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就过去了

楼主:刘洁成2 时间:2021-01-05 13:45:27 点击:590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过去的就过去了
  文/刘洁成
  我们常说“吃老没路干”,说的是人一旦老了,就没啥能耐了,就不好意思吹牛嘚瑟了。
  今天上街散步,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背着手走路。问题是,“背着手”就必然会“弯着腰”,它们是一对孪生兄弟。我以前走路都是挺着身子甩着胳膊的。又重新试了几下,确实把双手搁屁股后面,走起路来舒服点——以上两件事证明了一件事:我很不年轻了。
  老了不丢人,但可能会讨人嫌,譬如你走进商场,柜台小姐看见你就会打哈欠。可老人多半都不服老,尤其是刚才从中年步入老年,对于被叫成老爷爷不很乐意,但又很矛盾地倚老卖老。“我有这么老吗?”和“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这两句话是老人最爱说的,可它们明显冲突。
  人们对自然规律的拒绝、对健康的挽留、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以及对生命的延续是那样的渴望……说白了,就是想好好的,想多活几年。步行街每天都有几位散步者,他们艰难地拖曳着几乎丧失了机能的腿,顽强的挪动着颤抖的脚步。
  看见有外地来卖土产的路摊,有一麻袋里装着中药黄芪。中医一开口就叫人要补血补气。这两年有气无力的,也开始想着试试这东西,偶尔会拿黄芪泡着水喝。我告诉那位卖黄芪的老兄,你们比药店卖的贵,他对我的愚昧无知十分鄙视。“我现在就告诉你,药店里卖的黄芪都是药渣。”说着,从桌下摸出一包压扁的大片黄芪,跟药店卖的形状一样,“就这,骗人的,药渣!”他斩钉截铁,口水喷在黄芪上。
  路过一家目镜店,发现这家卖眼镜的男女伙计,人人都穿着白大褂,就跟医馆的医生一样样。我就纳闷,寻思着“卖眼镜的”跟“卖医术的”,这两伙人马没半毛关系,为啥工作服会搅到了一块儿?后来有点想明白了:卖眼镜的不是也要帮你的“目睭仁”验光吗?总算和眼科医生沾上点儿边,可以理直气壮披上白大褂了。
  又经过那家临时服装店,门口写着“只送不卖,最后三天,件件80元”——我发现三个问题:相反这家店只卖不送,三个月前他就说只卖三天,三天前是件件30元。
  我一位朋友,就在这种破店买过一件翻领的羊毛衫,是穿出门很有面子、很高端时尚的那种,不料穿到第三天,整个领子掉下来,翻领变成圆领的——看官,坦白说,你有听过毛衣领子会掉在地上的吗?
  家离中山公园很近,却很少去,今天再去看看。园里有很多中老年人,男的在打牌和吹牛,女的在跳广场舞。有一男人在路旁吹着萨克斯,他觉得这是有价值的艺术,所以将一顶礼帽朝天放在地上,作为路人给钱的容器。
  孙先生塑像身上有一些斑迹,我在他老人家脚下仔细的坐了一会,吃了一些空气,晒了一些太阳,补到了一些钙。
  夕阳下,彩色小船在黄色的河水里荡漾着——它能勾起我儿时快乐的记忆,这是公园唯一的旧梦。这里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模样,至少我们小伙伴们捉迷藏的假山已不复存在。
  最后一次在这里划船是20多年前,那天请假带小儿去那家医馆拔牙,儿子死活不愿意,出了家门就一直哭个不停。路过公园,我指着河里的船,许诺他拔了牙就去划船。就为了这个,儿子从见到医生到拔完牙,一直都傻傻的笑,过程中有两次让我发誓不骗人。
  寒冷的冬季,北风吹破河面,大中午的公园没有游人,但出现了独一无二的一只小船,我们父子俩卖命地踩着船桨。船不听使唤,在水面上横着走,还打着转,累得我满头大汗,儿子张开缺了一颗门牙的小嘴,笑得好开心。
  只是,那些日子,我们都回不去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