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6:51:33 点击:566 回复:9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冈仁波齐峰位于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境内,虽然它的海拔高度仅为6656米,不仅在西藏的众多8000米以上的高山中排不上号,比起邻近的纳木那尼峰(7694米),也是小巫见大巫,但它却是亚洲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神山,因被认为是世界的中心而成为藏传佛教等宗教的朝圣中心。冈仁波齐的山形很容易辨认,主峰四季冰雪覆盖,形似圆冠金字塔,四壁非常对称,如同八瓣莲花环绕,山身如水晶砌成,宛如技艺高绝的玉镶冰雕。 由南望去可见其著名的标志:由峰顶垂直而下的巨大冰槽与横向岩层构成的佛教万字格徽记。冈仁波齐峰经常是白云缭绕,令人难以一睹真容,但在阳光照耀下又会闪烁出奇异的七彩光芒,分外耀眼夺目。
  藏传佛教认为它是密宗胜乐之无量宫,其周围的群山河流均为胜乐宫的组成部分,蕴藏着深奥的宗教含义。 同时,冈仁波齐又是众多佛、菩萨和高僧大德所加持和修行的圣地。据传,释迦牟尼佛在转法轮时塑三尊佛像,分别供奉于神界、鲁界和人间。罗刹王贡布崩用神变迎请人间的释尊佛像供奉,但没有供奉此佛的特殊坐床,于是想用神变背回冈仁波齐神山。这时释迦牟尼及五百罗汉立刻飞往冈仁波齐神山,在冈仁波齐南面的“五百罗汉聚盆”或叫“上坛城”的岩石上留下脚印,同时在神山四角各留一脚印,称为“底斯不动四钉”,这样罗刹王无法背走,如今在冈仁波齐背后可看到清晰的绳印及四周释尊的脚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6:53:34
  《冈仁波齐》是由张杨执导的电影,由尼玛扎堆、杨培、斯朗卓嘎等主演。该片主要讲述了尼玛扎堆等十一个藏民在2500公里朝圣之路上发生的故事。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7:02:57
  手上绑着一块儿长方形木板,头顶,胸口,腰下,三次拍打,跪地滑行,低头,叩首,起身,再继续。当《冈仁波齐》中的十几个藏民默默地做起这一连串动作的时候,看不到丝毫犹豫,仿佛在他们眼中,这是一项理所应当的事情,即使过了不到一会儿,他们的鞋就已经烂到不能穿,胸前的羊皮围裙也被国道上的沥青地磨得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这就是《冈仁波齐》在影片的整整两个小时中做的事情,村子中的藏民尼玛扎堆轻描淡写的提议,说要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前去拉萨和神山冈仁波齐朝圣,得到了另外 10 人的响应与追随。
  ­  这十人中有因为屠杀了太多生灵而心怀愧疚的屠夫,有怀胎腹中的孕妇,也有连青春期都还没到的小女孩。他们仿佛对即将面对的旅程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简单的备好干粮与必备补给品,就上了路,一路叩首一路走,这一走,就是一年。
  ­  而没有反应过来的却是坐在银幕前的观众,这些人踏上的这段旅程,海拔 4000 米,长度 2000 公里,一年四季无论风吹雨打,积雪遍地,都要义无反顾的跪拜前行,匍匐、起身、再匍匐,机械化的动作,包含的是信仰的力量。这是一趟坐飞机 3,4 个小时就能到达的旅程,而影片中也并没有刻意的强调一年这个时间,张杨在《冈仁波齐》中彻底的的去时间化,在影片的后一个半小时中,我们看到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叩首跪拜,头颅无数次撞击地面,身体无数次拥抱土地。期间穿插的困难也从来不带有时间标签:孕妇在熟睡的时候羊水破裂,赶忙送到医院生产;遇见山崩,其中一名藏民被落石砸中,险些丧命;补给用的拖拉机路遇车祸,车头报废,只能拖着车厢,继续前进。
  这些事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毁灭性,但张杨又一次去情节化,在电影中你看不到他们的慌张和惶恐,简单的交流后就开始行动,这都是因为他们在心底高度的一致,那就是去冈仁波齐朝拜。

  ­  而不能忽视的是,藏民们走上的这条路早已不是他们的祖先曾经跪拜过的路,虽然还留存着气息与痕迹,但在他们身旁不到一米处飞驰而过的车辆提醒着我们,这群人在现代社会中,是一群多么突兀,也是多么独特的存在。在藏民们眼中,似乎只有 2000 公里之外那虚无缥缈的目的地,那座神山冈仁波齐。身边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就像是被过滤掉了一样,从来没有存在过。与之相对,他们却会默默停下,让一只虫子在自己身前走过。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7:03:40
  北京难得下雨。一天之中,我去附近的电影院,看了两遍《冈仁波齐》。

  银幕上,他们走着他们的路,磕着他们的长头。我撑着伞,鞋湿了,袜子潮潮地糊在脚上。

  我们有不同的路,都靠自己一步步走。

  1、上路

  藏族汉子尼玛扎堆,刚刚经历了父亲的过世。父亲一辈子的心愿,是去拉萨朝圣。尼玛的叔叔看到哥哥的遗憾,决定不再等待。尼玛打算陪着他年后上路。

  2014年是马年,正好是神山冈仁波齐百年一遇的本命年,村子里很多人都希望加入尼玛扎堆带领的朝圣队伍。

  一位年轻的孕妇,她倒插门的丈夫,与即将出生的孩子都属马,也决定一起去朝圣。她挺着大肚子,与丈夫一起上路。

  同行的还有她的妹妹,尼玛扎堆的儿媳妇。尼玛的三个儿子,都娶了她。姑娘每天在喂牛做饭料理家务,只有回到娘家,才有一刻空闲。

  一对中年夫妻,因为去年家里盖房时,帮忙的工人发生车祸,死了两人,赔偿让他们背上了巨额债务。他们也想走朝圣之路,为死去的亡灵超度祈福。

  他们9岁的女儿扎扎,因家中老人无力照看,也一同上路了。

  村里的屠夫,宰杀过许多头牲畜,心里总是惴惴不安于自己的业障,习惯用酒精来麻醉自己。他也决定去朝圣,来拯救自己的罪孽。

  两名少年,其中一名受伤有残疾,在父亲的支持下,也加入了这支队伍。

  每个人都带着自己不同的故事,也怀抱着不同的自我救赎之心,开始了一段2000公里的朝圣之路。

  尼玛扎堆开着一辆拖拉机,拉上所有人这一路要用的物资,“突突突”地出发了。下一个镜头,朝圣队伍的男女老少,开始磕起了长头。

  身后送行的村民们,站成一排,目送他们的身影。

  未来的每一步,他们都要这么走过。

  我被震撼地不由坐直了身体。

  今日的我,还在为一些工作与家庭的琐事而略有压力。与此同时,这个世界上有人做着与我如此迥异的生命选择。

  在我们,为着办公室同事一句冷嘲热讽,而内心忧愁的同一时刻;在我们,为着家人纠结纷争的关系,而恼怒不已的同一时刻;在我们,为着要不要投入做自己热爱的事业,而踯躅不前时……有人决定这样使用他们生命,使用一年的时光。

  数步一叩首,俯身向大地。为超度自己的累世业力,也怀抱着为众生祈祷幸福平安的心。

  他们,上路了。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7:12:06
  2、有时

  这一条朝圣路,他们走了一年。

  遇上许多状况。

  有时,要顶风冒雪在雾茫茫中向前;有时,会途径一大片烂漫的油菜花田;有时,会在鲜花盛开的河畔跳起锅庄;有时,头顶上山体滑坡滚落的石块,会分分钟要命;有时,车会坏在路旁;有时,人会受伤生病;有时,肚子里的孩子突然要出生;有时,会被追尾撞得稀巴烂;有时,路旁有人会招呼你们喝茶;有时,要送给其他朝圣者糌粑;有时旅费用尽,要暂时打零工赚钱;有时,老人时辰到了就去世……

  他们走走停停。

  因为知道自己终将要去向哪里,所以,心安理得面对发生的一切。

  接受。面对。理解。放下。

  然后,歇息片刻,继续上路。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7:12:30
  这一路,像极了人的一生。

  它是一个隐喻。电影的英文名字,paths of the soul,意为灵魂的千条万条道路。

  这一路,你要把喜怒哀乐遍尝,要把生老病死流转。

  跳舞有时,悲恸有时。

  什么都会来,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会回来。

  电影最打动我的,是他们的“平常心”。好像,生活里发生什么,都是正常的。

  孕妇想跟着一起去朝圣,好啊好啊。残疾的少年想去,好啊好啊。醉醺醺的屠夫想去,好啊好啊。

  接受下来就是了。

  他们不抗拒“麻烦”,不拒绝“波折”,不害怕“无常”。

  发生什么,就面对就好了。

  他们,没在怕的。

  春天,山上的雪水融化,漫过了路面。

  站在水汪汪的路上,他们彼此询问——怎么办,要不要磕过去?

  答案是,要。

  于是,众人欢快地脱掉身上的皮革围裙,脱掉厚重的外套,笑嘻嘻地在扑向水里。

  水花四溅,每一个人都像孩子玩水一样欢畅。他们都在笑。

  那个画面,真好看。

  来什么,接什么。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7:12:54
  3、信仰

  一位司机因为要避让另一辆车子,从后面撞翻了他们的拖拉机。

  司机把尼玛扶起来,关切他的胳膊是否受伤。司机解释说,车上有人呼吸困难(可能是高原反应),需要送到拉萨急救,两个小时送不到,人就没救了。

  他们特平静地让司机开车走了,自己留下来打扫残局。

  我心里面在叫:“啊,怎么没有人争吵打架啊,怎么没有人拦着车不让肇事者走啊,怎么没有人殴打司机、怨叹倒霉啊?!”

  他们只转过身,看看车上的婴儿是否安好,看看自己的拖拉机是否安好。车轱辘的轴断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修理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他们平静决定,放弃车头,拉上车厢和物资,继续往拉萨走。

  男人们拉车,女人们继续磕长头。走一段路,男人们放下绳索,走回刚才撞车的地方,重新把这一段的长头磕完。

  我心里面在叫:“啊,怎么没人找借口讨商量,为什么要补这一段路,反正不都是在走?”

  他们心里对于自己该做什么,了了分明——我的路就是我的路,该怎么走完,就要怎么走完。没有任何托辞,什么借口都不说,什么“我要拉车啊”,“我才不要走双倍的路”,通通不啰嗦。

  他们很平静地接受路上发生的一切。

  既然决定上路,路上遇到什么,都是正常。既然是为自己走的朝圣之路,就要一个头一个头地磕完。

  《好莱坞报道》评价这部电影——“它描述生死,不卑不亢,无喜无悲。”

  不卑不亢,无喜无悲,是宁静的力量,来自于信仰的加持。

  当我自己越修行,越破掉了从小到大对于“信仰”的误解。所谓的信仰,根本不是你跟随哪一派宗教。

  而是,你愿意去崇敬那一些眼睛看不到无形之存有;

  你愿意去追求那些看似带不来什么现世利益的使命;

  你愿意在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的平凡生活里实践你所相信的;

  你愿意在一个大部分人都迷失在自己头脑的世界里寻找自己是谁,自己的天命何在。

  有信仰的人,既不愚昧,也不伟大。

  只是我们心里的光,一旦亮起,就无法再被熄灭。

  如《大学》中所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致我们内心的明珠,愿它永远明亮。

  如康德所说:“有两样东西,我思索的回数愈多,时间愈久,它们充溢我以愈见刻刻常新、刻刻常增的惊异和严肃之感,那便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致我们内在始终闪亮的——良知。

  这就是信仰的所在。

  有信仰在,人会放下各种“借口”,也就放下各种烦恼。

  因为,你内心的光,清明知晓:

  这一生你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遇到的每一个人,跨过的每一条沟,翻过的每一座山,爬出的每一个坑,吃的每一口饭,走过每一步路,流的每一滴眼泪,心碎的每一次,欢喜的每一次……都是为自己的灵魂而体验的;都是你作为一个个体,为宇宙整体而体验的。

  这一路,遍尝喜怒哀乐。这一路,流转生老病死。你必须要全部的、完整的体验。

  就像李宗盛为new blance 运动鞋代言的那一句广告语——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每一种滋味,都算数。

  每一种感受,都算数。

  每一种经历,都算数。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7:13:30
  4、朝圣

  6年之前的这个季节,我一个人去了青海西宁的塔尔寺,是我的朝圣之旅。

  喇嘛们念诵经文的声音,轰隆作响,如同天启。

  在一座大殿的门口,我看见一字排开磕长头的信众。

  石头地面被他们套在双手上的木块,磨出了光滑又深刻的痕迹。10万个长头,一下一下……

  我真的很难想象,他们在用什么样的毅力去坚持这件事。我也有点不懂,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呢?

  到今天,其实我也不太懂。但是,我好像也在慢慢懂得,生命中很多事情,或许也就根本不需要知道“原因”。只要它,摆在了你的面前,好好去做,就是了。

  片中,扎扎的父亲,一直在追问:“老天是不是有时候不公平?我的爷爷什么坏事没做过,我的父亲也没做过坏事,我也没做过坏事,为什么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

  他无法理解,本来欢欢喜喜盖房子,为什么会发生那件意外,导致两个工人死去两个工人受伤。为了赔偿伤亡者的家属,他欠下了20多万元的债务,有些一蹶不振,赋闲在家。

  他的生命,在出发朝圣之前,是卡住了的。他在这条路上,其实一只在追问因果,追问命运。

  “为什么?!”是人探索自己的起点。

  就如同,书写这件事,我一早就知道,就是我在纸上追问我的命运,追问何为因何为果。

  我是在纸上,做一趟灵魂的朝圣。

  曾经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一直一直在写,到底你获得了什么?

  我回答说:好像在纸上磕长头,一个字一个字地修行,在过程中,似乎慢慢把自己写明白了。明白了一切有因有果,明白了为什么那时候活成那样。

  懂得了过去,于是,我就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活。

  这在纸上行过的每一步,都是修行。生命中的每一刻,也都是修行。

  去做就是了,去活就是了,尽心尽力就是了。

  拿写文章这件事说,当你想写的时候就写。你当它是一种生命的召唤也好,是过日子的本分也好,想写的时候,就好好写呗。

  我的健身私教,常常对我喊话“动念合一,动念合一,动念合一”。我心想,这不就是禅修了嘛,这不就是临在了嘛。

  磕长头的朝圣之旅,或许也是这样:意义并不在远方,而是在动念合一的每一个当下。

  片中的朝圣队伍走到某个村庄,遇到一位老爷爷。

  老爷爷不断叮咛,走的步子不要太多了,你诵什么经就怎么走,喇嘛告诉你走几步就走几步。磕头的时候,额头一定要碰到地面,碰不到地的,不算。心要诚,心要装下众生的平安健康。

  每一步都算数,所以,每一步都要用心去走。

  你有朝圣的目的地,但它又不在远方的拉萨或刚仁波齐。

  它就在你每一步每一步的路上。真正的朝圣,是在去远方的路上,回到自己心里面的家。

  你要朝拜的圣殿或神山,就在你心尖尖上伫立。

  每时每刻,它都在,须臾不曾远离。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7:14:00
  5、不急

  他们在老爷爷的村子停留两日,帮老人家春耕。

  在他们出发的村子,春耕是个大节日,要换上节日盛装,带上酒带上肉带上酥油,隆重庆祝。

  老爷爷说,从前他当村长的时候,春耕也要隆重庆祝,两三天才能完成。现在掌权的,是会开拖拉机的年轻人,春耕变成潦草的一件事。

  他说:“不知道现在年轻人怎么了,这么急干什么,把牛累得嗷嗷叫唤。这么急干什么?”

  是啊,这么急,干什么?

  每一个时代,都有人急匆匆做事,急匆匆赚钱,生怕错过什么。也总有人,用“一生悬命”的匠人精神,在打磨自己手中的活计。

  慢下来,才能感觉我们拥有的,是多么丰足。

  在这个我们曾经热爱的导演们演员们,“赢家通吃勇者无惧”地拍着烂戏、赚着快钱的时代。刚刚才有人把静水流深《深夜食堂》,拍成倒人胃口的“深夜灵堂”。

  导演张杨在藏地,同时打磨着《冈仁波齐》《掌纹地:皮绳上的魂》两部电影。

  为了拍这部电影,他和整个拍摄团队,随着这支朝圣队伍,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全程真实记录,光拍摄就花费了整整1年。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7:15:50
  导演张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冈仁波齐是很多教派的神山,大家都为着自己心中的信仰转山。拍片的时候,团队经常会遇到两个三十多岁的苯教信徒,每天都会逆时针围着冈仁波齐转,而藏传佛教徒是顺时针走,所以两支队伍每天都会相遇,打个招呼,再擦身而过,各自沿着自己的方向前行…

  他们的计划是转一千圈,我们到时,他们已经转了两年,六百多圈了,看起来面目漆黑,衣衫破烂,但眼神里却都是虔诚和执着,我常常被他们的眼神感动。

  大家都在按各自的方法修行,包括我自己,这一年的拍摄正是我的电影修行。而这两部看似风格迥异的电影,实际上是我同时朝着两个方向出发,朝着自己的电影神山进行的一次完整的修行:放弃已知的技巧,跳出创作和市场的安全区,像第一次拍摄电影那样,用纯真的眼光去发现,用最笨的方法去寻找。

  没有完美的电影,但能在艺术上给自己设定一座冈仁波齐,走在朝圣的路上,坚定地去寻找自己心中的电影神山,已经足够幸福了。”

  他不急。

  人的这一生,是从生到死的旅程,何尝不是一场在人间的朝圣。起点有了,终点也有了,你急什么?

  一步一步,甭管多艰难多点背的时刻,都细细体会,慢慢咀嚼。于是,苦中有了乐趣。

  翻过米拉山口,就是拉萨了。

  他们拖着沉重的车厢,艰难往山上爬。

  有人轻轻唱起了藏地歌谣。众人和着:


  “我一步一步向山上走,雪一片一片往下落。

  我一步一步向山上走。雪一片一片往下落。

  在雪花与我约定好的地方,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我们都有同一个母亲,但是命运却不一样。

  命好的那个做了喇嘛,命不好我走向远方……”

  下坡时,速度快到像飞起,一群人就畅快地跑起来。

  上坡有时,滑行有时。艰难有时,得意有时。

  每一刻,都是自己的修行。所以,不必急。

  人生的每一步,都算数
  文、马冉冉
楼主联新网鸽 时间:2017-06-26 17:34:04
  据说朝圣者来此转山一圈,可洗尽一生罪孽;转山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下地狱之苦;转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而在释迦牟尼诞生的马年转山一圈,则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相当于常年的十三圈,且最为灵验和积长功德。千百年来朝圣者络绎不绝,在通往神山的一条条道路上,形成了一个耐人寻味、令人感慨的永动流。神山已深深地寓于西藏的宗教历史文化之中,她神奇诱人,是人与神、人与自然结合的精神之山、文化之山、信仰之山。
  在佛教盛行的年代里,当地及印度、尼泊尔、不丹和锡金等国的佛教徒,把它当成祈天求神的圣地。至今在“神山”脚下还残存着持有不同国度风格的古刹。当时那些虔诚的佛教徒,不远千里,不辞辛苦来到这脱离尘世的“仙境”求取“神灵”,表达他们的“诚心”。他们要沿路叩头祈祷,最后到“神山”之下绕山朝拜数圈,才算完成宿愿。要是在朝拜中死去,那便是福高德重,从圣地升天;要是朝拜回归,便得到当地居民无限的崇敬,因为到过“圣地”,且取得“圣水”、撮得“神土”而回,堪称功德高深。
作者:玉树的益西拉姆 时间:2017-06-28 11:12:12
  顶礼!
作者:随便取的好名字 时间:2018-01-29 21:22:50
作者:发愤忘食2017 时间:2018-05-06 22:10:42
  写得不错哈
作者:行恋器节由 时间:2018-09-06 19:55:17
  这人居然敢站在女司机车前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