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家被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害得走投无路

楼主:gbzdsy 时间:2017-05-05 16:38:44 点击:20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叫吴香萍,是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华阳镇计渡村王圩五组人,居民身份证号码是:342827197401200825,电话:15855605389,丈夫朱学文居民身份证号码:342827197412110374。
  2006年9月18日,我丈夫朱学文在上海从事装潢工作时不慎从高空坠落,被送往上海同济大学东方医院进行抢救,当时诊断为外伤头部血肿,脑颅损伤,外伤性腰椎间盘突出伴椎管狭窄。由于诊疗错误,导致我丈夫脑残,完全散失劳动和自理能力。被安庆市残疾人联合会鉴定为一级精神残疾。
  2006年9月18日至2010年4月14日我丈夫先后三次住院抢救、治疗,特别是第二次入院,由于诊疗错误,导致了我丈夫一级精神残疾,完全散失了劳动和自理能力,具体住院情况如下(根据出院小结整理):
  2006年9月18日,我丈夫入院后,在完善术前准备后急诊在全麻下行左额颞顶血肿消除术和左侧大骨瓣减压术。10月5日在局麻下行左侧额顶硬膜下积液置管引流术。术后腰部疼痛,双下肢活动受限,腰间盘突出,压迫椎管,10月17日在全麻下行锥板减压+髓核摘除,手术顺利,术后二周拆线,愈合佳,Ⅱ/甲,出院时一般情况可,伤口平整,愈合Ⅰ/甲,11月5日出院。
  2006年12月21日再次入院,12月25日在全麻下行左侧颅骨修补术,术后第二天出现右侧鼻唇沟变浅,右上肢肌力下降为4级(瘫痪),复查头颅CT显示:左顶枕脑内血肿,于2006年12月27在全麻下行左侧顶枕骨脑内血肿清除术,把25日装上去的钢板又取了出来,行左侧颅脑内血肿清除,再把以前取出的钢板再装上去。这次做手术时,医生没有把颅内血肿清除干净,就把钢板装上去,导致我丈夫三天两刀的事实。
  按照颅骨修补术常规,一般颅骨修补术前最佳修养时间需一年,一般六个月,最少三个月,而医生在我丈夫修养不到两个月行颅骨修补术,颅骨内血肿没有消除就行颅骨修补,由于淤血压迫神经导致癫痫。医生为了弥补之前手术失败,对我丈夫又三天做了两次手术,清除之前手术血肿,又导致清除血肿后术区水肿。颅内水肿炎症清除不干净,医生为了不想承担责任,让我丈夫于2007年1月27日带药出院。出院时右侧鼻唇沟仍稍浅,颈软,无抵抗,右手握力正常稍弱。出院后我丈夫颅内炎症仍在蔓延,炎症蔓延至伤口外。后我丈夫在东方医院做头颅CT,显示脑颅术后改变,脑电图显示不正常,且癫痫病也多次全身大发作,四肢抽搐,意识不清,口吐白沫,其后一直以抗癫痫药物治疗。
  由于我丈夫颅内炎症继续蔓延,一直流脓流血,2010年4月14日再次入同济大学东方医院治疗。于4月16日在全麻下行左侧颅骨钢板取出和左侧肉芽清除术,这次手术给我丈夫留下了更严重的后遗症,头部不能再次做颅骨修补,癫痫已无法治愈,只能靠终生服用进口抗癫痫药物来控制病情发作,以后的人生也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工作和生活。本来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整天要人陪护、照顾,还需要服用我无法承受的昂贵进口抗癫痫药物维持。
  医生承认,是以前的手术出现了问题,导致植入的钢板在脑中发炎,从而造成了我丈夫现在的样子。
  我丈夫出事时孩子才四岁,由于他一直在医院住院治疗、看病,而且没有自理能力,需要我护理,孩子今年16岁,尽管孩子在读高一,但由于家庭原因,一直断断续续请假,没有受过一天正规教育,也无法正常学习,学费都是社会上好心人帮助。我现在一家三口住在县城仅43平米,没有厨房、卫生间的毛坯廉租房里,靠我一边照顾丈夫,一边打些零工维持家庭生活开支和孩子的学习费用,政府答应就我孩子学杂费和生活费问题与教育局和学校对接,到现在一年多也没有兑现,他们对我家庭的困难不闻不问。
  自我丈夫受伤后,就一直到各大医院求医问药,手术失败直接导致我丈夫颅骨修补不成功及后遗症。癫痫需要终身治疗吃药,而我为了救治我丈夫,已居无定所,而我丈夫生活又不能自理,必须常年需要护理。我自己身体也不好,患有严重缺血性心脏病,严重抑郁症,腰椎间盘突出症,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也一直看病吃药。我丈夫受伤后,家里的一切事情都压在我身上,还要照顾脑残病人和未成年的孩子。
  2012年8月,上海浦东新区区委政法委向望江政法委发函,请求共同化解朱学文与地方医院医患矛盾,大力做好朱学文与其家属的思想工作。望江县政法委对上海政法委的请求置之不理。
  2015年上海方面派员到望江县来解决我丈夫与东方医院的医疗问题。望江县领导又置之不理,导致我丈夫与东方医院的事情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更为气愤的是,2016年12月16日早上我和丈夫到华阳镇书记孙结松办公室找其索要上海浦东新区区政法委给望江县政法委《关于商情化解朱学文与东方医院医患矛盾的函》时,孙说不能给,给了你拿到北京上访怎么办?说过,就下楼通知华阳派出所,8:30左右,派出所长常星带了七八个警察来到了孙结松办公室,进门就大声呵斥我们:滚!出去!你们跑来干什么!我们没有办法只好回家,由于我丈夫属一级伤残,腿脚行动不便,走路慢一点,派出所所长常星居然对这样一个残疾人强力推搡,还用力反扭了我丈夫的右手,我丈夫当即疼痛的摊倒在地,一直无人问津,从早上直到下午5点多才被派出所开车扔在了我家门口。我丈夫病情由此加重,镇里委托村里派人带我丈夫到安庆治疗,经诊断为肌肉萎缩。在得知肌肉萎缩无法治愈后,对我丈夫不闻不问,并否认打伤了我丈夫。我丈夫本来就身体严重残疾,又被他们打得病情加重,政府又不闻不问,使我这个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我本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原本有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由于在我丈夫的工伤事故的处理上,各级政府的不闻不问,麻木不仁,导致了我们一家现在生活陷入了绝境,病人没有医疗保障,孩子不能正常上学,居无定所。

  
  

  

  头颅外伤因诊疗错误导致一级残疾,该视频为停止服用抗癫痫药数小时后癫痫发作的情况。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ty_张永辉198 时间:2018-12-25 21:33:43
  不能跟他们强词夺理,应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最高法院”告他们。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