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扰史

楼主:田大安 时间:2020-10-06 15:02:46 点击:5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杨娜家的事最近让我烦透了。我就不帮个小忙嘛,怎么就硬硬把我扯进你们的家事呢?不执行国家的政策,最终麻烦到自己,我该抱怨谁呢?你们的孩子6岁了,可是杨娜想越过自己的学区,让瓜瓜到另外一个学区的五星级幼儿园,这才是你们错误的起点。那次,在社区组织的烹饪大赛上,怪我一时多言,提到了那个在五星级幼儿园当园长的朋友。杨娜得知这消息当时就来劲了,坚定地把票投给了我的糖醋鱼。我是因为这关键的一票得奖的吗?当我满心欢喜地把一桶作为奖品的橄榄油拎回家时,我何曾意识到我喜悦而后苦恼的事正式开始了呢?
  我的获奖感言说得多好啊!可是,这让我的邻居们洞察了我内心的恨意,我总是把稀松平常的事上升到国家治理的层面,可我就天生是个爱操闲心的人,任不得自己对社会漠不关心。既是,我做的糖醋鱼确实味儿不好,但“治大国如烹小鲜”仅是我的引用啊,我真实的意思就是“做糖醋鱼要处处小心,把握用料和火候”,要不就甜得发腻或酸得不行,我顺势批评了一句时政,意思是当政者总是把握不好火候,其实,这句话是针对网上影响很大的一个事件说的,这句话就被你们乱联想了,很多爱跳广场舞的大妈都开始在隐蔽的意识里把我视为社区里的异端。问题是,我会在意大妈们的想法吗?其实,大妈们的广场舞跳得再有声势,我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大妈们是在杨娜的带领下,投票给了我的糖醋鱼,可是,她们在听了我的获奖感言之后,又开始批评我的糖醋鱼味儿不好,有人还扯到“火候”,说“糊了”,那能叫“糊”吗?可是,她们的悔意已经无法阻挡我把橄榄油拎回家了。
  橄榄油其实跟杨娜的家事无关,但橄榄油让我记住了杨娜,虽然,跟她做邻居已经三年了,我以前对她毫无印象。要不是我对自己做糖醋鱼的手艺信心爆棚而那个双休日又恰逢无事,我没准一辈子不会扯到他们夫妻的闲事中来。也许活该我虎年有事吧,看这绯闻闹的,大妈们终于逮到机会对我指指戳戳的了。可是,没有人愿意用脚底板分析一下案情,也没有人愿意听听我述说一下心中的款曲,对我而言,这不是比聂树斌还冤吗?
  谁管这些,反正我觉得人心粗戾,活该是一个冤屈充盈的时代。我冤吗?其实,还真有点不冤。杨娜不是确实拉过一回我的手嘛。可是,我们真的没滚过床单。也许,我们也是往这道上去的,可是,你说我们就能一下子突破心中的禁忌,说滚就滚吗?关键是,我和杨娜不是那种能够一见如故的人,和相互不对的人交往,那热度真要起来,是需要慢火的。对于对糖醋鱼拿手的人应该明白这道理。
  杨娜是郑重其事找我的,那天在从她手里接过橄榄油之后,我给她留了我的电话号码。她是在一个深夜,通过我的手里号码加了我的微信。一见“跛脚鸭”,我还纳闷呢?谁通过联系方式加我呢?我不是对奇遇有幻想的人,可是,奇遇确实有时会发生不是吗?
  一开始,她在微信上跟我东拉西扯,之后却相互打探起私生活来。我翻看了她的朋友圈,知道她竟然喜欢画画儿。她的画儿色彩浓郁,估计她喜欢莫奈,果然她确实喜欢莫奈,但她除了色彩浓郁之后,给我的感觉就是混乱。
  你画风混乱与我一点关系没有。问题是,我不知道你们对待生活也是如此混乱,我心中最为怨怼的是,杨娜你这样一个女人不应该把我当成笔端的一块颜料一样,那么有意无意地把我涂在本该属于你们夫妇生活的画布上。你们能讲究一点吗?你们情感生活出现裂缝,就把我当成木楔吗?更可气的是,你那个到处跑销售的老公竟然把我当成了斧钺,我是你们产生裂缝的根源吗?
  在微信乱聊一通之后,你电话直接就打了过来。话题竟然从讨论我的糖醋鱼开始,你那么夸奖我的糖醋鱼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没理会,我说有机会我做给你吃仅是一句客套话吗?我真不知道我那些话语都是被你怎么引诱出来的,我跟别人说过类似的话吗?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有一个热恋的女友吗?人家怎么就不可以追求自己的事业去学点商业呢?商业,有你说的那么肮脏吗?你老公不是也沉浸在钱中吗?我说,我是支持她到国外学习的。你提示我什么?外面有啥诱惑而家里没有呢?我当时就觉得你是在家中诱惑同样在家中的我。但我能反驳你吗?我不是跟你说小燕才不是那样的人呢。
  在你的热烈要求下,我给五星级幼儿园园长老钱打了电话。老钱和我是棋盘上一对战将,我们的围棋水平已经不是市一级的水平,我们都有与世界一战的野心,他有他棋盘上的战略武器,我也有我的,我们在棋盘上围啊堵啊,但我们在生活都会让对方先行,这不是黑道先行思维的延伸,而是我们确实敬重彼此。其实,烹饪算不得我个人的特长,但糖醋鱼除外。我电话一打过去,老钱当然显示了真诚的热情。他完全把你的事当我的事给办了。问题就出在,有一天你竟然让我出面送瓜瓜去幼儿园。幼儿园,是什么人都可以乱去的吗?那是祖国的花朵,希望所在的地方。而我不是大妈们心中对祖国绝望的人吗?我的绝望不会传染给那些纯洁的希望吗?但老钱却把我也当成了希望。老希望去看望小希望,似乎理所应当。可是,当小希望睡着的时候,我确实不该替代你把他抱在自己的胳膊上。
  问题没完没了。杨娜,你是成心想离婚来着,如今占了人家的房子,生了也没准不是自己老公孩子的瓜瓜。老公疑窦丛生,闹到非DNA检测不可,可一测还真不是人家的孩子。但那孩子也不是我的啊,我不就是帮你转个学区吗?我就这么被你们粘在你们家事上了,我这不叫冤么?
  嘿,杨娜,你爱好点啥不可以呢?你竟然爱画油画,你写点诗呗,哪怕在厨艺上多用用功,而不是仅停留在一张嘴上去当评委。可是,你画画也就画画了,你干嘛偷画我的裸体呢?我有当过你的裸体模特吗?你不能全靠想像画我的身材。再说了,你把我的面部画得那么逼真干嘛?现在有谁那么注重在一张画上那么写实的?我如果说你把我身材上的某些特征全用想像抹去了,又新添一些特征,又有谁会相信呢?难道要我裸体站在那裸体画上让大妈们鉴别,你画的裸体根本不是我的裸体吗?大妈们会抱着怎样隐秘的心态通过那张画猜测我的裸体?再者说,作为私下的爱好,你为打发寂寞画也就画了,可你怎么就提着它去参与社区的才艺展览,你在乎在社区树立一个艺术家的名范吗?我当初显示厨艺,当真不是为了名,仅觉得作为奖品的橄榄油很不错。这么地,不花任何钱的…你说,你参加艺术展图的是哪般?大妈们正怀有对我的恶意呢?你把那疑似我裸体的画作一陈列,再加上那次帮你抱着熟睡瓜瓜的场景,难免就让人家想一块去了。你老公又长年不在家,这事让许多人把我当成你老公了。
  我会在意大妈的闲言碎语么?大妈就是我眼中的屁。问题是,你真有老公来着。第一次见到你老公时,我真的不相信他是你老公,我想我帮了你们的忙的,瞧我咋那种眼神呢?后来,我才知道,换了我,我也会有那种眼神。
  你,杨娜,我没你想得那样好,那次我对你也真的不是让你离婚跟我的意思,也许我是有一时的冲动,可我不还是让火焰熄灭了吗?再说,我跟你说过我热恋着,虽然我和女友隔着宽广得能容得下中美两国和平发展的太平洋,但距离能消除我们的热恋吗?有太平洋另一端的美国存在,我是你能爱的人吗?
  记住,我没有跟你说我纯洁的意思。可你不应该在把你们夫妻间的关系处理干净前,反复提我的名字。如大妈们再敢有拉扯我们不存在关系的关系的,我会叫她们跳不成广场舞。她们每天晚在楼下的那种吵动让我受够了,也越来越让其它人也受不了。
  她们每个人的眼睛都是邪毒的。她们的眼白呈现了天空阴郁的颜色,但是她们休想把她们心中酝酿的暴风雨带给我的生活,我需要蔑视她们的存在,寂静地守护着自己的烦忧,让她们的舌头在音乐中打滚,却吐不出有关生活的词汇。我不会让自己在她们的生活中燃烧,不会在让她们看到我烦忧的幽兰火苗,不让她们看到我生活中留下的灰烬,不让她们窥视到我的爱情,窥视到我隔着烟波浩渺的太平洋向美国射去而后射来的爱情火焰,让她们把她们自己的寂寞在隔开我的楼板上搓擦,那一层楼板的距离远比天平洋遥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