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政和:有一条隐秘的茶盐古道(转载)

楼主:鹰飞过雪峰 时间:2020-06-28 21:21:39 点击:15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福建省南平市政和县,有一条非常隐秘的茶盐古道,这条茶盐古道从穆阳到政和,途中要翻越鹫峰山脉,上牛岭、麻岭,下稠岭,三岭著名。稠岭坡顶有个稠岭头亭,处在岔路口:右边古道下筹(稠)坑,经外屯、下池、车潭、池坑、东山至城关,是干道;左边是岔道,经过矮门亭、庙子坪亭、招栋冈亭、王车亭、十二院客栈、闾山门、黄殿坪、黄垅坑桥、池坑铺,在池坑与经外屯的干道交汇。

  这条古道上几乎没有村庄,只从谢家山、立基洋两个村庄边上经过,古道距这两个村子有四、五里路,因此在十二院这个地方设客栈(遗址还在)。这条古道很隐秘,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上世纪八十年代后,走这条路的人也极少。

  小时候,我听父亲说,他们到政和城关都走这条古道。

  

  说起这条隐秘的古道,先介绍一条小山脉。

  在稠岭头,鹫峰山西翼的一条小支脉由此发支,向西经黄泥峡、九进洋、谢家山、立基洋、后宝岱、前宝岱、大风山,直至城关状元峰、飞凤山,在这条小支脉上散落着一些小村子,除上述村子外,还有水坑、庙仔仑、高仑头、山头子、前山、丘畲、马仑头等等一些很小的村子,现在有的已经消亡。

  立基洋自然村位于七星溪峡谷与龙潭溪峡谷之间,村庄分为立基洋和里厝两个小村子,海拔870米,座落于鹫峰山西翼支脉靠龙潭溪一侧的另一小支脉上。立基洋东北大约两公里处有座古亭子——王车亭,过去,王车亭是建在鹫峰山西翼支脉正脉上,后来,有人说,此亭子断了城关的“风水”,于是将亭子移至左侧的“大路”上。

  “大路”就是上述这条隐秘的古道。这条古道几乎沿山脉走,相比正道从稠岭到城关路程远一点,但比较平缓。祖辈父辈们说,为了避开筹岭坑土匪抢劫,挑夫们就舍近求远,就走这条岔道。

  

  这条古道的其中三个路段,留给我不同印记。王车亭是个中间点。从王车亭往政和城方向的西段,人们叫大路。

  我小时候放牛,每到夏天,常把牛赶到大路十二院一带吃草,任牛满山跑,我们几个放牛娃只要守候在客栈坪等牛回来——这一带只有客栈坪有水,牛渴了一定得回这儿喝水。

  当然,偶尔也失算,牛也会沿古道往后宝岱方向跑了,甚至把人家的水稻糟蹋了。老家立基洋到大路的王车亭约三公里是山间小道,王车亭到客栈坪这三公里路段我很熟悉,哪段是土路哪段有大石头,那儿有大树哪儿有泉水,哪儿险哪儿缓,闭上眼都想得到。

  我记得古道边有一棵巨大无比的江南油杉,直径2米多,要是现在还在,可称得上树王。

  

  往东方向这段,通往稠岭。小时候每年春节去镇前际头村舅舅家送年,都是走这段古道。从老家出发要先走五里山间小路到招栋冈亭才上古道,招栋冈亭到稠岭头约15里。我印像中,从矮门亭、庙子坪亭这段是在十分阴森的树林中穿行,这里海拔千余米,经常被浓雾笼罩。

  大人们说过故事,很玄乎,我小时候就不大想信。可是有一年,我和大姐去舅舅家送年回来,同行的有个同村人,经过那段路时,故意把我们姐弟丢下,跑得飞快,转几个弯就不见踪影。那天,正好浓雾弥漫,几米外就看不见任何东西。

  当时,我和大姐几乎是屏住呼吸狂跑……,至今想起来,后背还会起鸡皮疙瘩。前几年去踏访这段古道,原来的森林都已是毛竹林和锥栗林了,两座亭子也有些破损了。

  

  中间一段是从王车亭到招栋岗亭,是一段十分漂亮的石岭,我们就叫石岭。石岭穿过我家的毛竹林,春季春笋生产,每天来回在古道上上上下下。春季多雨,石岭路滑,挑笋行走在古道上,摔跤是少不了的,经常摔碎白嫩的笋,摔疼稚嫩的小屁股。

  在山村生活的童年,展不开想像翅膀的梦,就在这古道上奔走摔打,摔打出一个个结实记忆,也摔打出我今天为古道而奔走的顽固情节——我记忆中,最漂亮的古道就是小时候跟随父兄劳作时经常走过的、穿过我家竹林的这段古道。

  虽然,时至今日,我走过许许多多古道,许多古道都比自家毛竹林那段石岭漂亮,但印上童年美妙光景的古道在记忆里还是最清晰可见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5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