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百姓呼声:66岁的烈士后人携88岁的老母亲为村民讨出路,敢问路在何方?

楼主:官与百姓斗地主 时间:2012-08-17 13:48:30 点击:10464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烈士家属任人欺辱,援朝英魂何以安息
  ——纪念我的五年上访之路
  各位正义的网友、领导:
  您们好!
  我叫吴景魁,在百般无奈之下我执笔向您们求救,这也是我最后一丝希望,我不是标题党,更不想利用家父的名义哗众取宠,恐怕任何人也不愿意利用先人的名誉为自己谋取不法利益。不到走投无路时,我断不敢走这一步,但我认为我不应该忍气吞声,因为我不信有人能一手遮天,我不信天下没有公平正义,我更不信在共产党领导的政权下没有能讲道理的地方!(你就是再上访我们也不怕,就是有胡锦涛、温家宝的签字也要由我们来落实,怎么样也没有用!---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沙土镇人民政府镇长语录)
  一、我的家庭背景
  家父:吴先义,1951年响应党和政府号召参加志愿军赴朝鲜抗美援朝,卫国保家,服役于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第45师第34团136连。1952年8月在五圣山防御战斗中因英勇抗敌荣立三等功, 1952年11月在上甘岭战役中因突出表现荣立二等功,不久家父在朝鲜战场上光荣牺牲,年仅25岁,至今仍葬身于五圣山,以下是政府颁发的喜报和革命烈士证明书

  家母:吴李氏,农民,1924年3月13日出生,家住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沙土镇沙土行政村(孔庄行政村已撤销,并入沙土行政村)吴庄39号,现年88岁。母亲为人忠厚,心地善良,任劳任怨,从不与人争执且乐于助人,家父牺牲后,年仅27岁的母亲为抚养我们兄妹,守寡至今,她常说:“你们的父亲为国捐躯,我有责任将你们抚养成人,秉承他的遗志。”

  本人:吴景魁,农民,1947年9月17日出生,家住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沙土镇沙土行政村吴庄自然村39号,身份证号码:342126194709176335,现年66岁。虽然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但我一直不敢忘记家父的遗志、慈母的教诲,但行好事不问前程,也相信善恶自有报。在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以及本村修路,架桥等事项中我都会捐点钱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在汶川地震时我捐款500元,后面几次捐款也都有记录,我不求自己有多好的名声,只求不玷污家父的英名,不违背家母的教诲。
  家属:吴杨氏,农民,典型的农村妇女,心地善良,顾全大局。
  二、吴庄村全体村民及我家庭的悲惨遭遇
  事件的起因并不是什么大事,也是一件很容易解决的事情,然而由于谯城区、沙土镇及沙土行政村的个别领导弄虚作假,包庇纵容,使问题逐渐复杂化。
  2006年,本村村民、我的邻居马玉堂新建的住宅无故侵占村集体道路长达60多米,致使百姓通行极为不便,村里丧葬时一度无法将棺材抬到村外,村民的通路自然向我的宅基地延伸,本着为大多数村民的利益考虑,我并没有十分在意。然而这样通行仍然不便,于是我向马玉堂家提出协商意见,谁知马玉堂及其家属不仅不承认恶意占道而且态度蛮横,让人十分气愤!
  全体村民见协商不成便写了一封联名信,请求政府加以解决,然而时至今日仍然没得到丝毫解决,甚至没有一丝处理的迹象!马家认为上述事项是由我主导,便仗势欺人,我80多岁的老母亲,我本人及家属遭到了马家多次报复,动辄辱骂,稍不顺心便拳脚相加,甚至一天之内打伤我家属,接着冲入我的住宅对我全家进行人格侮辱,暴力伤害,我的家人甚至有家不敢回、没事不敢开门。
  自幼受家父的影响和母亲的教导,我从未与他人争斗,这一次我还想忍下去,但是我一人事小,全村人的通路事大!老母亲也要求我为全村人讨一条生路!然而我家势力单薄,虽然一直努力争取,依然无一丝曙光可见,我已经不知多少次到市政府反映情况,然而总是得不到解决。而后我又数次到安徽省政府上访,接待的工作人员态度很好,但是仍然解决不了问题,不得已我只好北上首都反映。五次的北京之行,结果是惊人的相似,信访总局受理后都会转交给省,省转交给市,层层转交直到镇、村。而镇和村,面对上级的处理意见就是置若罔闻,拒不执行!如今我88岁的老母亲备受精神上的折磨,身体大不如从前,去年还目聪耳明,今年耳朵已经接近失聪,经常大哭不止,让我心如刀割!可我又无可奈何!我的家属因被殴打,盛怒之下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孝顺的她怕老母亲受到刺激,总是偷偷流眼泪。这几年的信访之路使我异常疲惫,头发掉了许多,有气无力,不知道我在这条道路上还能坚持多久……
  以下是吴庄村村民的联名信

  三、政府、村领导的处理态度
  金卫国:男,现任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民政府副区长,负责公安、司法行政、民政、工商、供销、信访、民族宗教、商务、石油、交通运输等方面的工作。分管谯城公安分局、司法局、民政局、工商局、供销社、信访局、民族宗教事务局、商务局、交通运输局、残联。 联系区人武部、消防大队、法院、检察院、石油公司。
  金区长的处理态度:由于我多次上访,市、区的领导便知道了此事,在2011年6月29日,金卫国副区长带领公、检、法以及电视台的有关工作人员前来处理此事,镇司法所及村干部到群众家调查,由群众指出道路界限并签名确认。后谯城区、沙土镇人民政府在群众意见的基础上发布文件,提出三个解决方案:1、按群众所指路线为基准修一条4米宽的出路。按此方案,马家的围墙及墙外树木需要推倒。2、两家墙外土地全部为道路部分,这样道路会变宽很多。3、两家墙外各留30公分,其余全部变成道路。(见下图)以上3条处理意见,我的老母亲、本人及家属全部同意,没有一点意见,并签字同意。然而在后来的执行过程中,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镇政府把我家没有占用的部分用机器推平修路,而马家纹丝不动!而我还异想天开的以为过几天就会执行马家已占有的部分,因此积极配合了政府的工作,然而时至今日,马家仍然一丝未动!如此明显的不公真的不知我们的人民政府是如何有脸做出的! 2011年7月,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更是轰击我的院墙、侵占我的宅基地!我上访回到亳州后,有人直接地告诉我:“你还上不上访了?!”如此的官本位思想,如此的盛气凌人,如此的践踏公正,吴庄村几百村民还能指望谁?!

  张楠:男,现任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沙土镇党委书记,谯城区沙土镇的“一把手”,全面负责沙土镇工作。
  张书记的处理态度:在上访过程中,我曾给亳州市谯城区党委书记胡朝荣和区长吴火权每人一封检举信,信的内容是:1、解决我村的道路问题,恢复被占道路;2、检举谯城区沙土镇行政不作为。后来这两封信辗转至张楠书记手中,张楠书记灵冷漠的处理态度,置百姓于不顾的的态度,真的寒了吴庄村民的心!面对在调查事情的基础上形成的处理意见,张楠拒不执行,数十次给我及吴庄村民许下处理期限,可是一次次失信于民!
  石健:男,现任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沙土镇人民政府镇长,全面负责政府工作。
  石镇长的处理态度:镇长石健,趾高气扬地告诉我:“你就是再上访我们也不怕,就是有胡锦涛、温家宝的签字也要由我们来落实,怎么样也没有用!”石镇长当真可以一手遮天吗!

  沙土镇沙土行政村: 自始至终不愿意正面面对问题,在调查情况中不考虑老百姓意见,武断做出调查结论,试问闭门调查何以服众!
  四、吴庄村民及我的基本诉求
  1、请求有关领导依法责令金卫国副区长立即将2011年6月29日按照群众意见形成的处理意见交予吴景魁,并立即执行该处理意见。
  2、还我村村民一条应有的通道,还我一个公道!
  五、我的上访感想
  权利救济对于权利,就像法律执行对于法律一样,法律得不到执行还不如不要法律,不要法律还不会践踏法律的尊严。同样,权利得不到救济还不如不要权利,不要权利还不会让老百姓以为什么都是口号!
  我知道即使我通过网络这种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悲愤也不一定能使问题得到解决,但是我想让有正义之心者看到,有人在和你并肩战斗,虽然我是一个66岁年近古稀的老人,但我坚信人间自有正义在!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与政府“斗”呢!
  六、我的忠告
  相信还有很多像我一样为权利、正义奋斗的人们,在这条路上的每个人都异常艰辛,但是我们不要怕,共产党一日执政,总会有说理的地方!
  有些时候政府“欺负”老百姓显得那么“天经地义”,我们惹不起他们尽量躲,躲不了时又无奈地选择了跑,然而如今步履蹒跚,跑也不跑不动的时候,只能诉诸网络的正义。
  提醒大家注意人身安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七、我的愿望
  1、愿家父在天之灵安息,您为党和国家献身捐躯,历史会记住您,希望我没有打扰您的休息!
  2、愿家母身体健康,寿比南山,愿我的母亲今早从悲痛中恢复,您的耳朵失聪对您应该是件好事,至少您可以清净了!
  3、愿我的老伴能体谅我的苦衷,尽早恢复健康,好日子快来临了!黎明前是最黑暗的,坚持就是胜利!
  4、愿吴庄村民尽快能走上平坦的大道,五年的上访之路感谢您们的支持,谢谢您们!



  以上陈述绝对客观真实,否则本人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吴景魁
  手机:13856826401
  2012-06-17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龙乡齐中 时间:2018-09-24 08:56:38
  可叹啊,多年过去了,已经解决了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