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市二级法院枉法判案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13 20:05:34 点击:4916 回复:28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铁证如山!薛海蓉腐败法官,胡说八道,被告都始终不敢说“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她竟敢满嘴跑火车。

  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司法、政府勾结;践踏公民权利。腐败分子的违法收入哪里来?就是通过违法行政;违法判案;显失公平;搜刮民财;巧取公益;一起起上访民事件,都集中反映出来腐败恶行的真谛。世上,亲戚交往,有卖了房子再给房屋修缮费的吗?

打赏

110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3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20 23:22:51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既有解放初期的宅基地、楼房确认;也有二爷爷孙三毛宅基地楼房旁证;还有拆迁前地方政府蓝图公证。薛海荣法官自己陈述做证据,是哪位法院领导授意践踏法律?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21 12:03:59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22 19:12:06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23 10:43:53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24 11:04:43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以上始自解放后,孙小毛宅基地和楼房与孙三毛宅基地和楼房(已得到相应安置房N套)相互也印证。

  
  
  
  
  
  
  

  
  以上是孙裕丰东半边一间半楼房和宅基地证据。
  
  以上是村委会给孙小毛出具的证据。0.223亩宅基地上二层楼房与孙小毛西半边103平米加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米加孙立明修缮过的92平米(村委会单独计量未计入)占地合计为0,223亩宅基地。院落在51年宅基地登记时,被孙三毛代登记划走。上面有图表为证。宁波档案馆扣押孙小毛、孙裕丰三间二层楼房51年登记表,我们2010年时看到的,带我们再次带着身份证去取时,官员告知,没有了。幸好有孙三毛的这张表可作为旁证。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25 15:40:23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26 09:40:20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作者:啄木鸟M 时间:2019-01-26 09:48:11
  顶起来!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27 19:11:21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28 16:10:27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29 09:44:56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30 15:30:38
  最高法院不遵守民事诉讼法规定,拒不审理各省高院裁判的案件,一律要求再审申请人到地方检察院申请抗诉,地方检察院受制于地方党政一把手集权,草率行文,连检察官都拒绝行文署名,推脱法定职责。高级检察院几乎不审理下级检察院监督书。把申诉人挤在检察院与最高法院当中,推来桑去。架空“有理走遍天下”的承诺。促成“空话、套话、大话”满天飞。
作者:ty_威尼斯59 时间:2019-01-30 18:29:35
  顶帖!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1-31 17:07:55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02 23:22:18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03 18:33:29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04 22:39:12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05 09:11:33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06 17:11:12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08 21:54:17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10 00:56:38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10 12:42:53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作者:老海2015 时间:2019-02-10 17:45:42
  到处一样.各级法院、法官都一古脑地实体程序违法,一古脑地算计着使坏;是空前不绝后地坏,是无恶不作地坏,是上下齐心地坏,是利令致昏地坏,是恶贯满盈地坏.有啥法?!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11 15:40:23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12 13:59:17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12 19:32:18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13 13:10:58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作者:frw128 时间:2019-02-15 12:21:27
  在这发也是没有用的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17 18:22:50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18 14:15:53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19 17:54:02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20 16:07:06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22 11:54:16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作者:难寻一方净土 时间:2019-02-22 14:07:44
  台湾有贪几十吨钱的官员吗?台湾的法官也敢昧着良心判案吗?呵呵……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23 20:16:14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24 18:51:25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25 21:49:45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27 00:59:46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2-27 13:06:16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01 12:44:32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03 21:45:27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04 21:16:27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05 20:19:00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07 00:23:39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07 22:03:02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08 12:19:48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09 12:27:32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1951年孙三毛代孙小毛登记宅基地0.223亩。孙三毛0.2亩宅基地;二层楼房三间。相互印证。

  
  宁波市蓝图1比1000,仍旧清晰图示孙小毛、孙三毛(孙裕丰)各有二层木结构楼房占地0.223亩、0.2亩宅基地。

  
  
  
  
  
  
  

  
  
  东半边一间半楼房归孙裕丰所有。

  
  西半边一间半村委会给孙小毛在拆除后出具证明。
  砖截段部分被村委会单独测量,后霸占约92平米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11 08:23:23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12 16:45:46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13 11:47:14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14 12:01:02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3-17 22:21:39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作者:不渡乌江 时间:2019-04-08 21:46:10
  太专业了! 看不明白,但还是看了?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17 07:57:35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通知书
  (驳回不予准许调查收集证据申请的复议)
  (2012)甬鄞民重字第2-3号
  孙月翠四姐弟:
  你放不服(2012)甬鄞民重字第2-2号不予准许当事人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决定,于2012年8月13日向本院申请复议,提出请求撤销不予准许当事人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决定,认为原申请的第一至第三项调查取证内容系俩被告侵权隐匿房产面积数量,与本案审理有关联性。经审查,本院认为,你方所申请的第一至第三项调查取证内容与案件审理不存在关联性,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的规定,本院决定如下:驳回申请,维持原决定。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
  二O一二年十月十二日
  附三项请求:
  1、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孙裕丰)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2、调取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每五年更新一次);3、调取孙家漕房屋拆迁许可证、房屋拆迁公告、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迁录像;4;请向孙秀源、孙冲岳等9位老人调查核实证据证言(详见补充证据)。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19 00:44:42
  一、 本案是“拆迁合同(侵权)纠纷”争议
  申诉人因与被申诉人“房屋拆迁合同侵权返还财产”纠纷一案,不服一审(2014)甬鄞民初字第1955号判决(以下简称1955号);二审(2015)浙甬民二中终字第569号判决(以下简称569号);(2016)浙高民申字第3159号裁定(以下简称3159号),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00条、208条依法向浙江高级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宁波检察院来函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受理了1955号、569号判决的监督审查。宁波检察院违背监督监察职责,以另案(2012)甬鄞民重字第2号判决书(以下简称重2号)、浙甬民二终字第602号判决(以下简称602号)判决联系本案,做出“被拆迁房屋权属争议”认定,超越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检察院监督审查职责范围;做出《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没有道理。
  据鄞州区法院2014年7月30日《立案释明通知书》要求,我们申诉人(原审原告)明确侵权合同纠纷的旧楼房标的物及价格估值984295元,依法立案《房屋拆迁合同主体侵权纠纷》。且第一被申诉人村委会对合同纠纷标的无异议、第二被申诉人孙敏等三人均未到庭,法定无异议。宁波检察院以“拆迁旧楼房权属争议”为由,不监督审查1955号、569号判决,违法。
  二、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决定书以“重2号”“602号”判决认定的事实为依据,认定本案1955号、569号判决合法。那么,申诉人的申请监督申诉书,关于《二、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七项“审判组织成员不合法或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申诉薛海蓉法官违法成立。
  三、本案1955号、569号申诉人向法庭递交2号、3号证据,“重2号”和“602号”诉讼是没有的。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回避本案递交的2号证明孙裕丰楼房103.61平方米;3号证明孙裕丰有宅基地、楼房证据,及1号至9号证据组成证据链,认定申诉人和两被申诉人都不曾诉讼纠纷的“拆迁旧楼权属争议”案由。违背民事诉讼法宗旨,“民不举,官不应”。
  四、甬检民(行)监[2016]33020000184没有检察官签名,不符合检察院监督审查书的行文规定。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19 20:30:45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19 20:30:45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20 20:40:06
  家史简介
  我祖上在余姚与其他三人共同投资饭店,起名“四分店”。我祖上主控股并自主经营。祖上去世前将饭店经营权交给远亲大管家(祖上知道自己儿、孙没有活灵),太奶奶一家老小依靠大管家资助,再有每年红利进账维持生活。
  我爷爷从业四分店,做厨师。37-38年日本飞机投炸弹炸塌了该四层酒楼,家境开始衰败。
  我父母亲的婚姻,是我姥爷、姥姥与父亲的奶奶在我父母十几岁时包办订婚。
  日本人占领上海,建筑市场萧条,父亲绘制建筑图技能不得发挥,孙家始终没有转机。40年、41年我姥姥、姥爷相继去世,42年母亲嫁到孙家时,已经24虚岁。带去几亩田地,具体数量,颜家我舅舅的儿子震源哥或许知道。
  因为我爷爷18-19岁结婚,对我爸情感可能不细腻,可能有过继给姑奶为儿的说法。我们只知道父亲十一、春节必给姑奶奶写信寄钱,母亲不悦絮叨,父亲执意报恩。
  孙家落难,母亲守信遵从其父母遗嘱携田地嫁过门,太奶奶决定将分给我爷爷的整幢楼房的一半房产分给我父母亲安居。
  我奶奶、爷爷的婚姻也是父母包办,奶奶属于当家媳妇。爷爷不给力,房产太奶做主分给长孙一半,奶奶一气之下带着8-9岁的姑姑孙敏往返于宁波、上海等地跑单帮谋生,不负责掌控我爷爷了。
  我母亲过门后不久,太奶奶和我母亲编草帽时,太奶奶从小板凳滑落,股骨头脱臼。当时不懂,又没有钱医治,逐渐卧床不能下地。我母亲服伺送终。
  当家人去世。爷爷失业,经常回来喝酒、打麻将(也可以说解愁),经常卖家产、地产度日,演变到抵押其一间半房产的事情。才有了爷爷两次抵押房子,我爸爸两次赎回。第二次赎回房产,没有告诉我爷爷、奶奶。孙连生太公(我父亲的爷爷的堂兄弟)家反复向我妈承诺:“裕丰多会儿有钱多会儿来赎,我们不会要裕丰家的房产”。
  我父亲在上海很艰难,还是攒钱赎回了房子。我母亲是这幢楼房最后离开的孙家房产主人。
  解放后,孙利明堂叔告诉我父亲,土地改革分掉了(西半边)一间半房产。我父亲偶尔提起此事时对我们讲:“西半边一间半分给自家族里人,被分房人晓得房主人家,不好意思居住,房屋一直空着”。空房50多年至拆迁。
  上海解放,百废待兴。我父亲失业,无法等待,被迫于50年从上海到北京从事首都建筑业。一家7口(孙敏姑姑上初、高中)人均8元/月节俭生活。
  孙积丰叔叔在上海自学文化,考入铁道学校后,奔赴提前建设的东北锦州铁路局工作,负担我们爷爷的生活。
  父母亲第一次回宁波是76年春节,父母准备大半年,为婆家、娘家亲戚都准备了钱、物。当时老家还很穷。
  1996年孙家老三与孙裕丰父亲、姑姑一同回老家。一天傍晚,我和父亲孙利明堂叔走在村新修的水泥路上,孙利明许诺:“阿哥,侬这间屋阿拉今生今世也不会要侬的。东北孙逸刚刚来过,让我转告侬,屋要卖掉,先卖给他”。我父亲说:“啥时间说要卖掉了?传后代。”利明堂叔随声附和到:“这人异样嘎达”。
  当时,我和父亲看过我们的房子,东半边收拾的干净有序。西半边楼上楼下满屋都是枯席草和杂物。利明堂叔叔告诉我:“其母住东半边房子,他修过房子”。
  我父亲对个人成分并不在意,本应为店员,他非要报职员。我姑姑报工人出身。
  多年来,父亲偶尔对姑姑提及房产被没收事,我姑姑孙敏总都不言语。
  利明叔的母亲徐瑞娣是临解放嫁到孙家的。徐瑞娣二奶比我们父母岁数小。我父亲到北京后,徐瑞娣每年以祭祀我太奶奶的名义写信到我家要钱(他知道我父亲给上海我姑奶奶寄钱)我父亲基本每年也给她寄钱。42年至47年左右,母亲有时得不到父亲的救急生活费,经常吃野菜,我妈饿极了,被迫傍黑到弟弟家蹭饭,又怕给孙家丢脸,每次都不在弟弟家过夜,摸黑走田埂从颜家返回孙家漕。
  孙连生太公家发现我妈家烟囱不冒烟了,我姐姐哭闹厉害了。也经常送些食品给我妈吃。我母亲经常回忆旧社会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
  孙利明在房屋调查、指界、拆迁房屋等事件中,不通知我们自作主张,冒充我家人名签署文书。2010年2月我们找村委会理论,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是孙利明介绍你们孙敏姑姑来办拆迁协议,欺骗我们说与你们协商好了,你们姑姑孙敏代表签协议”。作为村委会代履行政府职能的基层单位,不正式行文通知我们,主动接受孙利明的欺骗,与孙敏姑姑(连被拆除面积多少都不知道也不询问)签订《拆迁协议 》严重侵犯我们的财产权利,村委会负有不可推卸的行政责任。
  孙利明严重愧对我们父辈与其亲情,不容原谅。
  恳请镇、区、市各级政府依据房产档案、测绘图、农村宅基地初始综合调查表,走访孙家漕、颜家、马家、村民委员会调查,核实证据、鉴证;法庭审理;依法判裁三间房产总面积297(103平方米村委会丈量)平方米祖传房产所有权归属。
  我们期盼政府相关职能机构、法院揭示真相,实事求是,弘扬勤劳致富、诚实守信民族传统,鞭挞好逸恶劳、坑蒙拐骗之人,为国家民族优良传统的传承、现代社会和谐健康发展,主持公平正义。
  致谢!
  孙月翠四姐弟 谨呈
  2012年1月9日
  注:《家史简介》与44号裁定书的《上诉状》于2012年1月9日一同邮寄给鄞州区法院。汤涛法官告知我们“上诉状要通过鄞州区法院转交给中级法院,即使上诉状直接递交到中级法院,也还是要转回到鄞州区法院,更耽误时间”。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21 15:55:48
  家史简介
  我祖上在余姚与其他三人共同投资饭店,起名“四分店”。我祖上主控股并自主经营。祖上去世前将饭店经营权交给远亲大管家(祖上知道自己儿、孙没有活灵),太奶奶一家老小依靠大管家资助,再有每年红利进账维持生活。
  我爷爷从业四分店,做厨师。37-38年日本飞机投炸弹炸塌了该四层酒楼,家境开始衰败。
  我父母亲的婚姻,是我姥爷、姥姥与父亲的奶奶在我父母十几岁时包办订婚。
  日本人占领上海,建筑市场萧条,父亲绘制建筑图技能不得发挥,孙家始终没有转机。40年、41年我姥姥、姥爷相继去世,42年母亲嫁到孙家时,已经24虚岁。带去几亩田地,具体数量,颜家我舅舅的儿子震源哥或许知道。
  因为我爷爷18-19岁结婚,对我爸情感可能不细腻,可能有过继给姑奶为儿的说法。我们只知道父亲十一、春节必给姑奶奶写信寄钱,母亲不悦絮叨,父亲执意报恩。
  孙家落难,母亲守信遵从其父母遗嘱携田地嫁过门,太奶奶决定将分给我爷爷的整幢楼房的一半房产分给我父母亲安居。
  我奶奶、爷爷的婚姻也是父母包办,奶奶属于当家媳妇。爷爷不给力,房产太奶做主分给长孙一半,奶奶一气之下带着8-9岁的姑姑孙敏往返于宁波、上海等地跑单帮谋生,不负责掌控我爷爷了。
  我母亲过门后不久,太奶奶和我母亲编草帽时,太奶奶从小板凳滑落,股骨头脱臼。当时不懂,又没有钱医治,逐渐卧床不能下地。我母亲服伺送终。
  当家人去世。爷爷失业,经常回来喝酒、打麻将(也可以说解愁),经常卖家产、地产度日,演变到抵押其一间半房产的事情。才有了爷爷两次抵押房子,我爸爸两次赎回。第二次赎回房产,没有告诉我爷爷、奶奶。孙连生太公(我父亲的爷爷的堂兄弟)家反复向我妈承诺:“裕丰多会儿有钱多会儿来赎,我们不会要裕丰家的房产”。
  我父亲在上海很艰难,还是攒钱赎回了房子。我母亲是这幢楼房最后离开的孙家房产主人。
  解放后,孙利明堂叔告诉我父亲,土地改革分掉了(西半边)一间半房产。我父亲偶尔提起此事时对我们讲:“西半边一间半分给自家族里人,被分房人晓得房主人家,不好意思居住,房屋一直空着”。空房50多年至拆迁。
  上海解放,百废待兴。我父亲失业,无法等待,被迫于50年从上海到北京从事首都建筑业。一家7口(孙敏姑姑上初、高中)人均8元/月节俭生活。
  孙积丰叔叔在上海自学文化,考入铁道学校后,奔赴提前建设的东北锦州铁路局工作,负担我们爷爷的生活。
  父母亲第一次回宁波是76年春节,父母准备大半年,为婆家、娘家亲戚都准备了钱、物。当时老家还很穷。
  1996年孙家老三与孙裕丰父亲、姑姑一同回老家。一天傍晚,我和父亲孙利明堂叔走在村新修的水泥路上,孙利明许诺:“阿哥,侬这间屋阿拉今生今世也不会要侬的。东北孙逸刚刚来过,让我转告侬,屋要卖掉,先卖给他”。我父亲说:“啥时间说要卖掉了?传后代。”利明堂叔随声附和到:“这人异样嘎达”。
  当时,我和父亲看过我们的房子,东半边收拾的干净有序。西半边楼上楼下满屋都是枯席草和杂物。利明堂叔叔告诉我:“其母住东半边房子,他修过房子”。
  我父亲对个人成分并不在意,本应为店员,他非要报职员。我姑姑报工人出身。
  多年来,父亲偶尔对姑姑提及房产被没收事,我姑姑孙敏总都不言语。
  利明叔的母亲徐瑞娣是临解放嫁到孙家的。徐瑞娣二奶比我们父母岁数小。我父亲到北京后,徐瑞娣每年以祭祀我太奶奶的名义写信到我家要钱(他知道我父亲给上海我姑奶奶寄钱)我父亲基本每年也给她寄钱。42年至47年左右,母亲有时得不到父亲的救急生活费,经常吃野菜,我妈饿极了,被迫傍黑到弟弟家蹭饭,又怕给孙家丢脸,每次都不在弟弟家过夜,摸黑走田埂从颜家返回孙家漕。
  孙连生太公家发现我妈家烟囱不冒烟了,我姐姐哭闹厉害了。也经常送些食品给我妈吃。我母亲经常回忆旧社会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
  孙利明在房屋调查、指界、拆迁房屋等事件中,不通知我们自作主张,冒充我家人名签署文书。2010年2月我们找村委会理论,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是孙利明介绍你们孙敏姑姑来办拆迁协议,欺骗我们说与你们协商好了,你们姑姑孙敏代表签协议”。作为村委会代履行政府职能的基层单位,不正式行文通知我们,主动接受孙利明的欺骗,与孙敏姑姑(连被拆除面积多少都不知道也不询问)签订《拆迁协议 》严重侵犯我们的财产权利,村委会负有不可推卸的行政责任。
  孙利明严重愧对我们父辈与其亲情,不容原谅。
  恳请镇、区、市各级政府依据房产档案、测绘图、农村宅基地初始综合调查表,走访孙家漕、颜家、马家、村民委员会调查,核实证据、鉴证;法庭审理;依法判裁三间房产总面积297(103平方米村委会丈量)平方米祖传房产所有权归属。
  我们期盼政府相关职能机构、法院揭示真相,实事求是,弘扬勤劳致富、诚实守信民族传统,鞭挞好逸恶劳、坑蒙拐骗之人,为国家民族优良传统的传承、现代社会和谐健康发展,主持公平正义。
  致谢!
  孙月翠四姐弟 谨呈
  2012年1月9日
  注:《家史简介》与44号裁定书的《上诉状》于2012年1月9日一同邮寄给鄞州区法院。汤涛法官告知我们“上诉状要通过鄞州区法院转交给中级法院,即使上诉状直接递交到中级法院,也还是要转回到鄞州区法院,更耽误时间”。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22 16:46:30
  孙裕丰的房产被孙敏签订拆迁协议,村委会说是孙利明牵线骗取村委会签订拆迁协议。村委会常年聘请法律顾问,村委会是被骗的集团吗?法院不公正,违法者统统得利,守法者被权势坑蒙拐骗。孙小毛、孙三毛是兄弟,解放前,孙小毛孙裕丰家庭析产,孙裕丰分到东半边一间半,孙小毛分在系半边一间半。众村民都知道。村委会不知道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23 11:17:33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24 14:22:54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25 10:11:09
  一审“重2号”,二审602号判决,是缺少2号、3号证据的情况下做出的。与本案一审1955号,二审569号没有关联性。
  法院把没有2号证据的,且没有发生法律效力的另案602号判决,法官认定移植到本次判决中,就是违背了"不以事实为依据,不以法律为准绳"司法判案准绳.孙小毛的103.61平米房产证据在那里?
  宁波鄞州区法院重2号判决书认定孙小毛103.61平方米房产,未有任何证据.原告,被告都没有出具孙小毛拥有房产的证据.谎话法官编造两遍,就成为证据了吗?非法协议签订依据是孙裕丰房产103.61平方米.证据3号是村委会委托评估测量公司测量的.薛海蓉法官胡乱判案,天理不容!各级法官顺竿爬,难辞其咎.法理何在?欺压百姓,坑蒙拐骗到这种程度.
  1955号起诉书诉返还财产与重2号起诉书诉违法合同无效有没有联系?薛海蓉法官是不是应该回避?天下人都知道.难道法官不知道法条与事实是如何对应?法官违法判案欠债一定有法官群体中的某个个体承担.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个颠覆不破的真理.
  宁波鄞州区规划局测绘图明确标注有我家祖传在孙家漕木结构2层楼房0.223亩占地。哪有什么“水田和楼房占地共计0.223亩”孙三毛我们的二爷爷家后代全部获得0.2亩占地二层楼房拆迁对应的新房置换。村委会、地方政府彻头彻尾违背继承法,实行地方保护主义,不惜违反继承法,攫取地方违法利益。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27 23:29:28
  孙小毛、孙三毛兄弟俩,祖上留下的两幢二层木结构楼房,1:1000蓝图、符号都可以手工用比例尺验证,汤涛法官无视蓝图证据,胡说八道“0.223亩水田和宅基地”作为陈述证据?孙三毛0.2亩宅基地就不含水田按真实宅基地上二层楼房置换签合同。原审原告早就于1563号判决递交给汤涛法官家庭简史,请他转呈二审法院。法官层层装傻充愣。玷污司法尊严。
  薛海蓉继承汤涛的衣钵,在“重审2号判决;1955号判决中,仍旧坚持汤涛的“0.223亩水田和宅基地”胡诌,作为事实陈述。丝毫不理会我们在法庭上、起诉书中反复论证的事实及递交的新证据。孙三毛有院子,院子盖上楼房当然计算在被拆除楼房面积内,孙小毛的院子呢?薛法官瞪眼看着1:1000图,说孙小毛0.223亩含水田,为什么孙三毛0.2亩宅基地上楼房都核定为被拆除楼房?白痴法官吗?还是木偶、傀儡法官?特别要指出薛海蓉法官不顾原审原告在1955号判决庭审前递交的两份新证据,依旧坚持自说自话自己陈述:"孙小毛0.223亩含水田"。原告、被告都没有这种陈述。见下图:哪来的水田?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28 21:24:39
  最高法院不遵守民事诉讼法规定,拒不审理各省高院裁判的案件,一律要求再审申请人到地方检察院申请抗诉,地方检察院受制于地方党政一把手集权,草率行文,连检察官都拒绝行文署名,推脱法定职责。高级检察院几乎不审理下级检察院监督书。把申诉人挤在检察院与最高法院当中,推来桑去。
  黑道流氓土匪,白道流氓土匪混成一家人了。坑蒙拐骗,直达法庭、有些法官十恶不赦是披着人皮的土匪、流氓。新闻媒体不公开此案件,就请中纪委负责人出来,回老家看看,浙江官场是不是说人话,办鬼事。检察院是不是配角。他们做出过几起抗诉?占百分比是多少?与世界接轨吗?是不是混饭吃?新闻媒体有没有这个责任监督报道?。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29 11:17:41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30 11:32:29
  平白无故霸占我家祖传楼房,要违反多少条法律规定啊!多条民事诉讼法、物权法都限制贪污集团行使霸权,可是他们封建皇权利益集团多么没有人性、多么王道。架空“有理走遍天下”!是有顽固历史根源的。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5-31 16:40:48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6-02 02:32:39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6-03 09:53:24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作者:迷茫132 时间:2019-06-03 13:53:45
  顶,还是不顶?我的思想进行着激烈的
作者:万人空巷459 时间:2019-06-03 16:56:05
  楼主你有童年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6-03 23:32:43
  宁波鄞州区规划局测绘图明确标注有我家祖传在孙家漕木结构2层楼房0.223亩占地。哪有什么“水田和楼房占地共计0.223亩”孙三毛我们的二爷爷家后代全部获得0.2亩占地二层楼房拆迁对应的新房置换。村委会、地方政府彻头彻尾违背继承法,实行地方保护主义,不惜违反继承法,攫取地方违法利益。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6-06 23:37:59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6-07 15:03:38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作者:冒冒失失韶按 时间:2019-06-07 22:31:25
  顶起来!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6-08 18:56:09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作者:老实38879 时间:2019-06-08 19:56:19
  女人擅长的只是化妝,而男人擅长的卻是伪装。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6-09 16:57:19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6-10 14:42:19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6-11 23:57:18
  社会乱象丛生,与政府法院胡作非为密不可分。
  一、简述汤涛、薛海容法官的违法判案罪行:
  (一)1563号判决书,汤涛法官陈述造假,“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原告、被告向法庭递交的所有证据都是0.223亩宅基地。
  (*二)汤涛法官收走原告向法庭递交的捺有村委会红色原始印章6号原始证据具结书页,拒不出具借条,始终不予归还。
  (三)汤涛一人简易程序审理1563号案件,拒绝原审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违法。
  (四)薛海容的重2号判决审理期间,法庭调查徐瑞娣笔录被篡改,“小毛打麻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被篡改为“小毛的上代把房子卖给有钱人家”。(这个认定写在薛海容重号判决书中)
  (五)重2号判决,薛海容照抄汤涛违法陈述,“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
  (六)1955号判决,薛海容法官违背民事诉讼法规定,拒绝回避;鄞州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也拒绝原审原告的申请回避书和申请回避复议书。
  (七)569号判决,上诉人(原审原告)递交增加新证据“村委会书证”孙小毛有103平米房屋“,是反复说明村委会成为被告以后,单方面出具的证据,不能诋毁孙裕丰在孙家漕拥有103.61平方米楼房的证据链。法官违反证据认定证明力大小的规则,认定该证据有效诋毁了孙裕丰的全部证据链。
  (八)569号判决,法官将西半边孙小毛一间半103平方米书证诋毁孙裕丰东半边103.61平方米楼房证据链,违法。
  天堂上的烈士再问:“我们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楼主wqyt申冤321 时间:2019-06-12 15:05:21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