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迷奸案为何叫人迷惑

楼主:886聊吧 时间:2009-04-24 00:10:51 点击:967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3日的《海南经济报》发表了一篇记者调查:《少女自称被三亚市政府某办副处调研员迷奸》。该新闻不仅立即被各地网站转载,而且网民也踊跃跟帖对案件相关情节表示质疑,以海南在线为例,至本预告发布时止,跟帖评论已达57条。为什么会引起如此重大反响呢?4月24日(周五)19:00海南新闻广播《886聊吧》(FM96.2/FM88.6 )将对此予以关注,希望您在阅读相关新闻后(附后)能发表见解。
  
      ---------------------
    
    少女自称被三亚市政府某办副处调研员迷奸
    时间:2009-4-23 8:47:00 来源:海南经济报
      “少女被自称是三亚市‘秘书长’的男子以介绍工作为由迷奸。”一条4月21日上传到人民网海南视窗百姓投诉栏目的帖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发帖人为“小燕”的帖子中称:“为了将这个玩弄女性,迷奸少女的腐败分子绳之以法,阿燕的朋友凑了一万元,悬赏缉凶。”这篇网帖的后面留下了一个联系人梁先生的手机号码。
      海南经济报记者立即与这位梁先生取得了联系,并与网帖中称被“迷奸”的少女小阳(化名)见面,听其介绍了有关情况,事件的脉络逐渐清晰起来:当事人小阳向记者提供了大量的证据,以此佐证自己确实在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况下被自称是三亚市“秘书长”的人强奸;而这些证据都指向了一个57岁的男子:三亚市政府某办副处级调研员邢某。
      记者根据小阳提供的情况昨日核实了解到,4月16日中午,小阳以自己被邢某强奸为由向海口市公安局琼山分局刑警大队报案。琼山公安分局立案后,将此案移交三亚警方。目前,三亚警方已经开始对案件的侦查取证工作。  
      记者来到邢某办公室采访,发现门一直关着,并且去向导示牌上也没有说明
      错误的邂逅和信任?
      家在海口市琼山区的小阳今年19岁,与邢某的认识一如人们平日里经常遇到的场景。小阳回忆说,今年4月初的一天,她接到朋友李某的电话,邀请她到定安县定城镇春阳宾馆喝茶,她到宾馆后,看到李某的两个朋友在里面喝茶,其中邢某自称是三亚市政府某办负责人,在座的还有一位邢某的朋友蔡某。喝茶闲聊中,邢某问她是否熟练操作电脑,她说还可以。邢某给她承诺说可以介绍她到三亚的五星级宾馆工作。她说可以考虑,并给邢某留下电话。
      “没有想到的是, 4月7日,邢某真的打来电话,问我考虑如何?并说给我找到三亚一家五星级宾馆前台收银的工作,当时我一点没有怀疑,十分高兴。”邢某叫她收拾几件衣服准备到三亚上班。8日上午11时点左右,按照在电话中邢某的安排,次日中午11时左右,她在定安县定城镇邮政局门口等到了和另一名被称为严总的人。小阳上了这辆车牌号为琼B099××的小车前往三亚。
      “下午到三亚后,车开到美丽之冠附近的一个小区的一幢住宅楼下,与严总帮邢某搬行李上4楼的一个套间,随后,严总就离开了。邢某说到外头开房浪费,他家房间多,让一间给我住。”小阳说,期间有人打电话给邢某约他吃饭,邢某谎称他在海口。小阳问邢某为什么不上班?邢某说自己是领导不用上班。
     那个夜晚发生了什么?
      在邢某的家中,小阳在聊天中听邢某介绍,他花了几十万元在三亚买房,家人在海口,一个人在三亚,很寂寞。
      “6点左右,邢某要出门说去买饭,把我反锁在家里,并叮嘱三亚很乱不要随便给别人开门。”小阳说,邢某一会就回来了,并带回了一个炒青菜和一盘白斩鸡。吃饭后,她们看电视到晚8点左右,邢某去洗澡,随后她才也去洗澡,两人接着看电视。
      “邢某问她是否要喝茶?我说喝开水就行了,邢某就给我倒了一杯开水。”小阳说,她喝了这杯水后,就觉得昏沉沉的想睡觉,当时还在客厅,“后来我就人事不知了。”小阳说,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9日上午8时左右,惊讶地发现自己睡在邢某卧室的大床上,但身上的衣服还是整齐的。“但是感觉内裤湿湿的,下身疼痛。”小阳说自己感觉不妙,但是人生地不熟,不敢吱声。这时,邢某进来问她想吃什么,她说随便,邢某就出去买早餐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yeke 时间:2009-04-24 00:11:00
  19岁的小阳做出了这样一个举动,成为她日后指证邢某强奸的关键证据:“我趁着邢某出去买早餐时,把内裤换下来并保存好。”
      小阳说,当日下午4点左右,邢某打电话给严总,叫严总过来开车出去喝茶。6时左右,严总跟邢某去买了一瓶蓝带洋酒及两瓶红酒,严总请他们到一家餐厅吃饭。8时左右,严总说要赶回海口,邢某就让她跟严总一起打的回定安。在回海口的出租车上,严总说这顿饭局花了将近5千元。
      小阳说,8日到三亚后一直到9日回到定安,邢某对介绍工作那一事只字不提。而且对于此事“我也不敢提。”小阳说,“我没有多少钱,邢某说开房浪费让我在他家住,考虑到邢某50多岁了,比我父亲年纪还大,又是领导干部,应该不会出事,就放心到他家留宿了。”小阳说自己很后悔当晚轻信了邢某,在他家留宿。
      事件发生后的“罗生门”
      回到定安,小阳跟介绍她与邢某喝茶认识的朋友李某讲起这件事,朋友们建议她报案。小阳承认,她在到公安局报案前,给邢某打过电话,问这件事怎么解决,但邢某否认8日晚上曾“迷奸”过小阳。“当天晚上,严总打电话给我,说不要乱开‘玩笑’。”小阳称,严总说邢某官大势力也大,他也可以作证邢某没有强奸她。
      4月16日,小阳向海口琼山警方报案。“邢某的朋友蔡某约我在海口市西沙路的老树咖啡喝茶准备私了。蔡某说只能给2、3千元。”小阳说自己坚决不同意,蔡某问其想要多少?“我一怒之下说十万,蔡某又改口说2万元,最后达成协议给8万元补偿。”小阳说,其后就一直没有消息了,她打电话给蔡某,蔡某说邢某在开会,钱还没有筹备好,一直到现在。
      海南经济报记者昨日打电话给“严总”。严总承认自己和邢某在定安接小阳到三亚,但他说那是7日的事。严总说,当晚他请邢某及其他朋友吃饭,小阳也一起吃饭,吃完饭后坐出租车回海口了,吃饭坐车的发票他都保存着。“邢某根本没有机会强奸小阳!”严总说,小阳确实叫邢某给她介绍工作,后来到三亚一看不合适就回来了。严总说,这些情况他已经向琼山警方做笔录口供了。
      小阳给海南经济报记者提供其与邢某朋友蔡某的通话录音。录音里一男性称邢某在博鳌开会,一时筹备不出这么多钱,等到筹备好钱了,再通知小阳。
      昨日下午,海南经济报记者接通了蔡某的电话。蔡某表示,邢某不可能强奸小阳。小阳和邢某、严总7日上午从海口出发,晚上小阳就回海口了,邢某根本没有时间搞那些事。
      蔡某在电话中承认,他曾经跟小阳在老树咖啡喝茶。他说,小阳一开口要10万元,而邢某不承认有强奸一事,怎会赔钱给小阳。蔡某称,后来,小阳降到2万元,他也不答应,再说自己也不能代表邢某。蔡某称,小阳是达不到目的到处乱告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陪同小阳前来的一名亲戚表示,他们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并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于法。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邢某
      小阳提供给记者她用手机拍的一张照片,照片上一名男子裸露上身,小阳称这是她为以防万一,在邢某家趁他去浴室洗澡时偷拍的;手机上还有多个被称为“大哥”与小阳来往的短信,这个号码为139075xxxx8的手机,经记者证实,确为三亚市政府某办副调研员邢某使用的手机。
      海南经济报记者了解到,邢某原在三亚市政府海口办事处任负责人,最近调回三亚市政府某办任副调研员。而有关人士证实,邢某在三亚美丽之冠附近确有住房,但并非其自购,是由单位提供给他临时居住的。
      昨日下午,海南经济报记者来到三亚市政府邢某的办公室。他没有在单位。记者随即拨打邢某的手机表明身份,邢某称在外办事,可能要回来晚一些,也许下午不能回来,并且告诉记者等一阵再联系。在等待近一个小时后,仍不见邢某回来,记者又多次拨打邢某的手机,均处在无人接听状态。记者又找到邢某所在部门的负责人,请他与邢某联系,这名负责人多次努力后告诉记者,他们与邢某也无法取得联系。昨晚,海南经济报记者在海口用其它电话拨打邢某电话,一名男子接听电话后,听说记者要求采访,马上改口说这是药店,邢某在药店买药,将手机遗忘在店里,等邢某回来拿手机再转告他跟记者联系。但截止昨夜12时发稿为止,记者没有接到邢某电话。
      记者在三亚市政府某办采访时在邢某同事的办公室电脑上看到,许多人都在浏览“少女被自称是三亚市‘秘书长’的男子以介绍工作为由迷奸”的网帖。对于邢某,他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同事告诉记者,邢某平时为人不错,患有高血压,前一段时间申请退休。看到这样的消息,他们感到“深感震惊,不敢相信。假如这件事是真的话,确实太不值得了!”
      昨日晚,海南经济报记者致电小阳,其再次证实,她是8日上午跟邢某到三亚,9日返回定安,有通话清单为证。小阳介绍说,昨日下午,三亚警方通知她,23日携带事发时她保留的证物内裤到三亚进行检验。
      记者随后从三亚警方获悉,4月21日,海口市公安局琼山分局已将该案移交三亚市公安局侦查。目前,三亚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作者:海晶
  
作者:古惑仔→之义 时间:2009-04-24 00:23:00
  唉哟!关你个屁事!不过也不关我事!正所谓林子大什么鸟都有
作者:古惑仔→之义 时间:2009-04-24 00:26:00
  唉哟!关你个屁事!不过也不关我事!正所谓林子大什么鸟都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