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婺源拍红叶去

楼主:几点2018 时间:2018-03-19 22:36:06 点击:490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到婺源拍红叶去

  作者 几点

  
  图为长溪秋色

  你信高德地图,还是百度地图?
  2017年11月26日

  筹划已久的婺源之行终于成行。早晨7:50分,乘坐川航3U8959航班从重庆江北机场出发,上午10:30分,抵达江西南昌昌北机场。
  行前,老冉、老宋、大赵、小徐、小刘和我开会议定了出行计划,改从重庆自驾婺源,为乘坐动车或飞机到南昌,再租车自驾,省去在途中浪费的时间和精力。重庆到南昌的动车,乘坐非常舒适,但需要花费10余个小时的时间,而乘坐飞机只需要1小时30分钟。最后,确定直飞南昌,返回时再考虑动车。
  出南昌昌北机场大门100多米,就到了神州租车的服务网点。在出行会上,小刘就已经通过手机预定了一辆7座别克商务车。按每天400元,预定7天,共计2800元租车。商家已经给别克加满油停在那里,大家仔细检查了车况及车身的剐蹭痕迹,一边用手机拍照取证,一边指给商家做好记录。没有商定谁驾车,大赵和小徐就主动承担起开车的任务,接下来7天时间,他俩轮换着开车,连开车从来不累、喜欢开车的老冉都靠了边站。
  正所谓“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一上杭瑞高速公路,小徐在副驾座上用手机百度婺源,距离260多公里。不料错过了下道口,在绕城高速公路上来回检阅南昌城郊的风貌,只好在塔城收费站和幽兰收费站之间转接,折腾了大约1小时,才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图为长溪一隅
  一路天空晴朗、阳光明媚,不觉有些得意,暗夸自己人品超好。这次意见统一,目标明确,拍婺源秋色,重点放在石城、长溪一带。按照原定计划,先到长溪拍摄日落,晚上入住石城,第二天拍晨雾和红叶。大赵和我行前各自做了一个婺源攻略,但大家仗着手机导航,都不把攻略放在眼里。花了90元路费,在景德镇景北收费站下高速,百度导航帮我们选择一条去长溪的路。谁想不知不觉中,穿行在一条乡村小巷,愈走愈觉不对劲,终于被一辆农用车堵住,动弹不得。猛然想起除了导航,出门在外还得嘴勤。问当地人,说这条道去长溪不假,但路况不好,商务车上不去。
  怎么办?那就改去石城吧。
  然而,百度地图总让我们误入歧途。说距离石城还有100多公里。小刘开启高德地图,说从另一条路去长溪,只有30多公里。听谁的?又有人开启百度,显示还是30公里。百度对高德,2:1。是少数服从多数,还是……?如果投币决定,选择正面,还是反而?希拉里,还是特朗普?毛 说,真理有时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最后选择相信高德。
  小徐嘀咕着说他在上海就吃过高德的亏,所以信任百度。但百度犯下的错误,是现实版的,高德还没有犯错误。小徐嘴硬不起来,申辩的声调由高变低,直到缩在副驾椅背下一声不吭了。
  高德地图旗开得胜,拨乱反正,把我们导回正确的路线上。拐出一个小市镇,已经能看到石城的路牌,信心陡增,一脚油加一脚油,下午15时20分左右,抵达石城村口。
  村口设有收费点,是当地旅游公司的,我们三个有重庆市摄影家协会的会员证,每人免掉60元门票,真是喜出望外。石城从一个偏远村落,到名扬天下,真得感谢影友们的宣传,当地人知恩图报,回馈挖井人也是对的。

  
  图为石城观景台
  恰逢周末,石城已经人满为患。我们好不容易到一个姓程的老板家安顿下来。30元一晚,不含餐。但房间不够,有的房间需要两个人挤一张大床。出门在外,不能像在城市那么挑剔,凑合着住吧。石城其实叫程村,一个山坳里的村落,徽派建筑风格,配上一株株枫树,从养在闺中无人识,到被摄影师拍出一张秋韵十足的作品,渐渐被影友和游客所熟识。旅游公司捷足先登,把景区圈了起来,村民也抓住商机,纷纷开起了小旅馆,到处是摄影客栈的招牌。见天色还早,大家先上山熟悉地形,从七弯八拐的小巷穿出来,沿着小道攀爬而上。满山是村民的菜地,前些天下雨,田坎、道路泥泞不堪。景德镇出来沿途,一路上并没有看到什么红叶。石城的枫叶呈铁锈色,没有了彩林的光泽和剔透,不知是我们来得不是时候,还是P出来的。程老板说今年的枫叶都不红,有没有平流雾配合就看明天。明早凌晨4点起床,上山占位置。花150元,宰了一只鸡来慰劳一路的旅途辛苦,主人做的菜不大兑口胃,早早上床睡觉。
  是夜寒风沁骨,电热毯不够,留给最需要的同志了。缩在冰冷的被窝里,冻得打哆嗦,自然就想起电影《闪闪的红星》那首歌: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

  看红叶人的人比红叶还多
  2017年11月27日
  凌晨4:30分起床,已经有人吵吵嚷嚷起来了。
  程老板建议我们每人花5元钱租他的雨靴。昨天黄昏,山道的泥泞我们都领教过了。出门伸手不见五指,摸黑跟着程老板穿行在纵横交错的小巷,后悔出行时忘记带手电筒了。穿出村子,夜幕中黑黝黝的山影晃动着无数刺眼的手电光。大家气喘吁吁地在崎岖的山路上爬行,越过一簇簇茅草丛生的田坎,在半山腰一块空地占据了一个机位。此时天寒地冻,我们在寒夜里饿着肚子,守候着晨光的到来。听见旁边一群人操着浓重乡音,是重庆哪个地方的,一搭讪,原来是万州的影友,从重庆自驾而来。老乡见老乡,虽然没有落泪那么夸张,也倍感亲切。
  大约6:00点,天刚蒙蒙亮。料峭的寒风中,山上的影友们躁动起来,云雾笼罩着山峦和村落,太阳迟迟烤不化厚厚的云层,没有浮现期盼的轻纱般的平流雾,徽派的建筑没有向大家展示她的魅力。



  
  图为石城的早晨
  接近8:00点,天光已然大亮。这才注意到漫山遍野埋伏着千军万马,仿佛在等候着一道美餐,吸引着趋之若鹜、接踵而来的影友。如今,摄影呈大众化趋势,不在由专业人士垄断,老少皆宜,不分贵贱,不论高低,几乎人人都会摁快门。不过,看一个影友道行深浅,要看你拿手机,还是单反,进而看你有单反用不用脚架。以前,看你专业不专业,就看你用不用脚架。现在看你拍的照片,是在网上或朋友圈晒晒而已,还是参加影展、影赛,甚或有没有商家买你的版权,后者才是专业水准。不管你是专业,还是把摄影当娱乐的大众,在配置设备上都不含糊,有的甚或配置了比摄影器材还要昂贵的辅助工具——进口越野车;有的鸟枪换炮,玩起了无人机。你看,千百只镜头对准小村落,仿佛大战在即,只等一声令下,小小的村落就会被夷为平地。不禁让人想起80年代初的一个群体——文学青年。有人说,那时每一匹树叶下都有10个诗人在吟颂。现在影友多得是每一朵荷花,都有千百只镜头对准它。看红叶的人比红叶还多,都拿自己当大师了。但大师毕竟屈指可数。在清脆的咔嚓声音中,村落宛如被瑟瑟秋风剃成光头的美妇,在镜头前迟迟不肯露出羞涩的面容。太阳若隐若现,山上骚动起来,影友发出激动的呐喊,呼唤阳光,如球迷在欢呼雀跃。上午9:00左右,太阳升起老高,理想的效果没有出来。挨冷受冻一早晨,什么也没拍到,大家怏怏地收拾家当下山吃早饭。昨晚,有心人小刘叮嘱老板娘把昨晚剩下的鸡汤,在今早下了一大钵鸡汤面,让我们分享了一顿早餐。

  
  图为菊径小溪边繁忙的景象
  然后,不用扬鞭自奋蹄,急嘴急脸赶往下一个景点——长溪。石城距长溪70公里,据说有条小路徒步行走11公里。途中,在菊径逗留了1小时。菊径被称作中国最圆的村庄,三面环水,呈几字形横卧在路边,游客很多。我们去街市上拍了拍洗衣妇、留守老人和小孩,然后继续前往赶路。和来时一样,百度的老毛病又犯了,还是靠高德指引前进的方向。经赋春、清华,从主干道拐进一条仅容得下一辆车的道路,弯多且急,错车困难。抵达长溪正值中午,阳光明媚,满街的游客和影友。看看道路狭窄,停车困难,我们就近在路边垭口一家阿兰农家客栈落脚吃午饭,看看住宿条件比石城好,就住下了。
  长溪阳光灿烂。到15:00,我们动身去景点拍日落。长溪既可以拍日出,也可以拍日落,当然主要是日落。沿着一条小溪,经过长街,沿途拍些街景,到长街尽头,爬到半山腰,已经有不少人架好相机,守株待“光”了。大约16:10至16:40左右,斜阳西下,清脆的快门声此起彼伏,遗憾的是没有红叶配合,景色逊色不少。

  晚上照样宰了一只鸡慰劳自己,180元一只。小刘亲自主厨,老姜、大蒜等佐料用得老板心疼。大赵帮厨,做出地道的川味。老板听说我们到长溪走了弯路,说找长溪怎么能搜百度,肯定找不到。还说电影《闪闪的红星》就在浮梁县拍的,离此不远。以前翻山越岭去浮梁,距此不过六七里路的山岭,雨后天晴,跟走在云端上一般,美不胜收。想那未发开的处女地,留着下次再来欣赏吧。问街上宣传画中的红叶,是不是P过的,真有那么红?老板赶紧点头,真有这么红,每年11月15日至20日最好,今年红叶被雨水淋过,烂在树上,风一吹就掉光了,没有打过霜、日光晒,红叶就出不来。睡前,大家聚在房间,通过笔记本电脑看白天拍的效果,新手虚心请教,“大师”评头论足,让大家都有心得,不虚此行。

  
  图为长溪的夕阳景象
  我负责记笔记,要写类似路书的游记。小徐当账房先生,认真记账。每天花销,大家轮流付账。行前小徐在微信群分享了一个计账的软件,没有会计证也能上岗,做到账目分明。

  影友比周扒皮的长工都起得早
  2017年11月28日
  早晨5点起床出门拍日出。

  
  图为长溪
  摄影真是起早贪黑的活路,不用周扒皮半夜起来学鸡叫,都比那些长工还辛苦。拍摄点就在依兰酒店背后,摸黑上山,十来分钟就到了。早有辛勤的影友在此占山为王,田坎上、山道边、竹林里……到处架着“长枪短炮。”斑斓的星空瑰秘壮丽,从山上俯看,白色的村落就静静地卧伏在山谷中,一片云雾飘浮在村落上空,今天似乎有戏。从6:20分,拍到8:40分。阳光好不容易穿破云雾,斜晒进山谷,此时太阳升得老高,白晃晃一片,长溪的建筑已经一览无余。收拾相机下山,返回客栈吃早饭,然后马不停蹄,赶赴晒秋的篁岭,好像那边有无限风光在等着我们。
  图为长溪的晨景
  从长溪出来,奔高速公路,再在婺源北下道,顺便去月亮湾。来得不是时候,10:50分,正是顶光,月亮湾停靠着几只木船和穿簑衣斗笠的人,是供人摄影的道具,让人提不起兴趣。现在景点一旦开发成旅游胜地,你需要什么,就有人为你服务,撒网、赶牛、牧羊、套马……都有人表演给你拍。月亮湾没有想像中江南水乡的烟雨朦胧,水墨画似的天堂。匆匆赶路,经江湾、李坑、汪坑,一路山清水秀、地灵人杰,比高速公路的景色宜人多了。
  到达篁岭索道口是中午。篁岭坐落在山上,在停车场停了车,打算按攻略所示,乘坐索道上去,140元含索道费。正在售票大厅门前商量,被当地跑旅游线路的车老板盯上了,说他们有车可以上山,10元一人。车老板是当地村民,篁岭被旅游公司圈占后,就用一辆七座小商务车拉游客上下山。10分钟就上了山,一看山门前的公路停一长溜私家车,原来车可以自驾上来。攻略做得不够周祥,失算了。

  
  图为篁岭的峡谷风光
  因为一张晒秋的摄影作品,篁岭被旅游公司开发成地质公园式的旅游景点。一进门,就是两条大索桥横跨峡谷,满山遍野的梯田,虽然不如云南元阳和广西龙胜的梯田壮观,倒也别有一番田园风光。大索桥中间有一段是玻璃桥板,直接透视万丈深渊,桥面上山风猎猎,走几步就心惊胆战、两腿发软。从山门往里走,是一条商业街,主要经营餐饮和工艺品。在商业街用午餐,边吃馄饨、包子,边清扫相机,不少镜头进了砂子。最奇葩的是,大赵的相机居然有三只蚊虫。不知是这两天换镜头时飞进来的,还是本来相机就进了虫卵,天气一转暖,就复活了?一端起相机,就会发现镜头里有三只微小的蚊虫在飞舞。大家帮着研究,蚊虫究竟是在镜头里,还是在机身里?经过反复排查,发现它们原来在取景器中。大家无计可施,只能任其猖獗,等回去再找专业人士清除它们。


  
  图为篁岭的梯田
  整个村落依山而建,两三层高的楼房,家家户户从窗台上撑着两三个圆圆的大簸箕,借着秋阳晒着地里的收成,淡黄色的菊花,火红的辣椒,色彩艳丽,撼人心魄。旅游公司把村民统统迁出篁岭,完整地保留了这一民俗。不时有村民模样的男女在窗台上忙碌着。一家供人参观、购物的厨房,有老妈妈和村姑在做饭,还原着农家的生活场景。心里不觉有些怪怪的感觉,真实的篁岭人家的生活已经被人追逐得远去了,只能从地上捡拾他们留下的影子。

  
  图为篁岭拍摄柿子的影友
  粉墙上的柿子早已被影友拍滥,一棵柿子树挂满累累橙黄的果实,让人疑心是忽悠游客的假树。有人用长杆驱鸟,熟透的柿子被鸟雀三下两下啄烂了。柿树竟然是真的。但那只鸟的意志很顽强,非得“人”口夺食。有游客同情动物,试图喝止驱鸟人;有影友同情柿子,说柿子是一道风景线,不能毁在鸟的嘴里。


  
  图为篁岭的经典晒秋场景
  下午15:30分左右,我们驶离篁岭,从江湾上杭瑞高速公路去安徽宏村。大家这几天受累了,吃住都不好,想住好一点的宾馆洗漱一下。于是决定在安徽黟县县城住宿。一是宾馆条件较好;二是距离卢村较近,只10来公里路程。卢村可以拍日出。黟县两字比较生辟,当地人玩笑,说你要不认识这两个字,就念黑多县。去年我到宏村住过两天,塔川红叶早没了,不知今年有无好运?

  在木黎硔村望而却步、知难而退
  2017年11月29日

  6点吃早饭,耽误了时间,吃完已天光大亮。尽管太阳还没出来,赶紧驱车去卢村。经过宏村前的岔道,上半山坡,有一个容得下二三十个机位的观景台。卢村横卧在我们面前,对面的山峦上空霞光一片,万事具备,只待日出,如果有雾就好了。可惜没有雾。

  
  图为塔川秋色
  拍过日出,下山去塔川,还有秋的尾巴,几株树已没有红叶。沿着公路拍下来,村里有人把守住路口,防止游人来噌风景。由于红叶失色,没几个人愿意花钱进村。从塔川沿着公路下行1公里就是宏村。在宏村匆匆拍了一上午,可巧遇到在石城碰见的那帮万州人,说你们走了,遇到平流雾和好天气。人品太次!大家嗟叹不已。赶路,还是守候,似乎美景老在前边,其实美景总被错过。顿生“杀他个回马枪”的冲动。

  
  图为宏村的南湖畔
  驱车去休宁县渍口镇木黎硔村。木黎硔村是我们在网上发现的,一张被云海托出山脊的村落的照片,将我们吸引到这里来。我们跟着导航,花了1个多小时,从宏村出发,经渍口,进入一条峡谷,然后沿一条仅容一辆小车通行的机耕道,直奔导航地图上唯一的地标——詹家山客栈。一路上的心悬吊吊的,生怕遇到对面来车,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詹家山客栈前,平出一块空坝,两个当地山民迎上来,热情向我们介绍情况。木黎硔海拔1000余米,茂林竹海、古树参天,村落建于明末,粉墙熏瓦,这里的云海气势磅礴,有“云端上的村落”、“黄山最美的高山村落”美誉。车到客栈,就无路再上行,要到景点拍摄云海,至少要步行1个多小时。每天早晨8点,云海涌起,是拍摄的最佳良机。我们看看破落的村舍,萧条的景象,难以想像住宿条件,不禁望而却步。尽管山民建议我们可以住渍口,早晨再来拍摄,但大家已然灰心,于是知难而退。这苦可能吃得太大,我们摆得正自己的位置。自己属于什么级别的发烧友。我们发烧而未烧糊涂。

  从山上下来到渍口吃午饭,商量着如何重返婺源。老板热心地告诉我们,去江西婺源的老路,就要经过木黎硔山脚下,我们刚才来的路。大家贪看风景,兴致勃勃踏上老路。其实,一路奔波,大家已显疲惫。途中,决定修改乘坐动车的返程计划,改乘飞机返渝。于是手机预订了返程机票。
  不料老板误导了我们,沿途正在修路,车到板桥山上半山腰,已经不能通行。难怪没有几辆车经过,这才想起半道,百度提醒我们调头,因为百度信誉丧失殆尽,充耳不闻。
  重上高速路,返回江西婺源县城。我们被安徽和江西欢迎来欢迎去。安徽境内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收费员都是男的,机器人似的标准侧身,训练有素不大自然的笑靥,给人印象颇深。我们选择在婺源县城边的一家商务酒店住下,策划次日去理坑拍人文,天气预报明后天都是阴天,只周五晴天。我们决意把好天气留给石城。


  三清山的意外收获
  2017年11月30日
  早晨吃过早饭,从婺源驱车直奔三清山。
  考虑到这两天阴天,本想去理坑,看见天气多云显晴,临时决定去三清山碰碰运气。导航去三清山,110公里,百度导航说向右行驶下道,大家说应该走衢州方向,没听导航的。从衡州下道,驶往三清山途中,发现道路车少人稀,不像国家级景点的气派,感觉走错了山门,疑惑中上网查询山上旅馆,电话去打听,一家酒店答说索道在检修,酒店在半山腰,距离日出日落的地点1个多小时路程。上午10时多,抵达三清山金沙索道,方才知道三清山有2个索道,一个叫双溪索道,正是检修那个索道。看看阴沉的天,冷清的山门,从金沙索道下山的人摇头抱怨,一山的雾,什么都看不见。再叹气说,没希望。那就只能把摄影当旅游,退而求其次吧。
  还没到11点,听说山上物价昂贵,索性在山下吃了午饭,再买些方便面、面包、酸奶、火腿肠上山对付两餐。乘坐索道上山,恐高的人闭着眼睛咬紧牙关坚持10分钟到山上。我们预订的是距离金沙索道最近的女神宾馆。这家宾馆专门接待摄影团,离索道仅30分钟路程,距看日出的地方也不过30分钟。

  
  图为三清山女神石像
  山上浓雾弥漫,沿索道往女神宾馆,不时拍一些雾中的劲松、奇石。路上游人稀少,索道出口有专业的力夫过来搭讪,想帮我们背行李,两个包100元。说是山路,其实就是沿着山壁修建的栈道,比较好走。边赶路,边观风景,忽见一巨石如掣天柱般直插云天,迷雾中不知究竟有多高。一看指示牌的说明,才知道这就是三清山著名的景观,叫“巨蟒出山”,高128米。离女神宾馆已经不远,但要攀爬一段石梯。一个挑夫挑着重约200来斤的货物一步一步艰难跋涉,攀登十来步,将竹棍立起,支撑着担子,歇一脚。挑夫是为了美好生活而受苦,游客是为了美好生活而自讨苦吃。登上一座山峰,女神宾馆就到了,从另一条道路绕过来的老宋、小刘已经架好脚架,指着宾馆前面的迷雾说,女神刚才露过头。来不及去房间搁置行李,就在宾馆外的露台架起脚架,等着云开雾散。不一会儿,风起云涌,一个酷似人头的巨石轮廓若隐若现,正抓紧抢拍。忽然,左侧上空两块参天巨石浮现出来,其中一块如巨蟒高耸入云,正是刚才经过的“巨蟒出山,”心中激动不已,争分夺秒抓拍一气,生怕错失良机。眨眼之间,壮丽的美景瞬息万变,巨蟒旋即被大雾吞没了。当在女神宾馆住着的影友闻讯赶来,已错过了大好机会。

  
  图为三清山壮观的“巨蟒出山”
  女神宾馆上面是玉台,据说是观尝日出的好地方。我们决定到玉台观景台采点,留下腿脚有伤、举步维艰的大赵。沿着石梯攀登,不到20分钟,就登上玉台观景台。正逢云开雾散,奇峰异石、苍松翠柏水墨画般显影而出,像摄影师暗房的药水幻化般神奇,又似哪位神仙长袖挥舞,点石成景,一幅壮丽的画卷展现在眼前。大家赶紧抓拍。听路人说前面玉女开怀景色更佳,连忙赶过去,是角度更佳的侧光。看风云变幻,好像有斜阳。景象瞬息万变,偏偏小徐的电话响个不停,他手忙脚乱,接电话说两句,挂了。等我们拍摄得差不多,夕阳正收敛起她醉人的光彩,大地暗淡下来。大赵一瘸一拐上来了,不住抱怨电话也不接,也不告诉他遇到好景致了。原来电话是他打的,他预感我们在玉台收获美景,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忍着脚痛赶来了。

  
  图为三清山玉台风光
  才下午17点,天就黑尽了。回到宾馆,大家接近弹尽粮绝,电池不够,偏偏停电,明早拍日出,电池急需充电。大家在房间把方便面当作晚餐,接下来就无所事事,好在有手机作伴,不然时间不好打发。外面星空浩瀚,猜想明天一定好天气,所幸供电及时恢复,赶紧给相机电池充电。


  2017年12月1日
  一场夜雨过后,凌晨5点起床。匆匆吃过面包、卤蛋、酸奶等垃圾食品,即刻摸黑往玉台而去。

  
  图为三清山玉台云海
  此时山上漆黑一片,只能用手电筒和手机照明。玉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支好脚架守候在那里。朝霞在云际间烧出一抹血红。夜雨给今早的云海增添了变数,心里忐忑,期待着出现理想的光影。守候到7:10,太阳被笼罩在厚厚的云层中,直到升得老高老高,才跃出来撒下一片雪亮的光芒,预示着太阳以鸭蛋黄的方式呈现已经没有希望,影友们嗟叹着收拾脚架、相机散伙。我们从玉女开怀处拾级而下,饱览三清山风光。大赵腿脚不便,原路返回。我们从一线天下山,沿栈道回到金沙索道与大赵会合一同下山。

  
  图为三清山玉女开怀风光
  中午,在浙江和江西两省交界处的路边餐馆,吃了一顿地道的川菜。大赵和小刘下厨亲自做辣子鱼,把老板生了霉的花椒都用光了。

  根据攻略上的信息和时间,要重返石城上演一出“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大戏,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趟理坑。有一个攻略推崇,说是婺源保存最完好的古村落。理坑线路较偏,14:00到达,门票20元。逛了一圈,村落冷清、破败、杂乱,不到半个小时就撤退了。出来到旁边一个古村落篁村了望了一下。经过丛溪,说是电影《闪闪的红星》中《红星照我去战斗》一歌中的外境在此拍摄。考虑回到石城还有时间,决定在途经菊径时逗留片刻。大约16:00,花20元门票,到道路旁边半山腰观景台选好机位,等待天黑。幸亏人不多,据说周末打挤。这才发现广角不够,24——70的广角,只能拍全村,但覆盖不了围绕它的公路,而擦黑时公路上的车灯轨痕才是我们拍摄的重点。可以花20元雇村民燃放礼花,配合摄影。好在村庄两头的车灯不时经过,选用M档或S档,30秒拍摄灯痕。拍摄下来,只有小刘拍全了灯的轨迹。他用的10——20的超广角。而我们拍出的灯痕,时断时续,像被老鼠啃过。

  17:40,大家启程离开菊径。到石城,天已黑尽。程老板正等着我们,说这几天天气好,屋里坐着一家人和骑摩托车从杭州来的小伙子。

  二拍石城
  2017年12月2日

  

  凌晨4点多接近5点,新手早早起床。身为大师,大战前夕,还在懒床,脚在被窝晃荡,就是不肯起来。新手按捺不住,提起行头就抢先出门。

  我也跟了出来,沿着山路上山,选了一个位置安营扎寨。在漫长的黑夜中等待光明,手机成了我们的伴侣。旁边一群人,有端单反拍摄的,有用手机拍照的。其中一个女孩很有创意,堆起几块石头架着手机拍摄,企图当作脚架使唤。相信她回去以后,要换成单反;带单反来的,回去要买脚架。星空晧洁,这是在城市被光和尘埃污染的地方所没有的星空。天渐渐亮了,白云飘飘,玫瑰般的彩霞红透半边天,白云变化成了彩云。

  晨辉里,腾起一汝炊烟。遗憾的是没有平流雾,平流雾能够遮挡房屋,露出红枫树梢和极具徽派建筑风格的马头墙,渲染出缥缈神秘的氛围。一汝汝曼妙的炊烟袅袅升起,给静谧的村落增添了勃勃生机,撩动着满山影友的心弦。大家趋之若鹜,千百只镜头对准目标,两架无人机在头顶盘旋,俯视着村落的一举一动,随时抓拍精彩的瞬间。太阳挣脱云层的束缚喷搏而出,将暖人的光辉斜洒在村落。这是影友期待的时刻,满山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此起彼伏,不时有人为大地用光绘就的瑰丽景象喝彩不跌。烟雾弥漫四散,建筑和树梢渐渐失去了光彩,阳光白晃晃的一片,石城的晨舞已近尾声,大家仍意犹未尽。

  驱车驶离石城。想起程老板提到沿途瑶里古镇,电影《闪闪的红星》潘冬子用柴刀砍绳索的那座板凳桥就在此拍摄。瑶里离石城不远,9:10,正沐浴在初冬醉人的阳光里,晒太阳的老人,村头溪边洗衣的妇女,写生的学生,组成古镇现代生活的图画。经过数十年的变迁,哪里去寻找电影中潘冬子们亦真亦幻的影子?就是那座板凳桥,也远没有电影中表现的那样巍峨。据说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陈毅元帅在此办过公,召集留在南方坚持游击战的红军。

  

  离开瑶里,已是10:00。在赶往南昌的途中,有人提及鄱阳湖的候鸟还可拍一拍。于是导航湿地公园。70多公里开外,往鄱阳县下高速,穿越乡村公路,抵达鄱阳湖湿地公园。已是下午14:00。大家一商量,乘坐快艇上白沙岛。辽阔的湖边,一群天鹅鸣叫着在那里起哄。远远的湖心岛上,也有一群候鸟的影子。16:30分,匆匆搭乘快艇返航,毫无收获。事后才从《中国摄影报》知道,鄱阳湖拍候鸟,应该去都昌,那里有白鹤、东方白鹳、小天鹅、灰鹤等一级保护鸟类,号称候鸟天堂。17:00,准时由湿地公园赶往100公里开外的南昌昌北机场。这边天黑得早,17:30分,一轮咸咸的,有淹盐蛋味儿的红日一路西沉而去。

  天一下子黑下来。我们驾驶别克商务车在尘土飞扬的县道上疾驰,一路胆颤心惊,迎面飞驶的汽车车灯雪亮,射得人睁不开眼。英勇无畏的司机,频频在弯道占道超车,让人在生死时速中惊悚不已,个个捏着把汗。有人骑着自行车或三轮车迎面逆行,不是大赵手疾眼快,后果不堪设想。杂乱的车灯中,明暗交错处,忽然眼前冒出一辆没有尾灯的三轮车独自从容逍遥,不是一脚刹车踩得及时,这趟婺源之行怕是不会太平安。好不容易上了高速,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在机场找100多元的宾馆住宿。


  机场路金黄银杏给人的遐想
  2017年12月3日
  早晨7点出发,加满油,在机场还车,乘坐川航3U8960从南昌昌北机场登机返程。中午12点,回到重庆。此时,机场路两边的银杏树黄得诱人,心想如果有无人机,定要从空中俯拍机场路,两道金黄的银杏,中间用慢速度拍出的车流,一定是一张不错的作品。


  出行小结
  一、6人总费用:17743元。其中交道费占49%,餐费占24%,景点门票占17%,住宿占12%。花掉3064元,每天400多元,防止违章暂扣2000元。
  二、总行程和时间:1500多公里,7天。
  三、收获与教训:
  一是装备问题。手机的功能再强大,要表达摄影要素,还是捉襟见肘;单反呢,在特定环境下,没有脚架支撑,只是一块用来砸核桃的废铁;配上脚架虽然显得专业,但要拍出好照片,也没那么容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遇到菊径这样景点,没有超广角等于白来;要想打鸟,没有充分的准备,仓促上阵、临阵磨枪,镜头焦段鞭长莫及,难免带着遗憾回去。
  二是态度问题。出门要制定攻略,制定了攻略,要学习贯彻执行,不要揣着攻略不研究,在理论学习不深入、不系统的问题上屡教不改,导致在行程上过于依赖导航,导致走弯路。
  三是方法问题。站得高,看得远,不一定拍得好。石城秋色的最佳位置,并不是愈高愈好,而是在山腰中下位置,拍摄效果更理想。来得早,不一定拍得到。在三清山拍摄,愈是有雾有雨,愈能出现气象万千的美景,不能因为天气不佳而气馁。在女神宾馆偶拍巨蟒出山盛况,就是守候的重要性,而不能视为巧遇。
  四是思路问题。没有解决好守与赶的关系。要拍到好片子,需要耐心守候,而我们则显得心慌暴躁,有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习气,结果是顾此失彼,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如石城天气连续晴好,就该继续守候,而不应该匆匆离去,错失次日绝好天气的良机,以致于又费马达又费电地二拍石城。
  五是体能问题。尽管出门不过7天,但也人困体乏,皆因生活节奏被打破,生物钟错乱,脑供血不足,有些颠三倒四,大脑不时出错,做出错误的决策,不是丢了手套,就是忘拿水壶,或将下道口误当服务区。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小隐鱼林 时间:2018-08-27 20:12:44
  楼主,你的主贴内容可以短一点。后面陆续补充比较好一点。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