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合肥

楼主:草岭 时间:2016-06-18 10:51:31 点击:4872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老夫聊发少年狂!连自己都不太理解我们这一阵五男二女七位同学在这仲春时节不畏前程路远,风雨相摧,代表江西同学接受安徽首府合肥同学连续几年要约,岂能有不看重之理?所以,受大家同声推举由我来为各位报告我们的骑行!此刻正是同室的队友鼾声大作之际,正式开始在手机上捣鼓我的系列报道,为哈?不就是为了让大家来分享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表达我们在骑行顿悟出对于生命过程中的意义!让鲜活的感受不致过期,呈现出我们同学中也有这平凡但又有多么的不易,甚至能让很多很多的心都从心里不得不由衷点赞叹我们的壮举!

  今天是东征合肥的第一天。从手机上看朱曹西征成都,到亲自经历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男队告诉我们今天骑行136公里,说累吗?擦黑时到达今天的目的地是安徽省宿松县破凉镇,大家个个神情活跃,笑语宣天。说不累吗?那是假话,对不对?我们自得其乐的是我们战胜了困难,我们用自己一脚一踏完成常人闻之吐舌的举动!我们有理由斟上美酒,为自己品出生活甘冽!过眼云烟之后超脱!当然围坐在一起是推杯换盏,我们的内心是乐在其中,感觉是人在梦中,幸福是那样飘荡的,满满的!

  当然,远征的第一天的感觉是我们此行中的开始。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河鲜城启程,顺着九瑞大道,我们迎着朝阳用力蹬起,顶着迎面的东风,用轮磆上的胎皮一路丈量过来的!说也巧了,我们经过时在九江一桥刚拍完合影,天就开始下麻喷。就是说湖北对我们就是不地道,我们一踏上湖北地盘,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过得江来,小池镇被笼罩在烟气雨幕之中,在湖北有队员的单车破了五次胎。翻过黄梅最后的长坡进入与安徽交界的界子墩,老天爷就理所当然地雨停了。

  今天最辛苦是男队被湖北虐得没得脾气了,接连补五次车胎,不说要他一下一下挫出胎记,涂上胶油,就是卸胎上胎就是十次之多,能不麻烦?我们到达宿松县破凉镇,吃饭时大家戏称“破凉镇里话破胎/笑语声中赛笑柄”。眼睛打架了!欲知下文如何,且听明天分解!接下来的路程是太湖——潜山——桐城全程140公里,ye!加油!

  安徽的天,还真做人情,昨晚下了一晚上的雨,早上七点我们启程时,已经是雨停为我们送行!雨后的朝阳分外鲜亮,树荫空气清醇得洗心洗肺。

  一路三省五县,我们的车队驰骋于旖旎八里湖畔,穿行于城市大街小巷。更有一溜身着嫩绿色的轻质雨衣的队伍,在烟雨蒙蒙的山水画中加上一抹亮丽动感的神韵,脱下雨衣则是纯一色的背后印有“骑乐无穷”的队服,文明守规,的确是在鄂东南、皖西北广大土地上划出一道美丽而轻盈的风景线!

  你不知道吧?今天一启程就在街边五金店里裁下一截不锈钢旗杆,我们2.6t的旗手根本不在乎身后加了一面和他半个身子一样高的队旗迎风招展,越踩越得劲!弄得路边的安徽乡村路边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站着坐着笑着惊着牵着抱着拉着拽着的农村留守人员排出一字长蛇欢迎我们!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和喝彩声。

  我们女队以英姿飒爽风采拿下黄梅县最后长坡时,一位开着叉车的小伙投来仰慕的目光,向她比划着:可能是用肢体语言告诉说你上坡都有我叉车的速度——二十码!女队立即回他一个剪刀手,ye!我二?你更二!!

  昨天三骑行120公里,今天又足足的140公里。从不知道连续骑行到底累不累,还真是累,但欢乐和笑声一路。明天只骑行110公里,大家争取早早到达这次目的地——合肥市。合肥,明天见,大家合肥见!
  二

  睁开眼来,窗外是遮天蔽日的高楼上亮着寥若晨星的窗口,还好,还知道自己酒醒何处!——这是在合肥了!回想起昨晚好客真诚为我们接风洗尘、这次骑行拜访的同学,浓浓的友情象没有消散的美酒,醇香而甘冽!

  骑行队是经肥西县进入城区的,队长车把上装配的导航仪,一行七人的统一装束的车队路过合肥市政府,经过中国科技大学,来到蜀山区芜湖路。美女同学携闺密鲜花相迎,热情拥抱!让人恍惚之中惊叹骑自行车368公里,也能实现与美女拥抱!

  我们是七点半从桐城市动身往合肥进发的,在街头吃早点时正遇上班上学的高峰,小摊主对我们十分热情,也有行人先是投来惊讶的目光,端详车头上“骑乐无穷”小旗后,对我树起一个大拇指!交警为我们做了标准的允许前行通过的手势。出了桐城市城区顺着大道往前,安徽的公交令人称道,路上总是与标有“城区——小关”公交车相遇。原来小关就是同舒城县毗邻山口,路牌显示离合肥还有79公里,令我们信心大增,仿佛合肥已就在眼前。

  跨越山口,风驰电掣地顺坡而下,就到了舒城县境——舒茶。真是景如地名,山明谷深,阳光灿烂,到处看到加工茶叶的作坊和茶叶广告,原来这里是生产一种叫做“小兰花”的茶叶。公路两旁零星点缀着卖茶叶的小店。忽然,我的以上一阵恍惚,赶忙又把龙头扶正。直到越骑越吃力时才发现前轮胎瘪了,等了好一阵子,才等来后援队伍为我补好轮胎。刚上车轮胎又没气了,从路边店借来脸盆加水一试,原来是车胎破了两个洞!最要命的是,我正在紧跟大部队时,那个该死的前轮胎又瘪了,真是叫无可奈何!倒霉的事要接连三次,也许这就是三盘为定。

  一支队伍就是一个整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路上吃饭,晚上住店,水上过渡,都得要人张罗考虑。出门在外,安全第一,穿街过巷,就讲究个同进同退。整体缺不了个体,队员更离不开团队,真是一荣俱荣。

  队伍何尝不是一个社会,骑行又何尝不是浓缩的人生。人生何处不相逢,相处之道在于包容感恩。生活中也没有大不了、过不去的坎 。虽然路上累,或许午饭的胃口都没有,但只要心有初衷,坚持就是德性,心中的目的都会实现的,就象这骑行合肥,你说是吧?

  除第一篇记行文章是当天晚上完成的外,接下来的几篇都是凌晨四点写的,说也怪这几天一到这时间点就醒了,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四

  4月29日是我们唯一没有自行行程的一天,被安排,啥事不管,带着懵懂和别脱跟随合肥两美女,度过了情谊满满的一天。

  但我还是很不识趣向合肥的美女同学虹奕要求能不能带我们看看安徽省博物馆参观一下,所以就被安排在她闺密阿木的车上。

  一天开始头一件事就是吃早餐。阿木把我们带到饮食一条街,吃生根在芜湖的中国老字号耿福兴,大家议论早点本身就应该是简单方便,可我们特的冲到“一条街”,这就看到了政府行为与文化习惯的冲突。现在我们的城市与国外相比最缺的是宁静和自然,其实硬件设施一点都不逊色。

  在读书学地理课时老师说中国东南的省份省会城市只有合肥不靠近大江大湖,一个城市如果没水,就缺了灵气。可是,这种定论已经象改变我们年龄一样被改写了!距离合肥三、四十公里的中国第五大淡水湖——巢湖,被划入合肥市政府行政管辖区域之内,市政府往湖区方向动迁。一路上听着阿木的介绍说合肥400万人,将来还要发展成7、800万人。我曾经向很多的女性朋友打听过她们所在城市有多少人口,没有一个答复得上来的 。我不得不在心里折服阿木一路上侃侃而谈,那种知识女性的淡定和处事风格的得体。记得阿木两次提及她的好闺密虹奕为了要她支持她的旗袍秀,警告她“是否还想在江湖上混”!并且我们美女同学还不这一个这样好的闺密,头一天“为了应景”,就叫了仨!

  乘车飞向巢湖边。那湖天一色,波光粼粼,细涛舔岸,岸芷汀兰,郁郁青青的景色对我们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这就更突出有了两位合肥美女在我们中间的气质。

  我们参观了鲜活农副产品市场,午饭安排在农家山庄,恬静而美丽。饭桌上的旗袍酒和善待自己酒,领略到合肥当地休闲文化。

  晚餐吃的是洋餐,喝黑啤,用叉刀。阿黛尔音乐下食客们专心致志地用餐,看到三、四桌高鼻碧眼的外国人。我们两排对面而坐,齐刷刷脑袋聚拢,留下好美而浪漫印象。饭后徜徉包公园,夜读合肥的古文化。元乐也和虹奕细谈并谈妥了就读武中三十年庆筹备事宜。在房间门口我们都全部站着就此别过虹奕,还有一个真心的拥抱。衷心感谢这两位美女一天中不离不弃尽心尽意任劳任怨的陪同!

  我们都在群里看到了三十号的骑行安排,要经安庆过池长江大桥到九江彭泽再回家。要离开合肥了,让伙伴再次重整行装,开始我们以下征程吧!
  天终于放晴了,这是我们合肥省亲以来艳阳高照的日子。明晃晃的阳光底下我们再次拍了张合影,要启程回家了!内心里非常感谢虹奕同学,都以元乐有这么优秀的同学而自豪,而沾光。


  七人的队伍在闹市区行进是缓慢的,当感觉车少路宽时就是接近城郊了。怪不得有人说来到中国任何一个城市到处都是在搞城市建设,在这里也看到象瑞昌大唐新区一样修着路上见不到一个人、一辆车的街道。但这里却强烈感受到城市化的气息。前方修建桥梁我们拐进一个小村落,房屋门楣都挂着花木、城建等各种各样的公司实体,偶尔有住户的人家,也是门口停着派车,没有原始农村的嘈杂。

  就象昨天提到的合肥市管辖权延伸到几十公里外的巢湖,我们在三河镇景区得知三河镇居然还是肥西区管辖,要想地方的发展政府要做的就是理顺有利于发展的各种关系,并且要有前瞻性,这是我们看到合肥发展力度的地方。

  出了三河镇,路遇也是七人的骑行队伍。凭眼望去,他们队服也是统一,把自己裹得严严的。上坡时他们见我们2.6t的旗手超了他们,他们相互使了个眼神,一加劲就过了旗手。明眼的都清楚我们旗手后面多了一面猎猎着响队旗,停下来时个个佩服我们旗手厉害。交谈中他们中的一位长者是五零年生人,骑遍青藏、川藏、和滇藏,太牛了,真令人震撼,我们之间亲密互动了一下,合了影。见到共同爱好的人,不管在哪都应该问候,都值得祝福!

  “即下巴峡通巫峡,便襄阳向洛阳”,今天的骑行到安庆只有68公里中午便到,队长说今天有望过长江,明天到家了!

  2016年5月1日的劳动节,我们是在路上过的。骑行队在店桥社区住了一宿,七点半就离开了灰尘蔽日的正在改造中的国道103线,改行S425线。要说见闻,还是和前几天一样,我们无论走到哪,都是人们心目中的风景,收获惊喜。当然,这此友善的人们表现也是千差万别,表达对我们运动方式的认可表现也各不一样。比如我们骑上安庆市长江汽车渡船上时,一个身为管理人员的小伙子有礼貌地示意我们要守规定、不能提前进来,但我们说要摆好自行车拍照,小伙子就露出非常理解的态度,破例让我们提前进入等候区。在汽渡船上有个做刑警职业的小伙主动上来向我们打听这,打听哪。船上还有一对六、七十岁的夫妇高兴地允许我们上他们的三轮车照相,笑得合拢嘴;比如在合宫乡三叉路口向她问路的那个小女孩,见到我们时脸上一直挂着一种迷人的微笑;也就是在S425线上我在路旁摘完金银花,抽了两支水竹笋后。路上前面的队员象遇上老朋友似的交谈,后来才得知与我们队员交谈的那个人完全是被我们行为方式给迷倒了!不管认不认识我们,上前主动搭讪,诉说他曾经也骑行过,但没有象我们成队伍的很规范的动作过……这位老兄在表达他对我们这种行为方式认同的同时,也把他的烦恼加在了我们头上,因为我们第一是按照时间点赶路,在路上的时间被一个人耽搁了,那就会打乱全队的行程计划。谁叫他和我们是共同的爱好呢?就象昨天我路遇一班平均年龄六十多岁参选队伍一样,这种非功利性、健康时尚、都在摸索发展的自发组织,走到哪都代表一种积极向上精神状态和人生终级追求。

  我们一路从店桥到安庆68公里,又从大渡口到东至县城55公里,总共123公里。经历过这几天的骑行,有过劳累,收获赞许。但我们骑行队的队员都很冷静,吃晚饭的时候我们想得最多的是如何把我们内部事务管理得更好,探讨队内各种规则,展望将来的计划。

  其实,外人对一支成功团队了解,远远只是一个外表。

  五

  昨天我们骑行线路是男队排好了的。从安庆过渡到南岸池州东至县大渡口直接骑到东至县城。从地图和以往乘坐省际班车的经验,都是经东流沿江边到彭泽。以前我看江西地图时总纳闷为什么安徽省这东至县伸进江西省这么远!骑行东至县城的路面质量不算是可以的,只是有点逆风,速度自然慢了很多。进了城才发现这个山区县城确实是漂亮而时尚,新城区规划得相当大气,后来经过县西香隅时,看到成片的工业园区,一阵阵刺鼻气味叫我们躲无可躲,只想踏快脚下的车轮尽快离开,这样才知道他们是牺牲与江西交界地区的环境,集中发展它县城经济的。

  从东至县城早餐店出来,天空中开始下雨开大点。我们纷纷穿上嫩绿的雨衣,行至县城的山口时,太阳似乎要从云缝里探出头,我又脱了雨衣,身后是强劲的风护送离开一样!这一路骑起来觉得好远,雨衣也是穿了脱,脱了穿好几次!还好队员们从早餐店带有馒头,每人摊一个,我终于体验到饥饿当中一个又白又香又嚼劲的馒头,对于旅途中的路人来讲是多么的侈!

  快到省界时逐渐高山长坡多了起来,我溜着长坡,从坡顶一泻而下的确是骑行一大乐趣。忽然我看到成片的紫色的鸡公花!对!就是它。整株带有粘液似的,一串紫色的花朵酷似公鸡的样子,儿时的伙伴们折到这鸡公花时,都会迫不及待地拔出花瓣,再用拔出来的那端送到嘴里,使劲一吸!一股甜甜花蜜滋润到舌根和整个口腔,真是一种甜美的享受!当我确定它的确是鸡公花的时候,自己座驾已经“嗞”到好远了!

  可我的内心猛然间有一种欲下车折花的强烈的冲动。慨叹欣赏到如图美景时,体验到如展翅飞翔时,还会有更值得珍惜的东西从我的身边溜走!这不就是和我的人生一样吗?每当自己错过那些美好中的人和事的时候,不禁扼腕叹息。现在自己已届天命,看透了上山的风景,抑或下山的风景都同样的精彩,可爱慕风景的心,怎能拗得过此时此刻那么多力不从心的无奈呀!

  我们都在省界边合影,振臂欢呼。这一群来自江西,游离江西六天六夜的骑士,此刻都在庆祝自己战胜了自己事先不可预知困难,经历过了让朋友家人钦佩的有益之举!终于踏上江西的土地!回顾一路的安徽心路历程,还是给了我们

  这群游子以阳光、热情和宽容。拿男队一句话来讲就是:安徽人民是善待我们的,我们要感谢安徽!

  曾经我们纳闷,为什么进入湖北境内就不一样呢?我们在九江长江大桥圆拱中间合影完,也就是在赣鄂省界之上,天马上就开始下雨。在三月份去四祖、五祖同一条湖北黄梅路上,男队就补了六次车胎!或许这是湖北对我们这支看望来自湖北同学的一种挽留之意?

  路边的路牌指示我们离家越来越近了!可是逆风却有增无减。大家都渐显劳顿,在彭泽县城用完中餐,都匍匐在饭桌上小睡一下,争取更快更迅速的到达宿营地——湖口县城。

  从彭泽启程西望,风不见减弱,乌云却是更加阴沉。果然骑行车队行至江边工业园区时我们不得不加上雨衣,横风横雨抽打在身上叭叭叭地响,眼镜片上满是雨水,看不清路,雨水灌到眼里,又酸又涩,更是睁眼不开。度一下天气预报,这雨要下得晚上八点才停得下来,可还是得走哇!我们的单车顶着雨风,成了僵持状态,我们虽然踩不动,也不会让风占上优势!叭叭叭豆大雨点更加肆无忌惮。经过雨中的洗礼,骑行队开进湖口县城已是血色黄昏,雨停天开,队员们擦干雨水,让县政府大楼做我们背景,咔嚓!湖口,俺们回来了!明天就到家了!

  5月3日个个在早晨六点就整装待发。湖口县在前几年在九江钟利贵“两区互动,强工兴城”时代无论招商引资和财政收入一度超过了瑞昌。现在来看湖口的城区扩大了三、四倍还有多,因为城区和人口东移,我们居住在靠近渡口的旅社已经是陈旧不堪,特别那个胖得行动慢半拍的老板娘的服务态度是我们这一路没有过的冷淡和不入行!走南闯北的老项都说:生意可以不做,但态度不能恶劣!这个旅店叫什么名字来着?不记也罢!再见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店永远不会见!

  幸亏动身得早,早餐店的老板告诉我们最早一班的轮渡是六点半,我跨上车,我们的行程真的比原计划提前半小时!只可恼我的坐骑后轮胎又瘪了!好在我们有全能神武的男队在,下船之前就为我补好了,的确是辛苦男队了!无以为报!

  这一路下来破胎补胎成了不可或缺内容,真是喜也补胎,乐也补胎,累也补胎,烦也补胎,恼也补胎!所以,你破胎要正点,大家猜也能猜,最幸运的破胎,最会破的破胎是上午骑行不久的第一个破胎,男队听得前方来报有人轮胎破了,马上以爽朗笑声和以天降大任的气度,非常怡情打开他随身携带的心爱的工具包,那工具拿出来是整整齐齐,一看就是那么的专业和娴熟!最要命是队中连续不断传来破胎的消息,男队一路掌管全队事务,压阵前行,花费体力精力不比任何一个少,补胎也确实是费力麻烦的活。出湖北那一趟男队接连补六个胎,男队自己说人都补(累)软了!而我第二天又接连补三次!一直成了男队保养车胎的反面教材,可怜话都不敢说大声,因为倒霉的人一讲什么话都会被认定是谶语。

  好在到了合肥,被省城美女请在香车里伺候(唯队长待遇也)男队搂着头说晕车,项平笑之:怪今天没有补胎吧!

  从鄱阳湖口上岸阳光明媚,风和景明,顺着滨江大道我们一路驰骋,平均速度在二十码以上,或许是近乡情更切,或许大家磨练出更大本领,一路上速度不减,队形不乱,我们的队旗分外耀眼。行至白香山的琵琶亭,我们不得不下马观之!重温惊世骇俗的名篇,我常想白居易从京城贬到江州,说了九江的落后,但我们都相信这是白老爷对皇帝老儿有一肚子怨气,才看不见风景的,我们不必怨白老爷意气用事,最终还是这位矫情的天才成就这一旷世名篇!

  终于又见八里湖,经过她的身旁,我们的身姿格外的矫健,更加把我们这一群回归自然、放养性情有心之人溶入到这水墨丹之中。

  听,我们的 队旗在猎猎作响!看,那一行拍着轻快的白鹭,正在追求属于自己的天空!伙伴们,庆幸这次合肥之行有你相伴相随,你将是和这难忘之旅记忆中不可替代一份子! 以致今生,不离不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爱情于他无关笛 时间:2017-03-06 17:07:00
  www.chxlm.com问2011大学生创业做什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