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岛候鸟老人不断增多引抱怨 给管理者出难题

楼主:chenxh1990 时间:2018-03-08 11:14:51 点击:9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候鸟老人”的新角色

春节期间,63岁的黄诚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漫步三亚湾,人生须尽欢。配图是当天三亚湾美丽的风景——椰树、海滩、蓝天和白云。

远在3500多公里之外,他的老家长春,当天温度是零下21摄氏度到零下12摄氏度。

不一会工夫,黄诚的朋友圈收到40多个来自“老铁”们的点赞。其中,不少家乡的老年朋友留言表示羡慕不已。

黄诚每年10月中旬从长春飞至三亚,次年4月左右再飞回。他背后是中国上百万正在践行这种被称作“候鸟养老”模式的老人,因为气候环境、空气质量等因素,“钟摆式”在原住地和养老地之间潇洒来回,令旁人羡慕。

你“在北方的寒夜里大雪纷飞”我“在南方的艳阳下四季如春”

与不少城市冬季的万籁寂静不同,作为我国最南端省份,海南岛的冬季显得热闹非凡。每年一过10月,全国各地老人从省外逐渐聚拢过来,像大雁南飞,暂留于此。

黄诚便是“候鸟人群”中的一员。退休前,黄诚在长春师范大学任教,今年是他在三亚度过的第三个冬季。2015年退休之前,他为寻找合适的养老地点跑了全国好几个地方,最终选定落脚点在三亚胜利路的一个社区,买房的100多万元是做生意的独生女儿孝敬他的。

黄诚过得很舒心,他每天跟社区的朋友们一起打乒乓球、打桌球,下午三四点左右在社区的温泉游泳池游个泳,偶尔去海边转转,吹吹海风。“奋斗了一辈子,也该为自己活活了。”他说。

随着中国老龄化趋势加剧,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选择“候鸟式养老”,和黄诚一样的“候鸟人群”已成为海南岛冬季一道风景。海南省政协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初步估计,每年冬季由全国各地“迁徙”海南岛的“候鸟人群”超过100万人。

调研报告显示,从年龄上看,“候鸟群体”以60至69岁的中低龄老年人口为主力军,多为退休人员;从涉及领域上看,“候鸟群体”大多曾就职于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以及党政军机关,以机关事业单位负责人和专业技术人员为主。

2017年初,海南省人力资源开发局开展海南岛“候鸟人才”首轮征集和调查活动,在前期调研和后期大规模征集活动的基础上,对征集到的千余名“候鸟人才”数据进行整理和分析。样本分析结果显示,海南“候鸟人才”主要来自全国27个省份,来源广泛,其中以北京、黑龙江、河南、河北等地居多。

小区里都是熟面孔部分地区出现“结群候鸟”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全球首个环岛高铁开通,近年来“候鸟”老人的迁徙地由海南岛三亚逐步向周边市县、由南向北扩展,一些地方还出现了“结群候鸟”。

位于海南岛东北部的文昌市东海椰园小区,大部分“候鸟老人”来自成都市新都区。72岁的刘恩德和老伴郭素琼在老乡的介绍下,在小区里租了一套两居室。

刘恩德的房间不大,但锅碗俱全,平常他和老伴都是自己买菜做饭。这是一个完整的生活区,小区周围,超市、药店、川菜饭馆应有尽有,小区门口还有自然形成的街头摊贩市场。

令刘恩德想不到的是,小区里都是熟面孔。老两口原本担心“你看我,我看你”的孤独日子并未发生,反而到了文昌后“摆龙门阵”频率更高。

“都是老家的朋友,只是挪一个窝。”刘恩德在一次买菜中还遇到失联多年的老战友。天涯海角相遇,战友情深,两人拉家常至深夜。

如果说刘恩德们属于“老有所养”,那么近年来“候鸟群体”出现一个新的变化是“老有所乐”,更加追求生活品质。

东方市体育馆二楼一间舞蹈室内,2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候鸟老人”正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李晓红站在队伍前面不时地指导舞者动作。

今年73岁的李晓红,曾是上海交大老年大学的形体模特教师。2014年春节,李晓红从上海到东方市养老。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所编排的节目在当地举办的“三八妇女节”演出中脱颖而出,她也因此在当地小有名气。

2015年3月,为丰富当地老年人生活,李晓红自费筹建了公益性艺术团体——东方市候鸟艺术团,90多名团员中一半以上是“候鸟老人”。“来这里买房是为了养老,没想到会跟这么多全国各地的老人相识相知,我们在一起排练很开心。”李晓红笑着说。不仅如此,2016年在第四届国家大剧院舞蹈节上,艺术团自编自排的节目《西班牙斗牛舞》还获得了金奖。

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背后反映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海南省旅游委一位官员表示,“候鸟老人”从南到北,从温带到热带,这种迁徙背后反映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海南岛地处热带季风气候,海南各地的年平均气温为22.5摄氏度至25.6摄氏度,空气中富含负氧离子。独特的自然生态优势,特别是对北方老年人常见的心脑血管疾病、气管炎、风湿痛、高血压等慢性疾病有明显的缓解和康复作用,这成为吸引“候鸟老人”的主要因素。

城市管理探寻“资源最佳配置”

对于地方政府来讲,“候鸟人群”产生的一个亟待破解的问题是如何化解“半年经济”。三亚乃至海南岛淡旺季明显,商业配套和人力资源投入少了,旺季不够用;投入多了,淡季严重浪费。对城市管理者来说,这本质上是一个如何寻求在潮涨和潮落之间实现资源最佳配置的命题。

海南岛“候鸟老人”由来已久。

海南作为我国最开放和最有活力的地区之一,自2001年博鳌亚洲论坛正式成立,海南开始走向世界舞台。2003年世界小姐选举和“零非典”之后,海南的名片不仅是景色优美,同时在经济和环境上也吸引着许多人。

据三亚一些本地的老人回忆,2003年之后,大量的北方客人尤其是来自东北地区的客人南下,他们发现三亚有独特的热带海滨景色,冬季气温在20摄氏度以上,于是一大批老人逐渐形成“候鸟人群”,每年10月从东北飞至三亚,次年四五月再回东北。

位于三亚市河东区的丹州小区,三分之二的住房被来自东北地区的人买走,其中很大一部分购房是用于度假和养老。随着越来越多的东北人迁居三亚,在河东区自然形成了一条面向东北人的买卖街。如今在三亚有一个很形象的说法,“操东北口音的人比讲海南话的人多,看二人转的人比听海南戏的人多,吃炖菜的人比吃炒菜的人多”。

随着“候鸟老人”不断增多,地方上承载的负荷也变得越来越重,一个最直观的表现是“候鸟老人”增多加大了地方公共资源如医疗和交通的压力。

据了解,三亚为65岁以上老人办理老年优待证。“其中70%都是外地老人。”三亚市老龄办一名官员介绍。

从业七年的三亚崖城镇公交司机王凯说,如果远远地看到车站上有很多老人候车,有时候无奈会选择甩站。“没办法,老人上车免票,拉得越多亏得越多。”

除了被埋怨挤占当地人的资源,文化差异、生活习惯不同也带来摩擦。“候鸟老人”的增多也给地方管理带来考验。

从三亚湾海月广场往东西延伸,是一条长长的海滨长廊,这里几乎成了广场舞爱好者的天堂。在各种音乐的伴奏下,许多“候鸟老人”翩翩起舞,一些“候鸟老人”为了占地时而发生争吵。

在网上还有人抱怨,五六点就起床活动的“候鸟老人”们,吵醒了还在睡眠中的年轻人。也有部分本地人把物价升高、看病难等不满,归结于大量“候鸟老人”的涌入。

三亚市政府一名官员介绍,三亚常住人口约为38万多人,春节期间估计包括“候鸟”在内的游客约有100万人。这成为城市管理者与游客、“候鸟”共同面对的“考题”。“如同平常四人间一下子住了八个人,磕磕碰碰在所难免。”

不可否认的是,“候鸟老人”也给海南岛带来生机,其主要表现之一是成为海南重要的房产买家。“候鸟老人”也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消费,增加了就业。

海南旅游研究所所长杨哲昆认为,无论是从国际旅游岛建设,还是发展第二居住地路线,都需要广大的市场支撑,“候鸟群体”的到来为之筑就了最坚实的市场底部。而且,“候鸟群体”给海南带来的还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好处。

从“老有所养”到“老有所为”

当前,资源配置引致的问题正在不断消融,一些“候鸟老人”主动参与地方公共治理,不仅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还有老有所为。

1月27日,在三亚市天涯区朝阳社区活动室里,一位年过八旬的“候鸟老人”为50余名离退休老干部、社区居民和“候鸟老人”宣讲十九大精神。

宣讲的老人叫罗九如,曾是国家海洋局海水淡化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2003年来三亚定居后,她跟随过志愿者在三亚沙滩捡拾垃圾,劝导过渔民群众一同保护海洋环境,撰写过珊瑚保护建议,参与联合国红树林保护专项工程,并发起了三亚海鸥召回计划。

“十九大报告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我们‘候鸟’不要觉得自己是过客,而要以主人翁的姿态参与到地方建设。”罗九如认为,分歧和争端往往源自文化差异和风俗习惯的不同。“时间久了,互相理解了,相处就非常和谐了。我的海南邻居们热情淳朴,在我儿女不在身边的时候给我很多帮助。”

此外,地方管理者也意识到这一点,海南不断出台各类政策和措施以增进“候鸟老人”和当地人的了解。如实行网格化管理,把“候鸟老人”划归到每一个社区,享受和当地人同样的管理和照顾。

在三亚儋州村社区,成立于2015年1月底的“候鸟服务中心”,已经逐渐成为“候鸟人群”之家。在“候鸟人群”聚集的小区内,由于住户居住季节性强,物业管理费缴纳不正常,不少物业管理公司不愿意管理小区,很多日常服务管理工作落到了社区居委会身上。2016、2017年春节期间,儋州村社区举办春节联欢晚会,就将本地居民和“候鸟人群”聚集在了一起。

罗九如所在的三亚市天涯区“候鸟”党支部日前发出《致全市“候鸟”的一封公开信》,呼吁全市“候鸟人群”关心三亚建设。罗九如说:“‘候鸟人才’要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不仅老有所养,还要老有所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