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信风》-长篇小说连载

楼主:xyp839 时间:2017-06-12 08:43:32 点击:58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他仿佛行走在雾里,雾气弥散在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不过,他可以肯定他的周遭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辽阔深远的世界,可是他总是没有办法看到它的全貌,只能感觉到模糊的轮廓。
  他有点害怕,也有点迟疑,但是他没有停下脚步,还是跟着继续往前行。
  “我在这里,快跟我来。”
  他突然听到熟悉而细微的声音,似乎像是她的声音,但他又不十分确定。可他闻到她身上特有的气息,越来越近。那种气息是她身体散发独有的清淡气味,那种气息曾使他非常沉迷,那种气息曾使他非常心安,如今只能让他感到心脏剧烈跳动,甚至几欲从胸腔跃出。
  白茫茫的雾气在蔓延蒸腾,他恍惚看见她长长的黑发和青黑色的长裙在黑暗中隐隐闪着蓝光,但她的脸庞却在雾气中失去了轮廓。
  尽管如此,他还是情不自禁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见她那张脸,即使是若现若现的轮廓。她与他已经分别了很长的时间,很长很长的时间。他已经记不清楚她原来清晰的容颜了。或许他潜意识不想保全她在他的记忆里留下的印记。
  “快,请跟我来吧。”
  她再一次轻柔敦促道,声音清晰,透露着欢快的跳跃。是她,真的是她,仿若她从未离去过。
  他内心略微迟疑,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她已经拉上他冰凉的手,她的手很暖和。她在前面轻快的奔跑着,他被拽着,一步一步,跟着她,遁入更深的黑暗中。细碎的笑声,移动着的浓雾,周围仍然是寂然一切,是匍匐而沉睡的野兽,未知而危险。
  他们穿过一条木质结构的长廊,每走一步,被雾气浸湿的木头似乎承受不住他们的重量,发出吱咯吱咯的声音,好像随时都会断裂开来。前方仍旧是一团雾气,一片黑暗,也不见一丝光亮渗出。
  他在后面,被迫跟随着她在黑暗中穿梭奔跑。他感到疲惫,每跑一步,都会发出沉重的喘息声。每一次剧烈的喘息在瞬间迅速被无垠的黑暗无情吞没。在这雾气和黑暗重重包裹中,他感到无比绝望,仿佛自己随时都窒息死去。这个黑暗世界不会给予他任何逃生的机会。
  忽然,他听到风的声音,来自最深处的黑暗中拂动的声音。最开始是细瑟,是隐约,是试探。风拂过地面上的尘土,空气中发出一阵阵声音共振,穿过他的脆弱的耳膜。
  然后,风的声音日益低沉有力,从四面八方缓缓逼近了他。他的心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如同一阵又一阵的波涛在涌动,此起彼伏。他的恐惧也在胸膛里涌动,如同蓄势待发的子弹,马上就要离开枪膛。
  当狰狞的风更加汹涌,像一张天罗地网,想倾覆一切时,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
  “你害怕了吗?”她停下脚步,转过头,轻轻对他说。
  就在此刻,他看清了她的面容,她的面容还是年轻的模样。小巧的鼻,细薄的唇,明亮的眼睛。因为奔跑,脸颊微微泛红,面靥如花,一如当年。而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浸染着酒肉之气的身体,松弛的皮肤,羞愧不已,时间在自己烙下深深的印记。
  当他再次抬起头时,看见她已经站在悬崖边上,身体像粉红白蓝紫的花瓣,渐渐被风吹散了。那一片片五彩斑斓的花瓣,迅速漫延飘洒在整个风中。她最后一眼的凝视着他,似乎在另一个世界的边缘,与他告别。
  他站在那里,泪留满面,却无法移动。他伸出双手,想豁出生命与她靠近,可终究还是失去了她。
  最后狂风终于停下来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世界变得清晰起来。整个山谷清朗肃穆,万物寡言,光线流动,蕴藏着深不可测的力量,生命消逝过的宁静......
  楚杰从梦中醒了过来,冰凉的泪水一阵阵顺过他的眼晴,像刀一样划过他的脸庞。
  卧室的窗户没有关牢,凛烈的寒风呼呼吹过。这样的天气,他感到既寒冷又孤立无援。记忆在他身上某处留下的伤疤,开始隐隐作痛。根本不用手触摸,他清楚知道疼痛来自哪个部位。
  那个伤疤已经完全融入了他的身体,成为他身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将它背负在身上,成为记忆的耻辱。那是阴暗,那是罪。
  夜还是那么深沉,楚杰辗转反侧,无法再次入眠。索性起身,打开放在床前一小瓶白酒,径自喝了起来。良久,他在酣醉中说话,像一阵清风。



  http://book.tianya.cn/book/85950.aspx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u_103796278 时间:2018-12-12 14:21:47
  私信你了
作者:北漠疆雪 时间:2018-12-20 14:48:45
  描写细腻,心理活动很有层次感。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