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工亡五年,单位冷血,信访局不作为乱作为

楼主:一天比一天好sss 时间:2017-08-03 12:28:57 点击:44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是广元市剑阁县人,我丈夫是中国电信广元分公司工龄38年的正式员工,共产党员。
  我丈夫定于2012年12月30日就正式退休。12月19日休年假期间,被单位电话催促要求中断休假回去进行通信抢险,此时年假期限还有5天。12月23日在当天的抢修工作结束后,在骑车回家途中发生意外事故去世。事故被交警部门定性为意外事故,且休年假召回属于加班,下班回家的路线和性质都符合工伤。
  单位也承认是工亡,但是在他们说向社保局申报工伤被拒绝后,就再也不承认我丈夫属于工亡,且为何不是工亡没有社保局的任何的书面结论。之后开始各种扯皮推诿,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我丈夫,到处造谣,并把我丈夫的各种资料,包括死亡证明都遗失。期间我多次找广元电信协商,但是单位的态度极其冷漠恶劣,我势单力薄,只能被牵着鼻子。单位每次都说向上级汇报,但是直到现在汇没汇报只有天知道,我是见不到任何的主要领导。广元电信的领导出了事就把责任往死人身上推,自己一尘不染,我丈夫遇到这样的领导是他的不幸,更是我家的灾难。
  对于单位的态度我只能求助政府信访局。向市委书记、市长写信,向信访局递交材料,基本该做的都做了,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都做出了批示,我很感激,但是根本没有作用,广元电信仗着自己是央企,没有落实任何批示。后来信访局介入,我自己觉的应该有希望了,但事与愿违,事情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更加复杂和困难。
  在广元市信访局安排的和广元电信的调解会中,广元市信访局的态度、做法和言论根本就不是调解会,更像一场阴谋。
  调解会有广元市信访局、市政府办公室、市社保局、市交警大队、县交警大队、广元电信以及我方家属和3名律师参加。律师是我方援助律师,电信法律顾问,信访局法律顾问。会议我方家属和律师就两个人,而电信参加人员多达11人,这是信访局的要求,我方家属不能超过1人。
  会议上县交警大队和市交警大队事故科就出具的事故结论做出了详细的解释,证实结论是有效的,合法的。市社保局也明确了广元电信未在法定期限内申报工伤,而且要为在休年假期间召回加班的行为所产生的不利后果负责。这些都是十分明确的事实。信访局应该按照这些证据来让电信与我方协商才对吧,但是整场会议一大半的时间信访局就是不停的质问我方,质问交警队和社保局,对电信则一句话都没有,其倾向性十分明显。
  在会议后期信访局要求我方家属和3名律师退场。后来的内容是参加会议的好心人录音并告知的。我们退场后,信访局让交警队和社保局重新写一份说明,说明我丈夫的意外事故不是工伤,且让两个单位要把这说明写死,不要给我一点点是工伤的念想,让我该去告就去告,该去闹就去闹,该找电信打架就找电信打架。交警队和社保局当场就表示说明可以写,但不能这样写,这是对我方家属不负责的,不公平的。广元电信除了说了一大堆的推卸责任的话之外,没有任何人问责他们,我方家属和律师回到会议室时就宣布了会议结束和告知下次的会议时间。
  等到第二次调解会议开始时,交警队和社保局都向信访局出具了说明,这时我要求看这两份说明被信访局拒绝。然后马上要求我方家属退出这次会议,我当然不同意,没想到信访局立刻宣布此次会议结束。请大家评评理,这也算是调解会吗?
  后来我方家属一人被信访局叫去办公室,我方再次要求看交警队和社保局出具的说明,还是被拒绝,并说材料已经交给了上级领导,之后就是不断的问我方如果不是工伤怎么办,我方就问难道交警队和社保局的说明写着我丈夫不是工伤吗?信访局说这你别管,反正就是不给我方看。交流了很长时间无进展后我方又要求看这两份说明,这次又改口说社保局的说明没有盖章,被退回去要求重新出具了,然后就这样不了了之。
  后来我了解到,交警队和社保局的说明都是对广元电信不利的,所以信访局才这样的隐瞒。
  过了一个月后,信访局通知我我丈夫的事故不属于工伤,通知属于口头通知,没有任何的文字结论,交警队和社保局的说明到结束也没有看到,一切都是未知、不透明,一切都是迷雾重重,从此之后再无下文。愿想着信访局能为我这样的老百姓做主,没想到却联合了广元电信来整我,害我。这就是广元市信访局的工作作风,这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公平正义何在啊。
  此后我只能不断的上访,并找到市总工会求助,市总工会给我安排了一个援助律师,但没想到应该是替我维权的律师想和稀泥把事情结束,完全不顾我的权益,我欲哭无泪。
  2016年底我再次去广元市信访局信访,此时领导都换人了。见到了新任的广元市政法委书记,又把事情安排给了广元市信访局。但新任的信访局局长官威十足,脾气大的不得了,各种推托威胁,并把我的事踢皮球给了剑阁县信访局,剑阁县信访局说安排会议和剑阁电信分公司协商,结果会议到现在也没有开,一会说能解决,一会又说我反悔改口,我真是一脸茫然,根本就没和我商量过什么方案,也没开什么会议,就说我反悔,连给四川省信访局的答复都说事情解决了,但是我反悔拒绝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和广元、剑阁信访局无怨无仇,为什么他们要这样的来诬陷我,竟搞出个无中生有。
  这近5年的时间,我一直相信党,相信国家,依法信访,依法维权,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阴谋、欺骗、威胁,我向省巡视组、省长、省劳动厅、国家信访局、全国总工会、中纪委,甚至向总理写了多达几十次的材料信件,都是没有任何的回应,我明白了那些到北京去上访的人的心情了,没有背景,没有钱,只能靠自己的血肉之躯。
  我丈夫参加工作前在总政治部服役,在部队是带兵骨干、训练标兵,并荣获了三等功。回到地方努力学习本职工作知识,一步一步成为了单位是技术骨干,论吃苦耐劳,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别人让临时工做的事他都是亲力亲为,从来就没有一天穿过干净的衣服,加班抢险更是家常便饭,98年发洪水,是他不顾个人安危带头跳进湍急的洪水中抢救单位的通讯设备;论本职工作技能,他为单位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业务骨干,别人不会的,他会,别人会的,他精通,由他带领出的弟子,现在已经是单位的领导。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个人。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电信。
  但我丈夫万万没想到,他为了单位的利益放下家事,在还有十几天就退休的时候回到岗位抢险,出了意外走了,单位就是这样的冷血无情,那些冷漠的领导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和业绩,把责任全部推给了他。找政府也是换来无尽的等待,等待再等待,一拖再拖,小事拖大,大事拖炸,信访局更是把我逼上绝路。我一辈子没有工作,全靠我丈夫,他就是我的一切,原本圆满的家庭失去了顶梁柱,近五年的奔波信访,花光了积蓄,流干了泪,受尽冷眼欺负,却依旧看不到希望与光明,我的中国梦还是噩梦。
  望社会广大善良的人们能帮助我,给我一个公平,正义,更让为了建设祖国的基层工人,流血流汗不流泪。





  刘女士
  13308123365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剑阁互联网中心 时间:2017-08-10 10:09:01
  刘永翠你好:
  现将你所反映的丈夫工亡五年,单位冷血,信访局不作为乱作为一事具体情况回复如下。
  一、死亡原因
  袁和平同志是中国电信剑阁分公司劳动合同制员工,从事普安城区电缆维护工作,在2012年11月23日(星期五)下午正点下班后(公司规定作息时间为:上午8:30-12:00,下午14:00-18:00),袁和平是正常出勤,未安排加班),吃过晚饭骑摩托车从普安回抄手老家,距碑碑梁收费站约300米处时不幸发生意外,经目击证人证明发生意外时间约晚上9点左右,进入剑阁县人民医院抢救时,入院时间是22点26分,次日转入江油903医院治疗无效于24日晚19时40分死亡。由袁和平家属提供的剑阁县交警大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证明,该事故被认定为单方责任事故。
  二、支付费用
  (一)按照《四川省全民所有制企业固定职工死亡待遇暂行规定的通知》(川府发【1988】170号)相关规定,职工因病或非因公死亡的丧葬费标准为3个月本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一次性抚恤金或救济金标准为死者生前的7个月工资,即:计发袁和平丧葬费和一次性抚恤金48818元。
  (二)支付袁和平个人账户缴存的养老保险金和医疗保险金63355.92元。
  (三)支付袁和平个人账户缴存的住房公积金为78025.61元。
  (四)支付袁和平企业补充养老保险金12482.75元。
  (五)平安保险公司应付袁和平企业年金共计42459元.
  以上五项费用共计245141.28元。
  三、答复处理意见:
  袁和平在休年休假期间,剑阁分公司因工作需要,通知提前回单位上班(抢修电缆),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和《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以及公司管理相关规定。
  工伤认定是广元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的职权,作为用人单位的电信公司,没有认定资格,只能按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的要求,向其申报,因此中国电信剑阁分公司在袁和平同志发生意外30日内,向广元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管理科提交了工伤申请,得到的答复是:不符合《工伤管理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第十四条第六款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工伤申请驳回后,剑阁分公司将工伤申请情况给其家属作了通报,并告知家属本人也可以直接向广元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
  家属抚恤方面。一是多次与信访人及亲属进行了沟通协商,宣讲解释相关政策法规;二是袁和平同志在抢救治疗期间发生的医疗费用32464元,广元医保报销22453元,平安保险公司报销6888元,未报销的医疗费用3123元已酌情解决;三是考虑到袁和平长期的工作表现和家庭现时情况,核发困难补助1000元,同时向省公司工会申请了救济金(最高额)10000元,均已支付给刘永翠本人。如你对以上处理结果不满,可走司法程序来维护自身权益。
  剑阁县群工局
  2017年8月10日
作者:玉麒麟918 时间:2017-08-18 09:21:07
  真是推得真干净!没一点人情味!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