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曲论中的情节论(转载)

楼主:等着下一个重来 时间:2006-07-03 00:36:02 点击:239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明代曲论中的情节论
  
  摘 要:宋元之际,戏曲的高度繁荣要求人们从理论的高度对这种艺术形式加以规范和品评,因此出现了王骥德的《曲律》、凌濛初的《谭曲杂札》、王世贞的《曲藻》等一批戏曲理论著作,他们或从音律角度对戏曲艺术规律进行总结,或从诗词曲的发展源流为之争取地位,为戏曲理论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多数研究者只是对曲论中的本色与当行,戏曲的音律等方面关注颇多,而对明代曲论中涉及的情节问题很少注意,本文试图从戏曲情节研究小史、情节的整一性、情节的本质要求、情节的处理方法等几个方面对明代曲论中有关情节的部分做些探讨。
  
  关键词: 情节; 关目; 曲律; 谭曲杂札; 整一性;王骥德
  
  一、戏曲情节研究发展小史
  
  情节是戏剧和叙事性文学中特有的概念,也是文艺美学研究中一个基本的形态学概念。它指的是“按照因果逻辑组织起来的一系列事件。”① 是作家从现实生活中提炼出来的,经过集中、概括、虚构组织而成的。而戏曲作为一种故事性很强的叙事性作品,情节是其不可或缺的元素。戏曲的情节就是“根据主题思想安排事件,其内容由人物表现出来。”②西方,早在亚里斯多德时代,在其《诗学》中探讨悲剧时就提出:“悲剧有六个成分:即情节、性格、言词、思想、扮相、歌曲。”在这六个成分中,他把情节放在首要的地位。但由于中国文学重诗文轻戏曲的传统,以致在很长的一段时期,人们对戏曲都未给予太多的重视,许多的文学批评家将太多的目光投向了小说中的情节理论而对戏曲却关注甚少,戏曲叙事结构中所涉及的情节理论更是为数不多。
  
  元代是中国戏曲的繁荣期,元杂剧的繁盛相应地带来了戏曲理论的繁荣,夏庭芝的《青楼集》、周德清的《中原音韵》、钟嗣成的《录鬼簿》,或记录剧作家和演员的生平资料,或从音律角度探讨戏曲艺术规律,或从演出的技巧方面对歌唱经验加以总结,但元代的这些曲论者并未将元杂剧作为一种独立的叙事艺术看待,尽管乔吉也曾提出“凤头、猪肚、豹尾”的乐府作法论,陶宗仪在其《南村辍耕录》中进一步发挥道:“起要美丽,中要浩荡,结要响亮,贵在首尾贯穿”, 周德清在《中原音韵》中亦提及“诗头曲尾”的说法,这里涉及到的“头、肚、尾”、“起、中、结”,都强调了作曲首尾呼应、各部分比例协调的问题,但这只是零星的一些论述,而且论述的对象并非单纯地指戏曲,而且大多数人仍然用诗文的审美观念评价戏曲,对杂剧中情节的关照更无从谈及了。
  
  随着戏曲的发展,明传奇的大量出现,戏曲作为叙事艺术的一些特质日益为曲论家们所重视,戏曲评论的重心逐渐地由对曲词格律的品评转向了对情节真实性和细节合理性的关照。“关目”概念的提出即为例证。李卓吾在评《红佛记》中就认为“此记关目好,曲好,白好,事好”,认为在一部剧作的四要素中,关目的好坏关系着一部剧作的成败.李氏笔下的“关目”是一个被特意前置的因素,关目属于叙事范畴,据《中国戏曲曲艺词典》中所言:“关目,元明戏曲,曲艺术语。剧本的结构,关键情节的安排和构思。明朱有燉《香囊怨》这《玉合记》正可我心,又是新近老书会先生做的,十分好关目,元刊杂剧剧本往往冠以“新编关目”③字样。”可见,关目,简单地说,就是指的剧本的关键性情节,对戏曲情节的重视初见端倪。
  
  毋庸质疑,明代是中国戏曲理论的繁荣期,这不仅表现为大量的戏曲理论专著出现,在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十卷本当中,明代的曲论著作占了四 卷本。可以说明代进入了一个戏曲理论的自觉时代。而且这时期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戏曲理论概念,如凌濛初的:“搭架”,祁彪佳的“格局”,同时还形成了吴江派和临川派旷日持久的一场关于词采和音律的论战,当然在这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曲论家们对戏曲叙事理论中情节论的建构。特别是王骥德的《曲律》,徐复祚的《曲论》、凌濛初的《谭曲杂札》,吕天成的《曲品》,祁彪佳的《远山堂曲品》和《远山堂剧品》更是从多个侧面论述了戏曲情节的问题。
  
  二 、情节务求完整一致
  戏曲与诗、词不同,它不是案头的欣赏品,是要通过完整的故事表演给观众,因此对词采和音律的要求就不像其它文体一样强烈,而对情节的整体要求就异常地严格。可以说,一部戏曲是否能取得巨大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情节是否完整合理。因此严肃的戏剧情节必须组成一个完整的统一体。让构成情节的要素有规则地安排,先后发生作用。我们将其情节的完整统一性称之为戏曲的整一性.明代的曲论家们注意到了这一点,如王骥德在他的《曲律》中就提到:
  
   作曲,犹造宫室者然。工师之作室也,必先定规式,自前门而听、而堂、而楼,或三进,或五进、或七进,又自两厢而及轩寮,以至廪庾庖 、藩垣、苑榭之类,前后、左右,高低、远近,尺寸无不了然胸中,而后可施斤斲 。作曲者,亦必分段数,以何意起,何意接,何意作中段敷衍,何意作后段收煞,整整在目,而后可施结撰。此法,从古之为文、为辞赋、为歌诗者皆然,于曲,则在剧戏。④
  
  他把作戏曲比喻成了造房子,剧作家就像一个建房工程师,在作曲之前,务必从整体构思,宏观地把握整个故事,将里面的事件紧密地组织,对起,承,转,合必须做到心中有数,合理安排情节。再深一层次去探究,可以发现他推崇的优秀剧作家的作品必须是对情节把握极为成熟的人,他追求的完美戏曲情节是具有整一性的,事件与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必须严密,任何一部分一经挪动或删削就会使整体松劲脱节.要是某一部分可有可无,并不引起显著的差异,就不是整体中的有机部分.,优秀的剧本设计必须对情节做整体的关照,争取做到有头有尾,情节连贯。
  
  而且他在评价作品的时候也是看其全体力量如何,而不是以一、二句偶合,来概其高下。正如吴梅所言:“填词者在引商刻羽之先,拈韵抽毫之始,须将全部纲领,布置妥帖,何处可加饶折,何处可设节口,角色分配,如何可以匀称,排场冷热,如何可以调剂,通盘筹算。”⑤只有剧作家具有全局的观点,作品的情节才可能完整,倘若漫然随调,逐句凑泊,掇拾为之,颠倒零碎终不成格局。
  
  三、情节发展贵在真实自然而不尚奇
  在明代中后期,剧坛出现了一种怪现象。许多作家在创作中以编造奇闻怪事来取悦读者,而对剧本情节的真实性和合理性却不予考虑。凌濛初在其《谭曲杂札》中对此现象深为不满,他说:
  
  戏曲搭架,亦是要事,不妥则全传可憎矣。旧戏无扭捏巧造之弊,稍有牵强,略附神鬼作用而已,故都大雅可观;今世愈造愈幻,假托寓言,明明看破无论,即真实一事,翻弄作乌有子虚。总之,人情所不近,人理所必无,世法既自不通,鬼谋亦所不料,兼以照管不来,动犯驳议,演者手忙脚乱,观者眼暗头昏,大可笑也。沈伯英构造极多,最喜以奇事旧闻,不论数种,扭合一家,更名易姓,改头换面,而又才不足以运棹布置,掣衿露肘,茫无头绪,尤为可怪,环翠堂好道自命,本本有无无居士一折,堪为齿冷; 集故宾,编造亦多,草草苟完,鼠朴自贵,总未成家,亦不足道。⑥
  
  他提出的“搭架”即指情节的建构,认为情节在戏曲的创作中起着重要的作用,被称为“要事”,而且对元代的杂剧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旧戏无扭捏巧造之弊,稍有牵强,略附鬼神作用而已,故都大雅可观。”认为前代杂剧高于今人之处在于情节真实,故事的发展自然流畅,但他并不是一概地否定离奇的事件,他认为即使有些杂剧偶然穿插一些鬼神故事,也因其情节的逻辑严密而无伤大雅。这表明凌濛初并不把神秘的对于人的理性来说深不可测的东西完全从戏曲领域里驱逐出去,其辨证地看待问题的态度值得今人学习。
  
  而他对当时的剧作却深为不满,情节的荒诞、题材的离奇,情感的虚假是当时大部分剧作家存在的问题,凌氏对此都提出了质疑和批评。即使是当时备受推崇的吴江派领袖沈璟也不例外,认为沈在戏曲创作中只是一味追求题材的怪癖,而对事件的真实性却很少考虑,以致剧本的情节不连贯,主题也很难突出。另外他还从戏曲的演出体制和观众的接受心理方面探讨了此弊病带来的影响。指出与逻辑相悖的情节和缺乏真实情感的剧情会增加演员的表演难度。阻拒接受者的进入,从而很难引起观众的共鸣。
  
  他同一时代的祁彪佳在其《远山堂明曲品剧品校录》中,也明确指出:“迩来词人,每喜多其转折,以见顿挫抑扬之趣。不知转折太多,令观者索一解未尽,更索一解,便不得自然之致矣。”因此,他推崇徐阳辉的《青雀舫》云:“若无意结构,而凑簇自佳。”对情节真实性和自然的推崇使他和凌濛初遥相呼应。
  
  可见,在凌濛初和祁彪佳看来,戏曲的情节应该具有真实性的特质,而且合情合理,它应该表现人世生活和人的情感,反映人们最常见又最关心的生活现象,这是与“奇闻旧事”相对立的,所以对于种类繁多的素材,必须经过选择、甄别之后才能入戏,而生活化的素材,因其自然真实且能博发观众的情感而备受他们的重视。
  
  当然他们也并非一味地排斥离奇的情节,认为只要符合生活的逻辑和情感的逻辑,能反映作者对生活本质的认识,即使“略附鬼神作用”也无伤大雅,因为这些情节遵循了情感的真实,同样因其合情合理而显得自然流畅。
  
  四、情节的建构务求详略得当
  剧本是作为一个整体而存在的,每一出的曲、白都应当从属于这个整体并与之相互照应,这就要求剧本的结构必须繁简适宜,情节必须详略得当。如王骥德在他的《曲律》中就讲到: 贵剪裁,锻炼,以全帙为大间架,每折为折落,曲白为粉垩丹 。勿俗套、不经、太蔓。蔓则局懈而优多删削;勿太促,太促则气迫而节奏不能畅达。毋令一人无着落,毋令一折不照应。传中紧要处,须重着精神,极力发挥使透。如浣纱遗了越王尝胆及夫人采葛事,红拂私奔,如姬窃符,皆本传大头脑,如何草草放过!若无紧要处,只管敷演,又多惹人厌憎:皆不审轻重之故也。⑦
  
  从王骥德上面的一段话,我们可以看出,他已经意识到了戏曲作为一个整体,折与折之间必须具有和谐性,既不能因为过于繁琐而枝蔓松懈,又不能因为过于简单而迫促,从而影响剧情的开展。要做到此点,必须分清主次轻重,对之裁剪锻炼。而他提出的“大头脑”其实指的是剧本情节的关键性情节。如他所举例子《窃符记》中的如姬窃符和《红拂记》中的红拂私奔都是剧本中最带关键性的情节。因此必须做详细的描写。
  
  再如,祁彪佳在赞王元寿《中流柱》云:“传耿朴公强项立节,而点缀崔、魏诸事,俱归之耿公,方得传奇连贯之法。觉他人传时事者,不无散漫矣。”此段虽然涉及的是艺术真实和历史真实的分别,但也从侧面反映了他对剧本情节的看法,他认为戏曲情节的任务就是突出主要人物和事件的需要,把事件的内在联系展现出来,将人物的情感流露在观众面前,而剧作家有责任将素材中不能为之服务的东西应统统的不作为情节被删掉。
  
  同样,徐复祚在其《曲论》中评价王伯良的作品时也指出:“独其结构如抟沙,开阖照应,了无线索,每于紧处散缓,是执蟛蝗绮鹫咭病!雹喽酝醪疾荒芮〉钡卮碇饕榻诤痛我榻诠叵档淖龇ㄉ钗宦V鞔吻榻诓环种换岬贾轮魈獠煌怀鋈宋镄蜗笫票鼗岚档薰狻?
  
  可见,明人的曲论当中,在高度的评价建元杂剧的创作成就的同时,对戏曲的情节给予了足够的重视,结束了元代曲论当中缺乏情节论的局面,并且充分注意到了情节的一些特质,包括戏曲情节的外在结构以完整严谨为第一要务,情节的内在特性是真实自然,处理情节的关键是合理安排主要情节和次要情节,争取做到详略得当,主次分明。而这些对戏曲情节的精辟论述也使得李渔在清代第一次完整而系统地提出了戏曲结构的一系列理论。填补了中国戏曲理论史上的空白。
  
  the theory of the circumstances in Ming Qu theory
  (Lanzhou University, Lanzhou, Gansu 730020)
  
  Abstract: 960-1279 occasion, the high prosperity for drama needed some Critic′s commentary in the theoretical forms . Leading to a lot of theoretical writings .such as 《the law of qu》written by Wang Jide ,《Tan Qu za zha》written by Ling meng chu .《qu zao 》written by Wang shizhen, Some concluded their perspective from the law of opera art, the others obtained the Independent status of drama from the origins of poetry′s development . They made tremendous contributions, but most researchers only emphasized the term such as “ben se” 、 “dang hang ”and “melody”. But the theory of the circumstances in Ming Qu theory Was Ignored. this article will try to explore several theory of circumstances in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Ming Dynasty from the history of Circumstances’s development, the Integrity of the circumstances , the essential requirements of the circumstances and the circumstances approach Keyword : circumstances; Guan mu; the law of qu ;Tan Qu za zha;; Integrity ; Wang jide
  
  参考文献:
   ①,童庆炳.文学理论教程[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2.6 ,第212页.
   ② 德.古斯塔夫•弗雷塔克.论戏剧情节[M]. 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1981.10,第18页.
  ③ 上海艺术研 究所.中国戏曲曲艺词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第34页.
  ④ 王骥德.曲律[A].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 四[C]. 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 1982.6,第123页.
  ⑤吴梅.吴梅戏曲论文集[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83.5,第49页.
  ⑥凌濛初.谭曲杂札[A].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四[C]. 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82.6,第258页.
  ⑦王骥德.曲律[A].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四[C]. 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82.6,第137页.
  ⑧徐复祚.曲论[A].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四[C]. 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82.6,第239页.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Ss思想者 时间:2006-07-03 13:11:00
  我不是很懂这个
  顶一下
作者:有妄想症的穴居人 时间:2006-07-03 15:49:00
  啊,中文系的论文?
作者:金城客 时间:2006-07-04 09:25:00
作者:金城客 时间:2006-07-04 19:50:00
  呵呵,广告真多
作者:金城客 时间:2006-07-05 09:25:00
  删的手软,nnd
作者:金城客 时间:2006-07-17 18:51:00
楼主等着下一个重来 时间:2007-03-11 15:45:00
  没想到,再度读起竟然心里有点酸楚。也许以后不再写和自己专业相关的任何东西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