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原山西省交通厅副厅长任景春腐败违规问题(转载)

楼主:ZZ951ABC 时间:2020-07-04 15:25:26 点击:2527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据悉,有实名向山西-省监-察委-员会举-报的山西-省-交-通厅原纪-检组-长、副厅长,山-西省道-路运-输-协会原会-长任-景春涉嫌违规购买和违规受赠公有楼房取得了超百万巨额不当利益腐败问题,已时过二年多,但对此项举报的腐败问题,举报者没有得到被作为相关查处的信息。对此项举报的腐败问题,实名举报者到山-西省监-察委-员会走访举报四次,信访举报了三次,向国-家监--察委员-会也有信访举报,但都没有相关处理情况的任何信息。现将所举报的该项腐败问题的事实叙述材料附后。除上述腐败问题外,任景春还涉嫌滥用职权导致原省交通-厅属一中型国有企业破产,导致省交通厅一名已履职4年的在职的一付处级领导干部长期受到迫害(该名干部为“文革”前入学,“文革”中毕业的大学毕业生,中级经济师;1989年1月44岁时,该名干部在没有受到任何法定事由的指控下,被降职降级。自此之后直至退休,该名干部没有再被任用,此外,还因任景春利用影响力的迫害,使该名干部还受到其他伤害。)等腐败问题。
  附:任景春违规购买和违规受赠公有楼房,获得超百万元巨额不当利益腐败问题的始末
  任景春,男,汾阳市人,曾于1985年5月至1990年12月担任山-西省汾运公司-党委书记:1990年12月后,相继调任山-西省交-通厅纪检组长、副厅长和山西-省道-路运-输协会会长:2015年离职。1991年,任景春夫人王-翠香随夫调-离汾运公司,到省交-通厅工作,自此之后,任景春家庭成员中无一人为汾运公司职工。
  从1986年起,任景春居住在山西省汾-运公司二宿舍公有住宅楼房,任景春夫妇1990年12月和1991年相继调离汾运公司后,违规未向汾运公司退还该处公有楼房一直违规占用,并于1993年违规冒充汾运公司在册职工,参加了汾运公司的房改,与汾运公司签订了《汾阳县公有住房出售协议书》,并领取了制发单位山西省住房制度改革领导组办公室:填发单位汾阳县住房制度改革领导组办公室:售房单位山西省汾运公司的《山西省公有住房购置证》;2013年,任景春夫妇以违规取得的《山西省公有住房购置证》作担保,与房地产开发公司(吕梁恒信公司)签订了《房屋改造补偿安置合同》。根据该合同,任景春获得价值超百万元的房屋拆迁补偿。
  任景春上述腐败案的形成过程,主要为下列所叙:
  汾运公司1987年,下发了省汾运(1987)97号文件。根据该文件,居住汾运公司公有住房的全部职工,与汾运公司签订了《山西省汾阳汽车运输公司职工家属住宅优惠折价协议书》。当时,任景春夫妇为汾运公司职工;任景春夫妇也与汾运公司签订了《山西省汾阳汽车运输公司职工家属住宅优惠折价协议书》。根据省汾运(1987)97号文件制作的该《协议书》:1、任景春以超低价优惠折价购得的公有楼房,“只有使用权”(《折价协议书》第二条规定)。2、任景春受让使用权的这套公有楼房,“房地产所有权属甲方(汾运公司)”(《作价协议书》第二条规定)。3、因任景春夫妇先后于1990年12月和1991年调离汾运公司,其夫妇的子女也非属汾运公司职工,因此,根据该《折价协议书》第六条规定,任景春夫妇应于1991年按照《折价协议书》第2条规定办法,向汾运公司交回其向汾运公司1987年购得使用权的公有住房。4、《作价协议书》第五条规定:“折价住宅,如遇城建规划需拆迁时,乙方(公司住房职工)应予拆迁。同时,乙方享有拆迁补助费。”汾运公司作为公有住房的产权所有者,自愿放弃享受公有住房的拆迁补偿权利,将此权利无偿赠于居住公有住房的公司职工;但非公司职工,则无权享受此项赠与。
  任景春夫妇1990年12月和1991年相继调入省交通厅后,交通厅机关房管部门按照任景春干部级别和省政府党政领导干部生活保障制度规定,对任景春给予了相应的公有住房配置。
  1990年12月和1991年任景春夫妇相继调离汾运公司,并已享受了交通厅已给予他(她)们的公有住房配置待遇后,仍未向汾运公司退还其于1987年在汾运公司购得使用权的公有住房,这违反了根据省汾运(1987)97号文件制作的,汾运公司签署的《山西省汾阳汽车运输公司职工家属住宅优惠折价协议书》第六条规定。
  1993年,因任景春夫妇和他(她)们的子女,都不是汾运公司在册职工,根据《汾阳县住房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和汾运公司与居住公有住房的公司职工签订的《汾阳县公有住房出售协议书》规定,任景春夫妇无权与汾运公司签订《汾阳县公有住房出售协议书》。但任景春夫妇违规冒充汾运公司在册职工,违规参加了汾运公司的这次房改,并与汾运公司签订了《汾阳县公有住房出售协议书》,领取了《山西省公有住房购置证》,取得了公有住房90%的产权份额(该住房10%的产权属汾运公司)。这违反了汾阳县住房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和汾运公司制定的房改实施方案的规定。任景春夫妇在1993年汾运公司房改中违规领取的《山西省公有住房购置证》“持证须知”“2”载明:购置证“是持证人购置公有住房唯合法的权属凭证。”至此,任景春冒充汾运公司在册职工,参加了汾运公司的1993年的房改,以超低价违规优惠购得了原属汾运公司的公有住房的过程完成。
  2013年,任景春夫妇违规购得的,原属汾运公司的公有住房所在的省汾运二宿舍居民,集体与房地产开发公司(吕梁恒信公司)达成旧房改造补偿安置协议(不是汾阳市政府根据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规定,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征收)。此时,任景春夫妇也以其违规领取的《山西省公有住房购置证》作担保,与房地产开发公司(吕梁恒信公司)签订了《房屋改造补偿安置合同》。根据《房屋改造补偿安置合同》和1987年任景春与汾运公司签订的任景春夫妇家庭成员中无一人是汾运公司在册职工,任景春夫妇已无权享受汾运公司给予的公有住房(任景春违规购得的公有住房中,汾运公司有10%的产权)拆迁补偿赠与权的,对任景春说来是无法规效力的】《山西省汾阳汽车运输公司职工家属住宅优惠折价协议书》第五条
  规定,任景春夫妇获得按其违规购置房的100%产权(其违规购得的90%产权加上其违规受赠的原汾运公司的10%的产权)计算的价值超百万元的房屋拆迁补。
  以上叙述,是任景春违规购买和违规受赠公有住房,获得超百万元巨额不当利益腐败问题的始末。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