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赵

楼主:早朝宴罢 时间:2012-03-12 09:36:02 点击:788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个王朝在千年之后,还能留下什么?
  历史总是残酷的,兴衰对它而言仅仅是个游戏。史籍中多少曾经风光无限的名都大邑在今天早已无迹可寻。永恒,这个词语在现实中找不到对等物。
  提起赵国,人们能想到的东西无非是慷慨悲歌、胡服骑射、纸上谈兵。如今,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已经没有多少慷慨的底气,更不愿悲歌了。纸上谈兵则是永远的疮疤,虽然可能未必悟到了多少教训。只有胡服骑射还令人津津乐道,提起就觉得扬眉吐气。因此,胡服骑射一直是邯郸公共雕塑的重要主题,占据了火车站和高速路口这类带有宣传意义的地段。
  到邯郸去,寻找赵国,看看这个两千多年前的四战之国,还有什么存留下来。看看那些英雄的功业,还有什么存留下来。
  每次到邯郸,总是感觉没什么变化。朋友说,是老城没什么变化,变化在边上。这次我要去的地方,倒恰恰是不希望有变化的,可能对于这些地方来说,变化就意味着消失。
  赵王城遗址在邯郸市区西南部,虽是市内,却比市外都荒凉,让人想起海子的诗句:荒凉大地承受着更加荒凉的天空。它作为一国都城的时代早已过去,即便繁华再起,也是因为京广铁路的兴建。而火车站开口向东,造成铁轨以西的地块大都显得寂寞。近年来,这里兴建了一座赵王城遗址公园,仍是游人寥落。其实这倒并不意外。赵王城虽是保存最为完整的战国都城,但也仅有残垣断壁,夯土墙基上荆草丛生。对于考古人员来说,这些逝去的荣光比起壮丽的现实更有价值。对于怀古者来说,寻找的是一种飘忽的幻觉,感叹几句江山易改,呼唤几声而今安在,至于眼前是何等景象,其实无多区别。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他们所想看到的无非是一片仿古建筑,然后似上当似满足又似早有所料地说:都是假的。但若没有这假的东西,他们又是不会去看的。在这里,真的和假的并存。真的就是那道看过了两千年风云变幻的城墙遗迹,它原本是一座城池,也曾车水马龙,也曾刀光剑影,可惜都被雨打风吹去。假的就是新建的城楼与刻石。城楼,谁没看过几座,况且又是仿建的。刻石记载了邯郸在战国时的兴衰史,不认识小篆也没关系,因为这些文字大都节选自《史记·赵世家》,直接去看原本或许更为合适。
  赵武灵王丛台遗址倒是位于邯郸城中心地带,丛台的轮廓几乎就是邯郸的标志。这里是当年赵武灵王的阅兵台。可以想象,在进行了胡服骑射的改革之后,赵国吞灭中山,破林胡、楼烦,辟地千里,赵武灵王登台检阅骑兵,会是多么的意气风发,豪情万丈。闲暇时还可以在此宴乐,把盏痛饮,指点江山,岂不快哉?丛台以当年多座高台相连而得名,如今只剩下一座,也经历了明清修缮,很难说有多少赵武灵王当年的样子。但不论如何,它已是与赵国相关的遗物中最为重要的一处。循阶而上,脚踏在过去的时代,脑中难免会掠过一些历史的烟尘。
  丛台顶上有一处楼阁,里面是赵武灵王持弓挂箭的石像。赵武灵王早已逝去,他留下了什么?实际上,他可能只留下了四个字,那就是胡服骑射。他所开拓的疆土,早已归入虎狼之秦,又进入下一轮循环。他所修筑的城池,已经被风雨剥蚀成了一段矮墙。至于他日常享用的一切,当然消失得更为彻底,什么也没有留下。史书中的记载或详或略,都不会有太多读者。只有胡服骑射尚算广为人知,因此,这就是他所留下的一切。然而,就这四个字已经足够让后人无法企及。如果坦诚地问自己:换作是你,你敢吗?又有几个人能理直气壮地说:会的?
  战国时期,中国的概念较今日要狭义得多,周围民族按方位被称为蛮夷戎狄,华夷天堑自不待言。赵武灵王能向文化明显落后于自身的少数民族学习骑射,这种想法可以称之为离经叛道,无异于在今天谁要向猴子学习。他把这件疯狂的事做得非常坚决,在遭到叔父反对时,他亲自上门说服,并且自己先改穿胡服。这件看似荒唐的决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赵国的疆土得到了极大的拓展,走出了四面受敌的困境,并且将中国带入了骑兵时代,古老的车战渐被弃之不用。今天,我们还有这样的胆识和勇气吗?谁都可以说有,这很简单,但这回答却是在已经知道结局的情况下作出的。在前途未卜的时候,谁能作出正确的选择?就像那句老话:愚者谙于成事,智者见于未萌。
  选择依赖于判断,没有正确的判断,就不可能有正确的选择。许多时候,人们完全不必选择,而是有一种潜在的力量时刻在提醒我们应该如何,对于这种力量,我们不去追问,而是默默听其支配。至于“要向猴子学习什么呢”这个问题,似乎原本就是拿来发笑的。人可以藐视猴子,数万年来人在文明中的地位决定了人类可以藐视几乎所有生物。然而,猴子总有人类所不能及的地方,比如攀援。胡人也有华夏所不能及的地方,比如骑射。既然胡人的骑射有着更直接的效用,不妨就去学习他们。这一决断看似简单,却非有雄才大略者不能为之。在当时以唯一先进文明自居的华夏,要让臣民放弃华夏衣冠,改穿胡服,放弃传统的车战,学习骑射,自然不可能只是下一道命令这么容易的事。然而,最难的并不在此。胡服骑射难,能认识到需要胡服骑射尤难。在如今的社会,这种胆识还存在吗?今天,中国给人的印象是已经变得前所未有地强大,非但不需要向别人学习什么来解决问题,反而应该是别人解决问题时必须参考的范例。这一假定是否成立且先不说,历史自有它对一个国家进行检验的方式,人本身没有评判的资格。即使这一假定成立,那么,一个国家在强大之时,需要做的应该是如何变得更为强大,而不是乐观地享受强大的感觉,直到强大都成过往。赵武灵王只留下了这四个字,然而恐怕连这四个字都难被人认得。对于许多人生活在邯郸的人来说,胡服骑射更大程度上是一个地理坐标。对于许多需要在学校里度过青春岁月的年轻人来说,它只是一个冷门学科中可有可无的考点。对于层出不穷的历史剧作者来说,这是一个不值得注意的平淡情节。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它已经过去两千多年了,无论是什么都与自己无关痛痒。
  今天,国学已经无处不在。有的人热衷于学习它,有的人热衷于批判它,却都不能记住一个前提:国学本不只是那些保守之物。也许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读《孟子》,但是如果到邹城,看到广场上雕刻的那些节选的文字,聊聊数言,足以令人震惊,发现中国传统文化实际并不是一堆保守的东西,反而相当清醒,相当尖锐,相当活跃。只是,传统中的这些部分恰恰是不被鼓励的成分,没有太多人会知道。国学本来已在很大程度上被限于孔孟,而孔孟思想中一再被提及的不过是忠恕仁义,更多闪光的部分反而被略过。
  多少年来,无数人批判中国文化中缺少探险精神。其实,中国文化中什么都不缺乏,只是缺乏今天的行动。赵武灵王为了窥探敌国的虚实,曾经深入胡地,又曾化装为本国使者的随从进入秦国。他只是中国历史上众多英雄中的一个,而这种举动,恐怕没有多少人敢于尝试。我们还有玄奘,还有张骞,还有郑和,只是他们都太孤独,没有多少同行者,没有什么继承者。今天,我们也许可以继续批判传统中缺乏探险精神,但如此批判的人,又为探险做了什么?如果今天能有探险的胆量,何必关心前人有无探险精神?对前人的批判不能成为今天保守的借口,不然,随着历史的远去,我们马上会成为后人批判的对象,而后人或许同样享受着批判的快感,却依然裹足不前。传统并没有限制任何人行动的权利,有用则取,无用则弃,凭什么一再面对批判的炮口?
  有两个人死在沙丘,一个叫做赵雍,一个叫做嬴政,后世把他们称为赵武灵王和秦始皇。赵武灵王建立了彪炳史书的功业,却因未能处理好选择继承人的问题,遭遇兵变,被困于沙丘宫,以捕捉鸟雀为食,死于饥饿。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却因暴政而引起民间广泛的敌视,虽然躲过了暗杀,却仍死在巡视自己疆土的途中。英雄的命运总是悲凉的,几乎所有的英雄都经历了与众不同的死亡方式。虽然如此,并不妨碍无数人继续热切地渴望成为英雄。身后一堆黄土,任人评说,又与己何干?只是生前,我们不甘于寂寞,就创造了一种游戏,并且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事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断翼天使87 时间:2012-03-12 16:56:00
  不甘寂寞就是事业哇。
  • 来回家: 举报  2016-10-09 22:57:22  评论

    她张开了腿,各种_b都有,记住-网_址 www.9qqn.vip (三W点九QQN点VIP) 她-张-开-了腿 ,各种_b_都有,记住-我-们-的网_址 www.9qqn.vip (三W点九QQN点VIP)
我要评论
作者:现时明月 时间:2012-03-13 08:14:00
  如果楼主再有跟帖就好了,这个主题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作者:yxzwz 时间:2012-03-19 11:14:00
  如今,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已经没有多少慷慨的底气,更不愿悲歌了。纸上谈兵则是永远的疮疤,虽然可能未必悟到了多少教训。只有胡服骑射还令人津津乐道,提起就觉得扬眉吐气。
  河北有辉煌,但是古人们创造的,,,,,,
作者:成之继往开来 时间:2012-03-21 01:03:00
  河北有燕赵大地之称为,但赵在河北拌演了什么角色,不言而喻,身为赵地之子孙,扼腕叹息呀,希望我们自己争气,还望有朝一日,赵文化被重新认识,能够王者归来。
作者:空杯水2012 时间:2012-04-18 14:50:00
广告,清空本楼内容,赐本楼楼主休息一年!
  李泽辉
作者:武警河北总队医院 时间:2012-05-17 09:39:00
  哎,有朝一日重振燕赵雄风
作者:ty_知足常乐533 时间:2017-05-12 10:47:40
  评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