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移民是怎样看待自己的国家认同的

楼主:sxzh014 时间:2012-10-13 10:33:13 点击:233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2-10-12 | 浏览(219)人次 | 投稿 | 收藏 ]
  周少青


  加拿大穆斯林已经形成一些稳定的社区。 资料图片

  在当今世界的各种话语体系中,国家认同无疑是一个强势话语,往往与“民族精神”、“国家利益”、“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等宏大话语联系在一起;有关国家认同的话题,总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思考、共鸣甚至激情。

  加拿大是一个移民大国,长期以来,移民对加拿大的国家认同问题一直是人们关注与争论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对移民的国家认同心存疑虑的人,总是担心移民过分热衷于他们自己的宗教、文化和传统,会大大影响他们对加拿大传统文化和价值观的认同,影响他们对加拿大的忠诚;相反,那些对移民的国家认同持乐观态度的人,认为移民忠于自己的宗教、文化和价值观,不仅不影响他们对加拿大的认同,而且还会因为加拿大慷慨地接纳了他们的宗教和文化而倍加热爱和忠诚于这个国家。

  然而,从鲜活的实践来看,上述两种观点在很大程度上都只能是一种理论上的假说。现实中,移民看待自己的国家认同,往往是微妙的、复杂的、生动的、感性的、模糊的,有时甚至是难以概括的。

  从“欧洲杯”看葡萄牙裔、意大利裔的国家认同

  笔者访学加拿大期间正逢欧洲足球锦标赛(即欧洲杯)决赛,在加方同行的建议下,笔者特意前往位于college街的被称为“小葡萄牙”和“小意大利”的街区去做葡萄牙裔加拿大人和意大利裔加拿大人的“田野”调查工作。

  我们选择葡萄牙裔加拿大人开设的酒吧作为观察地点。在西班牙和葡萄牙队半决赛的那天,酒吧里可谓一座难求,许多葡萄牙球迷身穿葡萄牙国家队的球衣,挤站在酒吧中,他们一手拿着硕大的啤酒杯、一手挥舞着葡萄牙国旗,嘴里不停地大声狂喊“埔头膏”(葡萄牙语的“葡萄牙”的发音)。进入点球决胜阶段,这种疯狂突然变得十分安静——一种令人窒息的安静。人们全神贯注甚至一动不动地站在或坐在那里,眼睛盯着屏幕。当葡萄牙队输掉比赛的时候,人群爆发出一阵阵惋惜、痛惜乃至责骂的声音。

  笔者有意选择了5个情绪和年龄比较有代表性的人(事后知道他们都是拥有加拿大国籍多年的人)进行采访。问题非常简单:你是哪个国家的人?你更认同加拿大还是你的来源国?如果在世界杯赛场上葡萄牙队和加拿大队相遇,你会给哪个队加油?

  第一个接受采访的人是一个年近六旬的男子,面对第一个问题,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是葡萄牙人”,那气势使笔者没有勇气再问其他问题。第二个受采访者是一位50岁上下的中年人,他对第一个问题的答复是“我是加拿大人,但我来自葡萄牙”;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很难说清”;第三个问题的答案是“我不知道”。第三个受访者是一位20岁上下的年轻人,他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我是加拿大人,但我的父母是葡萄牙人”;对第二个问题的答复是“我倾向于加拿大”;第三个问题的答案是“这不可能吧(意指加拿大足球很弱)?如果相遇,我支持加拿大队”。第四位受访者是一位30岁左右的女子,她的3个答案分别是“我是葡萄牙裔的加拿大人”、“我喜欢加拿大”、“我会为两个队加油的,一只手一个旗”(边比划边笑)。第五位受访者是一名中年男子,他的答案没有超出其他4位受访人。

  欧洲杯让笔者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意大利裔加拿大人。在意大利队对阵德国队的半决赛中,意大利队以2比1领先,比赛还没有完全结束,大批的意大利裔加拿大人就开始从四面八方涌到街头,兴奋而狂热的意大利队球迷们瞬间占据了college街的一部分,人们高举足球名将“巴神”的画像,一浪高过一浪地高呼“伊塔亚”(意大利语的“意大利”的发音)。那份对意大利的情感和认同,令旁观者为之动容。

  笔者随机采访了近10位参加游行的人,出乎意料的是,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认为自己首先是加拿大人,然后才是意大利人,并表示他们很热爱这个可以自由表达情感和价值观的国家。只有两位受访者对笔者提出的问题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其中一位青年男子激动地对笔者说:“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个国家的人了!但我知道我爱意大利,我为她骄傲。”另一位50岁左右的男子明确表示,他虽然是加拿大公民,但他并不认同这个国家,因为它不公正,排斥外来移民。他举例说自己是一个拥有博士学位的人,却始终找不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他还说他恨这个国家的犹太人,因为他们垄断了一切,垄断了好工作和财富,住在地段非常好的地方(事后笔者向一位加拿大教授求证此观点,她说在加拿大不存在犹太人控制财富和舆论的问题,但是加拿大社会的确出现了明显的贫富分化问题。她说从城市空间的布局来看,多伦多市已经形成了富人、中产阶级和下层人士集中居住的三元格局,犹太人居住地属于富人区)。游行结束后,笔者采访了一个独自行走、穿着意大利队球衣的10岁男孩,他自称是意大利人而不是加拿大人。当我问他为什么出生在加拿大而不是加拿大人的时候,他的回答出奇地简单:“因为加拿大的足球很差!”

  总的来说,非法裔和非英裔的欧洲移民,在加拿大社会大致处于“中间层”,作为整体,他们的命运不像历史上的华裔那样起伏。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对加拿大保持着不同程度认同的同时,对自己的来源国始终有一种精神上的依恋。这种依恋一方面是由于文化和血缘,另一方面是因为加拿大作为一个温和的移民国家,始终未出现过足以凝聚某种民族性和表达人类激进情感的单一民族主义精神。

  “加拿大日”中华裔的国家认同

  7月1日是加拿大的国庆节,笔者一大早就赶到了即将举行庆祝仪式的女王公园。与想象中的白人应占相当大比例的情形不同,前来参加庆祝仪式的人,大部分都是亚洲面孔,其中不少是华人或华裔加拿大人。笔者注意到,当加拿大国歌奏响的时候,正坐在一旁享受绿地的一位华裔女士急忙拉起她的两个孩子,一家三口庄严肃穆地站立,向加拿大国旗行注目礼。

  后来得知,这名华裔妇女已入籍加拿大10余年,两个孩子都是在这里出生的。当笔者问“是不是只有你们这些后加入加拿大国籍的移民,才会特别重视和表现你们对加拿大的国家认同”时,她说“也不全是”,主要还是因为他们真心热爱这个国家,因为这里文明富足、政治清廉、环境优美、人际关系简单、竞争有规则、人的素养较高,她还特意提到了食品安全和孩子的教育等。她说:“实际上就一句话,感觉生活在这里很安全、很踏实。”谈到安全,笔者故意提起最近发生在加拿大的一些凶杀案,没想到她的反应非常淡定:“那是因为加拿大新闻独立,芝麻大的事情也瞒不住,实际上多伦多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一般说来,在国家认同方面,华裔加拿大人的态度大致可分为3种:第一种是全面认同加拿大,仅视中国为某种文化上的来源国。这类人群往往是在加拿大出生的二代及其后的移民,他们一般受过很好的教育,语言无障碍,文化无隔阂,拥有体面的职业和收入;第二种是政治上认同加拿大、文化上则更认同中国。这个群体一般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语言无障碍,但文化上有隔离感,拥有较好的职业和收入;第三种是在政治上和文化上均不太认同加拿大,许多人甚至在入籍多年后仍坚称自己是“中国人”。这类群体多没有较好的教育背景,或者虽有一定的学历,但由于语言和文化上的障碍(不排除种族歧视的原因),无法在加拿大找到体面的工作、拥有体面的收入。他们多在工厂、餐馆或旅游行业打工,也有不少人自谋出路、自主择业,这个群体从多种意义上说都属于加拿大社会的边缘群体。

  探访“热麦丹”——穆斯林社区中的“国家认同”

  “热麦丹”,即中国人所熟知的斋月,是穆斯林的重大宗教活动月,在加拿大也不例外。加拿大的穆斯林来自世界各国,包括至少50个以上的民族或族群。虽然其族性、文化和传统有明显差异,但在伊斯兰教的基本教义下,他们在加拿大形成了一个个以清真寺为核心的穆斯林社区。斋月的清真寺成为调研加拿大穆斯林国家认同的理想场所。

  笔者大约走访了50多位来自不同国家的穆斯林,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那些来自内乱或战争比较严重的国家或地区的穆斯林。当被问及“是否认同加拿大多于来源国”的时候,他们大多不愿意正面回答,而是选择陈述自己的感受。一名中年伊拉克裔男子的观点颇具有代表性,他在礼拜大殿门口对笔者说:“指真主发誓,我更愿意生活在加拿大,加拿大社会宽容、开放、自由,我敢说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如加拿大这样有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当被问及“什么是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时候,他举了北欧、西欧的一些国家和美国阻建清真寺的例子。他说在那些国家,所谓宗教信仰自由仅是指信仰基督教的自由。他还说自己刚刚从巴格达回来,说那里的情况“糟糕极了,一天只有5个小时供电,人们生活在恐惧不安中”。笔者注意到,庆幸自己是“加拿大人”从而更多地认同加拿大的人,大多是来自伊拉克、索马里、黎巴嫩、埃塞俄比亚等国的移民。

  除了来自上述这类国家的移民,其他国家来的移民则在国家认同方面显得比较客观、中肯。他们一般都会认为,加拿大和他们的母国或来源国各有优点,无法断定哪个“更优”。当笔者进一步追问他们更认同哪个国家时,他们都显得有些为难。倒是一个长相很“智慧”的老者,替他们做了概括性的间接回答,他说:“人们一般总是喜欢带给他们欢乐的人、事物或地方,他们(指那些不愿直接回答认同问题的人)之所以离开母国来到加拿大,是因为加拿大能够给他们带来快乐,因此你不必逼问他们更认同哪个国家,他们的行为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事实似乎也验证了这一点,在笔者所采访的50多位穆斯林中,虽然移民背景各有差异,但他们都宣称自己“喜欢这个国家”。

  从外部观察,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和融合,加拿大的穆斯林已呈现出某种明显的“特质”,这种特质既表现在教内的种种活动中,也表现在教外的更大的社会层面。从前者来看,加拿大穆斯林内部的多元化和宽容气氛已相当突出,不仅不同教派的人在同一个清真寺进行宗教活动没有任何冲突,而且信仰其他宗教的人甚至无神论者,也被欢迎去清真寺一同用餐或交流。正如一位巴基斯坦裔加拿大人说的那样:“我们信仰伊斯兰教,但我们不排斥任何其他宗教,相反,我们愿意和他们一起讨论接近上帝(真主)的种种途径。”他认为“宗教都是接近神的手段”。显然,加拿大穆斯林社区已具有某种“自由主义”气质。

  从日常生活来看,加拿大穆斯林女孩子的打扮也很多元。有的打扮得非常传统——戴头巾、盖头或穿着“希贾布”(阿拉伯语,意为“窗帘”或“遮盖物”),甚至只漏出两只眼睛,有的则穿得相当时尚、现代。值得注意的是,妇女在加拿大穆斯林社区的地位日益突出。在各类活动中,妇女均受到格外的尊重与保护,“女士优先”已成为社区内的一种习惯。

  加拿大穆斯林社区的触角已广泛伸向社会。如对愿意参观清真寺的人不作任何限制(衣着、宗教信仰、民族、种族等);专门在网站、市中心等人流密集的地方设立宣传点,向人们宣传和介绍穆斯林社区和加拿大的风土人情;积极举办各种研讨会、文化讲座甚至宣传大集会,以促进不同文化和宗教背景的人相互理解、增强共识;成立各种各样的民间社团(包括慈善组织和人权组织),帮助、救助有困难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人士(值得注意的是,这类社团组织同样也延伸到各个高校,多伦多大学和约克大学都有这样的组织,穆斯林学生社团的活动非常活跃);穆斯林的商业网点遍布于多伦多、蒙特利尔﹑温哥华、渥太华等大城市。

  由于加拿大穆斯林在主流社会的影响和贡献日益扩大,从2004年起,加拿大各类媒体开始大量报道穆斯林社区的生活和社会活动,加拿大的穆斯林已成为加拿大社会不可或缺的多元文化身份的公民。

  正当英国、德国、法国等国抱怨他们的穆斯林拒绝学习语言、“拒绝融入”的时候,在加拿大的街头、校园、政府机构、社区乃至清真寺的讲台上,不时地传来穆斯林流利、纯正的英语(在笔者所采访的50多位穆斯林中,百分之百的情况是:他们的孩子要么只说英语或法语,要么第一语言或者讲得最好的语言是英语或法语,其母语已悄悄转化为家庭或社区内语言)。穆斯林社区的情况表明,加拿大宽容的多元文化主义政策,正在换取穆斯林社区更大的认同和宽容,多元文化主义政策似乎在加拿大的穆斯林社区得到了积极的回应。



  [字号:大 中 小](编辑:剧艳光)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