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衡水景县郁桥村开发 :谁是那只即有形又无形的手?

楼主:A德不孤A必有邻A 时间:2019-11-12 14:22:22 点击:20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09年,景县景州镇郁桥村先后有104亩土地被时任村干部卖给开发商开发了“丽水花园”楼盘项目,当时约定由开发商开发此处地块,另外在别处免费置换一处住宅楼给村民,但楼盘开发后,村民虽然得到了置换,但莫名其妙倒欠开发商840万元,不仅如此,村里还有几处土地也莫名其妙“被侵占变卖”,一场艰难的“维权”就此开始。
  一.土地置换却倒欠开发商840万?多处地块去向不明
  郁桥村村民告诉记者,2009年村民与开发商签订的协议是一亩宅基地补偿10万块,再另外免费置换一处住宅楼一处门市房,但到了2015年,开发商及村长支书突然说不是置换,而是土地补偿金抵宅院建设费,就这样一算,村里百姓反而倒欠开发商840万。

  二.从1998年开始全村老百姓走的不是村里的路而是“村长支书”家的土地

  郁桥村南一亩地被原村长王铁民原村支书王铁成私自侵占平分并变卖,国有土地证由朋友代持,两块地的持有者,一人是前任村委会主任王铁民拜把兄弟的儿子李晓龙,一人为现任村副支部记(原郁桥村党支部书记)王铁成的同学周力,两块地于1998年和村里签订的协议,土地使用证的办理时间均为2006年。2006年之前这块地还属于公路的规划用地,“2009年之前,这块地所处的位置还是村里进村出村的主路,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人(王铁成、王铁民)悄悄把这块地据为已有。(由航拍图为证 图一图二)
  县纪委一室王主任说:当时开了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出让这两块土地,而且1998年人家就和村里签了协议了,06年就办了国有土地证了。
  疑问:村集体土地没有村民的同意允许买卖吗?谁能同意把出村进村的路给卖了?我问了全村的人都不知道开会卖这块地,所以我认为他们这两块地办国有土地使用证的材料均系伪造,尽管时任村长已去世,查笔迹还是能查出来。”我一直强调办理国有土地证的协议均为伪造要求笔记鉴定,王主任一直说他们鉴定不了,我说我出钱请第三方鉴定,但是纪委的就是不给做。
  价值750万的集体土地,悄然成为个人财产
  2018年这块地的后面小区开始开发但是没有地方走门,开发商张福庆和村长支书签订协议在这块地上留门,这块地开发商和土地持有者达成的协议是:这块土地的两个持有人总计让出8米的地方来,给小区作为通道,剩下的地方开发商免费给每个人盖起五间三层的门市楼作为补偿,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左右,按市值每平方米5000元,合计750多万元。我认为这背后肯定存在权钱交易,甚至是有违规操作、腐败现象存在。(图二)
  三.县纪委及县税务局的“七年之痒”
  郁桥村最南边,靠近景新大街,有0.4亩地。这块地属于村集体土地。集体国土证名称是——郁桥经济小区。
  2009年,村里搞开发,县里、镇里、村里开会,说是把老村104亩地给开发商开发商业房地产免费置换新村,不包括这0.4亩地。
  这0.4亩地,是1996年村民分门市楼时留下地方修赵屯路的。
  如今,这0.4亩地成了售楼处。
  有村民质疑,这是王铁成、王铁民利用职务便利卖给开发商,从中牟利。
  县纪委一室王勇主任给的答复是:售楼处占地0.4亩地,按当时的开发补偿价格是4万元;村长王铁民、支书王铁成感觉这块地位置好,向开发商周凤军多要了20万,并签订了24万左右的协议,这24万还没有入村里集体的账,直接用在了新村开发上。他们两个人说售楼处所占地包括在村集体开发的置换土地里。但根据我掌握的材料,2011年2月份,于桥村和周凤军老婆李志红的交易记录显示是11.23万元,而不是协议所写的24万左右,是从郁桥经济小区的村集体的国有土地大证上过户过去的,而且他们说协议上确实签订的是24万,但是为了避税评估的时候就评估的少了,我让他们提供评估报告纪委的说税务局那边找不到了,说他们定期销毁土地档案资料。
  疑问:两份协议,两个价格:一份是24万的协议,一份是11.23万的协议。
  不管是24万还是11.23万钱都不知去向
  2011年办的土地过户手续到2018年才七年的时间就把土地过户的档案资料给销毁了?这个也讲究七年之痒吗?

  四. 俺耳盗铃式的侵占村集体土地
  村东边空置的2.8亩地,是村集体的集体土地,09年村里开发的时候说的是104亩地置换新村,不包括这2.8亩地,但是开发商早就把这2.8亩地圈在了小区里了,2015年,有村民反应这个问题,当时的村长王铁民村支书王铁成又和开发商补签了协议,成了107亩地置换新村了,这块土地目前价值300万左右。
  五.“吃相”能好看点吗?
  村里有一口大的机井09年开发的时候,村里卖给城建局了,城建局说给了10万元补贴,有村民开会的时候质问王铁成这十万块钱去哪里了?王铁成支支吾吾没有说下来,后来又说钱打到镇上去了,就算打到镇上去了这是光明正大的事情遮遮掩掩的干啥?村里怎么没有这10万元钱的账目呢?你们又在上下一起做账吧?至今村民到现在都不知道钱到底去哪里了。
  2018年6月20日,我自己开始在县纪委信访室举报,材料批转到监察一室王勇主任处,一直到2018年11月纪委才给答复,明显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明显有问题我提出来异议一直不给正面说法。
  2018年10月份上级有关部门批转到景县纪委五室李路主任处的举报材料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答复,在反映问题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地问县纪委的李主任,我反映的问题啥时候能查,他一直说自己很忙并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件”批到他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查。但会按程序走。
  当我反应自己遭到打击报复的时候希望得到个大概期限,想知道景县纪委到底什么时候能查我举报的问题时,那位李主任的回答是,不好说,只能尽快,给不了准确时间。2018年12月底我去问结果,被安慰回家等信儿的……
  到2019年11月11日,依然没有得到信儿……
  村长村支书利用开发和开发商及县里领导上下其手侵占村集体土地贱卖村集体土地,大肆为亲朋好友包揽工程贪污受贿无恶不作,村里老百姓怨声载道,村长支书曾经放话:只要是中纪委省纪委不亲自来景县查案子,景县衡水纪委的动不了我们!!!
  我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关注这个案子,为老百姓主持公道,能让老百姓有一个说理的地方!!!

  图一 2008年村长支书侵占的土地还是进村出村的主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