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车旅行: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帮助你。 (一)

楼主:fary0109 时间:2015-03-17 21:56:48 点击:372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前言:由于以前的懒和现在的忙,一直没有机会把我的旅行经历写成文章与大家分享,最近总是会有很多事情加进我的脑子,我害怕时间久了那些主观的感受也会从我的脑子里淡化。当然,更多的是为了我的公众账号才重操旧业。以后每周都有我的旅行经历分享。所以开头的这一篇只是简略的写了点自己的感受和看法。很久没有动笔,有点杂乱,请见谅。

  我曾以搭车旅行的方式历时四十天穿越七个省市,那年,我18岁。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第一次知道背包客并成为背包客,也是我第一次的长途旅行。在那一趟旅行中,我也曾和众多准备进藏的一些人一样,怀揣着各种的不安因素。在开始滇藏之旅时,也曾被激起一股热流,有着难以诉说的激动。我并不认为是我的幸运使我得以踏上旅途。因为,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来帮助你。

  

  很多人都很奇怪,一个18岁的小女孩何以来如此大的勇气,做了许多成年人都望尘莫及的事情。其实我当时的感觉仅仅是觉得生活有点索然无味,除了学校就是家,我不知道在其他地方的那些人是怎样的生活。或许是孩子的天性,我希望早上起来时一切都是未知的,不知会遇见什么人,会有什么样的结局。这样的想法在我心里盘桓了很久,终于有一天它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于是就有了我在路上的行走。

  每次我自己或者他人在做决定的时候,我说的最多,也听得最多的是两个字:勇气。我不知道他人对这两个字的理解是怎么样的,在这里与大家先分享一个小故事。有一位耄耋老人,每天都会戴着老花镜坐在自家门前制陶。如果注意一点会发现,他左手少了根小拇指。小时候,老人家贫,每天在田间干杂活。但是这样的生活总是无趣的,好在那时候他的家乡已有许多陶瓷手工厂了。耳濡目染,他对陶器产生了兴趣。一直到少年时代,他已无法割舍对陶器的热爱。不幸的是,老人父母 认为这种雕虫小技不足以谋生而干涉他。屡遭打骂后的一次,在父亲的盛怒之下,挥铁锹砸他制陶的台架,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挡,结果左手断了根小拇指。后来,日日除了在田间操劳,他依然是坐在家门口制陶。由于不务正业的“陶痴”名声已经在外,没有谁家愿意把女儿许配给他,而他本人根本就不在乎。直到“文革”期间,一次市革委会搞农民艺术展览,选中他的一件作品,照片还上了报纸,这件事终于解决了他的婚姻大事——一位插队的城里姑娘倾心于他的艺术,嫁给了他。那时,他已经43岁了。上世纪80年代初,他随太太进城,每天还是在制陶。但是在生活的逼迫下他知道了陶瓷可以换钱。又过去十多年,他依旧认为自己只是个制陶的工匠,别人却说他是“老艺人”。他的作品越来越走俏,被作为艺术品陈列、收藏。他本人并不觉得自己的作品值多少钱,但市场却把他的作品的价格一抬再抬——有一段时间,他甚至为此惶恐:怎么,一个陶制的仙女能卖上1200块?不知不觉中他的名字开始进入报纸、电视,他本人也不时被邀请参加这个会议、那个活动。有人求教老人的成功经验,老人根本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只是说:哎呀,我这辈子呀,也就是围着这个机器转呀转的。

  

  有一些人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虽然交际能力和生活能力不行,但他有足够的专注度,心无杂念。所以在很多旁人眼里难以完成的事情,他们会觉得只是一件小事。若是一颗心放出去,面对那么多的参照映衬及纷乱选择,还有众多标准和概念的干扰,想不迷失都难。而一条狭窄的小道,走到黑,走到头,胜过在千万在熙攘的大海里游荡挣扎徘徊的人群。所以每当有人跟我说勇气是天赋,我告诉他我的勇气是通过后来的努力培养出来的。其实我们都应该培养一种习惯,就是在做任何决定时一定要专注排除杂念,就不会被恐惧左右。很多人为这样那样的旅行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准备,去了解。最后却却步于自己的所知和恐惧。其实外面的世界没有大家所想象的那么恐怖,只要你愿意并勇敢的踏出步伐,走出你平常的世界,走进这个新奇的世界。你会发现,所有的忧虑是那么的荒凉无依。我们会被更多美好的事物所吸引,也都能在潜移默化中接受感观所带来的信息,会发现这个世界与你所了解的是那样的迥然不同。

  我还记得在214国道上搭车的一段事。从前一站搭车到了一半的路,别人把我放下,然后我就在国道上前行,不知道是那里比较偏僻还是我那天的运气不好,一直没见到有车过来,好不容易有几辆车经过也没有停下。由于我前些天比较顺利,所以没有准备干粮(其实我很吃不习惯那些大饼)。只好不断的喝水充饥,又不敢喝太多,那种野外的地方环境实在太艰难了。连住户家里也是没有厕所的。对于这种情况我很无能为力,只好边走边搬山上滑下来挡在路上的碎石,祈祷能有车过来搭我一程。这是我当时唯一可以做的了。或许是我的祈祷起了作用,老天可怜我一个女生出行;也或许是我的那些举动,帮助了别人,所以也有人过来帮助我。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我搭上了藏族大叔的车,顺利的到达下一站。车上有九个藏族大叔,很热情的与我交谈。他们好像是去野营聚会,盛情的邀请我一起,但我要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站,避免所有困局的出现,所以只好对他们的热情感到抱歉。他们的普通话不怎么标准,以至于我听的有点艰难。在局外人的眼里这会是一种很危险的举动,或许会佩服这样的情况我也敢上车。其实当时在我的眼里是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我只知道太阳快要下山,如果我搭不到车的下场就是在国道上露宿,而我没有任何野营的装备。我只有和我的运气博弈一次,我相信上天既然让我来到这里,总不会让我就这样离去(好歹我也算个小小善良的姑娘)。

  

  没有一点儿疯狂,生活就不值得过。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总会有那么一些关于梦想的呼声。听凭它的引导吧,为什么要把我们的每一个行动都要像一块饼似的,在理智的煎锅上翻来覆去的煎呢?勇敢的尝试,并为之去努力奋斗,不论结局是福是祸,你总不会后悔。因为我总觉得在我们生命的每个角落,都有一个被生活加工好了的故事。它的结局或许是悲惨的,也或许它在你生命里演绎的是一曲悲情之歌,但是它将是我们生命里永恒的印记。是我们明媚的青春中一道不可磨灭的回忆。这或许就是生命值得延续的魅力吧。

  想了解更多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travelerlei。也可以加我微信jan_soul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逸菲雪 时间:2015-03-29 13:04:00
  赞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