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望江县一黑社会性质镇副书记派出所长徐结松跨省截访非法拘禁未成年人

楼主:gbzdsy 时间:2017-07-14 22:28:09 点击:111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叫朱伟民,2000年出生,是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华阳镇计渡村人,现因贫辍学。
  2006年我父亲朱学文在上海市从事装修工作时不慎从高空坠落,被送往上海同济大学东方医院救治,由于诊疗错误,导致我父亲脑残,完全散失劳动和自理能力,而且还有严重的后遗症——癫痫。被安庆市残疾人联合会鉴定为一级精神残疾,属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母亲吴香萍为父亲的事情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
  2006年9月18日至今,家里为父亲治病现在家里已经是一贫如洗,且居无定所,也没有经济来源,因为这事连我上学的学费都没法凑齐,导致我辍学,无法继续上学。
  为了这事,我们一家从镇到县,到上海市的有关部门不知反映了多少次,都是无人问津, 2017年6月21日我们怀着对中央政府的信任来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和教育部反映问题,第一是希望解决我家中没钱我无法读书的问题(我读书的问题有两个,一是由于父亲因伤常年住院治疗导致我无法正常保证在学校学习时间,但就这样我也被读到了初中毕业,我自己明白,我的实际程度小学都没有,我想从初一开始重新上学;二是我的家庭几乎陷入绝境,也无法承担我继续上学的任何费用)。第二是为我父亲在上海东方医院医疗事故的问题寻求一个合理公正的解决。
  我们在北京向国家信访局递交了有关材料后,我们一家人来到了上海为我父亲的医疗事故寻求解决。在上海几天后,一天早上我们一家三人去上海高院了解我父亲的医疗事故案件进展情况时,正走在路上,我的母亲走在前面,我牵着我的父亲在后面,在走过一个巷子的时候,突然从巷子里面冲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个穿着警服的人就是我们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华阳镇的政法委书记徐结松,他们一群人就强行把我母亲拖上一辆黑车带走了,这时候又出来了一批人,这一批人是我们望江县华阳镇里面的人,这群人把我和我的父亲也强行拖上了另外一辆车上,这时候我就大声的呼救,他们把我拖上车把门一关,在车上我哭着问你们把我的妈妈搞那去了,这些镇里的人就连骗带哄的说我们是来接你们回家的,你妈妈没事的,到家就能见到她的,没事。我就半信半疑,在车上我反复打我妈妈的电话都是关机,妈妈的电话是从来不关机的,到了家后,他们把我和我的父亲带到了望江县派出所,我依然没有看到妈妈,我就问我的妈妈在哪里,这时候徐结松说我们一家到国家信访局是非法上访,说我妈妈是精神病,要把我妈妈关到安庆精神病医院里去,把我的爸爸关到合肥精神病医院里去。徐结松说:你们到北京上访,就是不给我们好日子过,我也就不能给你好日子过,我就要你们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于是要把我带回家去,不让我见到我的妈妈,我就在望江县派出所里哭着不见到我的妈妈我不走,一直僵持到晚上10点多,于是徐结松和县里的还有村里的干部在一起商量以后,还是不放我们回家,把我们一家人关到了一个黑宾馆里,那个宾馆四面没有窗户,黑黑的一点空气都没有,就把我们一家人关在了里面,有6、7个人在外面24个小时轮流看守。
  到了凌晨的时候我的爸爸因为房间里缺氧导致癫痫病发作,生命非常危险,然而他们却见死不救,还是在我的妈妈哭着求他们才叫来了120,到了医院,他们继续对我们一家实施了软禁,六七个人在医院门口 24小时轮流看着不让我们出门。
  安徽省望江县华阳镇政法委书记徐结松的这种不但不为老百姓排忧解难办实事,反而利用手中的权利,对要求解决困难的老百姓进行跨省截访,非法限制未成年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残疾人及正常反映问题的人的人身自由,他的行为已严重触犯了国家的法律!他不但丧失了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基本素质,甚至连一个平头百姓的爱心都不具备,我们强烈要求将徐结松这样的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恶霸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还望江一个风清气正的法治环境,还百姓一个安全,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我母亲吴香萍联系电话15855605389
  安徽省望江县华阳镇副书记徐结松联系电话:13500559586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