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劫之清瑶泪

楼主:君魅天晓 时间:2016-03-26 22:54:29 点击:74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那时一舞花开,一袭红衣在雪上之上轻舞,含苞待放的花儿在美人的舞动中悄然盛放。这一眼,不再平静。
  他是神殿烈焰将军之子,名叫逸烈。初见她第一眼,如雪中寒梅,却比过寒梅,妖娆似火,绽放在山雪之间。
  那一日正开得旺盛的花朵皆凋零,周遭的花朵散发着死亡的味道。
  神主感觉到异样,赶到之时已经来之不及。不!......
  清瑶跳下了诛神台,只留下一句诅咒:“我用吾神之血诅咒你,你爱的人永远不会爱你,生生世世。”
  一袭红衣消失在诛神台.....
  诛神台进,神魂皆灭。
请点击进入天涯文学领略作品更多精彩内容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君魅天晓 时间:2019-12-02 05:01:29
  她,名唤清瑶,被一位上仙带回神族,从此度过了无尽岁月。原本以为她会继续呆在天上,看着凡间那个受着生世折磨的男子,只是,终是有着七情六欲的她还是妄下凡尘,已经对她毫无记忆的他是否能爱上这个女人?一个尚不知情为何物的人。 她,叫作木晓,一个古灵精怪,爱恨分明的人,这辈子的愿望就是找到一个爱人,明白爱的真谛。而却遇到了一个腹黑男,从此到底是木晓玩弄他于鼓掌之中,还是? 她,名唤墨凌,在她无形的记忆里记载了太多关于那两个女人的过往,以至于她以为那只是个梦,于是将其编成了一本书。直到有一日,命运使然,她来到了这个她书写的异界,终于,到底她的到来又带来了什么?她,有着怎样的使命?
楼主君魅天晓 时间:2019-12-02 05:01:53
  那时一舞花开,一袭红衣在雪峰之上轻舞,含苞待放的花儿在美人的舞动中悄然盛放。这一眼,不再平静。
  他是神殿烈焰将军之子,名叫逸烈。初见她第一眼,如雪中寒梅,却比过寒梅,美丽似火,绽放在山雪之间。
  “你是何人?”女子声音犹如幻觉般飘荡在逸烈耳边,第一次他相信了一见钟情。
  见男子不回答,女子有些羞恼。
  “我叫清瑶,你呢?”
  “我叫逸烈。”
  男子相貌英俊,初见有些呆傻,以为他不爱理人,可后来才知道当初他的不作答,只是因为——他在想这个人是不是来自自己的幻觉。
  从此两人便相约在这雪山之上,你跳舞,我吹笛。
  雪山因两人的热恋而生机勃然,开出了许多并不属于雪山的花。
  他们相爱相知决定相守一生,于是他们来到神主面前求神主赐婚。
  “神主,请您将瑶儿嫁与我。”
  “清瑶,你的意思?”
  “清瑶愿嫁与逸烈为妻,共度此生!”一声执念就由此开始。
  “罢了罢了!既然你心悦之,那就这样吧!”神主好似有很多的顾及,却抵不过清瑶的要求,谁要她是自己义兄唯一的女儿呢!
  “谢神主!”那一刻清瑶是多么的开心,就像喜鹊一样,好是快乐。
  本以为一切的幸福就这样来临了,是的,成婚的他们很是快乐幸福。
  他们对创世神发下此生此世不离不弃永不相负的诺言,可这些诺言是否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还依稀记得?
  大约过了十几年,本是热情的逸烈突然很少归家,就连归家也是在吵闹中度过。
  清瑶不明白为什么,曾经开朗热情如火的人儿变得以泪洗面。哀伤充满着整个清逸居。
  有一日,清瑶想问问逸烈为什么如此?以前的感情柔情呢?
  可眼前那一幕彻底打碎了她那颗残碎不堪的心,他,在亲吻另一个女孩!
  这个发现犹如一道晴天霹雳降在心头,难道全是谎言吗?而那个女孩居然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哈哈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那一日正开得旺盛的花朵皆凋零,周遭的花朵散发着死亡的味道。
  神主感觉到异样,赶到之时已经来之不及。不!......
  清瑶跳下了诛神台,只留下一句诅咒:“我用吾神之血诅咒你,你爱的人永远不会爱你,生生世世。”
  血泪幻灭,一袭红衣胜火,消失在诛神台......
  诛神台进,神魂皆灭。
  许多年后,一个白衣老者乘鹤而来,带着一个女子归去。神主给女子取名,清瑶。
  正文
  神殿之上,神主眉头深锁,颇有无可奈何之气。神殿一派大然之气,群神肃目,神主看着殿下女子不免纠扰,还有不舍。
  见女子跪于殿下,虽看不清她的神色。但,漫身的孤寂与落寞飘荡在整个殿内。神主不由心头微疼。却还是得冲着跪在地上好似失去灵魂般的女子说到......
  “清瑶仙子,你可知错?”神主不懂,为何清瑶前世今生都逃不过情这一字。这次她的行为已经造成冥界混乱。可无奈清瑶已深陷其中,却不自知。罢了!你再怎么护她,该来的终归还是会来。半响后,才有一丝游离般的话语从清瑶口中溢出。“清瑶知罪,愿受惩罚。”纵然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不是么?
  为他,不守天规又如何?为他变得不像自己又如何?为他舍弃这副皮囊又如何?我想守护!即使这份改变只因他为她,可,那又如何?
  我,本是一朵清瑶花,也是世间中的唯一,至少在现在来说人们并未发现和我长得一样的花儿。还记得,当我还是花儿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了炽热的温度,那是一滴滴热血,让自己沸腾,心为之跳动。这份跳动来自于那个人,是他!而我却也因此修成人形,在我睁开眼的那刻我就像为他而活般,困在他的世界已经不能自拔,所以变幻成我身边那些蝴蝶的样子跟随着他,看着他从虚弱的样子变得健康,而他的健康却并不是因为我,在那过程中我知道了什么是嫉妒。
  看着他失血过多躺在地面的样子,我的心好难过,那时我知道了什么叫心痛。可刚修成人形的我不知道怎样能救得了他,幸好有个女子救了他,她唤他师兄。很谢谢那个救了他的女子,那么个美丽的女子,却也嫉妒着那个男人对女子的好,虽然男子时不时的对自己微笑,对自己说话。但是,在人间这些与男子的相处中我渐渐有了人的情绪,却因他的幸福而幸福着。本以为自己就会这样一直陪他和她走下去,为什么是他和她呢?因为......他们要成亲了,看着他们在一起,其实好想说我不想你们在一起,我想你只和我在一起,但是看着你那满满的幸福,又怎舍得掠夺,只因你快乐我即快乐,所以那时我开始试着接受那个女人。
  但是在那么个我以为会陪你们走下去的一刻,那么个人出现了,他说他是天上的神,来带我升仙。却不知为何人人惺惺相盼的仙人,而我却并不是很乐意,是因为舍不得你吗?可是,你已经有她相陪了,不是吗?见你幸福即可,是不是离远了也就断掉了我对你的那份不正常的思恋?
  好,我愿随你升仙。这是我对那个仙人说的第一句话。
  不问缘由,只因我该离开了。
  可,在神界成为神中的一份子,我没有多大喜怒,人们叫我清瑶。哦,对了我来神界也有了自己的名字,我名清瑶。
  每天做的事就是透过玄石看你现在的光景,知道你开心故开心。可是老天,你为何待他二世忧伤,让他们不能完美相爱相守,为何要拆散他们让他们不得善终?
  这一世的你?又会怎样?穆殇......
  幽泉山庄
  一个男子手拿利剑追杀在女子身后,女子慌不择路,逃到了大厅内。女子慌乱对男子道:“师兄,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我没杀宛幽姐。”为什么?师兄为何会这样?师兄,你醒醒。这样的你好可怕。本因害怕一直往后退的幽水若已经无路可走。不小心被身后的大花盆绊住,摔了一跤晕死过去。穆殇因为宛幽的死已经陷入疯狂,嗜血的双眼透露出肃杀的味道。纤长的双手掐住水若纤弱的脖子,爆出的手筋已经可以看出男子的凶残与挣扎,却也好似一使力就会断掉一般。“你以为装死就行了吗?你还我宛幽。”仔细看的话穆殇眼中浑浊一片只微微闪现着红色的光芒。这时,昏睡的人儿突然睁开了双眸,那么的清冽动人。却摄人心魄。口中吐出这样意味不明的话语:“你想要的是还给你宛幽吗?”清冷的眸子瞬间睁开,有那么些刺眼,却带来穆殇的一丝清明,让穆殇浑浊的眼神稍稍得到一丝清洗。突然有些清醒的穆殇,好像被惊愣到般,像虾子一样双手从水若脖子上弹开。看着自己的双手,穆殇脸色诧异,对面那个人无论怎样都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唯一剩下的亲人,自己怎么可能因为宛幽的死而想杀了她了?这事,也太多诡异。于是穆殇对幽水若道:“我答应过师父,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好好照顾你。可你,幽水若,我没办法再面对你。你走吧!在我杀掉你之前,走!”虽知道有异样,可口中却嘴硬着说着让人不爽的话语。幽水若继续不依不饶的问着穆殇,是那么的执着,好似这个答案对她来说很重要:“是不是我把你说的那个宛幽还给你,你就能留我在身边?”如果这是你要的,我成全你。幸好,自己来了,来了。否则,这一世你杀了至亲之人,下辈子。恐怕依旧不幸吧!没听觉到一样的穆殇心思正烦乱,他需要抽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思绪。于是,对幽水若道:“是!”但自己心知那是不可能的,宛幽又怎能复活。而且这件事有些蹊跷,还是让水若离开一段时间为好。来人目的是水若,还要借自己的手。所以,这人必与水若有仇。至于是什么仇,可,真不知道。但是,很确定的是,那人想自己亲手杀了水若。只依稀听见水若的一句“好!”人已经走出了门外。那身影有些孤寂,还有些怜悯。
  漆黑的夜里,男子说道:“来人!”一袭黑衣闪现大厅。得到男子的嘱咐后离开。水若已经来到幽泉山庄旁边的小树林,立足于这个离幽泉山庄最近的树林,却发现这也是一个极阴之地。对于修习唤灵之术却是极佳之地,静坐于地,凭毕生之所学探找唤灵之术,净心......以周身之灵气为媒唤万物之灵,生灵死灵。清眸更是明亮,却是一层死寂,无爱无情。
  夜间多了一个小黑影,卧坐于树杆之上。看着一心打坐的幽水若,心道:这大小姐,怎么好像有些不同了?
  一夜净心打坐,在心神之海遨游,却被这么个声响打断。
  “呦,这不是幽泉山庄的幽水若大小姐么!怎么坐在这荒山野岭呢?”一个黄衫女子带着讽刺的口吻说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穆殇庄主已经把幽水若大小姐逐出庄门了”绿衫女子咬着大小姐这词汇说着这般刺人的话语。
  “是啊,什么不做偏偏杀人家未婚妻,是个男人也不会善罢甘休吧!”紫衫女子一旁帮腔。
  “说你呢,大小姐。”紫衫女子讥讽着大小姐着三字,不忘用手肘撞着着幽水若。
  世间之人无不知晓幽水若就是一废材,除了大小姐这身份,还有这张脸蛋,其它都一无是处。
  水若听无聊的人说无聊的事,心中很是烦闷。于是,口中轻吐:“说够了吗?”顺带来发出一股阴冷之气,水若的体质。弄到这一步却也不难。阴冷的气息顿时弥漫在三色球身边,让她们三不禁为之缩了缩脖子。
  “感觉到了吗?”黄衫女子对其他两个女子说到。
  “嗯!”其他两人欲哭无泪。鬼!
  “鬼啊!......”三人皆逃之夭夭,大白天阴风阵阵,有鬼!呜呜......父亲救命!三人心中一片哀嚎,打定以后见到幽水若便绕道而过。
  这三人有些搞笑呢!幽水若不禁有些好笑,只是现在自己的程度不知道是否具有召唤死灵的能力。召唤死灵,视为阴损,破坏冥界生死秩序,冥界必追究。只是现在唯一改变穆殇命运的办法,就是救回他的所爱。
  (个小丫头片子,连事情都没弄清楚就胡乱救人。怎么在天上看凡间的同时别只看穆殇一人,多看看他旁边的人两眼行不?)
  本准备帮忙的幻影,见三个女子对幽水若并无威胁。于是继续在树梢,主子可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让人发现。也不能让大小姐发现。
  月色大亮,阴气正盛,月圆之夜正是打开冥界漏洞的好时候。时不待我,要赶快了。水若人已经到了幽泉山庄门口,可门口的侍卫却不让进。看着门前的侍卫,一不小心就可能失掉最好的时机,于是水若有些不耐......
  “让开!”看着门口拦着自己的守卫,幽水若已经不想多说废话,时间不多了。
  “对不起!大小姐,庄主有吩咐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守卫很是无奈,庄主吩咐我们也没办法啊。
  “那么说我也算闲杂人等吗?”据这个身体的记忆,自己应该是幽泉山庄的大小姐啊。
  “大小姐,庄主吩咐您已经被逐出庄门。”那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大小姐居然被逐出庄门了,说起来自己都有些好笑,她可是这个山庄唯一的血脉的。
  “哦,那么......”穆殇也太快了吧?没几天功夫就通知庄子我已经被逐出?
  “你们通知穆殇,说幽水若有方法救那个宛幽。”真是麻烦,这个身体进个院子还得通报。
  “好的,您先稍等,小的马上通报。”守卫还是恭敬的,只因她怎么说都是大小姐,只因她父亲创立了幽泉山庄,那个神话般的人物,幽清扬。虽然她说的话很奇怪,死人还能怎么救?
  乘着这个空当,找一个好位置盘膝而坐,静闭双眼,微微凝气,运行着体内的灵气。无奈刚才那三色球把自己的气岔掉。幸好,没有导致灵气外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天空微微下着细雨充斥着复杂的情绪,那个人的气息充斥在身周,微睁开双眼看着眼前那个人疾步而来,而那人却是因为她。哎......一声哀叹出声。
  “你有方法救宛幽?”那个人不是很相信的语气。其实不是信不信这问题,如果世间真有还魂之法。那么,世间之人早已该争得头破血流了。
  这种怀疑,自己,很不喜欢。“自然!”即使如此,我依然想守护。
  “你的目的?”
  听到穆殇的话,口中已满是苦涩。呵,我的目的?只为守护你罢了!“把我留在你身边。”即使被误会,可又怎样呢?
  “成交!”那人吐出的话语,感觉不好啊。
  不想让这份请求成为交易,但是却也已成为交易。这一世,你能否善始善终呢?我一直思慕着的人。微叹一声,方对穆殇道:“带我到宛幽身边。”
  那人疾步而走,不耐的等着水若,剁着的步子催促着幽水若的脚步,可是幽水若也想跟上你的脚步,只是这幅皮囊却是体力不支。酿跄着紧随穆殇的脚步,却不想放过跟随他的每一步。穆殇好似感觉到幽水若的力不从心,渐渐开始减缓自己的步伐
  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已经开始在意幽水若的感受。这种感觉很熟悉,好像很久之前曾经有那么个人跟着自己走过山川河流,一路相随。自己愿意娶宛幽也是因为她总是一直静静的跟在自己身边不是吗?宛幽,想到宛幽穆殇加快自己的脚步,已经来不及顾及身后的幽水若。看着眼前的男人越走越远,幽水若死劲的加快自己的脚步,却还是赶不上,好似曾经自己追着他而他追着她。呵呵...原来一直都是这样。快步追赶却是追赶不及,却不小心被脚下的石子滑倒。顾不得手中磨损的血迹,急急撑起身子,找寻那人的身影。却无那人身影入眼,着急感应着,而这一幕光景却也是被穆殇尽收眼里。微皱眉头,自己这个师妹,好似变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