国人的脸,但是估计今晚这个单子是他买,他是暴发户,他是主持人,所以他可以尽情表演。他可以是猴看猴群在演戏,他们可以是人群,看一只猴子在演独角戏。我和林公子是局外人,对柳江也一样,我们是过客,我们什么都不是。我们也在看戏。林公子给他的美女知己打骚扰电话,美女问他在哪里,他大声说他思想抛了锚,人莫名其妙的在洪雅柳江。这个是他的拿手好戏,典型的林氏幽默,逗得美女一惊一乍的,很能讨美女喜欢。啤酒干了,戏剧散了,主角醒了,夜更深了,该回去了,人生鸡毛旅店。那家先前在毛时代是粮店还是供销社的那家老房子,前年还作为古董文物供人参观,当下改装成宾馆了,小桥流水走过去,可恶的是装修的气味还没有散尽。柳江人想钱想疯了哩!毒杀我们文化艺术精英!我们在心里恨的悔恨的牙痒痒,心里约定,早点睡吧,做个好梦,明天起早点去看烟雨中的柳江,那时绝不会那么喧嚣纷扰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倪文涛 时间:2013-12-04 21:04:00
  烟雨红尘里的柳江古镇
  倪文涛


  9月12日听说乐山到雅安的高速公路通车了,电台报纸宣称近期免费通行。记得上次游柳江是2009年9月10日,教师节,对柳江神似小丽江的印象非常好。于是9月13日下午我象幽会旧情人,蠢蠢欲动,赶紧在黄昏时分给林公子打电话,吹得他也心花怒放,立马带相机开上越野车,径直从峨眉山符溪上了新修的发亮的乐雅高速,一路往柳江信马由缰的驰骋过去。按照已经先去尝了鲜的小说家聂浩源的指引,我和林公子在洪雅东岳镇出口下高速路,转走弯弯曲曲很窄的山路,由于高速路配套的加油站还没有修好,林公子的越野车油料不足飞天悬火一路闪着红灯,我俩在暮霭中战战兢兢地往柳江古镇摸过去。临近柳江大桥岔道,我们对路不熟悉,急忙向路边的一位老人打听怎么走,老人非常热情的帮我们指点,让我们心里热乎乎的,连声道谢,内心也感觉到柳江这些年变化很大了,搞旅游开发已经深入百姓人心,至少老百姓是没有那么抵触的情绪。
  把车泊在古镇熟悉的停车场,我和林公子释然了,悠哉悠哉地晃,林公子找到他谙熟的有地方特色的小吃店,一家卖猪血旺、豆花饭和高庙白酒出名的不起眼的小店,我们要了这三样,还加了点凉菜,然后一边品酒菜,一边看过往的同样优哉游哉的那些看柳江烟雨风景,品味那些碰巧成为我和林公子眼神里美丽风景的美丽女人。如同游玩丽江的说法一样,十个去丽江的男女九个都是想找艳遇(烟雨 )而去,印象里柳江的美象待字闺中的少女,精致而莞尔,娇羞而清纯,小巧玲珑。来柳江的年轻男女们,何尝也不想有一段艳遇(烟雨)呢?在夕阳灯影里,我俩难得浮生半日闲,难得用艺术的审美来审视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们。看女人品女人也应有考究,一看眼神,二看衣着。于是少女少妇,文化气质便了然于胸。林公子是我市摄影家协会副 ,狼级精英,他对美的抓拍和感悟更深刻更敏锐。对异性的美评头论足应该是人类共性,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个身材不错,那个衣妆漂亮,会打扮,有品位,这个专注品茶的少女很优雅很美,我们嘀咕着,交头接耳,带着行李沿柳江河边石板小道漫步,穿过古朴的“烟雨柳江”牌坊,飘过那一丛丛几人才能合抱的大约几百年树龄的黄角树,一边野猫一样讨价还价的寻觅今夜栖身的旅店。
  乐雅高速路的通车拉近了佛国乐山与雨城雅安乃至古镇柳江的时空和心理距离,厌烦了城市喧嚣和灰尘喇叭的人们,一定与我一样所以惦记想起了柳江,柳江----不起眼的小巧玲珑的柳江,象收了聘礼待嫁的少女,被这个周末井喷的游客踩断门槛了,成都的,雅安的,乐山的,甚至宜宾的,自贡的,都开私家车自驾来了,花钱烧钱买清静来了。柳江人的腰包鼓鼓的了,捞得盆满钵满了,柳江人笑了,可是柳江真的要开始哭了。柳江边灯火通明,人流水泄不通,简直是摩肩接踵,万盏大小电灯照射夜空,不知道从哪天开始钻出了数十家烧烤摊和疯狂喧闹刺破夜空的露天KTV,空气中弥漫着烤肉的焦味,耳朵中到处充斥着麻将声、喝酒划拳声、芝加哥公牛一样的暴发户借着啤酒泡沫的吼歌声,虽然河还是那条河,老木屋还是那些老木屋,黄角树还是那些黄角树,昔日宁静幽雅的柳江在灯红酒绿中再次迷失了!古朴清纯的柳江突然一夜之间商业化了,变得如此恶俗和被恶搞,真的如同十里秦淮被糟蹋了,真的如同少女被老鸨强卖给青楼一样凄美了。柳江人一夜间可以衣食无忧高枕无忧了,可以翘脚甩手当老板了,梦里都在数着带着汗臭和口水的花花绿绿的钞票。所有能够出卖的都在出卖了,坐地抬价,一条50克原价五毛的小鱼可以卖到5元,客房清一色的一口价,去年几十的今年一百八,条件好点的三百,不还价,原本很纯朴的柳江人开始雁过拔毛了,笑嘻嘻的宰你是你笑嘻嘻的乐意挨宰。量你今晚飞不出去,爱与恨都得在柳江卧一夜。2009年8月丽江游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商业化的庸俗气氛还是浓厚了点,到处的人们都在紧盯着一个钱字,业主都在紧盯游客的钱袋,导游更是公开厚颜无耻的敲诈吃钱。于是我俩真的很无心看风景了,既来之则安之,晃吧,哪里最热闹,哪里没有去见识过的便往哪里晃。我们偏偏选择来到河心孤岛上,那家貌似露天搭起的KTV,穿过画廊曲桥,我俩漫步到KTV 最不起眼的角落,在一张有些经历了多年风雨又多年彩虹的原木桌子边默默坐下来,喊来服务生,我俩各人要了两瓶啤酒,美国百威的黑啤,夜很凉快,云淡风轻,点点星光,波光粼粼,放松到不用酒杯,一边吖啤酒,一边笑看眼前芸芸众生。
  听出来了看出来了,眼前这拨人大概是在搞同学会,主角是一个海龟,美国回来的一个大约五十岁的男人,烫了卷发,打扮很休闲,T恤不扎进裤带,一个疯狂的麦霸,原来今晚最大噪音加颤音的源头,世界上所有的歌他都会唱,都会嚎,包括在场所有男女老少点的歌,一点都没有丢麦的意思。每首歌之前他都深情介绍他自己,美国才回来的,有一颗中国心,虽然洋装穿在身,然后祝福今晚大家玩的愉快,随便耍,随便喝,随便整,整高兴为原则!他左手提啤酒瓶,右手死拿麦,一首接一首深情的用公牛声音歇斯底里的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我的中国心》《涛声依旧》,他还背对着投影不看字幕的吼,常常歌跟不上字幕的节奏和音乐,他步子踉跄,站不稳当,飘飘然,飘飘简直欲大仙,既丢了中国洪雅人的脸,也丢了美国高贵人的脸,但是估计今晚这个单子是他买,他是暴发户,他有钱,他做东,他是主持人,所以他可以尽情表演。他可以是猴看猴群在演戏,他们可以是人群,看一只猴子在演独角戏。我和林公子是局外人,对柳江也一样,我们是过客,我们什么都不是。我们也在看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林公子给他的美女知己东东打骚扰电话,美女东东问他在哪里,他大声说他思想抛了锚,人莫名其妙的被涛哥拐卖到了洪雅柳江,古镇河心的一个孤岛上,然后无聊木钱唱歌只能听别人唱歌,不过刚好有喝啤酒的钱,在喝啤酒呢。这个是他的拿手好戏,典型的林氏幽默,逗得美女一惊一乍的,很能讨美女喜欢。啤酒干了,戏剧散了,主角醒了,夜更凉了,天空飘着细雨,该回去了,人生鸡毛旅店。那家先前在毛时代是粮店或是供销社的那家老房子,前年还作为古董文物供人参观。当下火速改装成宾馆了,小桥流水走过去,可恶的是装修的气味还没有散尽,钻进被窝,被窝是潮湿带霉味,柳江是出名的雨城的一块天下,女娲炼五彩石补天补漏了的天底下,所以也跟丽江一样可以天天有雨,一边出太阳一边云缝里下雨,著名“三雅”(雅雨、雅女、雅鱼)之地,真是有些诗情画意。心里狠骂娘柳江人变坏一日有余,想钱想疯了哩!毒杀我们乐山老乡文化艺术精英!原来没有仔细考察体检这家旅店,我们在心里恨的悔的牙痒痒肠子返青,哥俩约定,早点睡吧,做个好梦,明天起早点去看烟雨中的柳江,希望邂逅一位清纯的好女子,一起打伞听雨,清早的柳江绝不会这样喧嚣纷扰吧。这样暴发户的心态加类似去年12月21日末世的疯狂。
  第二天凌晨,林公子早早的提着单反相机去河对门拍曾家大院去了。我稍迟也起来了,冒着绣花针般的霏霏细雨,无伞可打,只戴着顶看似时尚另类的帽子,踏着柳江边的石板路,往“烟雨柳江”牌坊孤独的徜徉。鸡声茅店,人迹板桥。秋风秋雨,落叶满阶。黄叶飘零,秋水泛绿。没有喧嚣,无边宁静。木屋古榕,默读时光。红尘名利,与我何干。这个感觉,非常熨帖。在牌坊边的小亭子里小坐休憩,居然更有早起之人。一位约莫50多岁的本地人,抬了把竹椅坐在这里守望,攀谈得知他是河道安全员,专门守望河道,那些游客扶老携幼、携家带口,踉踉跄跄、蜻蜓点水、亦步亦趋、忍俊不禁的跨越河心拦水水泥护墩,总怕落水出险情。这个男人的从柳江开发旅游以来就一直守望,已经20多年了.
楼主倪文涛 时间:2015-11-24 22:01:00
  时光飞逝,,,一转眼又2年过去了,,,,,,,,,,,,,感慨唏嘘!!!!!!!!!!
楼主倪文涛 时间:2016-02-07 16:13:00
  @倪文涛 ----转瞬就是-2016年2月7日了,年夜饭还未开,四川大太阳,心情不错.
楼主倪文涛 时间:2016-03-22 00:20:00
  3月即将过去了,,,,,,,,,,,,,感叹............
楼主倪文涛 时间:2016-03-22 00:20:00
  12日买了新越野车,,,赶忙学车,,心情不错.
楼主倪文涛 时间:2016-08-27 17:39:00
  版主将此文置顶,,,呵呵,意外的幸福。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