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蔡县粮食局被指拖欠巨额工程款 官方调查数月无果(转载)

楼主:执行老大难 时间:2017-05-20 09:45:38 点击:7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新蔡县粮食局被指拖欠巨额工程款 官方调查数月未果

  

  中国网事

  2017-05-17 10:44:07



  

  2017年1月24日,媒体刊发报道《新蔡建设粮仓“空手套白狼”施工农民无钱过年》,报道了国家级贫困县河南省新蔡县粮食局在缺乏建设粮仓资金前提下,仓促与该县建筑公司签订了10余个乡镇粮仓建设合同,县建筑公司转手包给个人建设,工程完工后包工头拿不到工程款,干活的工人无钱过年,导致干活工人采取信访、围堵粮食局等手段维权,极大损害了新蔡县粮食局的公信力。

  报道刊发后,新蔡县粮食局回函称,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主要领导亲自过问,详细了解情况,并责成粮食局认真履行施工合同,按合同约定付款进度支付工程款。如今距报道已经近4个月了,包工头是否拿到工程款,民工是否拿到工资?5月5日记者对此进行了回访。

  报道不起作用到现在没拿到钱

  记者首先联系上负责顿岗粮仓建设的包工头李某,“报道在新蔡这不起作用,几乎天天都找粮食局,到现在也拿不到钱”,李某说,没干之前,想着是粮食局的活,粮食局是国家政府部门,给政府干活,咋也不会赖账,不会坑他们,可现在实实在在被套牢了。

  据包工头李某介绍,他所建造的粮仓工程新蔡国家粮食储备库顿岗分库1#、2#仓是从新蔡县建筑公司接的,承包方式是包工包料,该工程已于2016年7月完工并投入使用,当时合同约定2016年10月支付合同价款90%,包括信誉金在内至今尚欠124.8万元。

  “政府部门都不讲信用了,咋让老百姓讲信用?”李某说,粮食局都没啥道理可讲,完全是言而无信,就拿信誉金来说,施工前粮食局收取15万元信誉金,最初说是工程进行到一半退;后来到工程一半时,又改口说主体完工退;等主体完工,粮食局又变了,说是到全部工程竣工,交付使用再退;可等到2016年7月工程完工、交付使用时,又变卦了,说到交信誉金满一年再退。

  拿工程没验收,其目的是为了找理由拖着不给钱

  新蔡县粮食局是否认同包工头的说法,是否做到了回函中写的“粮食局认真履行施工合同,按合同约定付款进度支付工程款”?以下是根据采访粮食局基建股杨股长、包工头李某及回函内容整理出的三点争议:

  争议一:新蔡县粮食局基建股杨股长认为,不拨款原因是工程施工方未按合同日期交工,工程至今没有验收,而未按合同交工原因是“多方面的,粮食局、施工方都有”,至于没验收却在2016年7月已经投入使用,是“当时解决卖粮难、缓解收粮食压力”。

  包工头李某不认同上述杨股长说法。他认为之所以粮食局拿未按日期交工、未正式验收做文章,其目的就是拖着不给钱,“粮仓建设用的双T板是粮食局负责联系的,在多次催促情况下,六月中旬才送去一栋仓的,直到7月底另外一栋才送去,由于双T板迟迟不能送到,怎么让完工?未按日期交工责任在粮食局。”

  而新蔡县建筑公司2017年5月12日给县委县政府《关于新蔡县粮食局2015年度新建粮仓项目建设拖欠工程款的反映材料》中有关于工程延期的解释证实了李某的说法,“2016年4月中旬顿岗乡粮仓(工程)主体工程完工,通知新蔡县粮食局,要求预制构件加工企业吊装予应力双T板时,预制构件加工企业却迟迟没能按进度节点吊装,工程延期(具体原因是预制构件企业货款未能及时收到货款)”

  李某说,工程没有正式验收,责任也在粮食局。工程竣工后,粮食局从没主动说过让他提交正式验收用的备案材料,中间他多次向粮食局基建股负责人提到验收一事,对方不但无动于衷,还称“钱到时拨给你就行了”;可后来他们拿不到工程款,无法给民工工资,民工多次去粮食局堵门讨要工钱时,此时粮食局陶局长提出,“竣工资料报过来,立即拨付工程款”,“我们五天内就把工程验收备案资料全部报送给粮食局基建股”,当时接到材料后,基建股股长杨股长说,“给局长汇报汇报后,再给你们拨付工程款”,可备案材料至今仍未签字盖章。

  李某回忆当时验收时的情景:当时工程竣工后,就第一时间联系粮食局领导进行验收,7月份粮食局、监理和建筑公司三方进行初验,形成一份整改通知书,我们随即进行整改。到2016年8月份,除上述三方,县住建局质监站也参与正式验收,验收结束后,监理和建筑公司都签了验收合格,但粮食局迟迟不签,正因为粮食局没签,质监站也没法签,至今就一直拖着,“粮食局不签,明显是想拖着不给钱,一旦签了,就说明验收过了,必须按合同履行了;拖着不签,说明没正式验收,粮食局就可以按合同约定拒绝付款了。这是粮食局领导采取的歪招,明眼人都明白,可我们没办法,权力在他们手里”,李某说。

  李某认为,粮食局拿工程没验收、工程没按合同日期竣工,其目的还是为了找理由拖着不给钱,“当时合同上商定暂定按900元一平米付工程款,我们干的是包工包料,900元一平方连本钱都不够,更别说利润了,市场价格应该在1400-1500元每平方,我们多次要求粮食局请第三方审计部门审计,但粮食局一直置之不理,其实我们都明白,粮食局是不敢让人审计,现在连900元一平方都付不起,哪来的钱付追加的工程款啊!”

  争议二:已付工程款数额。

  粮食局基建股杨股长说已经付153万元,但工头李某却说仅仅付了103万元,尚欠124.8万元,两者相差50万元,这是怎么回事?

  李某说,相差的50万元是粮食局把支付的50万元双T板费用算到已付工程款了,事实上双T板是新蔡县粮食局联系的,是“以付我工程款名义,实际上付的是双T板费用,我收到的还是50万元”。

  2016年9月工程竣工并投入使用后,包工头李某去找粮食局李炳忠局长讨要工程款,李局长让他先答应扣掉50万元双T板费用,“给你100万元,先把50万的双T板钱扣除掉。你同意了,就按这拨付,不同意,你回去再考虑考虑”。李某说跑了一个月才找到领导,不想错过这机会,当时就没咋想,同意了李局长的要求。

  事后李某感觉不公平,“为何50万元的双T板费用必须从给我的100万元工程款中扣除,双T板总费用才58万多元,现在一次性就付50万,占到了双T板款的85%,既然能付给双T板费用85%,粮食局也应该按照同样标准付给我”。他认为同样是建仓,自己还是包工包料,投进去数百万元,到现在带暂借的3万,才讨回53万,占暂定工程款23%,这不公平,“双T板是粮食局找人定做的,急着先把双T板款扣掉,我怀疑中间和领导有啥利益关系?”李某说。

  顿岗粮仓内的附属工程工程款早早拨付也让李某怀疑里面有啥猫腻。这些附属工程包括仓与仓之间的地坪、粮所内进仓主路、大门口门卫室等。附属工程工程款早在去年10月份已结完,而这些附属工程师是在他建好粮仓后才开始建。“据说这些附属工程都是粮食局领导找人建的”,李某愤愤地说,“太不公平,里面水太深。同样工程,却不同的付款标准,粮食局自己联系的双T板、亲戚建的附属工程和我们的就是不一样待遇”。

  争议三:讨要工程款、工资和新蔡县粮食局有无关系

  新蔡县粮食局领导称,粮食局是和建筑公司签署施工合同,粮食局和包工头、民工没有直接关系,之前付给包工头的工程款是借给他们的。

  “不是粮食局说的是借给我们的,之所以说是借款,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好拿建筑公司做挡箭牌,让我们去找建筑公司,建筑公司让找粮食局,建筑公司和粮食局来回踢,这不是拿我们当猴耍吗?我们县粮食局就是玩空手套白狼,哄着你建,建好有钱就付,没钱就脱,哄一批又一批,以后没人敢给新蔡县粮食局打交道了。”李某告诉记者。

  包工头李某说,他们和建筑公司签署内部施工合同,施工队包工包料,建筑公司提取2%的管理费。;事实上建筑公司啥也不管,所有工程上的事都是粮食局出面,他们15万元信誉金是转到粮食局指定账户的,部分已经支付的50 万元工程款也是粮食局给的。

  李某说他们也多次去找新蔡县建筑公司李国武经理,可李国武经理说粮食局不给钱,他也没法,让包工头自己想办法,“想啥办法啊,不是逼着请客送礼拉关系,上访堵门拉条幅”。

  本想建好后能赚点钱,不想却掉入陷阱中

  记者了解到,不止拖欠顿岗乡粮仓施工方工程款,在新蔡县弥陀寺、宋岗、练村、栎城、化庄、杨庄户、龙口乡等在建粮仓都是从新蔡县建筑公司转包的工程,如今都在讨要工程款,其中弥陀寺乡盖了五栋仓,去年年底才给了25万元。“都恼哩很,对方是政府部门,都知道粮食局是耍赖、在推诿,可没法。”

  “新蔡县粮食局让不明真相的施工方垫资来建仓,建好后玩起打太极、踢皮球、玩文字游戏,我们都是背负巨额债务给粮食局建仓,本想建好后能赚点钱,不想却掉入陷阱中,现在是四处举债度日,工人工资要付,材料款要付,粮食局给的一点钱根本不够付材料款”,李某说。

  包工头普遍反映粮食局在媒体上和往省级粮食主管部门的报送材料中称“吸纳社会资本,新建粮仓”,因为新建和新开工的仓多,粮食局局长到郑州开会还受到表彰,“真实的情况只有我们包工头知道,粮食局根本没钱,甚至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完全都是空手套白狼,我们现在都是深陷其中、进退两难,除了粮食局领导一次次的推诿和谎言,剩下的都是失望和泪水”。,

  在《新蔡县2016年产粮大县奖励资金使用方案》中,河南省财政拨付的4015万元其中用于行政事业单位人员工资2139万元,补充教育经费支出956万元,改造农田水利设施200万元,而用于修缮粮油仓储设施的200万元当时却未到位;记者曾就上述奖励资金方案使用情况提出疑问,而该县粮食局基建股股长却回应称,“文件上提到的资金和修建粮仓没有任何关系,也根本不是一回事。”(来源大鱼号 卫报)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