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魏晓燕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扫黑办名义电话反馈

楼主:zzqqmm 时间:2019-08-15 15:59:39 点击:57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关于对魏晓燕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扫黑办名义电话反馈我公司实名举报刘焕存黑恶势力犯罪及其“保护伞”线索的审查结果的情况反映

  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范俊峰院长及院审委会各位领导:
  我是钟启民,是察右后旗磊鑫石英石产业有限责任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现将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扫黑除恶核查小组成员魏晓燕,三次电话与我谈论我公司实名举报刘焕存恶势力犯罪及其“保护伞”线索核查结果。为尊重包头中院范俊峰院长及院审委会各位领导,依据依法核查事实真相,依法尽快解决涉案全部问题。现将魏晓燕代表包头中院核查小组用电话反馈核查结果主要情况,以及我个人分析认为判断结论,结合法律规定一并反映说明如下:
  2019年7月15日、18日,包头中院扫黑办小组成员魏晓燕(以下简称魏晓燕)用民二庭0472—5179950座机两次给我打电话,依据法律赋予公民合法权益,我将魏晓燕与我本人通话内容做了录音。现将部分录音内容摘要如下,供各位领导倾听,并分析魏晓燕反馈核查结果是否真实、合法、有效。魏晓燕电话里讲:“我叫魏小燕,是包头中院扫黑除恶小组成员,我手里现在承办你举报涉黑的案件,这个案件是中央督导组通过内蒙高院转到我们核查小组的,现在正在核查你提供的线索……要求你到我院来一趟……”。根据《举报受理部门必须严格遵守举报纪律和保密制度》“(1)举报人当面举报时,举报受理人必须单独与举报人面谈;(2)对举报人的工作单位、姓名、住址等情况及举报内容必须严格保密,不准泄露;(3)对所有相关举报材料,严禁转给被举报单位和被举报人;(4)如举报内容与本级领导或举报受理部门有直接或间接的利害关系,要及时将举报材料提交上一级部门,不得自行处理;(5)向举报人核实举报情况时和调查举报情况时,要做好保密工作,决不准暴露举报人身份。”之规定,魏晓燕电话反馈内容令我产生质疑。我公司举报的就是包头中院及承办人严重违法办案,极力充当刘焕存恶势力犯罪“保护伞”的“保护伞”线索。依据举报规定及保密制度,中央扫黑除恶第15督导组如将我公司实名举报材料移交给自治区高院负责审查,可能性尚且存在,因司法改革法院系统已直管到自治区高院。然而自治区高院扫黑办将我公司实名举报包头中院严重违法办案以及“保护伞”的“保护伞”重要线索交给被举报单位自审自查,不仅违反保密制度。原则讲,是泄密行为,是将举报人身份予以公开暴露行为,是严重违纪。因此我没有前往。
  2019年7月23日,魏晓燕第三次使用0472—5179950号座机给我打电话,反馈举报问题核查结果……。根据魏晓燕反馈核查结果,我认为魏晓燕是受他人指使,故意隐瞒真相、规避两级法院严重违法办案事实、避重就轻、丢三落四、编造谎言、语言逻辑严重混乱,尤其对承办人伪造虚假诉讼费交纳票据的解释,可谓荒谬至极,撒下闻所未闻弥天大谎。根据魏晓燕电话反馈承办人违法办案问题的核查结果,尤其对承办人伪造虚假诉讼费交纳票据、诉讼费交纳问题的解释,是对法律的践踏、是给人民法院抹黑、是败坏人民法院名义及社会声誉,是向国家法律叫板,是公然对抗中央扫黑除恶第15督导组,是与扫黑除恶斗争抗衡!
  如下是魏晓燕电话反馈核查结果的部分内容摘要:“我叫魏晓燕,是包头中级法院的,我手里现在承办你举报涉黑的案件,这个案件是中央督导组通过内蒙高院转到我们核查小组的,现在正在核查你提供的线索……要求你到我院来一趟……”;你举报那两个案件已经有结果了,先说一下你举报王桂梅、刘城、王韬、贺斌的那个事情,经过我们调查,你认为王桂梅承办的案件没有查清案件事实,没有依法举证质证问题,我们卷也调了,不存在举证质证这个环节,上面都有记录,当时他们昆区法院王桂梅审理的案件结果是审委会决定的。第二个你认为王桂梅伪造票据违规将案件移送中院,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当时你是以邮寄的方式将上诉状寄到昆区法院,你们确实没有交纳上诉费。但昆区法院为了保障你的权益,从执行案款中替你交了上诉费,给了你们一次二次审理的机会。然后将这个案件移送中院……;昆区法院给你出具了一个要求你交纳诉讼费用通知,但是你一直没有回复也没有交纳,后来承办人王桂梅向分管院长和院长汇报情况之后,经院领导慎重考虑,为切实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用昆区法院的执行案款替你交纳了上诉费。然后将这个案件移送到中级法院。中院受理这起案件是合法的,出具裁定书也是合法的……一审法院重新审理,并出具判决书是合法的……。”。我问魏晓燕你是正式代表包头市中院和我解释这个问题吗?魏晓燕说:“我只是作为核查小组的人员向你反馈核查结果,我不是代表任何人,代表核查小组向你反馈核查结果……;你反映王韬和贺斌的问题,(她)他们在审理中,卷内的诉讼费票据是真实的,所以他们开庭审理是合法的、程序也是合法的……;刘城的问题,因为诉讼费票是真实的,发回重审后他立即组织合议庭,重新审理也是合法的……;关于举报刘焕存虚假诉讼问题,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关于被告主体,涉猎你和磊鑫公司作为被告是否适当,这个并不是判断虚假诉讼的一个条件,被告是否适当,需要在审理中来认定的问题,如果不适当,可以判决不承担责任。你以把磊鑫公司和你列入被告,并不代表虚假诉讼;因为刘兴平办的案件在审理中,已经出的全部裁判书都不生效……。你举报刘焕存非法集资问题,经核查没有事实……”。我问这笔诉讼费是什么时间交的?魏晓燕说:“就是诉讼费票的时间。”。我问魏晓燕,这种替当事人主动垫付诉讼费行为在你们法院系统有过先例吗?魏晓燕说:“至少我经历的这是第一起。但确实就是这么回事,这是我们核查的结果,我只是向你汇报。你有什么意见或不满意的可以说或者反映。”。根据魏晓燕电话反馈核查结果部分内容摘要,我就关键核心问题提出如下八个不可能。并依据依法认定昆区法院以及包头中院在本案中严重违法办案问题,不仅不予以反思、依法及时纠错,反而伙同一审法院及承办人抱团抵抗。公然充当刘焕存恶势力大量刑事犯罪“保护伞”的“保护伞”。
  一、八个不可能的问题
  1、我公司实名举报的就是包头中院及承办人严重违法办案,并极力充当刘焕存恶势力犯罪“保护伞”的“保护伞”线索。依据举报工作规定及保密制度,中央扫黑除恶第15督导组如果将我公司实名举报材料移交给自治区高院负责审查,可能性尚且存在。然而自治区高院扫黑办将我公司实名举报包头中院严重违法办案以及“保护伞”的“保护伞”重要线索交给被举报单位进行自审自查,不仅违反举报工作保密制度,且是泄密行为、是严重违纪,我认为不可能!
  2、案件承办人王桂梅严重无视事实与法律,故意违法办案已经既成事实。因本案原告刘焕存虚构诉讼主体磊鑫公司、钟启民、王树义,捏造三被告向其借款200万元诉讼请求从起诉至今,刘焕存不能依法提供借款200万元的事实根据和法律证据。刘焕存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与理由不仅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事实与法律关系,而且完全是张冠李戴,无中生有、虚假陈述、伪造证据、捏造民事法律关系,虚构民事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就因为刘焕存诉讼请求证据从提起诉讼至今不能依法提供给法庭。所谓“四份”证据是刘焕存伪造所为,不仅单一、且没有《原件》予以佐证。所以承办人王桂梅法官对刘焕存本案诉讼请求证据不可能依法履行举证质证程序!
  3、承办人王桂梅伪造虚假诉讼费票据时间是2015年4月21日。这份磊鑫公司交纳30400元诉讼费票据距一审判决书送达当事人时间是9个月;距一审法院《交纳诉讼费用通知》送达当事人时间是6个月。根据法律规定,在2015年4月21日这个时间节点,被告磊鑫公司和钟启民就是想交纳这笔30400元上诉费,二审法院依法办案是根本不可能受理这笔30400元上诉费交纳事宜!
  4、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通知》;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承办法院为当事人主动垫付上诉费的事情闻所未闻。昆区法院用本院执行案款替当事人主动交纳30400元上诉费,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5、根据我问魏晓燕这笔诉讼费是什么时间交的?魏晓燕说:“就是诉讼费票的时间。”。根据法律规定,在2015年4月21日这个时间节点距一审判决书送达当事人时间已经是9个月、距一审法院《交纳诉讼费用通知》送达当事人时间已经是6个月。昆区法院用执行案款主动替当事人交纳上诉费根本不可能!
  6、承办人王桂梅伪造手写的虚假诉讼费交纳票据时间是2015年4月21日,交纳诉讼费额是30400元。但在这份虚假诉讼费交纳票据大写的万字竟多出一个单立人,将大写的万字居然写成这样的 万。仅此错误就连法院定点缴纳诉讼费银行的业务窗口这一关就根本过不去。所以魏晓燕电话说这份诉讼费交纳票据是真实的。不仅是公然撒谎,而且大量事实证明绝对不可能是真实的!
  7、根据包头中院(2015)包民五终字第108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昆都仑区人民法院(2013)包昆民初字第1654号民事判决书。足以证明刘焕存恶意实施虚假诉讼案承办人王桂梅法官以及一审法院审委会研究决定作出的1654号民事判决书,是不可能遵循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审理原则作出的判决书!
  8、法律事实与法律证据证明,被告当事人磊鑫公司和钟启民既没有递交更换后的上诉状5份,也没有按照指定账户交纳30400元上诉费。所以一审法院承办人王桂梅、王城、二审法院承办人王韬、贺斌、刘兴平,不可能根据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原则,依法办案!与此同时,由于因刘焕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打着民间借贷的幌子,实施“套路贷”、虚假合同、虚假公证、虚假诉讼犯罪而引发强烈社会反响,昆区法院、包头中院作为包头地区两级人民法院以及有关领导,不可能不知道这起连环刑事案件所涉及问题以及所有涉案人员已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乃至涉嫌刑事犯罪问题!
  二、一、二审法院及承办人抱团抵抗,继续严重违法办案,公然充当刘焕存恶势力大量违法犯罪“保护伞”的“保护伞”
  1、昆区法院2013年5月27日,是在被告磊鑫公司和钟启民根本不知情前提下、是在原告刘焕存根本没有诉讼请求被告立即偿还原告借款200万元法律事实与法律证据情况下作出(2013)包昆民初字第1654-1号民事裁定书。由于刘焕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诉讼主体、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利用诉权欺骗人民法院,公然实施虚假诉讼。导致昆区法院冻结磊鑫公司在大同冀东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债权108万元、错误扣划磊鑫公司银行账户349151.50元至今已八年之久,案件悬而不决。这是一审法院及承办人严重违法办案事实,也是公然为刘焕存恶势力严重违法犯罪极力充当“保护伞”的铁证事实。
  2、昆区法院于2014年10月21日作出《交纳诉讼费用通知》,并以邮寄方式于2014年10月24日送达当事人钟启民。根据该《交纳诉讼费用通知》“现本院限你自接到本通知之日起7日内向本院提交更换后的上诉状5份,并以上诉人名义按照如下账户交纳上诉费30400元。逾期不提交上诉状和交纳上诉费的,本院按撤回上诉处理。” 之规定。因故,当事人磊鑫公司和钟启民既没有提交更换后的上诉状5份,也没有按照指定账户交纳30400元上诉费情况下。一审法院及承办人居然没有依法按撤回上诉处理。承办人公然视法律规定为儿戏,目的,为刘焕存恶势力“套路贷”、虚假诉讼犯罪极力充当“保护伞”。
  3、昆区法院及承办人在磊鑫公司和钟启民既没有提交更换后的上诉状又没有交纳上诉费情况下,将本案违法、跨年度移送包头中院。该行为不仅是一审法院及承办人违法办案,关键是为刘焕存恶势力虚假诉讼犯罪充当“保护伞”。
  4、包头中院违法受理、审理一审法院违法移送案件,并出具裁定书。该行为不仅是一、二审法院及承办人严重违法办案事实,关键是为刘焕存恶势力“套路贷”、虚假诉讼犯罪充当“保护伞”的“保护伞”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
  5、王桂梅身为一名人民法官,居然在2015年4月21日伪造虚假诉讼费交纳票据。这份所谓磊鑫公司交纳30400元诉讼费票据距一审判决书送达当事人时间已是9个月;距一审法院《交纳诉讼费用通知》送达当事人已是6个月。根据法律规定,在2015年4月21日这个时间节点,当事人磊鑫公司和钟启民就是想交纳这笔30400元上诉费,依据法律规定,法院也是根本不可能受理。根据《法官法》,法官伪造虚假诉讼费交纳票据并装订到二审卷宗内,已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承办人王桂梅法官知法犯法、铤而走险,目的,极力为刘焕存恶势力“套路贷”、虚假诉讼犯罪充当“保护伞”。而包头中院违法办案,目的,仍旧公然为刘焕存恶势力“套路贷”、虚假诉讼犯罪以及“保护伞”充当“保护伞”。
  6、根据魏晓燕电话反馈举报问题核查结果:“……你们确实没有交纳上诉费。但昆区法院为了保障你的权益,从执行案款中替你交了上诉费,给了你们一次二次审理的机会。然后将这个案件移送中院……;昆区法院给你出具了一个要求你交纳诉讼费用通知,但是你一直没有回复也没有交纳,后来承办人王桂梅向分管院长和院长汇报情况之后,经院领导慎重考虑,为切实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用昆区法院的执行案款替你交纳了上诉费。然后将这个案件移送到中级法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通知》“二、关于当事人未按照规定交纳案件受理费或者申请费的后果“当事人逾期不按照《办法》第二十条规定交纳案件受理费或者申请费并且没有提出司法救助申请,或者申请司法救助未获批准,在人民法院指定期限内仍未交纳案件受理费或者申请费的,由人民法院依法按照当事人自动撤诉或者撤回申请处理。” 之规定;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二条 “……上诉案件的案件受理费……上诉人在上诉期内未预交诉讼费用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其在7日内预交。” 之规定。据此,承办法院及承办法官的行为不仅法律规定不允许,而且承办法院用执行案款主动为当事人垫付上诉费的事情闻所未闻,可谓荒谬至极! 仅承办人在2015年4月21日伪造虚假诉讼费交纳票据这一件事情就漏洞百出、无法解释:这份30400元诉讼费交纳票据距一审判决书送达当事人已经是9个月;距一审法院《交纳诉讼费用通知》送达当事人已经是6个月。根据法律规定,在2015年4月21日这个时间节点,昆区法院用本院执行案款主动替当事人交纳上诉费30400元的会议纪要或文件在哪?30400元上诉费是怎么从法院财政专户提取的?为什么这份手写的诉讼费交纳票据在大写万字多出一个单立人、居然写成这样的 万?法院定点银行业务窗口岂能受理这样的财务票据?昆区法院用执行案款主动替当事人交纳30400元上诉费是否进入银行诉讼费财政国库专户?昆区法院在2015年4月21日这一天动用的是哪笔执行案款?可否有财务记录予以甄别审查?
  综上,根据魏晓燕电话反馈答复,可以说包头中院竟敢明目张胆撒下弥天大谎,这不仅证明案件承办法院以及承办人故意隐瞒事实、编造谎言、混淆是非、并且公然无视事实与法律,包庇犯罪、依职权侵害磊鑫公司合法权益及利益,明目张胆违法办案,暴露出承办法院及所有涉嫌承办人员抱团抵抗。公然为刘焕存恶势力“套路贷”、虚假诉讼犯罪充当“保护伞”的“保护伞”。事实证明,案件承办法院以及承办人,严重违法办案。无视党纪国法、丧失法官职业道德、丧失党性原则、肆意践踏《宪法》与法律,破坏公平正义,徇私舞弊、贪赃枉法、滥用职权、亵渎司法公正、司法为民宗旨。依职权包庇犯罪、罪大恶极、罄竹难书!是混入国家司法部门的一群害群之马!必将得到党纪政纪和国家法律严惩!反映人愿为所反映的问题承担法律责任。并恳请依纪依法查明事实,依法维护磊鑫公司合法权益与利益。尽快依法结束磊鑫公司与邪恶势力八年不懈之战!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