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就看出来冤案,连傻瓜也不如的是法官(转载)

楼主:蓝天是顶我是峰 时间:2017-05-16 18:43:11 点击:17643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傻瓜就看出来冤案,连傻瓜也不如的是法官
  ——————————————
  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年轻人干事猛,但不大工于心计,容易遭人暗算。老年人本来就饱经世故,处事小心谨慎,看多了三国往往干事没有锐气。
  这张俊川光知道干事,不知道“人情世故”也容易出问题的。
  就在张俊川从山西拿下一个50亿的大单,准备大干一场的当儿,2007年12月13日,峻联公司在正常生产经营的过程中,广州市公安局经侦突然抓捕了公司张俊川及其公司高管,查封了公司,公司的各项经营业务骤然停止。
  公安抓人、查封公司的理由是什么呢?说峻联公司涉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集资诈骗”。
  经侦先定性峻联公司诈骗,然后在半年后才去搜集峻联公司所谓的“诈骗”证据。他们组织投资人开会,说:峻联公司是“皮包公司”、“空壳公司”、“诈骗公司”、“有五大诈骗”、“快去经侦报案你们才能拿回钱”“不报案就没有钱”等等。
  投资人有3350人。当时有四五百个受了蒙蔽的投资人报了案。这些“被报案”的投资人大多数已经撤了案,只剩下十几个人没有撤案。
  看来,今天公安普遍使用的一“定性”、二采取强制措施、三去找证据的模式,这种办案套路由来已久。
  这种有罪推定的做法,严重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诉讼,必须依靠群众,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严禁仅凭怀疑和有罪推定就对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
  违反法定程序去办案,以莫须有的罪名摧毁一家好端端的民营企业,这是何等容易呀!
  2009年12月10日,广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宣判峻联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集资诈骗”。董事长、法人代表张峻川被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
  当年的广州市中级法院(2009)穗中法刑二初字第8号判决书第五页,这样写道:“公诉机关为证实指控的事实,出示了峻联公司企业登记材料,《峻联科技安全防范系统工程技术手册》等宣传资料,《合作协议书》,收据存根联,《支付证明单》,银行帐户记录等书证,股票收购协议书,购销合同,被害人邓某珍等人的陈述……据此认为,被告单位峻联公司,被告人张俊作为被告单位的主管人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社会公众集资款……构成集资诈骗罪。”
  咱们不用找证据,只在法院的这个判决书上找“证据”就可以发现本次判决的荒谬。公诉机关上述的指控,哪里会有“诈骗”的事实存在?因为公诉机关指控峻联公司的要害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构成构成集资诈骗罪”。但是,在指控的犯罪事实中,通篇没有展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证据。恰恰相反,公诉机关出示的材料,有力地证明了峻联科技公司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和《民法通则》行事的,是一家证照齐全、合法经营的实体民营科技企业,是要受到法律保护的。事实与罪名是矛盾的,罪名不能成立。
  峻联公司从未拖欠投资者到期的利息和本金,老板没有转移资产资金,没有携款潜逃,资金用到了正当的企业生产经营上,何来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集资诈骗”呢?
  更为可笑的是,广州中院的一审判决被广东高院驳回后,广州市中院在(2010)穗中法刑二重字第8号文第40页中主动承认,“没有发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峻川有肆意挥霍集资款和携带集资款潜逃的情况”,所以“认定峻联公司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证据不够充分,峻联公司的行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
  一审判决,在判决书中找不到“诈骗”的证据,只管定个“集资诈骗”。二次重审,在判决书中也主动承认没有“诈骗”成份。
  一审判决后,张俊川等人不服判决,向广东省高级法院上诉。
  在此时,广州中院的一审法官急忙给峻联的辩护律师打了电话:“你不要替债权人说话,也不要替张俊川喊冤。”
  这个律师是个好律师,很有正义感,直接回敬道:“我是到省高院辩护,又不到你们中院,我有独立的辩护权,你有什么资格指挥我?”
  2010年4月19日,广东省高院理所当然地否定了市中院的一审判决,峻联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集资诈骗罪“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这里有当年省高院《刑事裁定书》(2010)粤高法刑二终字第2号为证。
  ————————————
  疑罪从有胡乱判,青天白日酿冤案
  ——————————————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95条之(三)等有关法律,对于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应当坚持疑罪从无原则,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当庭释放,不能继续羁押,也不能降格做出疑罪从轻、“留有余地”的判决。
  中央政法委针对执法司法中存在的这一突出问题,出台了“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对疑罪从无原则、证据裁判原则作出了重申规定。
  据此,张峻川等人应疑罪从无,获得释放,恢复人身自由,不得继续羁押。
  高院的裁定书下达后,在牢中的张俊川感到世间还有青天,决心等出去后重振峻联科技,给广大投资人一个交代,不能让他们损失一分钱。就在一审的法庭上,他就曾经大声请求:“只要你放了我,要不了一年,我把大家的钱全部还完!”
  令大家不敢想像的是,就在高院的裁定书下达后,张峻川等人又被非法羁押长达一年半之久。这就违反了《宪法》第三十七条和《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及第九十六条:“被告人需要继续查证、审理的,可以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还有更胆大的,拖到2011年11月26日,广州市中院对峻联公司做出违反司法原则、“留有余地”判决,沿用、照搬一审的所谓“诈骗”材料,又未经当庭出示、辨认、质证等法庭调查程序,硬扣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改判张峻川九年。
  如此“留有余地”、疑罪从轻的判决,如此违反证据裁判原则的判决,更是对法律和司法原则的践踏和亵渎。
  按照司法解释,峻联公司是不能作刑事处罚的。其法律依据是“最高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第三条,“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能够及时清退吸收资金,可以免于刑事处罚”。
  此项司法解释是2010年11月22日,由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02次会议通过的,2010年12月13日公布,自2011年1月4日起实行。
  大家看好这个日期,此司法解释是从“2011年1月4日起实行”。广州中院的二审时间是“2011年11月26日”。此项司法解释生效时间快一年了,为何不执行新的司法解释?
  为了欺骗最高人民法院,为了欺骗全国人民,市中院故意将在2011年11月26日重审的判决书文号,改为“(2010)穗中法刑二重字第8号”。2011篡改成2010,是想抗拒【法释(2010)18号】第三条的执行。这种掩耳盗铃的雕虫小技到底隐藏什么样目的?
  还有,市中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峻联公司会计肖志群三年徒刑。被告人不服,上诉后,省高院驳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诈骗罪名不成立。市中院在二审判决时以“非法吸存”判决的,罪名减轻了,在没有新的犯罪证据下,肖志群应减刑才对。因为,其它被告都减刑了。想不到却加多一年刑期,判了四年。这就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226条“上诉不加刑”的规定。有没有肖志群新的犯罪事实和证据?有没有广州市检察院在重审中所补充的证据?广大峻联人证实,在重审中并没有当庭出示、辨认和质证。那么肖志群为什么额外加了一年刑期?莫名其妙,令人费解!
  峻联公司和当事人不服市中院二审判决,准备向省高院提呈上诉。
  上诉状交给了市中院,市中院认可了,并签发了回执凭证。几天后,市中院接待法官竟无中生地刁难说:“上诉状的峻联公司公章是假的。我们要验证公章的真伪。”接着又找茬,说峻联公司和当事人不具上诉主体资格,不得上诉。公章是真的,这种故意找茬子,是想拖延日子,将广大受害人延误上诉期。这就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六条,“对被告人的上诉权,不得以任何借口加以剥夺”,“上诉期内提出上诉无须任何理由”,“对被告人的上诉权,不得以任何借口予以剥夺”。
  上诉期只有短短的10天时间,在中院的百般阻挠下,真的过了10天的上诉期。
  市中院如此枉法办案,到底想干什么?你往下看,就知道了……
  ————————————
  司法程序没走完,亿万资产化云烟
  ————————————————
  2010年4月19日,广东省高院否定了市中院的一审判决。广州中院对峻联公司还没有二审。
  广州经侦支队的黄某某,以及负责本案的下属一大队政委,找到了一个峻联投资人W,问:“峻联的案子,牵涉3000多人,早晚也得出事。如何了结?”
  W说:“公安一分钱也没有追,广大老百姓必然血本无归,你们公安局这一关过不了的。因为当初是你们办的案子。”
  “现在应该做什么?”
  “你们应该做三件事,峻联公司有从化工业园,在山西买的有房子,在广州天河平安大厦有写字楼,你们拿这个拍卖了,给广大老百姓一半钱就可以有台阶下了。”
  经侦不敢怠慢,急忙赶往从化工业园。经侦一去,吓了一大跳,从化法院按照广州中院的指令,已经把工业园的拍卖手续搞齐了,正在启动拍卖程序。
  经侦大为光火:“峻联的案子,已经被广东高院驳回了。程序还没有走完,案子没有定性,你们怎么就开始拍卖?!”
  从化法院说:“广州中院下发了一个红头文件,说判决书已经生效了……”
  经侦愤怒地说:“别说了,停,停下来!”
  2011年11月26日,广州市中级法院违法对峻联公司判决仅隔了三个多月,市中院就迫不及待地变卖峻联公司的财产。
  习近平主席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上强调,“这些年来,司法不公、贪赃枉法的一个突出问题就发生在刑事诉讼涉案财产处置的过程中”。
  最高法院2015年5月5日发布《关于法院办理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指出,“实践中一些司法拍卖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竞买人之间,竞买人与拍卖机构之间恶意串通,损害当事人利益。”
  峻联公司做大做强了,资产资金达三、四亿,自然成了钓鱼执法的对象。一个法院内部人士直接说“为什么峻联出事了?为什么张俊川坐牢了?答案很简单,谁叫你这么肥呢?”这一句话可以说是一语道破天机。根据广州市中院二审的刑事判决书,峻联公司的资金财产分四个部分:
  1、广州市天河区平安大厦302房。2007年11月购置,用作公司总部办公及视频远程监控显示大厅用。首期已支付872万元。
  2、广州市从化“明珠工业园”。占地40亩,(约26000m2),2004年奠基,2007年建成。一栋九层科研大楼和一栋三层行政大楼(合计约20000m2)。首期投资1195.20万元。用于峻联公司研究,生产视频监控设备的基地。
  3、山西太原市哈伯中心1至17层及府西街王府大厦A-10E、B-14H号房等物业。首期投资约4000万元。主要用于研究开发山西煤矿安防工程,涉足解决山西煤矿矿难事故。
  4、银行账户资金及现金。
  2007年12月13日,经侦在公司财会室查抄到银行账户资金及现金共约560万元。
  在这里,特别指出的是,广州市从化“明珠工业园”被贱卖一事。
  2012年2月,市中院匆忙拍卖峻联公司的资产——“明珠工业园”。在拍卖会上以起步价2100万一槌定音,贱价拍卖,按2012年房地产市价,“明珠工业园”市价在1亿元以上。
  2012年2月匆忙拍卖,离2011年11月26日判决生效才短短的三个月,此时也正是峻联公司上诉、申诉期间。
  市中院称,之所以匆忙拍卖明珠工业园,是因为峻联公司“尚未向建筑工程承包方结清工程款。”(约200余万元)。其实,这笔工程款无须用拍卖明珠工业园来支付,因为,2007年12月经侦查封峻联公司财务室,共查抄资金约560万元,加上数年的孳息共600余万元,完全可以支付,结清工程款。
  正是这样的司法拍卖是明显的腐败,买了这块地的业主,至今不敢用这块地。这块“是非之地”上早已经长满了荒草。
  更令人奇怪的是,拍卖是在债权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私下搞的,买主是谁,债权人一无所知。
  事后,法院狡辩说:“拍卖时,已经通知你们债权人了。拍卖通知书寄给你们了。”
  峻联公司已经被公安查抄了,人去楼空了,他们说是把通知书寄给了峻联公司。谁能收到呢?为什么不让债权人派代表参与拍卖?再说,张俊川正在大牢里,为什么不交给他?
  从化科技园被贱卖,广大俩权人一致认为,这是一宗暗箱操作的买卖,其中就有官商勾结,权钱交易,隐藏着“老虎”和“苍蝇”。
  峻联公司的财产,是广大债权人的血汗钱,市中院在处置和拍卖时,为什么剥夺了当事人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截止到今天,也就是在我写文章的这一刻,广大债权人至今分文未得。就在此事上,更加突出了主流媒体的无耻下流,不加调查,乱发新闻。广州市中院还在《南方日报》上造假说,峻联公司案“法院判决生效后,执行回来的款项按比例发还给了受害人”。对上欺骗中央,对下蒙蔽社会舆论。事实确凿,本文刊登在《南方日报》2013年11月25日A03版。
  峻联公司,本来是一个蒸蒸日上、有着辉煌前景的民营科技公司,被公检法机关敛财式执法彻底打垮,老百姓至今分文未得。本案从头到尾,全程违法,全程腐败!不仅峻联公司受害,广大投资人受害,连公司高层也同样是受害者。
  包括张俊川在内的公司高层,目前已经全部刑满出狱,但他们经此一劫,命运也发生了根本改变。由一群干事创业、虎虎生威的青年后生,变成了一群对国家和法治彻底绝望的悲观厌世者,没有人出来维权,从没有想着为自己洗刷冤狱,甚至连当年的大案内情就不愿意说出来。
  一些债权人这样说,他们每个人从监牢里出来时,都写了“保证书”,出去后不能上访,不能再告状,否则就得二次入狱。
  最可怜的,当数老总张俊川,在他坐牢的九年里,老婆郁郁寡欢,愁肠百结,得了癌症,无钱医治。张俊川从牢里出来后,不愿见到世人,更不愿透露一点真相。
  十年前的一场惊天冤案,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演绎多少人间悲剧!这的确是现代版的《悲惨世界》。
  ————————————
  说不清楚一分钱,就要誓死维权
  ——————————————————————
  “一心要江山图治垂青史,也难说身后骂名滚滚来”。
  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上任后,不遮不盖,向全国人民坦陈了当下中国官场腐败的原生态:“反腐败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一抓一大帮,一点就塌方”。2015年初,在中纪委的一次会议上,谈到反腐败问题,习近平的讲话直白敢言,字字句句斩钉截铁,令在场的人感动万分。大家不妨听一听这段话:
  “人民把权力交给我们,我们就必须以身许党许国、报党报国,该做的事就要做,该得罪的人就得得罪。不得罪腐败分子,就必然会辜负党、得罪人民。是怕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还是怕得罪十三亿人民?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就要得罪十三亿人民。这是一笔再明白不过的政治账、人心向背的账!中央要求各级干部不做‘太平官’,中央领导层首先不能做‘太平官’。对腐败分子,我们决不能放过去,放过他们就是对人民的犯罪、对党不负责任!我们这么强力反腐,对腐败采取零容忍的态度,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赢得党心民心。”
  正在热播的由最高检政治部挂帅拍摄的反腐败大戏《人民的名义》,原汁原味地反映了地方高层腐败的原生态,针针见血。这个电视剧的开播,就是党内正能量博弈胜利的结果。
  十年沉冤压心底,满眼泪水擦不干。当我与峻联的老人会面时,许多人忍不住当场痛哭失声。
  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首先想到的不只是自己的血汗钱,而是担心国家的命运。看到禽兽不如的腐败分子如此猖狂,他们决心以讨还自己的血汗钱为契机,配合以习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反腐败,揪出隐藏在广州公检法系统的禽兽不如的腐败分子,一息尚存,决不放弃战斗。哪怕有一个禽兽不如的腐败分子漏网,他们就决不收兵!坚决将那些禽兽不如、狼心狗肺、禽兽杂交的东西,一个个拿下!
  他们表示,血汗钱讨还回来了,哪怕捐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上学,也决不便宜哪些禽兽不如的腐败分子。
  2016年下半年,峻联人多次上访到广东省检察院。因为检察院是监督法律实施的,自然也监督涉案财产资金的处置和返还问题。
  省检的检察官王科长、储检察官、邝检察官等都明确指出,“追讨涉案财产和资金问题,应到广州市中院执行局解决。”
  2016年11月,广东省高院也发文,“要求全省各级法院今年全面清理执行案件及案款”。
  2016年11月9日,峻联案债权人40多人来到广州市中院执行局,要求处置峻联公司涉案财产和资金的责任法官F出访,解决问题。
  F多年来是一直拒绝接见峻联人的,每次债权人到执行局上访,不是说F没空,就是说她出差了等等。这次去债权人又是拍门又是叫喊,终于把她“逼”出来了。
  首先,她否认峻联公司涉案财产和资金是由市中院执行局执行的,将责任推给广州市公安经侦。
  债权人说,按法律、按省高院的指示,以及省检的解释,峻联案的涉案财产及资金就是由广州市中院执行局解决的。她无言以对,在不断追问下,她无奈透露,“法人张俊川和峻联公司的二十多本银行存折分别掌握在十多位责仼法官手里,你们去找他们解决吧!”说完扭头就走了。由此,更加证实他们事前的判断,峻联大案就是一场地地道道的司法腐败大案。
  “数英雄论成败,古今谁能说明白?千秋功罪任评说,海雨天风独往来。”
  峻联的老人们一定要认清形势,看明白真相——“非法集资”的钱要么是在骗子们和腐败分子手中,要么回到投资者手中。根据“物质不灭”定律,这些钱一分钱也不会消失。
  峻联公司的钱,要求法院做成细目,一分钱都得落实个地方,公开发布到网上。一分钱说不清楚就誓死维权,维权到底!坚决不能便宜那些禽兽不如的腐败分子一分钱!
  开展反腐败斗争,决不能让党中央“千里走单骑”“海雨天风独往来”。峻联债权人的依法维权斗争,讨还血汗钱的斗争,就是在配合以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反腐败正党风,落实从严治党、司法改革的各项举措。这种依法维权斗争是正义的,光荣的。
  ————————————
  有错必纠为何不纠,只因官场多禽兽
  ————————————————————
  你看电视时,见到那一个个地方官员人模狗样的,实则不少是禽兽不如,“三不为”的官员泛滥成灾——水平不行的“不能为”;没有信仰、没有担当的“不想为”;自身不干净,害怕得罪人的“不敢为”。中国地方官场,不说是人人禽兽,反正基本就是这种“三不为”的干部。
  反腐败,中央层面是“九级台风”,而地方是“蚊丝不动”,似乎只有中纪委这一千多人在反腐败。连新华社就发文章骂地方反腐败无所作为——“上面是九级台风,下面是风平浪静”。造成反腐败这种上热下凉的原因,就在于地方官场“三不为”的官员多如牛毛!
  当下的中国,涉及非公有企业产权的案件,多如牛毛。每一个案件都涉及到几千人,几万人,几十万人……企业家蒙难入牢,老百姓血本无归。以至于现在的企业家挣了钱往外国跑,老百姓投资外国的资金盘,也不敢往国内投资,以至于造成当下中国民间投资热情,对内降到自2000年以来17年来的最低点,而对外投资上升到最高点。这种内冷外热的投资局面,说明企业家和老百姓没有安全感。
  保护企业家、保护老百姓的投资热情,已经成了当下中国一个十万火急的迫切任务!
  2016年8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27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
  2016年11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正式发布。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以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下发的保护非公企业产权的重镑文件,是最高规格的“顶层设计”。
  《意见》明确指出,要“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坚持有错必纠,抓紧甄别纠正一批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对涉及重大财产处置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确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的错案冤案,要依法予以纠正并赔偿当事人的损失”。
  2016年11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根据党中央和国务院的这一文件精神,及时下发了《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
  2017年1月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再次下发了《关于充分履行检察职能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
  党中央、国务院,以及两高“保护产权”的意见下发后,到现在几乎没有落地。就在于地方官员“三不为”的官员多如牛毛,尤其是党委书记丧失了党性,缺乏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以及与党中央的看齐意识,或软泡硬磨,或阳奉阴违,与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离心离德,拒不落实党中央和高层下发的一系列保护产权的政令和司法意见,有错不纠,听之任之!既没有“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更没有“以人民为中心”的司法理念。
  这也是峻联大案至今得不到纠正的大背景。
  只有拿下广州市地方党政公检法中一些禽兽不如的苍蝇、蚊子和“三不为”的官员,才能解决类似峻联大案的问题。这决不是基层几个办案人员的事情。
  峻联案,这个错案,涉及到3000多位老人,上访了300多次,地方官场为何拒不纠正?
  关键是党委书记不姓党!习近平同志在2016年8月30日的中央深改组第27次会议上,关于落实完善产权保护问题时专门指出:“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充分认识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建立党委牵头,人大、政府、司法机关共同参加的产权保护协调工作机制,加强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抓紧制定具体实施方案,启动基础性、标志性、关键性工作,确保各项措施落到实处、见到实效”。
  从习主席的讲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保护产权,纠正错案,首先是加强党的领导。但是,纠正任何一个错案,都牵涉到一大堆领导干部和公检法各机关,甚至包括政法委书记,于是党委不拍板,不担当,任由峻联案一冤到底!有错必纠的背后是“有错必赔”和“错案必究”。公检法自我纠错机制失灵,这是不争的事实。办错一个案子公检法三家皆有责任,因此说,靠公检法自我纠错,等于自己打自己,包括监督法律的检察机关也从来不会认错,因为检察机关掌握着当初的批捕权。公检法自我纠错功能失灵,而党委又害怕纠错后得罪人太多,便视而不见,采用拖字战术,不拍板,不担当,遇事躲着走,这是当下众多侵犯非公企业产权案件得不到纠正的关键因素。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ty_阿弥陀佛476 时间:2017-05-16 21:31:34
  中国的公检法还是周永康的余孽依然在横行,它们在对抗习总的依法治国。
我要评论
作者:ty_听雪落地 时间:2017-05-16 23:32:14
  中国的公权部门权力太大了,监督形同虚设,遭殃的是百姓国家唉
作者:浔阳江头2015 时间:2017-05-17 08:07:46
  法官傻吗?一点都不傻,傻了不会选这行。枉法是擢取利益的最佳渠道,你懂得。“天平”遭亵渎,那只“司法神兽”被某些人猎杀。
作者:ty_红玫瑰169 时间:2017-05-18 14:52:08
  @蓝天是顶我是峰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ty_红玫瑰169 时间:2017-05-19 10:39:17
  @蓝天是顶我是峰 :本土豪赏1艘护国航母(666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