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护、政法勾结、滥用职权的江西信丰县当政者与司法者曝光

楼主:xfxdjy 时间:2017-05-11 23:59:31 点击:1555 回复:6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7年5月10日,在立案的第七个月的最后一天,信丰县人民法院终于作出判决——驳回我方诉讼。虽然我们肯定将尽快上诉,但这八个多月来,信丰县当政者、司法者围绕此案的所作所为实在无法无天。

  我们是江西省赣州市信丰县信丰西点教育学校,成立于2013年,是由县教育主管部门批准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为:教民136072270000061号。学校致力于从各大城市及高校引进师资力量及教学模式,为信丰的中小学生提供种类丰富的、高质量的辅导和培训。

  信丰县五中为信丰县公立普通高中,由于之前高考二本升学率一直是零,2015年1月,信丰五中确立了走“文化+特长”的特色办学道路。经过考察,信丰五中和信丰西点教育学校签订了5个艺术特长专业6年的合作办学协议。协议约定:由信丰西点教育学校 “负责特长教学专业师资、专业教学方案、专业教材、专业课程的设置”。

  协议签订后,信丰西点教育学校在现有的师资上继续增加招聘及合作的方式组织更加强大的师资力量,设计了从高一到高二的校内基础课程及艺考前半年的校外集训课程,无论校内基础课程还是校外集训课程,所有师资力量都是信丰西点教育学校组织的同一师资团队,保证了教学的连续性。同时,基础课程学费远低于信丰当地同类培训的学费水平,集训课程的学费也低于信丰当地同级别学费水平。信丰五中的学生可自主决定是参加我方在校内组织的艺考专业培训,还是参加社会上其他机构的艺考培训。

  2015年3月,信丰西点教育学校的师资团队正式开始进入信丰五中开展艺考特长班的教学。

  2016年12月,经信丰西点教育学校培养的第一届学生——2017届艺考班的学生(共40余人)已经以100%合格率的优异成绩,全部通过江西省2016年艺术联考。2018届艺考班学生在2016年暑假前也正常参加由信丰西点教育学校负责的艺术特长专业课程。自2015年9月至2016年7月,我们有八套班子在五中开展特长加素质的教学课程,合作专业也从协议中的五个专业增加到六个专业。

  2016年8月底,在新学期即将开学前,我们就按原先约定向学校递交了新学期课程计划。但此时五中更换了校长,新任校长蒋新民校长以各种理由一拖再拖,导致我们无法按协议展开教学工作。最开始的理由是他忙没时间见我们,后来见了面,拿出的理由是协议有问题,再后来的理由是有关领导不同意......

  考虑到2018届学生已进入高二阶段,艺考专业教学任务紧张,为了能尽快开始教学工作,我们在一开始和蒋校长面谈时就主动提出只要能按协议正常上课,所有基础课程学费可以减少甚至免除,六个专业的老师(来自南昌、深圳、赣州)一年的工资20万,西点教育就算赞助给五中的孩子们!但蒋校长仍表示要向领导汇报才能决定是否恢复我们正常开课。

  而五中校方在拖延的同时,利用手中的话语权,先以谎言欺骗学生说:艺考班未能正常开课是因为西点的老师没来。后又跟学生说:西点都是骗子,所以五中要用自己的老师开课。导致部分家长学生难以理解,纷纷向我们了解实情,每一次,我们都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跟家长学生说正在和五中新校长协商课程安排,班主任可能不知道怎么回事信口乱说,让他们耐心等待。

  

  我们的立场非常简单和明确:合作中双方无论意见有什么样的分歧,都应该一边执行合同一边协商,而不是先违法违约,后又拒绝协商。

  在这种恶意侵犯信丰西点教育学校声誉的情况出现后,我们认为五中校领导已经不仅仅是违法的问题,甚至连做人的基本道德都丧失了,我们很难理解:在中国以前所未有高度实施“依法治国”的今天,作为“为人师表”的教育机构的主管者,是什么样的利益能让他们自身带头违法?!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向信丰西点教育学校和信丰五中的共同主管部门信丰县教育局反映这一纠纷。9月13日下午,在我方代表向信丰县教育局刘安彦局长汇报完此事后,刘安彦局长说的和做的让我们目瞪口呆。在一带一路、孔子学院大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今天,在国家大力推动高校书法专业的今天,堂堂一个教育局长竟然对我方代表说“书法怎么可能搞艺考”,指责我们乱开课!!!对于五中的违约现状,作为主管部门,不是要求五中立即依法办事,而是以派人调查为借口默许五中以违法违约的方式继续拖延。

  从2016年9月13日,刘安彦局长亲口表示“要调查此事”至今,信丰县教育局没有给过我们任何回复。

  9月15日,五中2018届的部分学生向我们透露,信丰五中校方召集2018届艺考班的学生宣布,五中将用自己的老师恢复艺考特长课程。稍微了解艺考的人都知道,普通的高中音体美老师的教学能力是达不到艺考特长教学的水平的,所以很多学生开始选择参加社会上的艺考专业培训。而根据协议:特长教学专业的师资及专业课程的设置应由信丰西点教育学校负责,且五中有义务负责宣传发动本校学生学习由信丰西点教育学校组织的专业特长课程。五中的行为进一步违反了协议,并直接导致生源流失。

  考虑到很多学生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所以信丰西点教育学校决定用自身教室恢复面向五中艺考生的专业课程。我们把每个学生一学期的学费定为280元,考虑到学生安全,这个学费中还包含了所有学生上下课的专车免费接送!

  但,信丰五中校方迅速就开始安排班主任给学生施压,要求所有艺考生不得去信丰西点教育学校参加艺考专业培训!同时,对那些去信丰其他那些连办学资质都没有的民办机构学习的学生却一律放行!一些已经来信丰西点教育学校报名的同学很快又提出退学及退费要求,在退费申请上,学生明确注明:因五中校方不允许!

  

  9月18日,信丰五中背着我方在艺考班向学生做关于艺考班教学的“民意调查”,有学生告诉我们,在此调查前,校方再次安排班主任给学生施压,要求学生“和校方站在一边”。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信丰五中的领导已经彻底丧失了信心。我们只能向五中给出了我们可以接受的最后时间:9月19日中午12点。如果中午12点后,五中未能正式发给我们恢复正常开课的通知,我们将依法启动维权程序。五中校领导则立即向我们表示,这件事没的谈,五中就是要单方面毁约!而且也不会给西点任何补偿!五中什么都不怕!同时表示教育局是不会同意信丰西点教育学校恢复在五中的艺考班专业教学的。

  至此,最后时限已过,五中没有任何改正错误做法的态度,同时,五中和教育局之间的默契已经摆在台面上了。

  无奈之下,9月19日晚,我校领导将信丰五中校长蒋新民及信丰县教育局刘安彦的言行以手机短信方式向信丰县县委书记做了汇报,并得到回复“已批转分管领导调查处理。”

  向县委书记发出短信后的第二天,学生向我们反映,校方开始向师生 “搜集西点黑材料”。
  同时,据知情人透露,刘安彦局长给五中蒋新民校长支招:用《江西省民办教育促进条例》第二章第八条第四款“高级中学和职业、成人中等专业学校,由设区的市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审批”来否定信丰西点教育的教学资格。真是天大的笑话,一个教育局长怎么能对国家教育政策和法规做出这样的解读?!且不说我们本身就不是“高级中学和职业、成人中等专业学校”,和这一条款毫无关系,按局长大人的理解,岂不是如果一个教育机构要开展面向高中生的补习辅导业务的话,这个机构还非得由“设区的市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审批”?! 这只能表明:国家的法律法规对于该局长来说,不过就是他滥用职权的工具!

  更可笑的是,9月19日下午,教育局一个股长跑到西点教育来索要信丰西点教育的办学许可证的复印件,说是因为县教育局要对县民办学校规范管理、统一归档。由于民政局发的许可证的正本太大,我们的复印机复印不了,所以只给了他教育局核发的办学许可证正、副本以及民政局发的许可证副本的复印件。9月21日,信丰五中向县里提交的为自身违法行为辩解的“情况说明”里,这三张复印件作为附件赫然在列,不多不少,一模一样!

  当然,在信丰五中向县里提交的为自身违法行为辩解的“情况说明”里,我们果然看到教育局长的建议被采纳。

  可以说县教育局局长已经赤膊上阵了。

  另一方面,县委分管领导所做的这个调查,自始至终都没有和信丰西点教育学校联系过,仅仅向信丰五中要个“情况说明”就不了了之。一直到今天都没有给我方任何答复!这样的调查公平吗?还是他们根本就是一伙?!

  鉴于此,2016由年10月,信丰西点教育学校正式向信丰县人民法院起诉信丰五中违约。我们要求信丰五中依法执行协议,立即停止一切违约行为,并赔偿违约期间已经给我方造成的损失。

  2016年10月10日,该诉讼正式立案。

  2016年12月12日,信丰县人民法院就本案进行开庭审理。

  在一审开庭期间,信丰五中方面出示了由县教育局盖章的文件《关于信丰西点教育学校办学
  资质的答复》。该文件指出¬¬¬¬------根据《江西省民办教育促进条例》第八条(四)规定,“高级中学和职业、成人中等专业学校的设立由设区的市人民教育行政部门审批。”而信丰西点教育学校的办学许可证由信丰县教育局审批,信丰五中是高级中学,所以信丰西点教育学校不具备在信丰五中举办高级中学活动的资格。

  

  我方认为,县教育局的这份文件完全是对国家政策法规的歪曲解释。第八条(四)的规定仅仅指出了高级中学的成立条件,和在高级中学内开展活动所需的“资格”无关。对于这一点,我方认为即使是一个初中生都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理解错误,所以我方根本无法相信教育局领导开具这份证明是由于个人水平问题。另外在开庭前,信丰西点教育学校从未收到此文件,而该文件的落款日期居然是2016年9月20日,这充分证明了教育局对五中的故意偏袒。

  2017年3月8日,我方律师收到当庭法官转发来的教育部文件《教育部关于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的通知》和《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该法官告诉我方律师,将依据该规定第二条“严禁中小学校与校外培训机构联合进行有偿补课”驳回我方诉讼要求。

  我方认为,教育部的这份文件是完全针对文化课补习,与艺考合作办学毫无关系。即便法官因个人水平太低采用这一新证据,也应重新开庭审理,给我方一个公平的辩诉机会。所以我方立即向信丰县人民法院表明我方态度。

  在我方表明态度后,信丰县人民法院开始以本案需要进行内部讨论为由拖延判决,其拖延手法与当初信丰五中的手法如出一辙:这周说人不齐讨论不了,下周又说忙着其他事务。一周拖一周,一直拖过了4月10日都未判决——2017年4月10日,本案立案满半年。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六个月内作出第一审判决。”是什么样的利益,或者是什么样的压力,让这些司法者知法犯法?

  2017年4月中旬,信丰五中不顾本案尚未宣判,居然在未与我方协商的情况下,单方面悍然面向社会招标艺考办学合作机构,并与某些民办机构签署艺考合作办学协议,此行为系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再度严重违约!且不说与五中签订合作协议的机构是否有县教育局所说的所谓“资格”,荒唐的是,五中方面居然找到我们的艺考专业老师私下签约!不难想象,招标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利益交换!

  最近已有五中高一学生家长向我方反映:五中在4月签了新的艺考合作机构后,居然要求所有艺考生必须与这些合作机构签订培训协议,并威胁说,如果学生选择在校外参加其他机构的艺术专业培训,那么可能将因此失去参加高考的资格。

  五中的校长蒋新民已经丧心病狂!

  而正是因为信丰县人民法院的拖延不予判决直接导致了五中如此的违约升级行为。所以,我们不得不给信丰县人民法院给出了最后期限——2017年5月10日,在此日期若仍未判决,我方将采取针对信丰县人民法院的维权行动。而信丰县人民法院也正是在最后期限这天,向我们发出了驳回诉讼要求的判决书。

  法院的判决依据采纳了县教育局的《关于信丰西点教育学校办学资质的答复》,同时也追加了法院自身补充的依据——教育部文件《教育部关于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的通知》和《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这样的判决,对我方而言已经不是服不服的问题,这样的判决,就是信丰县教育局和信丰县人民法院滥用职权、相互勾结的铁证!

  从提出诉讼的第一天起,由于担心“官官相护”,我们就已经做好了一审败诉后再上诉的心理准备的。但这些为官者、司法者的所作所为实在让我们忍无可忍!

  在国家大力号召扶持民办教育的今天,甚至在2017年1月18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文中明确指出“(九)探索多元主体合作办学。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管理、提供专业化服务。积极鼓励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相互购买管理服务、教学资源、科研成果。……”,可是信丰西点教育学校作为民办机构,我们面对的却是来自合作单位、县主管部门、县人民法院的联合绞杀!

  2016年9月,新校长上任后,2017届的五中艺考班学生正在我们的集训基地做艺考前最后三个月的冲刺,唯一前往基地、给孩子们打气的是信丰西点教育学校的领导和老师,对于五中校方,似乎这些孩子完全不存在。

  2016年12月,由我方培养的2017届的五中艺考班学生40多名学生全部通过江西省艺术联考,合格率100%,我们把这一喜讯及时传递给了信丰五中蒋新民校长,但是没有换来任何回复。如果不是出于私利,我们实在无法理解他的行为。

  据了解:整个赣州地区高考升学率,2014年信丰排第14名,2015年信丰排第14名,2016年信丰排第15名(赣州总共18个地区)。已经退步到90年代初的最低谷的时期!这些年,主管信丰教育的那个人的名字叫——刘安彦!今天看看这位局长大人说的话做的事,答案很难找吗?真正要思考的是,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能够一直坐在教育局长这个位置上?

  这些目无法纪、滥用职权、做事偷偷摸摸的人如果跟你说他们的所作所为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是为了维护学生的利益,你信吗?

  这些目无法纪、滥用职权、做事偷偷摸摸的人端着样子“为人师表”,在放话 “你们尽管启动法律程序,我们五中什么都不怕!”的时候,你还指望他们能真正把“依法治国”的理念灌输给孩子们?

  这些目无法纪、滥用职权、做事偷偷摸摸的人跟你谈什么“资格”的时候,你不觉得好笑吗?

  以上我们所写的内容,我们承诺全部属实。但从信丰县县委的所谓“调查”,以及信丰法院艰难拖到最后期限才做出判决来看,这些人的背后,要么是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要么就是有位高权重的后台。所以,我们只能选择公开曝光,让全国人民来评判江西省信丰县这些当政者和司法者的言行——到底是他们没有资格,还是我们?


  信丰县西点教育学校
  电话:0797-3311222
楼主发言:2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成吉思汗0009 时间:2017-05-12 10:49:01
  现在这个时代还有这么黑暗吗?官官相互的年代过去了,楼主加油,相信世界一定会给你们公正的结果……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寂寞是如影随形 时间:2017-05-12 10:49:09
  哈哈,看到家乡的丑闻,这么个小地方也有这样的事?
我要评论
作者:赵小虎2017 时间:2017-05-12 11:34:52
  记得《人民的名义》里有句台词说:以前老百姓不相信政府会干坏事,现在老百姓不相信政府会干好事。同情楼主的遭遇啊...都说政府现在没有公信力,官官相护还有什么公平正义可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干的都是颠倒黑白的事情...遭殃的都是老百姓啊...
  • 人信物丰厚德载物: 举报  2017-05-12 12:59:36  评论

    话不应说的那么绝对,我们需要的是真实的情况
  • xfxdjy: 举报  2017-05-12 14:19:49  评论

    我们已经承诺,所言全部属实,否则我们承担一切责任。关于这个局长和校长,我们听闻很多他们干的肮脏事,正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才没在这里写出来。(因为那些事和我们无关,我们也没有兴趣去搜集那些证据)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人信物丰厚德载物 时间:2017-05-12 11:50:02
  @成吉思汗0009 2017-05-12 10:49:01
  现在这个时代还有这么黑暗吗?官官相互的年代过去了,楼主加油,相信世界一定会给你们公正的结果……
  -----------------------------
  是真的吗?怎么没有看到你们的协议呢?还是你们的协议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 xfxdjy: 举报  2017-05-12 13:59:23  评论

    注意我们说的信丰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依据,以及信丰县教育局出具的证明。协议有问题的话,这些人需要费劲心机找这两个理由吗?我们敢署名曝光就不怕查,今天这个要看协议,明天那个要看判决书,后天再冒出个要看我们的办学许可证......我们不奉陪。
我要评论
楼主xfxdjy 时间:2017-05-12 12:55:41
  @成吉思汗0009 2017-05-12 10:49:01
  现在这个时代还有这么黑暗吗?官官相互的年代过去了,楼主加油,相信世界一定会给你们公正的结果……
  -----------------------------
  @人信物丰厚德载物 2017-05-12 11:50:02
  是真的吗?怎么没有看到你们的协议呢?还是你们的协议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
  协议有问题的话,他们犯得着费劲心机找这两条理由吗???
作者:人信物丰厚德载物 时间:2017-05-12 12:55:46
  是真的吗?怎么没有看到你们的协议呢?还是你们的协议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 xfxdjy: 举报  2017-05-12 14:16:19  评论

    注意我们说的信丰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依据,以及信丰县教育局出具的证明。协议有问题的话,这些人需要费劲心机找这两个理由吗?我们敢署名曝光就不怕查,今天这个要看协议,明天那个要看判决书,后天再冒出个要看我们的办学许可证......我们不奉陪。你若是有胆,署名说话!
  • 人信物丰厚德载物: 举报  2017-05-12 14:38:47  评论

    就你行,多管闲事了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启123456789 时间:2017-05-12 16:22:42
  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 xfxdjy: 举报  2017-05-12 16:44:44  评论

    说的好!
  • 李岩酷熬wm: 举报  2017-05-27 16:10:54  评论

    学生就是摇钱树,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他们念的经是-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百姓最是好欺,有权抓紧捞钱。
我要评论
作者:鲜果之家0768 时间:2017-05-12 17:06:23
  现在早就司法公正公开了好吧,我相信政府。法院会给出的这样判决肯定是有依据的。
  • xfxdjy: 举报  2017-05-12 17:37:31  评论

    如若这么简单,哪里还有什么“枉法裁决”、“政法勾结”?我们现在就是曝光法院的判罚依据,让大家来评——这样的法官还有没有资格继续当下去?
  • 戚风艾薇: 举报  2017-05-12 17:41:38  评论

    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希望政府对这些目无法纪,滥用职权的人给予严重的处罚……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晶客 时间:2017-05-12 19:21:36
  楼主:在现在这个社会,有这样的现象应该是见怪不怪,现在最后一块净土(学校)也不净了,这只是你是民,他们是官而出现的一个社会小小的不公待遇,。你们不要太相信人民的名义艺术创作出的正义。你上诉是应该的,并且还要有更强更多的证据,因为你们的事对政府官员没有任何的利益相关,之所以不会被重视,要想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就应该要更强有力的证据。不管怎样,努力做好自己的品牌,东方不亮西方亮这句格言会在你们这里应验的
  • xfxdjy: 举报  2017-05-12 22:57:46  评论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在这里发帖不是为了得到什么,也不是为了引起谁的重视。目前我们做的,也只是警告他们——仗势欺人一样要付出代价!我们就是几个读书人,别的本事没有,但若真惹急了,豁出性命斗到底的勇气还是有的。大不了,我们就用我们的后半生来拼他们的后半生。
我要评论
作者:凤凰花代购 时间:2017-05-13 13:19:55
  信访就是摆设
作者:12霞光 时间:2017-05-13 14:41:53
  习近平年代不怕告不到这些贪官,可以一直一直告下去。
作者:星球大战僵尸 时间:2017-05-13 14:56:01
  信丰五中学生那么差,加上五中这么自私的人也能做校长,这批学生怕是要死在校长手里了。
  • 赵小虎2017: 举报  2017-05-14 23:17:06  评论

    评论 星球大战僵尸:其实问题应该不在学生身上。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扮演车头的大概就是一般窝囊废吧。看这几年全市的高考万人比,信丰中学不也快废了吗?
我要评论
作者:寂寞是如影随形 时间:2017-05-14 12:06:22
  哎,教育在中国早已不是什么净土了,人民的名义也只是艺术品,老百姓看的高兴而已……
作者:大淑女德小泼胤 时间:2017-05-16 22:16:06
  默默地顶一下。
我要评论
作者:混沌的世界训 时间:2017-05-17 14:53:46
  你们向教育部和教育厅反映了吗?这是我的建议
我要评论
作者:沦落人1967 时间:2017-05-19 08:30:19
  如果有可能的话上诉最后是换一个代理律师。最好是请省里或北京的。
  
我要评论
作者:zgp8971328 时间:2017-05-19 14:39:33
  @成吉思汗0009 2017-05-12 10:49:01
  现在这个时代还有这么黑暗吗?官官相互的年代过去了,楼主加油,相信世界一定会给你们公正的结果……
  -----------------------------
  现在基层官场还是讲究人情的,不是纯洁的官场,老百姓的事情永远都是小事,当官还是维护官场利益
  • xfxdjy: 举报  2017-05-22 14:02:32  评论

    官场的人情可以理解,我们也并不期待“纯洁的官场”,我们愤怒的是这种玩弄法律于股掌之间的行为!我们的担忧是那些无辜的孩子!
  • zgp8971328: 举报  2017-05-22 15:53:41  评论

    反腐让老百姓看到希望,公务员什么时候能用良心做事,公正做事为民做事就可以是人民的公仆了,所以讲大道理的是官员们。。。。
我要评论
作者:11799aba 时间:2017-05-20 08:18:14
  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龙战于渊asd 时间:2017-05-25 14:39:45
  本人投诉宕昌县法院询私枉法,哈达铺派出所不事实求是有失公平正义,(2017)甘1223民初202号宕昌法院的民事文件,我系甘肃省定西市岷县麻子川乡麻子川村人2013年入赘甘肃省陇南市宕昌县哈达铺镇新寨村张文芳家,岷县老家房产全部由我弟弟所有,自2013-2017年,四年我打工所挣11万元,2014年盖150平米平顶房一座,婚育子女(两女儿),今年张文芳出轨证据确凿,是宕昌县啊呜乡叶扎书记的侄子,还和她爸睡在一起不清不楚,她向哈达铺宕昌法院提出起诉离婚,法院不以事实为根据,判给我一个女儿,赔偿两万元,如同净身出户一样,现在我和女儿没地住,没出吃在亲戚家里,这几年所挣的钱全给了张文芳,法院做出判决给钱时间早过了,现在还不给钱我问法院,他们说管不了,判的时候像旧社会的官僚,看礼不看理,现在不管了,草菅人命的狗管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是这样的吗?我向宕昌县政府反应了我的情况,他们说法院对我不公平不合理,他们也管不了,让我找别人,我找谁?党和国家知道我冤吗?那里是老百姓说话的地方?有关系有人你媳妇你是别人的,你辛苦挣的钱也就是别人的,有正义的人能解决吗?哈达铺派出所.2017年4月29日,我从法院出来,在法院门口让张成生(张文芳的父亲)偷袭,我自卫打伤了他,我去法院他们讲不管,就去派出所,当时张文芳已报警,当时派出所了解事实是正当防卫,派出所问我要三千元,我没有钱,到晚上十点多说少点也行,就两千我说一千行吗?他们就说行了,当时我没钱就借了一千给他们了,张成生说是去看病其实在兰州玩了一个月,派出所不让我出门案子又不管,我要吃饭,不能饿死吧!张文芳有钱不给法院不管,派出所钱要了案子不管,让人活吗?难道社会黑暗的吗?没处喊冤?一群黑官脏官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