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余江缘缘不断

楼主:大红石头 时间:2018-08-04 13:53:30 点击:115 回复:2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我的老家村子里有一个妇女名叫“恰舍”,村子里的大人们平时都是那么叫她的。等我长大一些懂多点事了,我就好奇为何她的名字叫“恰舍”,因为恰舍这两个字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又感到很好笑,用我们鹰潭的话说“恰”就是吃,舍又音同屎,“恰舍、恰舍”听起来让人联想到是吃屎。可能是我这个人天生就喜欢好奇,有一天我就问村子里的一个大人,为何恰舍会叫恰舍?他说,因为那位叫恰舍的妇女是从余江嫁到我们村子里,每当她不管早晚遇到村里的人就会问:你恰舍里?她这样一问,村里人都觉得好笑,大家就这样学着她说恰舍里,慢慢地村里人就把她的这句话简称“恰舍”,见了她就叫她恰舍,所以她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慢慢地,她也就习惯了这个名字,而她真正的名字却从此无人叫起。
  说起来余江人和我们都是同一个地区的,但是说话在口语上还是有些区别的,就比如吃饭,余江人说恰饭,我们是说七饭,毕竟我们都是一个地区的,交流上是没有一点障碍的,这些是我对余江最初的一些认知。
  话又说回来,我们村子在地理位置上是属于鹰潭西郊,却又很接近余江。自古以来,我们村里的人大多是和余江人结亲,一代一代人都是那样,也就是说嫁女儿娶老婆大多都是余江的人,村里人的亲戚大多是余江的,可以说在我们村谁家都至少有一两门余江的亲戚。我本人的很多亲戚就是在余江的各个乡村,我妈妈的外婆家在鸭塘许家,我两个姨也都嫁在余江,我的两个婶婶也是余江的,我的小姑也嫁在余江,其实我们在血缘上和风俗习惯上也更接近余江,我们在情感上和余江人也更亲近。小时候我跟着大人走亲戚,路再远也都是走路去的,路走多了,走熟了,也就认识了更多的余江的地名和村名。不仅近亲很多是在余江,远亲就更多了,因为如此,我虽是一个鹰潭人,但又常常觉得更似一个余江人。
  小时候有一件比较难忘记的事就是跟着大人们去余江刘家站捡花生。为什么要去捡花生呢?因为我们村的地少,也就很少种花生,但是水田是很多的,适合种水稻。而余江刘家站那一带的农村却有很多地,他们种的花生多,红薯也多。每逢花生成熟了,他们拔完花生,村里的大人们就相约着去捡花生。当然捡花生不是直接在花生地里就可以捡到的,而是要用到一种农具铁耙。那时大人们早早就吃好了早饭,大家就扛着铁耙挎着竹篮或是顺带一个蛇皮袋,一起走路出发去刘家站捡花生。那时去余江的路线是从我们村后面的一条公路直往刘家站走,过了张家桥,走走就到了刘家站。小时候我应该是比较早熟的一个孩子,我也就跟着大人们去。到了目的地,大家就到处找花生地,用铁耙一耙一耙的刨地,从地里刨出花生。为什么地里会有花生呢?因为人家拔完花生后,有的花生还在土里,土地越硬的花生就越多。我们就这样捡一天,快到傍晚了我们就收工一起回家,那时也不觉得累,看着自已捡到的花生却总是满心欢喜的。
  我和余江的缘,不仅仅连接着我小时候的生活,也不仅仅连接着那些远亲近亲的关系,直到我出来工作后也还是缘缘不断。多年前我在厦门工作,有一个余江马荃镇人,他名叫晏志鸿,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中他一直如大哥一样关照我。那些年幸得晏志鸿大哥的关照,让我在初出社会中少吃了一些苦头。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大红石头 时间:2018-08-04 20:03:21
  大杯咒
  明知道白天眼圈会发黑
  明知道白天上班又很累
  到了零晨两点半兴奋着不睡
  只为了要看激情的世界杯
  不管我们执着的支持谁
  遗憾的是没有我们的中国队
  为什么足球起源中国而中国人却不是很会
  看到比赛场上清一色的外国人我们难免要自悲
  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我们还有多少距离要怎么去追
  为何我们中国人只能为外国队陶醉
  想到中国男足脆弱的中国人都要流眼泪
  中国男足何年走进世界杯
  谁都知道只能靠实力不能靠吹
  中国队中国队
  我们期待我们期待别再让我们憔悴
  中国队中国队你再差劲我们也不心碎
  只要你们在努力的拼只要你们在努力的追
  相信总有一天中国人能捧回大力神杯
  谁不爱自已的国家谁不支持自己的国家队
  相信有中国队的世界我们看起来会更有味
  没有中国队的世界杯不完美
  中国队你何日在世界比赛场上能发威
  就算不拿冠军我们中国人也是安慰
  中国队中国队
  多少期待多少泪水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