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南昌县人民法院“荒唐审案”闹剧何时了

楼主:u_113150810 时间:2016-12-15 00:25:33 点击:1276 回复:15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在2013年8月6日,原告熊会保,方小兰在南昌县人民法院起诉被告肖小强,江西锦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锦宇公司)合伙纠纷一案。二原告请求法院判决二被告支付贰佰万元工程垫资款。同日原告熊会保,方小兰并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当日法院作出裁定同意二原告的申请。于2013年10月8日冻结了本人工程款200万元。

  一、在本案中原告熊会保,方小兰向法庭提供如下证据,用于证明他们的诉求:

  1、《合伙协议书》。证明原告熊会保是在2009年8月22日入伙诉诤项目中,占有10%的服份。

  2,《股份转让书》。证明原告熊会保在2010年11月20日已经将其名下的股份转让给了前妻方小兰。那么, 涉案工程与原告熊会保无任何关联性,并从此离开了项目部。

  3、在2013年5月17日方小兰向本人出具的《授权书》。证明在2013年5月17日以后熊会保在项目部的所有行为都是代表方小兰的,与他本人无任何关联性。

  由此可见:本案中原告熊会保与涉案工程无任何关联性。并在2013年11月12日南昌县法院塘南法庭庭审笔录第八页中,主审法官胡发平问原告熊会保:2010年12月20日,你熊会保将股份转让给方小兰,肖小强是否同意?原告熊会保回答说:同意了,肖小强并在反面签了字。请问:一个在涉案工程中即没有股份,也未投资一分钱的案外人却可以当原告?难道这也是作为庭长胡发平的自由裁量权?!

  二、被告锦宇公司向法庭提供如下证据:

  1、原告熊会保于2009年6月5日向锦宇公司出具“承诺书”一份。证明锦宇公司只是认可熊会保是实际施工人。

  其实:原告熊会保入伙到涉案工程中是在2009年8月22日,占10%的股份。该“承诺书”是在2009年6月5日书写的。此时,涉案工程与熊会保无任何关联性,何来的“承诺书?!再说原告熊会保已经将其名下的股份转让给了前妻方小兰,涉案工程与熊会保又有什么关系?可见,锦宇公司贼胆包天,肆意妄为!

  2、被告锦宇公司向法庭提供我们项目部欠付外债明细表。

  其实,锦宇公司向法庭提供的我们项目部欠付外债表中一个都不属实,全系锦宇公司与案外人熊会保闭门造册,凭空想象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以后通过虚假诉讼进行诈骗工程款埋下的伏笔。事实证明:锦宇公司买通案外人熊会保作为项目承包人,已按照表中所列人员欠款实施了二起虚假诉讼诈骗案,并已诈骗成功!可见,锦宇公司经长期精心策划,组织并实施了多起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案件。

  三、南昌县人民法院如何审理案件?

  2013年11月12日塘南法庭开庭审理该案,审理笔录一份共十三页。

  1、在庭审笔录第三页中,被告锦宇公司说:项目之前是熊会保出的投标保证金。肖小强联系的。作为承包方是熊会保向公司承诺的,肖小强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2、在第五页中:原告熊会保委托人说:证据十八,熊会保写给公司的“承诺书”,证明是熊会保与锦宇公司联系的,熊会保与锦宇公司直接发生关系。被告锦宇公司回答说:是真实的,我们公司只认可熊会保是项目负责人。主审法官胡发平说:被告锦宇公司无异议的证据:证据(1) (2)(3)(4)(18)本庭予以确定。对其他的证据暂不确认。请问:主审法官胡发平,被告锦宇公司认可就行,那熊会保还要起诉干吗?锦宇公司直接支付给熊会保就行。即使锦宇公司不支付工程款给熊会保也用不着起诉本人。你是无知还是无所谓?

  3、在十二页中:被告锦宇公司说:2009年6月5日,熊会保代表项目部向公司出具的承诺书,我们认可熊会保是该项目负责人。并说:已冻结的200万元必须先付外面所欠材料款工资等。

  4、但是,在庭审笔录第八页中:主审法官问原告熊会保:你将股份转让给方小兰,肖小强是否同意?熊会保回答说:同意了,肖小强

  并在反面签了名。那么,涉案工程与熊会保又有什么关系?

  5、在庭审笔录第十一页中:原告熊会保委托人问锦宇公司:肖小强是否与公司签订了挂靠协议?缴纳了公司管理费没有?还欠不欠公司管理费?被告锦宇公司与原告熊会保都是一概不知。

  因为被告锦宇公司 当时将九江地区经营权承包给了一位姓帅的人,不管业务量多与少,一年上缴管理费八万元。所以锦宇公司不清楚。而熊会保是在工程已经开工建设3个月后的2009年8月22日入伙涉案工程,又在2010年7月份与前妻方小兰协议离婚后,就己经离开项目部。于2013年5月17日经方小兰授权后,才来项目部进行算帐,同样是不知情的。而锦宇公司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说熊会保是项目承包负责人。可见,锦宇公司诈骗工程款的目的是畜谋己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为后面实施抢窃他人财产找好“遮羞布”。

  6、在2013年8月6日,原告熊会保,方小兰向法庭申请调查书一份。证明原告熊会保与方小兰对涉案工程上的事情一概不知情。

  综上所述:该案是由南昌县人民法院塘南法庭原庭长胡发平,锦宇公司,方小兰,案外人熊会保等在一起合谋,相互串通,虚构事实,制造伪证。通过精心策划并实施的"荒唐"虚假诉讼诈骗案!为这伙犯罪分子在后面一系列诈骗案埋下伏笔。这伙人道德败坏,贼胆包天,人性丧失。其行为之疯狂,其性质之恶劣,令人震惊!他们的罪恶行径还在继续……

  在2016年4月19日本人接到南昌县人民法院塘南法庭的电话称:熊会保在该法院起诉了本人合伙纠纷一案,己受理并立案。要求本人前去塘南法庭领取诉讼材料。

  2016年4月21日在南昌县人民法院塘南法庭领取了诉讼材料。通知在2016年 6月15日开庭审理该案。锦宇公司列入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

  在该案中原告熊会保在诉状中称:其组织资金及施工人员对涉案工程进行了整体设,于2010年10月份竣工验收。按照出资比例应占96%多的股份。当时本人就质问塘南法庭万庭长:你院在2013年审理的案件都未了结,被你们法院冻结的200万元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熊会保称其投资600多万元占96%的股份,支持其诉讼请求的依据是什么?你们法院立案的依据是什么?还有,熊会保在2015年7月27日在九江中院提起诉讼,向彭泽县建设局索要欠付的全部工程款一案。本人以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与该案中,案件还在审理中。再说:新民事诉讼法规定,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属专属法院管辖,你们凭什么立案?万庭长说:2013年的案子法院已作出裁定:允许原告熊会保撤诉。至于你没有收到裁定书可能是一同邮寄给了锦宇公司,由于撤案了你收没收到都无所谓,反正案件终止了。至于冻结的200万元钱他也是不大清楚,案卷材料法庭又没有,全部在县法院存档。至于股份多少及证据的真假需要开庭审理以后才知道。至于专属法院管辖的问题,那是你个人对法律法规理解的问题。具体的还是去问一下当时参与了该案审理的杜庭长。然后找到杜庭长回答说:记得是有这么回事,冻结了200万元钱,至于200万元现在在哪里?他也是不清楚,等他去南昌县法院查一下档案资料才知道。就在这种状态下,塘南法庭还是继续填写开庭通知书给本人。

  在2016年6月15日本人前往塘南法庭参加开庭,却找不到审理法官,电话也联系不上。大概在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接到主审法官电话称:不开庭,并要求本人申请将该案移送九江法院审理。本人告知审理法官,你们法院己立案了并通知开庭了,还要移送干嘛?要移送是你们法院的事情与本人无关。无言,最后说:具体的见面说。直至现在该案也无任何消息。

  在该案中原告熊会保向法庭提供以下证据证明其诉求 :证据〈一〉:在2013年11月30日方小兰将其名下的股份又转让给了熊会保的《股份转让书》。证明熊会又是涉案工程的股东

  那么, 在2013年8月6日立案,于2013年11月12日开庭审理的就是假案?!再说:在2013年12月6日原告熊会保,方小兰向法院申请撤诉。而2013年11月30日该案还在审理中,并二原告申请法院冻结了本人200万元。怎么会有转让“一说”?!

  证据〈二〉:向法庭提供了工程施工过程中购买材料及支付他人工资等凭证。证明他的投资款。其实:原告熊会保所提供的付款凭证一张都与他没有关系。是他在2013年5月17日经方小兰授权后,来项目部算账,代表方小兰作为会计在出纳处写下收据后,将付款凭证收走用于算账。而他却用于证明自己的出资款向法庭提交。荒唐致极,肆意妄为。

  其实,在一系列诈骗案件当中,原告熊会保是被锦宇公司收买的一个棋子而已。放在前面的遮羞布,其实是皇帝的新装。早在2013年的诉讼案件中,锦宇公司策划并制造伪证:熊会保于2009年6月5日出具的所谓"承诺书",并只认可熊会保是涉案项目负责人。得到主审法官胡发平当庭予以确定。其目的就是为现在进行虚假诉讼诈骗工程款而埋下的伏笔。 此后用该庭审笔录作为认定熊会保是涉案项目的实际施工人的依据,实施了五起巨额虚假诉讼案件。

  在2015年7月27日,案外人熊会保以彭泽县渊明湖改造工程实际施工人的身份向九江中院提起诉讼称:其组织资金及施工人员对涉案工程进行了整体建设,并于2010年10月份竣工验收。向彭泽县建设局索要欠付的近千万元工程款及相应的利息。锦宇公司负连带责任。"一个在涉案工程中即没有股份,又未投资一分钱,更未参加管理的人",却敢大行其道的向法院提起诉讼,索要巨额工程款。令人震惊!在该案中原告熊会保向法庭提供如下证据证明其诉求:

  证据(一):熊会保于2009年6月5日出具给锦宇公司的"承诺书",经锦宇公司认可后,再返还给熊会保作为认可其是实际施工人的依据。《与塘南法庭在2013年11月12日庭审中,锦宇公司向法庭提交的"承诺书"糸一张》

  证据(二)、南昌县法院在2013年11月12日开庭审理笔录一份,共十三页。在该庭审笔录中:第五页,第十二页,锦宇公司均认可熊会保是实际施工人。《该庭审笔录是在2013年11月12日开庭记录。而方小兰将股份转让给熊会保的(股份转让协议)书写时间是在2O13年11月30日。那么,假设他们之间转让有效,在2013年11月12日的庭审笔录与熊会保又有什么关联性?!就这种"荒唐,奇葩"的证据却在法院大行其道,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证据(三):锦宇公司支付凭证一份,共二张。证明从开工至工程结束,发包方支付的工程款,锦宇公司均转付给了熊会保。《其实质是:一分钱都未支付给熊会保。锦宇公司经本人授权后将工程款汇至熊火兰(本人侄媳妇)帐户上》。

  事后由于彭泽县政府在2016年元月26日,及时召开涉事各方当事人参加的会议,就渊明湖改造工程的一些事实各方作出说明,经各方当事人签名后,作为证据向九江中院提交。使得这伙犯罪分子诈骗巨额工程款的犯罪目的难以得逞。

  然而,这伙人又窜至南昌县人民法院起诉,再以南昌县法院已受理立案:熊会保诉肖小强合伙纠纷一案为理由,申请九江中院中止审理。待南昌县人民法院审理完熊会保与肖小强合伙纠纷案以后再审理。为配合锦宇公司实施犯罪,南昌县人民法院于事实不顾,法理不顾。在2013年8月6日立案审理了案外人熊会保作为原告起诉的虚假诉讼案以后。而现在又继续在明知是假案的前提下,继续立案而不开庭审理。利用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力,让犯罪分子在法律的保护下实施犯罪活动!!!

  综上:南昌县人民法院受理立案熊会保诉本人合伙纠纷一案,不是为了开庭审理案件,而是为了配合锦宇公司实施抢窃他人财产而提供法律保障。南昌县人民法院塘南法庭两任庭长前赴后继,与犯罪分子相互串通,制造虚假诉讼案件。什么事实,什么法律法规,统统抛于脑后。利用法律赋予他们的公权力,根据犯罪分子的剧情需要,随时准备着,为犯罪分子实施抢窃保驾护航。使得这伙犯罪分子有恃无恐,肆无忌惮的制造了一系列中国司法史上绝无仅有的"荒唐,奇葩"诈骗案。其贼胆之大,行为之疯狂,性质之恶劣,实属罕见!

  法律是维系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块基石,若法律成为了某些司法人员个人手中牟利的工具,他们就可以为犯罪分子代言,为犯罪分子颠倒黑白,成为犯罪分子公开抢夺他人合法财产的帮凶!!!(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2次 发图:9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u_113150810 时间:2016-12-24 12:20:00
  塘南法庭制造假案。
  
作者:郎哲风语 时间:2017-02-09 20:23:00
  看看
  
作者:guanyanbin82 时间:2017-02-09 22:03:00
  追追追追
  
作者:雨伦定 时间:2017-03-27 22:39:00
  楼主继续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