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黑龙江涉黑、涉恶村官,贪污村集体财产4000多万元(一)

楼主:MJW2019 时间:2019-12-10 10:37:26 点击:46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举报信
  被举报人:原黑龙江省青冈县兴华镇平心村村书记:张云福 会计:孙国文
  举 报 人:马景文 身份证:231223194903100019 电话:13091532522

  我叫马景文,今年72岁,原黑龙江省青冈县兴华镇平心村离退休基层干部,因时任平心村书记:张云福 会计:孙国文等人合谋在村账目上弄虚作假,欺上瞒下,欺压村民,贪污村集体巨额财产。1995年由村民推选我为代表,为村民请愿,替村民讨个公道,直到现在已经不间断维权25年,相关案件没有任何进展。多年来当地政府职能部门(包括公安局、纪委、信访局、扫黑办等),对相关涉黑、涉恶、贪污事件不立案,不调查,不追究,查而不实,实而不查,对涉案当事人包庇袒护,充当涉案人员的保护伞。
  内容摘要:
  1、案件发生时间:1991-1998年之间,张云福时任平心村村书记,以下案件均发生在平心村,宝龙村只有一起案件。
  2、主要犯罪内容:私立公堂,敲诈勒索,威胁恐吓,鱼肉百姓,警匪勾结涉黑涉恶,先后造成5人死亡,殴打、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多人。
  3、贪污行为:张云福、孙国文、董海学等村干部,贪污土地款、树木款、救灾物资款、扶贫物资款、低保金等累积4000多万元。
  一、警匪勾结涉黑、涉恶行为。
  1、一九九七年八月,董海学在外干活回家过八月节,得知村里当年没给他家地种,和张云福发生口角,当晚十点多钟,张云福带领一车6人,5人拿棒子,1人拿刀子(董海学父亲讲)到董海学家中,张云福一行人将董海学打得遍体是伤,吓得董妻大出血,险些丧命,一直打到凌晨十二点多才走。
  2、村民于云飞对张云福的所作所为不满意,于是向他提出3个问题,将其惹怒。张云福随后诬陷于云飞放火,出假证据通过派出所把于云飞抓走并进监狱,一个多月后放回;于云飞感到冤枉,无处讲理,一气之下上吊死亡,年仅30多岁,风华正茂的年纪,被张云福害得家破人亡。此案没解决。
  3、1997年4月11日,张云福令各屯长张永福、徐殿生、付成祥、孙树良等向村民传达消息,谁参加抢联名信村上就给20元钱;当天晚上8点20分许以张云福为主谋,各屯长为主要随从共计几十人,到马景文家(我家)抢夺村民联名上访举报信(按有红手印),当晚在马景文家叫喊、吵闹混杂近2个小时。结果是:联名信大部分内容被抢走,马景文妻子被吓昏,经医治无效死亡。此案没解决。
  4、1991年春村里分地时,张云福强行收土地款时与齐成文发生口角,张云福令村干部把齐带到村部,张云福当场指使4名村干部对齐成文进行殴打,脚穿皮鞋往其要害部位乱踢,直到齐成文晕死不醒人事,才停止殴打。齐成文过了多时苏醒后,已经大小便失禁并有尿血症状。随后,张云福把齐成文带到兴华镇派出所,所长见其伤势严重,不敢收留,后被家人送到青冈县法医鉴定所接受治疗,经诊断:齐成文大脑神经严重损伤,脑振荡,膀胱出血等。齐成文直到现在仍不能干重活。此案没解决。
  5、1998年村干部为多收农户钱,巧立名目到各户拉宅基地,50多岁的马玉峰在与村干部争执间,当场脸部就被村干部张云龙打了2拳,马玉峰到派出所报案,张云福伙同派出所工作人员,开假证据,非法拘留马玉峰15天以示镇压。起因是村干部向马玉峰借摩托马没借给他们。此案没解决。
  6、村干部找村民姜永发毛病,说其欠电费,让其补给村上800元欠款(实则是村上滥摊两工款),60多岁的姜永发不识字,就按了手印。姜永发随后听说不是那么回事,回来找村干部发生了口角,被村干部打得满脸和衣服上全是血,混身是伤,而后又被传唤到派出所,由派出所出面再次镇压。
  7、一九九七年五月初四,我侄女马洪霞在佳木斯市回村开据结婚证明信,村会计:孙国文 在五月初四和初五连续二天,先后二次仔细询问马洪霞:“马龙宝(马景文儿子,别名:马力)在佳木斯的详细住址,具体工作地点,具体干什么活?”等一切情况后,马龙宝于农历六月十九日失踪,至今死不见尸,年仅22岁。马龙宝不吸烟、不喝酒、不打仗,没有与人结怨,因家庭困难缀学后到佳木斯市打工,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为何而死。背景信息:当年张云福、孙国文一起在佳木斯市建三江地区包地,张志鹏(张云福儿子,他们家这辆车一直由他开)开着自家的吉普车BJ2020S(浅黄色)到马龙宝住所停留过。这与马龙宝失踪时住所处目击证人看到的车型和颜色等信息一致。事发后,吉普车不知去向,再也没见到过,杀人报复,不留痕迹。当年报案情况:佳木斯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王法民,以办案经费不足为由,我要交3万元才能立案调查,立案后能不能查到不知道。我家庭困难,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报案,诉说无门。青冈县公安局局长孟宪峰去佳木斯了解过此案,回来后说证据不足,不予立案。我提供给公安机关关于孙国文向马洪霞打听马龙宝详细情况,和当年目击证人看到的的吉普车BJ2020S尤其是浅黄色的非常少见,再说当年能买得起私家车的家庭也是屈指可数;这么重要的线索案发两地的公安机关都视而不见,选择性“失明”,不立案,不调查,背后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事后张云福在青冈县扬言:“马景文叫你告,为村民卖力,儿子都没了吧”!以此来镇压想要告他的群众,“效果明显”。此案没解决。
  8、1993年春末夏初时一天傍晚,张云福在其住所村(宝龙村)安排他儿子张志刚带领4、5个人,把本村村民丁福祥强行带到其侄子张志会家,张云福坐镇指挥其堂叔、堂兄张云海、儿子张志刚、侄子张志明、侄子张志勇、侄子张志会、侄子张志成、侄女婿陈刚等一众十几个人,以强奸侄妻为由,在张志会家里私立公堂,期间不允许丁福祥家人进入屋内,把丁福祥用竹坯子蘸凉水打得皮开肉绽,遍体鳞伤,几度昏死,打昏了用凉水浇醒再接着打,从傍晚一直殴打到深夜,其背部从颈部到脚后跟全是紫黑色,残忍至极。经鉴定:丁福祥肋骨被打折二根,头部脑振荡,身体多处软组织损伤。当年年底丁福祥被迫从宝龙村搬走,第二年土地被村上收回,没几年家破人亡,死在外地。青冈县公安部门在2018年10月19日,针对当事被打一事找到丁福祥侄子:丁艳忠进行单独调查,在兴华镇派出所做的笔录,其内容与事实不符,属于假证;全村唯一敢说、能说实话的是丁福祥的二姐:丁秀芹(宝龙村张佰家),公安机关不走访、不调查,也不找丁福祥直系家人进行取证。另外,黑龙江第十四督察组针对此事在2019年6月末到7月初时间下访到宝龙村,在村委被张志鹏成功“拦截”,没有下访到户调查。当天整个宝龙村村民都知道并议论此事,公安机关和扫黑办都是张氏家族的保护伞。此案没解决。
  9、村民于振有问了张云福二个问题,一是,问张云福把村里的20吨新油罐整哪去了?二是,问张云福无故私拉2四轮车柳条子(村集体财产)等问题,张云福不但没有回复他,反而亲自动手把于振有暴打一顿后,又通过非法手段把于振有抓到派出所恐吓、镇压。此案没解决。
  10、1997年4月4日,马景文家来了一车6人,当时家里就一女孩18岁,那人问:这院是马景文家吗?女孩说:“是”。问:“他在家吗”?女孩说:“你们是哪来的”?来人说:“我们是青冈县里的”,女孩说“我爸盼你们来(以为是专案组的人),你们不来,今早4点和老霍头上县了”,来人说:“你爸回来告诉他!再别他妈告状了!别说打残他”。此案这些人是谁派来的?都是黑社会人员。
  11、张云福指使村干部付志学找到杨立宝、王占清让二人把马景文打残,镇压马景文他们到处上访的行为。叫他们二人不要怕,打不死就行,村上保他们。此案公安局有档案可查。
  12、1998年春天分地时,村干部要求平心村全体村民把(村委私自多收)土地款一次性交齐,不交就卖地,晚一天都不行,不让卖派出所就抓人。当天张云福已经安排当时兴华镇派出所所长:周剑飞带领所里公职人员一行6人在村上“现场执法”,当天我赶到现场时,村民张守财已经被带上手铐,所长周剑飞醉酒状态下,骑在周亚光身上,双手掐住周亚光的脖子,周亚光已嘴吐白沫,脸色煞白,几近死去。这时,村民秦凤楼过来本想拉仗,看到事发现场情境,只说了一句话就当场吓得心脏病复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村民将其抬到屋内不久就断了气。这期间,张云福和周剑飞仍在继续镇压村民,周亚光已经被带上了手铐。随即当晚我带领被带上手铐的村民到黑龙江省信访局上访,此事涉案人员:张云福、周剑飞被撤职,但是没有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此案没解决。
  13、1997年7月份,青冈县刑警队队长:赵利新带队,开着警车,打着警灯一行5、6个人来到我家,其中就有付波(张云福女婿,当时在青冈县公安局任职),公然对我进行威胁、恐吓,并且有意栽赃陷害于我。光天化日之下,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公安干警竟然知法犯法,无正当理由随意闯入老百姓家里,又说不出为何事前来调查,引来上百名群众围观,对我的生活和声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这又是谁指使的呢?
  二、贪污村集体财产,截留国家扶贫款、救灾物资、国家低保金、私收超生罚款。
  1、贪污土地款。我村有土地14200亩,分地时人口:1850人,每人5亩(口粮田),每亩交纳费用60元。60元X1850人X5亩=555000元;机动地预留4950亩,每亩贪污50元,4950亩X50元=247500元。私人设立名目:人头费36元X1850人=66600元;劳力费100元X600人=60000元。农业税:计划外29822元+计划内116431元=146253元。合计:555000元+247500元+66600元+60000元-146253元=782847元,这个金额是张云福在我们村1991-1998年当村书记时一年的纯收入,贪污总金额:782847元X8年=6262776元。
  2、贪污林木款。平心村共有杨树80000棵左右,其中40年龄以上的树木有68715棵,先后被张云福、孙国文、董海学偷卖,卖树所得全部贪污,村委不做帐,价格估算:李洪昌老师8棵杨树没有村上的粗,卖了2900元,平均每棵价格362.5元,单此一项,他们三人共计贪污2500万元左右。其中,张云福偷卖树时,村民前去阻止,现场指使伐木工人要把村民用油锯锯死,村民害怕不敢再前去阻拦;张云福共计偷卖15000多棵,贪污所得500万元以上。
  3、截留扶贫、救灾物资。1991年秋,李堂屯一千多亩收割成垛的黄豆被大火烧光,青冈县政府红十字会捐赠面粉一车,被张云福为首的村干部全部贪污,受灾农户没有得到。
  4、1993年我县大旱近80天没下雨,县里决定今年免去大豆任务,张云福一看伸手的时机到了,私自决定向农户非法收任务,扣杂10%,当年共计收了13万斤,多收农民13000斤,然后按10%比例掺煤渣或土卖给国家粮库,非法所得全部贪污。
  5、1991年,以民政部名誉强收村民超生罚款,金额23-25万之间,徐云洁(村妇女主任,被张云福霸占)近亲属等几个人没交,非法所得全部贪污。
  6、村干部自己的余款拿到村上再以3.5分利息贷款给农户,村帐上此项金额为:170多万元。
  7、1991-1998年以村委会名誉的小额贷款,由全体村民还款,金额5万X 8年=40万元全部贪污。
  8、村会计有黑账,收农户开荒地款、罚粮款、村拖拉机2套,水库一座、一台大型变压器和一具大油罐被偷卖,非法所得全部贪污。
  9、1991年平心村和县交通局签修路合同,民工一半是本村村民,路修完后,张云福单独与县交通局结算工程土家,并且把村民赚的钱全部贪污,村民工资滥摊两工款抵消。
  10、1992年,张云福为了贪污房屋保险,非法毁林680棵树木,贪污1.4万元。
  11、1992-1994年,张云福买手机2万多元,每年报销手机费4000元,费用村委报销,共贪污3万多元。
  12、1992年村会计孙国文贪污国家发放的救济款3900元。
  13、1992-1995年,孙国文种大队的地3年,每年近百亩,没交钱。
  14、1995年,学校换房盖,张云福从中做假账,贪污30295元。
  15、1995年,张云福在粮食任务上做手脚,贪污164000元;同年张云福种水稻6垧地,套取村民利益12万多元。
  16、张云福亲戚史君种我村南大荒地82.5亩,不但钱收的少,地如今还少了7.5亩,目前依然归外村村民史君所有。
  17、1992-1994年,村民常福军开机械车干活赚钱,完工后张云福向雇用方收钱,合计金额167000多元,全部贪污。常福军的所得利益全部落到村委账上,由村委支出。
  18、马景文和于金1993年交给张云福的伐树款4300元,没下账,全部贪污。
  19、1994年全村换电线,每户100元X372户=37200元,张云福弄虚作假贪污了26040元。
  20、1997年,张云福非法占有水田近30亩,后又开荒约20亩,这50亩地,按每亩600元计算,到现在非法所得:50亩X600元X22年=66万元(粮补不算)。
  21、1998年分地时,会计孙国文强硬的把地给自己多分了25亩,当时每亩450元,到现在非法所得:450元X25亩X22年=247500元(粮补不算)。
  22、1997年,张云福、孙国文到佳木斯市建三江地区种水稻,所雇工人全部由村上开工资,同村村民也去那边包地,强行把他们村里的土地收回,不给他们家人种;同年蓄意谋害了我的儿子马龙宝(马力)。
  23、1994年,张云福家盖车库,非法伐木200余棵,没批准也没交钱。
  24、张云福自家生产需要雇用的工人,工人工资全部由平心村村委支付(村帐目可查)。
  25、村干部每年公款吃喝费用十多万元,村里预留机动地4950亩,合算为330垧,村里每垧每年卖4000元,金额为:4000元X330垧X8年=1056万元,此项全部被村干部贪污。综上这些违法事实,张云福从中贪污所得500万元以上(1991-1998年)。
  26、1992年,县里招开农村工作会议,张云福向青冈县领导行贿送完礼后,在村民会议上讲,他收粮为村民致富了,县里决定提升他为挂职副镇长兼村书。实则是张云福把收粮款全部贪污,欺上瞒下,贿赂买官是事实。张云福目前退休后享受国家公务员待遇,每月有退休工资领取。
  27、1991-1994年,乱搞男女关系,霸占村妇女主任:徐云杰(当年21岁左右),3年内致使徐云杰怀孕2次,都是在明水县做的打胎手术,整个平心村人人皆知。1992-1994年,连续3年村委出钱年底杀年猪都是在村妇女主任:徐云杰家,村干部当天吃一顿,剩余部分归徐家所有。另有,徐云杰亲戚近亲属家有超生指标的,张云福不收所谓“超生罚款”。亲属需要木头盖房子,张云福纵容其亲属偷伐树木,不收钱,不罚款。由此可以证明二人的关系不一般,而且照顾的非常周到。
  三、维权经历。
  1、1995-2019年,我先后到过黑龙江省、绥化市、青冈县等各级信访局,检察院、林业局、县政府等政府职能部门,包括近二年新增的办案部门扫黑办,青冈县政府我每年有无数次去询问案件进展情况。多年来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对我所举报的事件不立案、不调查,每次都以各种理由推脱、敷衍不作为;然后以各种威胁、恐吓,找中间人私下劝说不让我检举乱作为。2018年5月,我先后给中央第七巡察组驻黑龙江省办事处、黑龙江扫黑办寄快递信件反应情况,至今没有得到查办结果。2019年6月,青冈扫黑办工作人员下来调查回复我说,案件都查了,没查出来具体事实。2019年8月26日,绥化市委第七巡察组进驻兴华镇,我前后4次找巡察组反应问题,直到进驻时间结束,没有得到巡察组的回复。张云福的保护伞不止局限于青冈县,在绥化市还有更大的保护伞,所以我检举的其违法犯罪事实多来年市级以下有关部门都知道,就是不查、不办,充当涉黑涉恶当事人的保护伞。国家扫黑除恶越来越严,我所举报的案件却越来越难,越来越被动,老百姓真是无处说理,没地方喊冤!
  四、写在最后。
  尊敬的领导:我们村涉黑、涉恶、贪污的问题特别严重,先后涉黑致死5人,殴打、非法拘禁、致伤、致残多人;案发1991-1998年间个人贪污1600多万元,金额可算是非常巨大,这些事件都与本村书记张云福有直接关系,属于特大案件。我们上访维权25年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越来越看不到希望。究其原因就是张云福贪的钱多,保护伞硬,势力强、权力大。多年来张云福通过各种手段对村民百姓镇压,现在能主动站出来敢说实话的人已经很少了,只有那些曾经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再就是被抓、被打或致残的受害及其直系家属才敢说出实情。我们为了党和村民的利益在维权的路上一直走到今天,就是希望为百姓讨个公道,却被涉案当事人迫害的家破人亡,几近走投无路;但我们也深信,在党中央新的政策和领导下,黑恶势力必除,受害致死的冤魂终会得以安息,受害者及其家人可以得到应有的正义。我也一直在等待,今年已经72岁了,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里,可以等到曙光。


  举报人:马景文
  2019年12月10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