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对四川巴中市恩阳区雷启桂上访一事的终结意见》

楼主:湘煞池宽 时间:2019-11-14 02:22:46 点击:20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9年11月对四川巴中市恩阳区雷启桂上访一事的终结意见》
  这是一七年前后,为雷启桂誉写的上访诉求,即;《四川省巴中市雷启桂为讨私宅苦上访》
  ========
  雷启桂,女,七十岁,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恩阳镇大石坎街66号,身份证;513027194707285822  电话;13350472527。先从婆婆说起。婆婆名叫杨张氏,有子【杨成先】,于一九三三年以童子军身份,加入了中国工农红军的红四方面军,当时战争的残酷是有历史记载的,反正,自参军之日起,【杨成先】就没有再回家,实际上,【杨成先】当年就战死沙场了。而这段历史虽然因为当时建制不完整等等原因而没有记载到档案,但婆婆却记得清清楚楚,我们不能因为没有没有档案记载,就抹煞一个革命先烈的光荣历史吧?中国革命的成功是以牺牲了两千多万的精英而永垂不朽,难道这两千多万的革命先烈都有明晰的档案记载吗?就是抗美援朝的烈士是不是都有完整档案记录?当然不可能,而当年的红四方面军在建立川陕根据地时,猛烈扩大红军建制的行动确是真实的千真万确。一个纯洁的激昂少年、一个明晓了革命粗疏道理的少年、一个为理想的激情驱动而热血澎湃的少年,踊跃参加革命队伍而战死沙场且默默无名,有什么奇怪的?当年的革命队伍不都是这样吗?作为婆婆,一个没有什么知识的农村妇女,在当时,囿于传统,只知道夫在从夫,子在从子,况且儿子是参加人人称道的红军,且不知什么编制什么官长只知道儿子是参加了光荣革命队伍,及至多年之后被人究质且一问三不知而窘态满面,难道,有什么奇怪吗?婆婆她要真有那样精细的所谓“编制”等概念,当年也不会一边泪流满面滴依依不舍送儿子从此远去,一边又哭又笑滴叮嘱儿子在部队好好干滴前后矛盾了吧?一九三三年,正是红四方面军席卷川北的喷薄之时,安有参加队伍而不是红军的道理?【杨成先】,绝对的红军,必须的,不是红军都不行。而我家老汉【杨志成】,则是在【杨成先】参加红军当年的一九三三年,就被杨张氏收养,婆婆的心思我们理解,儿子参加了红军,从此生死未卜,是没法指望生子养老了,收养个孤儿养儿养老有什么奇怪的吗?当然不奇怪了。当时讲好了的,婆婆收养丈夫,丈夫【杨志成】必须奉养婆婆天年,就这样,丈夫被婆婆抚养,及至解放时,已经长大成人。而党和国家并没有忘记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而贡献了宝贵生命的先驱者们。建国初期,婆婆的儿子被追评为烈士,授予“光荣榜”,家门匾上“军烈士匾”光芒万丈,那是个意气风发的新时代,我们一家是欣喜的、昂扬的。而丈夫供养婆婆的事儿,有很多见证人可以证明,其中最著名的证人,就是有五十年党龄的土改干部【杨士先】,他是村里干了很多年的干部,他自始至终都看着丈夫奉养婆婆的点滴始末,他甚至可以证明一九五一年参军后,抗美援朝的丈夫仍然铭记婆婆的抚养恩情而不时寄钱以尽孝道的事情,因为,当时没有别的什么邮款方式,寄钱只能邮政,邮政则必须先到大队,而大队干部就是【杨士先】。丈夫复员之后,服从组织安排,远赴雅安什棉森公局,条件很艰苦,没有办法接婆婆同住,另外,婆婆也不愿意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老街道,只能勉强由两个女儿照拂,到一九五九年,婆婆去世时,【杨志成】还寄了二十元钱给两个姑姑(杨贵先、杨会先),安葬婆婆入土,可以说,【杨志成】是一个尽了孝道的忠义之人。此后,三十四号房由我姑姑锁着,房面上一直挂着【杨成先】的烈属匾和【杨志成】的军属匾,前赴后继的一门忠烈,如隽永的旗帜,高高飘扬在这个古老的巷道,驱魔慑鬼,威猛凛凛。然世事苍狗,变幻莫测,一九八四年,两块镇妖牌被恩阳老场的居委会毁殁,此其一。【杨志成】一九八四年从四川雷波县林业局退休回来,房子却被恩阳老场的居委会占据,权作公房,且将房子租赁给他人居住,后又确权给居委会,从此,我们踏上了司法和上访之路,此其二。婆婆自一九二二年就住在大石坎,直至一九五零年时政府确定还发了管业证,次年老汉就入伍志愿军,自婆婆去世就一直在千里之外工作,交通不便信息不通且很少回家;一九六一年大办企业、一九八四年房产确权、一九九二年改建门市出租、一九九三年确定土地使用权证、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日换发新的房产证等等事项,老场大石坎基层领导都不通知我们,烈士后人军属家属,就这么低微的不值钱?此其三。至此,当真令人扼腕长叹;1、红军烈士是不是真的?当时红四席卷川北,一个贫苦家庭的童子军,不去投身进步力量,难道会去跻身反动国民党的田颂尧?说什么档案档案的,简直是玷污英雄的英灵。2、抗美援朝的【杨志成】是不是一直在照顾红军烈士的母亲?3、两代革命军烈竟然保不住一套让老亲人颐养天年的老宅子?要求;
  1、无条件退还婆婆的老宅子
  2、抓起恩阳区老场居委会书记苟章龙和谢大荣,他们不停捏造假材料编排给我补贴了什么什么的,我的房子就是他们直接弄跑的,苟章龙违规操作让他的老婆黄敏进了街道办当信访办主办。
  雷启桂 身份证513027194707285822
  电话  13350472527  二零一七年八月
  附件从略;
  雷启桂  2017年9月27日
  ==============
  本人认为;
  (一)先对几个基本情况予以厘清;
  1、对烈属问题的确落;
  先确立雷启桂丈夫杨志成养母张扬氏是否确为红军烈属;从双方文中可以看出,这个问题很关键。倘若确系烈属,那么,这个老宅无论如何不能就这么“归公”,中国共产党无论走到何种地步,都不会遗忘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而贡献了宝贵生命的先驱者们,这是最起码的公义。而雷启桂在前后文中,尽管再三申诉婆婆亲子扬成先确系红军战士,是牺牲在长征路上了,但是,无论婆婆张扬氏还是丈夫杨志成及两个小姑杨贵先、杨会先乃至雷启桂本人,始终拿不出杨成先作为红军战士的顶点儿证据,笔者在走访雷启桂时,曾经再三启发她去找有关亲属,哪怕拿出一张纸的证据,我也好为其悍勇出头滴有个理由时,结果却遗憾至极;雷启桂对此始终是寂然无语。而两个挚亲的小姑,自始至终也没有片言只语的肯定说法。于是就心知肚明了。在离家参军远征且必然留下佐证却没有任何信物的不可思议滴无凭无据时,我只能勉为其难滴为其强悍发声说杨先云就必须是红军烈属,就是为了帮助一下这位大姐嘛,但是,我心里也虚,没有哪怕一张纸的证据,而单凭一张嘴就铁定事实,这恐怕当真不好说吖。但是,大石坎街道办却拿出了杨先云绝不是红军的佐证,而雷启桂及杨志成家族,对此却不能拿出笃实材料予以笃实反驳,那么,杨先云不是红军,雷启桂不属于烈属的结论,在此是不是就逻辑成立?
  2、对婆婆赡养问题的澄清;
  雷启桂自始至终都在强调他们两口子在行使赡养婆婆的义务,佐证就是大队干部杨士先看到过他们给婆婆邮过钱,但是,数目有大?而且是零星滴间接性滴汇款吧?这和传统中环伺身边端屎端尿的赡养概念好像不是一个语境吧?当然,这大家都知道嘛。为此,雷启桂强调是因为雅安什棉森公局条件艰苦,不便接老人过来同住而只能歉疚滴拜托两个小姑过去赡养云云,以此证明老人实际是他们两口子在经济上予以了极大支持才使丈夫养母能够颐养天年的,这个强调的内涵,大家都能看懂。但实际上,在婆婆去世后至两个小姑反锁大门,到雷启桂为婆婆遗产的房屋不断上访至今,两个在婆婆过世时伺候左右的小姑,却始终没有开腔为雷启桂夫妇确系赡养婆婆之事而说过一句肯定的话,为此,能否从单纯观点确立;对张扬氏的后半生赡养及至过世诸多问题,和雷启桂一家就没有多少干系?是不是基本就是这样了?
  3、政府对退休夫妇的优渥是否是属实的确定;
  从政府信访答辩乃至回复可以看出,政府对雷启桂夫妇的退休安置,是上了心的,只是不好违逆俩夫妇的心意,而采取了任从态度罢了,就像文中所说的,不是没有给退休回归的俩夫妇安排住处,而是安排了,但俩夫妇执意不肯离开大石坎而已,补贴过住房没有?应该说给过,但是没有达到俩夫妇的要求的那么多而已。故,政府街道办对雷启桂夫妇的照顾,基本达到了同期政策所规定的标准,只是没有特殊优待罢了。
  (二)疑惑的厘清;
  在上述情况离离彰显时,雷启桂夫妇为什么还要如此不依不饶呢?问题就出在老宅的归属问题上。而所有的诠释归向,都在张扬氏亲子杨先云是否红军的定址方面,而最后的结论是杨先云不是红军,也即,雷启桂夫妇不属于烈属,那么,是不是不是烈属了张扬氏就没有曾经拥有过老宅?答案显然也不是这般断裂无逻辑的结论。也即,政府是承认张扬氏曾经拥有过老宅,也尊敬老战士杨志成。按传统观念而言,又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士,又曾经不遗余力滴抚养过养母的老军人,多么光荣的道德先锋吖,无论如何都要优抚对待的对不对?但政府为什么就对雷启桂如此决绝呢?
  其一;杨先云的红军身份有疑点,其他所有由此而起的事端就有待厘清了。
  其二;雷启桂夫妇对老人的赡养是否尽心尽力了?这从两个小姑自始至终不为雷启桂出具佐证且力挺站台的始末可以看出;雷启桂夫妇在离开婆婆漫长的几十年中,对赡养问题,似乎没有像传统希冀的那样,倾尽全力且披肝沥胆滴照拂。或许,还有亲戚妯娌及妇道之间的微妙和种种膈涩的原因吧,使整个街邻对雷启桂一家的态度由理性的对待走向了感性的菲薄,道德和传统的舆论绑架了政府,及至雷启桂在对待政府态度上的暴烈因素等等,致使政府最后对雷启桂一家的诉求采取了感情关门转为冷漠滴公事公办了,最终事情走向了难以园和的对峙局面。在此,让我想起了河南伊川的访民王秀荣,一审时采取的判决依据是传统方式,而二审到了洛阳市,就公事公办滴摒弃传统,断然采取了改革模式,致使王秀荣愤而崛起力战洛阳滴至今不辍,你能说王秀荣蛮横不懂道理吗?据我观察,这是一个极懂传统道理的女侠客,识字不多,但对传统公义的怆烈,丝毫不亚于李小翠,整个伊川,洛阳,乃至中原,都是这种传统治理模式,连伊川县的初级法庭的法官们,在初审时,不也采取了宗法模式的传统裁决吗?而当时的一众父老乡亲们,在对李源潮原系外地而上门入赘,后又因为原配殁了而另娶他人却还占居老宅的做法,是鄙夷的。这个群起的情绪,直接间接滴推动了整个司法裁决的意向,使初审一边倒滴走向王秀荣胜诉的地步,致使李源潮在不忿而上诉时,就让洛阳中院难受极了。按照原判,虽然顾拂了传统本没有错滴顺理成章,但却违背政法政策使公平公正的观念难以普照乡村,最终使法制道路益加坎坷。问题究竟怎么办?我觉得,改革的道路不能有丝毫停顿,但改革的方向必定是法制的未来,而不是今天的这种德法并治的低级管控模式,但是,任何改型乃至改制,都必须有个前后逻辑贯通的这么个主线,而绝非断代治理,断代治理是个匪夷所思的无能兼无奈的浪漫思维,荒唐又莫名。我觉得;传统的纠葛就用传统方式去处理,即便有戕害法制的意蕴,但是,在博弈论的观点上来看,她仍然不失为一种法制的延续。道理很简单;传统之所以传统,是因为这种传统在漫长的宗法治理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种自发的管控模式,尽管有鄙陋之处,但大方向总归还是公平公正,而你现在断然用所谓的政法手段予以断滞,就打乱了这种公推的平衡模式,使事情动眈走向激越,原因很简单,你这种实质靶向所指的对象及方式,的确侮辱了受众的人格,无论王秀荣,李小翠,高银环,乃至东北访民,巴中群众,湖南,广东,贵州访民等等的激越,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在政法于宗法决斗时,采取了威权的强硬手段而致。问题的关键则在于;没有连续的逻辑承接过程和能够园和前后逻辑顺延的思维。动辄硬来,不行就打一顿,再没了就关一阵,还不行就污名化,只是解决了表面,就是不敢真正的人性化处理问题,问题,却始终在那里,根子没有祛除,这个根源就是前面所说的问题关键。当然,这是自上而下的浅陋,非唯大石坎街道办的独享。而现在的雷启桂,年老多病,中风了,前年到医院看她时,脖子系个围围,吃饭时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淌,和病患前的精干判若两人,看着就让人揪心。雷大姐嚅嗫滴抱歉再不能给你陈老师做饭吃了,言毕沮丧滴嗒然垂头,顿时,心里一阵悸动的酸涩,感叹世间无常怎能如此无情?再深入交谈,得知大石坎政府配给的房子,已经被小儿子儿媳买下来了,闻之心里一动,但没工夫细想。后来离开之后就远走广东,再后来又接到电话,说是现在已经住敬老院了,小儿子儿媳不管她,大儿子又在西昌,不愿意去,只能待在巴中恩阳的敬老院,每个月的退休工资两千六七百,但不够买药钱。又说陈老师你什么时候来巴中,我现在没钱买药,你能不能把借我的两千块钱还给我?我确实借过她两千块钱,还打了借条的,但她一再电话催款,我心里也明白,不是真的缺这两千块钱,是要让我去巴中为她撑腰。一边压制住冲动,一边尽力解释,一边心里忖度着要不要再去巴中,最后的决断是毋须再去巴中了,我真的真的对得起巴中等一干父老乡亲的访民们了,一些极其棘手的案子确实费心费力,但已经在我全力以赴的努力中得到了缓和。比如,恩阳区的几个闹得很凶的访民;汪泽琼,黄先菊,王克德,范全珍(这个好像还有点事儿,后面继续尽其所能滴帮,这是后话),张学芬等人。巴州区几个凶猛人物;张全菊,冯明会,苟静(后面再专门说她的问题)杨明松,刘春华等人。可以了吧?还要怎么滴?当然,有些问题不是我能解决的,比如黄先菊,在我为其悍然不顾一切滴一贴再贴且大声呼吁恩阳政府帮扶她时,她仍然不愿领情,仍然说政府还没有把她肚子里的两把剪刀取出来,在医学确定为癔症时,我对她的这种坚持又情何以堪?当然,这个癔症或许是原生的,或许是吓出来的,但是,当时你黄先菊毕竟是违法在先了嘛,既然违法,必须要付出应有的代价,是不是?至此,巴中访民的兄弟姐妹们,我招着惹着大家了吗?人心不足蛇吞象,倘若我一旦较真,对簿公堂且拿出政府回复时,大家可曾想过;会不会连跪下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至此,雷启桂讨房所凭恃的三点;烈属,像对待亲娘一样滴对待婆婆,政府对其优渥的种种,是不是一样都占不着理了?所恃者,无非就是政府收房时,没有给她打招呼,藐视了她的人权嘛,但是,这个理由能够为其讨房充当坚强的理由吗?显然不能,那么,雷启桂的事儿怎么办?她的确也曾经为了人权冲锋陷阵滴一而再三滴闯门,多次和王克德夫人及范全珍到雪山村碰什么领导讨说法嘛,为了臆想的国家安康,民众安详,社会和谐,她也的确贡献了自己所能理解的全部力量了嘛,丈夫也曾经为保家卫国而义无反顾滴冲过鸭绿江了嘛,也曾在艰苦的森工局贡献了自己燃烧的青春了嘛,八几年退休回来,政府就再怎么着,分一套像样房子,大概不会有什么太难吧?怎么就老了老了,房子也没有了,儿女又不愿照顾滴被弄到敬老院去呆呆看风景去了?这像话吗?而小儿子儿媳,为什么又会在此当口,出资买下政府半配的老房子呢?是不是要以这样的方式逼迫雷启桂断了念想而全力以赴滴狗血摆拍滴去腌臜政府必须面对呢?所图无非还是大石坎门面房嘛。但是,前面一再说了,就即便是丈夫的养母不是亲娘,在世的时候好好供养着不好吗?活着不供养,临殁急认亲?有悖人伦,有悖道德,有悖传统。于公于私,政府街道办都不太好办。那么,在甄别清楚雷启桂所有的长长短短之后,我仍然要为其呛呛;能帮一个帮一个,尽其所能滴鞠躬尽瘁,直到死了算球。
  请求;
  1、先查清政府迄今为止,到底给了雷启桂多少帮助,她有没有退休工资?有没有“三金”?有没有医疗补贴?
  2、在此基础上,对其子女进行人道主义和人伦孝义教育,并查明他们怎么就能够借着雷启桂的名义盘下了这座老房子?为什么又在盘下房子的时候把雷启桂送到了敬老院而不接回来住?这种狠戾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意图?谁在支持他们?
  陈世栋 2019年11月13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