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金州公安局办事效率不敢恭维

楼主:王者风范1ABC 时间:2019-11-12 12:44:07 点击:17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情 况 反 映 及 诉 求
  金州区公安局:
  你好,我叫宁国云,是金普新区华家街道牟家村村民,也是牟家村村委会2019年补选的候选人,现将我村村委会在今年6月25日补选被迫停止一事向贵局反映,诚望领导能协调解决:
  一、2019年6月10日,金普新区华家街道牟家村村委会缺额补选,通过村民推荐选出前三名候选人,得票如下:宁国云995,祁广庆465,宁振宏138。选举结果当日开始进入区、街道两级单位联审程序,牟家村选举委员会在得到上级单位联审通过的通知后,开始布置2019年6月25日的正式选举工作。可是6月24日晚接到上级通知暂停选举,原因是原村委会委员孙元斌举报宁国云于2014年4月16日参与殴打孙元斌,而华家街道派出所出具意见:“该案尚未侦查终结,宁国云是被调查对象为由,不具备牟家村村委会主任候选人资格”,导致牟家村村委会补选工作暂停。
  二、案件经过:2014年4月16日上午,原村委会委员孙元斌因对工作不满,在村委会闹事,对前来办事的村民李明家、李春荣、阎长鹏、阎淑卿、祁广涛等人大喊大叫:“今天不办公,不把我的事解决了,谁都别想办公!”。这期间原村主任宁国云和总支委员吕嘉全对其进行劝阻,孙元斌仍置之不理,并且将村民从村主任宁国云的办公室驱赶到楼下。时任村妇女工作的委员于杰将这些被驱赶的村民带到位于一楼她的办公室安顿。孙元斌则继续追到于杰办公室驱赶办事村民。于杰上前制止,结果被孙元斌殴打。于是,后赶到原村主任宁国云马上拨打110报警。于杰被无故殴打感到非常冤屈,打电话给丈夫祁广智,祁广智又找到于杰的弟弟于继凼赶到于杰办公室,发现于杰此时已经被打倒在地,祁广智当时非常气愤,和于继凼二人分别与孙元斌追打,发生身体撕扯。宁国云及来办事的村民都出面劝阻双方厮打(华家派出所存放的牟家村民委员会的监控录像可以证明),之后华家街道派出所接到110出警电话赶到村委会出警。随后于杰因头部眩晕及于继凼脚部受伤赴金州区第二人民医院检查住院,孙元斌也到金州区第二人民医院住院,当天中午,孙元斌被正在取保候审的服刑人员姜德举(原前任村主任)及其表弟于德冲接走,之后听说未经转院就私下到大连住院。
  三、事发后,孙元斌唆使当日不在现场的村民郑凯分别于2014年4月21日和8月4日向华家街道派出所和金州分局刑侦大队重案二组办案民警作伪证(有在场村民已经证实当时郑凯不在案发现场,详见询案笔录及村委会监控录像),指认宁国云和祁广智、于继凼、于杰4人殴打孙元斌;孙元斌在拒绝做伤情鉴定的情况下,自己向办案人员提交了两份前后矛盾的证明材料,一份是金州第二人民医院的诊断:第九根肋骨疑似裂纹;另一份是后来在普兰店“博爱”司法鉴定中心做的鉴定:七八根肋骨骨折构成轻伤。金州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重案二组于2014年9月23日上午在华家街道政府大院将于杰、祁广智、于继凼、宁国云戴上手铐和头套(不可思议),押解到金州公安分局地下审讯室。审讯宁国云长达24小时,于次日将其释放,于杰因孩子原因审讯后被当晚释放。而祁广智、于继凼二人于2014年9月23日晚9时左右被拘留。2014年10月23日,金州公安分局提请检察院批捕。10月30日,金州区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未批准逮捕。金州公安局为祁广智、于继凼办理取保候审手续释放。(见金刑释字{2014}256.257号释放证明书,2015年10月29日,公安局解除取保候审)。上述情况都是事实,你们可以调查。
  四、举报人孙元斌曾因多次用刀伤人被公安机关处理、处罚过,又因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被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于2015年6月25日被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分局取保候审(详见金检公诉刑诉[2016]35号)。之后,孙元斌又伙同郑凯、张淑艳二人,捏造事实,对宁国云多达15次诬陷,经金州区扫黑办、监察委、大连市扫黑办、中央第六巡视组等多部门调查后结案,查无实据,纯属诬告。而宁国云本人也在经过多部门联审,包括华家派出所也出具了“宁国云除一个行政处罚外,无其他违纪”证明的情况下,于2018年11月19日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预备党员。
  五、举报人孙元斌曾多次违法乱纪,捏造事实,诬陷宁国云。并且在2014年4月16日的案件发生后又找假证人郑凯作伪证,请问事发当日如果孙元斌被宁国云殴打属实的话,现场那么多证人可以作证,又何必找人做伪证?难道这次就不是诬告吗?背后的保护伞究竟是谁?难道中共中央、国务院部署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只是空谈,走形式吗?案件发生的前提是孙元斌在工作时间阻挠办公,竟然拖了长达五年之久,迟迟不予结案,到底是谁在背后保护孙元斌,使他这么猖狂?尤其是在村委会工作时间,多次用车辆将村委会大门堵住,影响正常办公,并且在村民代表大会上搅乱会场,导致会议无法召开,村委会工作不能正常开展。
  六,你们公安局将此案件定性为刑事案件是以什么为依据?如果是刑事案件的话,检察院为什么不进行批捕?不批捕的原因是因为检察院发现公安局提供的关于孙元斌两次伤情鉴定结果不一样,有造假可能,所以才要求你们公安机关重新立案调查,重新做伤情鉴定。如果孙元斌伤情属实的话,他为什么拒不配合,不敢到指定的司法鉴定部门去做伤情鉴定,是你们公安局办案人员在保护孙元斌,充当保护伞吗?在两次伤情鉴定结果不一样的情况下,你们究竟是以什么为依据将此案定性为刑事案件的?究竟是谁在背后操纵办案,充当保护伞?这不是乱作为是什么?你们公安机关作为执法部门,这么做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吗?对得起头上庄严的国徽吗?你们就是这样捍卫司法公正吗???
  我已经多次诉求,但迟迟不予结案,所以我现在要求贵局对此案督办,尽快结案或撤案,还我清白。如在一个月之内不结案或撤案,我将逐级信访,讨要说法。
  此致
  反映人:宁国云
  2019年11月12日
  身份证号:210221196601100533
  电 话:13332218399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